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12 李明昊的把柄

重生之嫡女无双 212 李明昊的把柄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泓墨,你听过景芫这个名字吗?”

    碧绿色的冬青掩映下,裴元歌一身浅红衣裳,犹如流动的胭脂,婀娜多姿。/中文/前世的她在京城时混混沌沌,后来嫁去江南开始蜕变,但接触的大多都是江南一带的风土人情,因此对京城的人事颇为陌生。这次虽然无意中卷入皇室漩涡,但终究时日浅,对京城的高门大户也不了解,因此,从太后的梦呓中听到景芫这个名字后,她最先想到的就是来问宇泓墨。“景芫?从来没有听到这个名字!”宇泓墨思索了许久,还是摇摇头,显然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裴元歌微微皱眉,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京城是否曾经有过姓景的外戚?”太后的梦呓中曾经提到,那个叫景芫的女子曾是太子妃,还提到叶玉臻。叶玉臻是废后的名讳,这么说起来,景芫应该是皇帝做太子时的正妃。按理说,既然能够得封太子妃,出身再怎么说也应该不错才是。何况,封了太子妃,而且当时又很得皇帝的心思,就算原本出身不高,家族也应该因此而荣耀过一段时间,不可能默默无闻。“景?我想想看。”宇泓墨快速地见脑海中所知道的妃嫔过了一遍,仍旧摇摇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宫里还真的从来都没有过姓景的妃嫔,就连宫女女官中也从来没有姓景的,同音的也没有。不过也不奇怪,毕竟,景这个姓还是很少见的。怎么?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裴元歌沉吟不语。原本以为能从泓墨这里得到些许线索,没想到居然连泓墨都不知道,那么,景家应该不止不是显贵,还颇为寒微,而且,这位前太子妃恐怕没能荣宠多久就被太后害死,从此成为宫闱禁秘,从无人提起,否则,无论如何,泓墨都应该有所知道才对……但这倒是符合了太后梦呓中所说的话——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这倒是奇怪了,皇帝身为先皇的独子,就算是在被立为太子前娶亲,也是皇子嫡孙,怎么他所娶的元妻的出身居然如此泯然众人?“怎么?这个人很要紧吗?”见裴元歌神色凝重,宇泓墨便道,“那我派人去帮你查一查!”“别去,这个人可能是宫闱禁秘,还是别犯这个忌讳,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只是我一时有些好奇而已。”裴元歌忙摇摇头,阻止宇泓墨这样做。事到如今,她可以十成十地肯定,这个景芫,定然就是那个与她面容相似的女子,或许当初曾是皇帝的元妻,与皇帝十分恩爱,结果却挡了太后和叶氏的路。为了给叶氏铺路,让叶氏能够继续在后宫之中风光,所以太后设计害死了她,然后让皇帝娶了废后叶玉臻。或许太后当时自以为做得十分隐秘,无人知晓,但实际上,皇帝却早就知道了真相,只是隐忍不发。这也就能够解释,皇帝和太后看到她的容貌时,为什么会那么震动!或许也能够解释,太后为什么定要利用她。皇帝授意她假扮景芫的鬼魂惊吓太后,以他的精明,应该知道在这个过程中,她可能会知道些许内情,应该就等于默许了这种情况。但是,如果被皇帝察觉到泓墨的人在暗中调查景芫的事情,很难说会不会触到皇帝的逆鳞,毕竟这件事应该是皇帝的私隐。皇子查探皇帝的私隐,自古以来就是大忌,没有必要让泓墨为她的一时好奇沾染这样的嫌疑。

    宇泓墨当然知道,宫里有许多秘密是不能查探,不能知晓的,否则就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既然这件事跟元歌并无关系,那他也没必要去打探。

    何况,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烦忧。

    “怎么了?你的神色看起来很凝重,出什么事了?”暂时甩开关于景芫的思绪,裴元歌顿时察觉到宇泓墨眉宇的沉凝,不若往日轻松恣肆,似乎有心事的模样,便忍不住问道。

    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道:“最近朝堂的事情有些古怪。”

    “怎么古怪了?”裴元歌倒是立刻敏锐起来,她深知,后宫之中的事情,其实是与前朝息息相关的,她置身后宫漩涡,能多知道一些事情,就能多一分的思量。

    也是出于这个考量,宇泓墨才在犹豫后将告诉元歌:“最近朝堂事端频频,裴尚书跟叶氏突然矛盾尖锐,你必然是知道的,我就不多了。除此之外,棘阳州送来急报,说荆国在秦阳关又有所动作,打着为他们三皇子和大统领赵华轩报仇的旗号,意图侵犯我大夏边境。这件事父皇必然要指派将领到秦阳关,率兵与荆国为战。”说到这里,他的眉宇忽然紧蹙,透漏出几分深思。

