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06章 对峙

重生之嫡女无双 206章 对峙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叶国公夫人携世子夫人、叶问卿进了萱晖宫,看到裴元歌笑语盈盈的坐在太后旁边,太后则是满脸慈爱,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顿时都怔住了。||中文||这些刑部尚书裴诸城突然掀出好几桩大案子,件件都跟叶氏有关,有一桩甚至牵扯到叶国公和叶国公世子,而且有理有据,弄得叶氏焦头烂额。

    京城的权贵勋爵,哪家没几桩事端,怎么裴诸城偏就咬住叶氏不放了?

    皇后倒台,裴元歌这个外人上位,已经让叶氏内部十分不满,现在裴诸城更欺压到叶国公府的头上,众人哪里能忍?但太后对裴元歌十分宠信,即便裴诸城的行事也让太后觉得不满,但太后却认为,裴诸城早有愣头青的名声,御史台弹劾的奏折成堆,连皇帝都拿他没办法,何况裴元歌这个晚辈?言语之间显然还是在维护裴元歌,让前来进言的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满腹怨言,却又不敢发作。

    好在这时候叶问卿说了句话,让世子夫人灵机一动。

    “裴元歌那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不知道使得什么妖法,不但迷住了太后和皇上,就连九哥哥也帮着那个狐狸精说话,处处偏袒她!”

    叶问卿喜欢宇泓墨,哪怕有女子跟宇泓墨多说一句话,都会让她大吃醋,纠缠不休。这点众所周知,世子夫人也不会把这话当真,但是这话却给她一个除掉裴元歌的办法。无论如何,裴元歌一个外人,却能在太后跟前那么得宠,以至于裴诸城敢欺压到叶氏头上,这是叶氏决不能允许的,更是叶国公府绝对不能允许的。

    何况,还有皇后的仇。

    原本宫里最掌权的是皇后,世子跟皇后一起长大,情分非比寻常,因此皇后在世时,世子和叶问卿风光无限,连差不多的公主皇子都未必能比,她身为世子夫人自然也跟着沾光。但皇后被废,打入了冷宫,虽然太后仍在,却对世子和叶问卿颇为不屑,反而更看重裴元歌,他们的身份也就跟着一落千丈。尤其这次秋猎,太后居然为了裴元歌则责斥叶问卿,这更让世子夫人难以容忍。

    于是,世子夫人便向太后进言,说九殿下对裴元歌极为钟情。

    为了取信太后,还说出了一堆似是而非的佐证,一口咬定秋猎赛马上,九殿下相救裴元歌是另有私心,不然为什么别人都没赶上,偏九殿下就赶得那么凑巧?更信誓旦旦地说,亲眼看到九殿下截住了裴元歌说话,言行极是暧昧。而更聪明的是,世子夫人并没有说要将裴元歌怎样,却是将重点放在了宇泓墨身上,说裴元歌是皇帝中意的人,如果宇泓墨对她起了心思,想必会引起皇帝的不满,倒不如用这件事来扳倒宇泓墨。

    只要宇泓墨倒台,宇泓哲再也没有别的对手,自然稳坐太子之位。

    甚至,可以将裴元歌完全撇清,只说宇泓墨觊觎裴元歌,这样一来,既能够让皇帝对宇泓墨不满,又能继续利用裴元歌,两全其美。

    在太后跟前,她如是说道。

    但实际上,她却跟叶国公夫人商议过,只要太后在皇帝面前挑明这件事,叶氏就想办法把这件事闹将开来,御史台立刻发难,给裴元歌冠上祸国妖女,媚惑君主,致使父子失和的罪名,定要将裴元歌彻底除掉,以泄心头之恨。

    因此,算计着时候,她们赶来求见。

    然而,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匆匆赶来,看到的竟是裴元歌和太后如此亲热的情形,顿时面面相觑,目光中的意思显然是在说,这裴元歌果然本事不小,不知道怎么三千两语,就把太后的心思扭转了过来。世子夫人是晚辈,不好先开口,叶国公夫人便道:“来给太后娘娘请安,没想到竟然遇到裴四小姐,今儿细看,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难怪这么招人喜欢!”

    说着,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太后。

    听着她意味深长的话语,太后便又想起之前世子夫人说的那些话,微微皱起了眉头。

    裴元歌心中暗自思索,素日里在萱晖宫也曾经与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见过面,却都对她没有好声色,今儿见面却夸奖起来?再想到三人进来时看到她和太后在一起那奇怪的眼神,以及叶国公夫人说过这话后,太后微微皱起的眉头……事有反常,必有蹊跷,需得小心应对。

    略加思索,裴元歌便做出一副又是愧疚又是畏惧又不安的模样,咬着嘴唇道:“夫人谬赞,小女实在不敢当。”

    “哟,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夸一夸裴四小姐你美貌,招人喜欢,裴四小姐有什么不敢当的?又怎么成了这样子?难道说这话不能说给太后听吗?”叶国公夫人笑吟吟地道,却是话里藏刀,暗指裴元歌之所以心虚,就是怕被提起宇泓墨的事情,才会如此模样。

