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04章 阿芫,太后的恐慌

重生之嫡女无双 204章 阿芫,太后的恐慌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本来,以眼下的情形,最好的解决办法,其实是由裴元容出面,将责任揽在身上,再坚持强调两人的两情相悦,然后再哭诉求情,然后他在旁边表态,声情并茂地打动裴尚书,才能将这件事对他前程的不良影响降到最低。再怎么说,经过今晚的事情,裴元容已经是万关晓的人,将来的生死荣辱都系在他的身上,如果万关晓被裴诸城厌弃,前程黯淡,那么身为万夫人的裴元容也绝对会落魄凄惨。

    因此,万关晓便悄悄地扯了扯裴元容的衣袖,示意她出头。

    无奈裴元容心思本就不怎么机敏,又被眼下的事情吓得不轻,在旁边瑟缩颤抖得像是秋风中的落叶,只巴不得裴诸城永远不要想起她,又哪里能够猜到万关晓的心思,又怎么可能挺身而出?相反的,裴元容反而将身体朝旁边缩了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神色很不满。

    都是万关晓引诱她,现在已经失了清白,想要另谋婚嫁是绝不可能的,该死!

    她堂堂尚书府小姐,**给万关晓这个贫寒举子已经很掉身价了,这时候还不护着她?居然还在父亲正紧盯着他的时候拉她的衣袖,想把父亲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责骂她,自己好脱身,真是没担当,实在太可恶了!

    万关晓被她这样的举动气得几乎吐血,心中大骂裴元容白痴笨蛋。

    他甚至有点后悔,俗话说得好,男主外,女主内,想要在仕途上步步高升,本身的钻营固然不可少,但是妻子的交际和应对也很重要。以裴元容这种性子,将来在内宅中能够给他多少帮助?说不定非但没有帮助,反而会……想着,万关晓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心思更为烦乱。

    算了,还是先应付好眼下的裴尚书吧!

    本就紧张的气氛,更因为沉默而让人几乎窒息。

    裴诸城依然是满腔怒火,裴元容没头脑,行事没有分寸,他素来是知道的,但是再没有分寸,也该有女子基本的闺仪,居然糊涂到做下这种事情,这实在太让他失望了!至于万关晓,平时言辞铿锵,风骨傲然,但今晚的行为和他的言辞简直是背道而驰,简直是……然而,当怒火到达了顶峰后,裴诸城反而慢慢冷静下来。

    无论如何,两人已经做出这样的事情,除非他能狠下心,杀掉裴元容这个女儿,或者将她送到寺庙青灯古佛过一辈子,否则,裴诸城只能将裴元容许配给万关晓。||中文||

    虽然以眼下的事情看来,万关晓的人品习性很值得怀疑,但是,谁叫裴元容做下这样的事情来……

    一时间,裴诸城心灰意冷,再也无心去追问追查,有些虚脱地摆摆手,起身离开了偏院,只留下心思迥异的两人跪坐在地上,彼此的目光中,各有各的不甘,各有各的怨愤。

    偏院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裴元歌耳中。

    夜深人静,摇曳的烛火下,裴元歌伫立在窗前,遥望着墨蓝色的苍穹,神色平静中带着丝丝阴寒。

    白紫苑从万关晓身上嗅出了迷香的味道,回来告诉了她,她就知道万关晓在打什么主意。显然裴元容起了别的心思,所以万关晓想要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干脆将生米煮成熟饭,让裴元容再不能做他想。

    于是,她就在背后巧妙地推了一把。

    万关晓自以为今晚的事情一切顺利,殊不知,裴府的护卫原本就严密,因为泓墨上次的私闯后,父亲更是加紧的防备,如果不是她隐秘地相助,万关晓绝不可能那么顺利地到达偏院,就更不要提愚钝蠢笨的裴元容了。甚至不必说裴府的护卫,但是后院的门房婆子那关,裴元容就绝不可能过关。再然后,紫玉半夜起身,也是原本就算计好的,而丫鬟起身后,会下意识地去查看熟睡的主子,因而察觉到裴元容失踪,自然会将事情报到她这里来,然后,她再借口担忧三姐姐,将事情报到父亲那里去。

    她并不想把裴元容的丑闻弄得人尽皆知,都是裴府的女儿,这对她有害无益。

    裴元歌只是想要让裴诸城撞破这件事。

    她也了解父亲的性格,虽然父亲格外偏疼她,但是他也是裴元容的父亲,即便裴元容有再多不是,父亲依然会尽做父亲的义务,甚至,即使将来裴元容和万关晓成亲,看在裴元容的份上,父亲也会想办法提拔万关晓,给他助力,就如同前世她的经历一样。所以,如果想要父亲断了这份心思,就得让他对万关晓失望……

    不能早也不能晚。

    如果在万关晓和裴元容定亲前,父亲就察觉到万关晓的本性,那么,他绝不会把裴元容许配给万关晓;但是,如果是在他定下万关晓和裴元容的婚事后,父亲才察觉到万关晓的行径,那么父亲就会内疚,因为是他订下了两人的亲事,因为对裴元容心存内疚,自然就会想办法帮助她……