    “怎么?棘阳州的事情有什么蹊跷不成?”裴元歌立刻察觉到他的异状。

    宇泓墨靠在旁边高大的乔木上,双手抱肩,神色沉稳凝重,与惯常流露在外的扬跳脱丝毫也不相类:“但愿是我多疑。不过,上次荆国借议和之名,想要行刺父皇和我,却被父皇反算,命我去刺杀荆国三皇子和赵华轩。这两个人是荆**政最要紧的两个人物,他们一死,荆**政必乱,而且听说荆国本身就有内患,按理说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重整旗鼓,要进犯我大夏边境才对。要知道,棘阳州可是五皇兄的势力范围。”

    之前轰动一时的玉之彦一案,便是因棘阳州而起,裴元歌当时为了给父亲出主意,倒是了解过棘阳州的情形,也略有所知。

    “你的意思是……。”裴元歌沉吟着道,“这个消息可能是假的?”

    宇泓墨原本已经不敢轻视裴元歌在政治上的敏锐,没想到她却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机敏,触类旁通。他不过略提了一句,元歌居然就猜出了她的心意,这倒是让宇泓墨十分惊讶。若说女子擅长宅斗宫斗,或许是性聪颖,再加上成长环境磨练出来的,但能够对政事如此敏锐,这却……

    不是冰雪聪慧四个字就能解释的……对官场没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会立刻想到这上面来。

    看起来,裴尚书对元歌的确花费了很多心思……难不成说,之前玉之彦的案子,真是元歌给裴尚书出的主意?宇泓墨越想越觉得可疑,那种祸水东引,装傻充愣的本事,跟上次假李树杰骗婚案还真的很像……

    裴元歌在前世,为了将万府的生意打理起来,没少跟官府打交道,虽然说她是刑部尚书之女,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县官不如现管,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了许多官场上的内幕,尤其是那些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的作风,更是清楚,因此宇泓墨提到宇泓哲,再说起荆国进犯的蹊跷,便被裴元歌猜到他的心思。

    “棘阳州为什么要这么做?”裴元歌思索着,忽然扬眉,“难道说是为了军权?因为李明昊?”

    军权,李明昊。

    能够将这两个名词联系起来,足见元歌已经想通透其中的关窍。宇泓墨再不怀疑,当初玉之彦案定然是元歌的手笔。想到当时他和元歌几乎没有交集,可是在玉之彦案上,两人居然想到了一起,所谓的心有灵犀也不过如此!想到这里,便觉得心里有几分甜滋滋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笑意,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说到这个李明昊,也让我觉得很古怪。”

    “有什么古怪?”听到李明昊这个名字,裴元歌不禁皱了皱眉头。

    “从秋猎上的事情来看,我觉得李明昊应该是投向了皇祖母和叶氏那边,但奇怪的是,父皇对这个李明昊居然十分宠信!”说到这里,宇泓墨的声音里又染上了几分沉重,“李明昊夺得文武状元,却并没有进翰林院供职,显然是要走武将的路子。按照大夏王朝的规矩,武举前三名应该是挂三等侍卫的差事,其余等人要么挂个虚职,要么就是在城防和驻军里领个小差事。李明昊原本也是三等侍卫,可是,他在秋猎时对我这个皇子步步紧逼,又挑衅所有秋猎官员,最后又丢了那么大的颜面,可是,父皇却并没有疏远他,相反,因为他救驾有功,事后又擒得逃走的刺客,居然从三等侍卫一跃成为一等侍卫,升迁之快,令人咋舌!”

    大夏王朝的升迁都有一定的惯例,除却阁老外,正常情况下文官武职皆是三年一考,按考绩升迁。

    而李明昊夺得文武状元不过两三月,便从三等侍卫升到一等侍卫,也就是从正五品升迁到了正二品。十七岁初入宦海便如此风光,不能不令人侧目。而最重要的是,众所周知,一等侍卫是跳职到边疆领军的最佳跳板,初到军中至少就是偏牙将甚至副将军,积累军功,加官进爵都指日可待。

    当初寿昌伯府多方奔走,才为傅君盛谋得三等侍卫的差事,可见这个差事的优渥难得。

    “元歌,你可知道,军界中一直都有冒领军功的现象?”宇泓墨继续道,“冒领军功有两种情形,一种是高级将领冒领低级将领的军功,这在军界十分普遍,不过,裴尚书是个例外,他为人厚道耿直,从来不吝惜为底下人请功,所以很多将领都很感激敬重他,这一点,我也很佩服他;至于第二种,就是虚报战事,虚报战功。棘阳州素来是五皇兄和叶氏的地界,盘根错节,难以撼动,以至于连父皇暂时都不愿意去动那里。如果棘阳州上下一体联合,虚报战事的话,只怕很难查出端倪。”