    裴元歌福了福身,愧疚地道:“小女知道,小女父亲最近对叶国公府多有得罪,叶国公夫人必然是恼我的,只是小女父亲脾气素来刚硬,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小女也无法可想。小女在这里代父亲给夫人赔罪,还请夫人稍息怒火,不要气坏了身体,那就是小女的罪过了。”

    反正父亲跟叶氏冲突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倒不如她先兜开了说,反而显得踏实,并不心虚的模样。

    叶国公夫人既没有想到裴元歌说的是这件事,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倒是太后闻言,看向裴元歌的眼眸越发柔和起来,元歌丫头既然主动说起,并没有隐瞒,说明她并不心虚,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站在叶氏这边的,这让太后更加满意。

    毕竟现在是她极需要裴元歌的时候,裴元歌心向她自然是最好不过。

    叶国公夫人顿了顿,冷哼一声,微微别过眼,冷冷地道:“裴诸城在朝堂上给叶氏找了那么多麻烦,裴四小姐一个轻飘飘地赔不是就想遮掩过去。裴四小姐倒是好大的颜面,好值钱的赔不是。”

    她这番冷言冷语,却在不知不觉的落入了裴元歌的言语陷阱,映照着裴元歌的话语,倒像是先前夸奖裴元歌的话语都是反话,正是因为朝堂上裴诸城的行事而迁怒裴元歌,故意给她脸子瞧。

    裴元歌并不怕叶国公夫人在太后跟前说她的坏话,只要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就能想办法化解,先前章国公府人那话一出,太后脸色立刻微变,显然这其中是有缘由的,偏偏她却猜测不到,那就无法可想。因此她故意将话题转移到父亲和叶氏的冲突上,至少表明叶国公夫人是有理由看她不顺眼的,那么从叶国公夫人嘴里说出的关于她的话语,就很值得商榷了。

    太后是那么聪明的人,不会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

    因此,裴元歌并不多言其他,而是轻言细语地解释道:“难怪叶国公夫人会生小女的气,的确是小女父亲不对。虽然小女从未见过叶国公和世子,但是既然是太后娘娘的娘家,有太后娘娘掌舵,自然不会有事端的,就算有案子只怕也是被人冤枉的。小女也曾跟父亲说这番话,但小女父亲根本就不听,还说小女女孩子,不懂得朝堂政事,不要多嘴,将小女呵斥了一顿,也因此恼了小女,这些对小女都没有好声色,小女想要劝阻也无法可想……”

    说着,忍不住微微露出些许委屈,眼眸隐隐闪烁起泪光。

    太后毕竟是上了年岁的人,对于裴诸城当年在京城的行事作风略有所闻,裴元歌的话语分明在理,又字字句句都符合她心中所想,自然是相信的。也难怪元歌丫头会委屈,她倒是站在叶氏这边,想要劝阻裴诸城不要跟叶氏杠上,结果被裴诸城骂了一顿,现在在萱晖宫又被叶国公夫人这样责难,倒是两面都得罪了人,毕竟还是小泵娘,怎么能不觉得委屈?

    就在这时,世子夫人凝视着裴元歌,开口道:“听说裴尚书最疼爱裴四小姐,当初为了裴四小姐的,直接砸了镇国伯府,怎么能舍得骂裴四小姐?”

    似乎是在关心裴元歌,却是暗指她这是空口白话,虽然说为叶氏求情,被裴诸城责骂,实情并非如此。

    “秋猎时小女逞强赛马,已经被父亲责骂,回去当就被罚跪祠堂,连着几没有见小女。后来又因为这事,更加对小女不待见,见了小女就沉着脸,说就是他素日里太疼爱小女,才纵的小女被迷了心窍,还说邀请教养嬷嬷回府,好好教导小女规矩。太后娘娘命人去传小女入宫时,小女正在跟教养嬷嬷学规矩呢!叶国公夫人如果不相信,尽可以去裴府打听!”

    说着,神情越发委屈,眼眸颗颗粒粒地挂在睫毛上闪呀闪的,似乎随时都可能滴落下来。

    她这话倒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裴元容事发,大概也连带着让裴诸城想起了她的事情,以及裴元舞,口口声声说他素日里太纵容她们姐妹,才会弄得个个没规矩,因此特意请来一位教养嬷嬷,重新教导裴府众位小姐的规矩。因此,裴元歌丝毫也不怕太后去查她的这番话。

    只要查到父亲最近几日的确对她冷声冷色,太后自然会相信她的话。

    毕竟裴元歌的言行一向很让太后满意,又深得裴诸城赞许,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触怒裴诸城,对她沉着脸,又要请教养嬷嬷来教规矩?而且时机这么巧,偏生就在裴诸城和叶氏起冲突这段时日。只要太后相信了她的心思是向着太后和叶氏的,消除了对她的怀疑后,自然而然地就会怀疑起叶国公夫人,毕竟叶氏针对她又不是一次两次。

    果然,闻言后,太后看向叶国公夫人的眼神顿时幽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