    所以,只能在这时候。

    在万关晓提亲前,让父亲撞破万关晓和裴元容的事情,察觉到万关晓的奸诈虚伪,但却是木已成舟,除了将裴元容许配给万关晓,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而这种局面却是裴元容本身的不自爱造成的,因为她和万关晓有了夫妻之实……这样一来,父亲只会对万关晓和裴元容双双失望,因为有这个心结在,即使两人成亲后彼此争执吵闹,事端频出,父亲也未必会插手,因为那是他们自己选的路,怨不得别人。

    章芸、万关晓,裴元容。

    这是裴元歌最恨的三个人,虽然裴元舞给她制造了更多的麻烦,甚至曾经想要害死她,但是,从一开始,裴元歌就就在防备她,把她当做敌人来对待,敌人本就是彼此敌对的,无论用任何手段都不足为奇。所以,裴元歌会觉得裴元舞棘手,麻烦,会想要压制她,解决她,但是不会恨她。但是这三个人则不同,因为裴元歌曾经真心地待过他们,数年如一日地将他们当做最亲近的人,所以被他们背叛欺骗的时候,才会刻骨地疼,刻骨地恨……

    恨到……干脆利落地死亡都觉得太过便宜他们。

    裴元容和章芸不同,她始终是父亲的女儿,不论父亲对她有多失望,最多就是冷落她,却绝不会作践她,也不会容许别人没有来由地作践裴元容,这是父亲的原则。所以在裴府,裴元歌最多只能裴元容失宠,却不能更进一步,所以才会暗中设计裴元容和万关晓的婚事,只要两人能够成亲,那么接下来她甚至不需要再做什么,只要看着两人彼此厮杀就够了……

    只要万关晓发现,裴元容对他的仕途不会有任何裨益,反而会拖他的后腿……

    只要裴元容发现,万关晓对她并非感恩戴德,处处顺从,反而轻视鄙夷,有着诸多不满……

    以两人的性情,只要爆发,就不会终结,会一直闹得鸡犬不宁,翻地覆。

    她说过的……会让他们身坠地狱!

    ※※※

    萱晖宫。

    太后和皇帝相对而坐,手中的茶盏浮起袅袅白烟,茶香四溢。

    “今早上,贵妃过来给哀家请安,真是老保佑,贵妃总算是大好,能够处理六宫事务,哀家这里也放下心了,比起贤妃那些人,毕竟还是贵妃妥当。”这段时间虽然柳贵妃在养病,暂时不能掌宫,但太后和叶氏这般也没有讨得好处。即便如此,太后依然笑容满面,不见丝毫的不满,笑吟吟地道,“想起了那晚的事情,哀家就觉得心惊肉跳,那刺客也太嚣张了,行刺皇上,又刺伤了贵妃!”

    “是啊。”皇帝浅浅地啜了口茶,神色淡然,“可惜,李爱卿抓到那名潜逃的刺客时,对方已经奄奄一息,什么话都没能问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指使。倘若让朕追查出来,定然严惩不贷。”

    太后眼神微微一凝,随即笑道:“正该如此。说到那次秋猎,哀家倒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谁能想到,元歌那丫头居然闹了那么惊险的一出,吓得哀家心几乎跳出喉咙来。倒也没想到墨儿那孩子平日里张扬恣肆,谁也不放在眼里的,这次居然不顾性命地前去相救,才保住了元歌的性命,即使现在想起来,哀家还心有余悸。”

    太后拍拍胸口,似乎想起来就觉得后怕,却似有意似无意地咬重了“不顾性命地前去相救”的字音,似乎在暗示什么。

    皇帝微微抬眼,幽深的眼眸晦暗难辨,似乎有什么光芒闪过,却又转瞬即逝。

    到了这个时候,太后居然还有心思,想用裴元歌来打压宇泓墨……看起来,太后还是太悠闲了些!想到最近朝堂上裴诸城跟叶国公发生的几次不大不小的冲突,这些事情不可能没有传到太后的耳朵里……

    皇帝嘴角忽然浮起了淡淡的笑意,却转开话题,道:“对了,朕想起来了,御书房里还有京城附近州县递过来的折子,说是出现了花,需得立刻处理,所以,想要先告退了。”

    听到“花”二字,太后心中忽然猛地一顿,随即笑道:“皇帝自然该以国事为重,既然还有折子要批复,就赶紧去吧!”

    “多谢母后体谅,若是别的事情,晚上一时半刻倒也没什么,但花这种病最容易传染,不得不小心谨慎,拖延得久了,说不定还会传染到皇宫里来。朕记得,当初阿芫就是染上花,因而过世的,还有朕当时还不到一岁的永和公主。这种瘟疫如此猖獗,的确应该要迅速处理。”皇帝淡淡笑着,眼眸中忽然折射出无数的意味,缓缓道,“母后,您说是吗?”

    太后手中的茶盅“哐当”一声掉落地上,茶水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