    现如今李明昊正是一等侍卫,伴驾左右,如果这时候出现战事,李明昊再来个自动请缨,以皇帝对李明昊的宠信,说不定就会让他领兵打仗,届时便能掌控兵权。如果说李明昊真的投向叶氏,在叶氏的安排下,立下赫赫战功,必然更讨皇帝欢心,回京后接管禁卫军或者驻军之类便顺理成章,叶氏便能借李明昊得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兵权。

    虽然说现如今皇后被废,加上近段时间的事端,叶氏声势大减,但如果能够掌握兵权的话,情形就不同了。

    “我总觉得,李明昊似乎投向叶氏,而父皇那么精明多疑的人,不可能心中没有怀疑。毕竟,李明昊这样的人物横空出世,武艺高超,又无所派系,正好能够填补叶氏的空白,明显是叶氏拉拢的最佳对象,父皇不可能想不到这点,怎么会对这个李明昊如此宠信,丝毫不加以防备呢?”对于这点,宇泓墨百思不得其解。

    裴元歌闻言,也觉得奇怪。

    秋猎赛马时,李明昊曾经亲口承认,他已经投向了太后和叶氏,应该是真的。而皇上对叶氏素来忌惮,现在又加上景芫的旧账,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坐视叶氏拿到兵权……。虽然说李明昊和叶氏之间的牵扯并不明显,但皇帝在萱晖宫中都安插的有人,如果说他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叶氏和李明昊之间异常,那绝不可能。

    但如果说皇帝有所察觉,又怎么可能这样深信李明昊,如此大力提拔呢?

    “会不会皇上真的很看重李明昊,所以想要拉拢这个人才,如此大力提拔,是为了让他不要被叶氏拉拢过去呢?”裴元歌思索着道,“毕竟,皇上才是君王,才是真正能够决定官员升贬荣辱的人。皇上这样做,就是为了让李明昊认清楚这点,知道谁才是真正能够依靠的人。也许皇上就是故意营造这样的情形,如果说皇上对李明昊如此宠信,超乎常理地提拔,即使叶氏原本已经拉拢到李明昊,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会产生怀疑吧?怀疑李明昊是不是已经投向了皇上,只要疑心一起,李明昊和叶氏就可能越来越离心离德?”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宇泓墨问道,“李明昊有什么,值得父皇花费这样的心思来提拔他呢?虽然说他的骑射和武艺都算不错,但也并非无可取代,别的不说,还有我在这里呢!再者,父皇这边并不缺少武将,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大费周折地拉拢李明昊,真正需要这样做的人,应该是叶氏才对。难道说,父皇真的那么喜欢李明昊这个人吗?”

    裴元歌被他那句“还有我在这呢”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点头:“的确,你说的也对——等等!”

    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动。

    宇泓墨立刻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原本没什么,倒是你刚才说李明昊这样的人物横空出世,武艺高超,又无所派系,正好能够填补叶氏空白。想到你的这句话,让我有些奇怪了……。”裴元歌缓缓道,“你说底下真的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叶氏需要一个武将来插手兵权,上就掉下来个李明昊,正巧对叶氏的心思……我就想,这个会不会不是巧合?李明昊会不会原本就是皇上的人,是皇上给叶氏下的一个套,就像我一样?”

    她的意思是说,李明昊是皇帝的心腹,故意接近叶氏,通俗来说,是卧底。

    “老实说,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而这也是我最不希望的结果!”每次想到李明昊看元歌那露骨的眼神,宇泓墨就从心底不喜欢这个人,尤其秋猎上他逼得元歌赌命,差点遇险,这点更让他无法释怀,所以他绝不希望李明昊是父皇的心腹,“不过,我也曾经去查过李明昊的底,此人的父亲李树杰的确生在靖州,发达在靖州,从未入京,是个地道的靖州人,李明昊依然,而他所接触过的人中,并没有谁跟京城有关联,更不可能跟父皇有关,也的确是在七月前后才到的京城,离现在不过三个多月而已。而父皇能够派去做卧底的人,必然是父皇十分信赖之人,如李明昊这般初认乍识的人,父皇怎么会派他做这种机密冒险的事情?毕竟人心难测,谁能保证李明昊不会真的投向叶氏?父皇又是极为多疑的人!”

    再者,无论叶氏和太后都是老狐狸,又怎么可能不详查李明昊的出身经历?若不是完全没有疑点,又怎么敢放心拉拢?

    裴元歌听他说得言之有理:“也对,这的确不像是皇上会做的事情。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因为想不明白,所以才越发觉得凝重。”宇泓墨沉声道,“父皇的性情本就深沉难测,最近的行事更是难以揣摩,即便是我和母妃,都猜不透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实话,我也有这种感觉,总觉得皇上最近的行事越发难以猜测了。”裴元歌赞同道。

    之前无论皇上让她做什么,她和泓墨互相合计商量,总还能猜出大概,但最近她却越来越猜不透皇帝的想法。如果说授意她,让父亲跟叶氏争执对立,分化叶氏她还能理解的话,那么,贸贸然向太后提起景芫,引起太后的警觉,这就有些冒失不智了;之后还授意她假扮景芫的鬼魂惊吓太后,这就更加不像是皇帝会做的事情。

    叶氏现在虽然声势大减,但毕竟繁盛了这么多年,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使皇帝有心对付叶氏,也只能慢慢来。

    这样激怒太后,招惹太后的疑心,实在让她揣摩不透。

    “不管棘阳州的时期是不是叶氏的圈套,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李明昊拿到兵权,所以,我想……。主动请缨,让父皇派我去秦阳关。毕竟我和经过作战经验最丰富,之前棘阳州之乱也是我平定的,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我都比李明昊更合适出征!只要截断了李明昊出征的这条路,无论棘阳州那边是什么样的阵势,对叶氏来说都无济于事了!”宇泓墨早就深思熟虑过,但现在说出来仍然觉得有些艰难,“只是……我不舍得你,也不放心你!”

    凝视着裴元歌清丽而微带稚气的脸,仿佛初夏露珠盈盈的莲花,宇泓墨留恋而缠绵地道。

    裴元歌一怔,没想到宇泓墨竟然打算赴边关,心中一时空荡荡的无所依托。的确,这是最好的办法,无论叶氏在捣什么鬼,只要李明昊无法领兵出征,只要去的人是泓墨,总能应付。可是……。现在她和泓墨正是情浓之时,骤然听到他要去边关,还是棘阳州那样危险的地方,总会担忧而不舍……。

    “可你还是会去,对不对?”裴元歌问道。

    宇泓墨顿了顿,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裴元歌低落了片刻,便又扬眉道,眼眸中绽放出比先前更加明亮的光芒来,光彩夺目如同宝石,“放心!你要相信,我会照顾好自己!所以,我也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凯旋而归!”征战和兵权是泓墨的立身之本,他想要强大起来,就必须要经历种种磨难险阻,不能因为和她的儿女情长而就此颓废,什么事情都不做。

    宇泓墨迎着她熠熠生辉的眸子,微微一笑,道:“那当然,我可是宇泓墨!”

    ※※※

    叶国公府。

    “老爷,妾身有件事有些疑惑。”世子夫人莫海芋迎接下朝的世子叶兆远,帮忙把外衣脱掉挂起,又服侍他穿戴好家常衣裳,这才道,“妾身觉得,这个李明昊的升迁会不会太快了?虽然说他救驾有功,但一下子从三等侍卫跳到一等侍卫,才十七岁的少年,刚入朝廷不过月余,便成为二品武职,这份荣宠,实在太令人咋舌了。”

    叶兆远微微挑眉:“怎么?他能得皇上青眼还不好吗?我们就是要个能够让皇上器重的人,不然武艺再好又有什么用?皇上若不放兵权给他,那不是白拉拢他了吗?”

    “老爷误会妾身的意思了。妾身是说,皇上对李明昊荣宠如此之过,李明昊又是个年轻人,会不会因此生了别样的心思,反而被皇上拉拢过去?毕竟那是皇上,而且咱们叶氏跟他的交往都是在暗处,手里又没有他的把柄,到时候他真的忘恩负义了,咱们也没法挟制他啊!”莫海芋缓缓地道,神色忧虑。

    “没办法,是太后娘娘吩咐下来,让咱们跟李明昊的关系不要挑明,先前李世海的事情就是教训,因为挑明是是我们的人,让柳贵妃和九皇子那边抢了先机,设计栽赃陷害,好好的禁卫军统领就这么了。若是再让人知道李明昊是我们的人,以九皇子的阴险毒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太后娘娘这个吩咐是对的!”叶兆远耐心地解释道,“至于你说的把柄……。李明昊可不是没有把柄在我们手里,而这个把柄也是他绝不对忠心向皇上的原因。”

    “哦?”世子夫人顿时来了兴致,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题外话------

    抱歉,昨晚蝴蝶这里突然断电,直到今晚上才来,所以昨没有办法更新,今更六千,补昨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