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01章 等待好戏

重生之嫡女无双 201章 等待好戏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看起来,容儿这次的确是气急了,才会说这样狠绝的话语!”万关晓眼眸中的阴寒转瞬即逝,反而换做了更温柔恳切的笑意,柔声道,“可是,我总也要求个前程,这样将来容儿嫁给我后,才不会吃苦啊!好在天道酬勤,皇上见我勤恳,特意许我参加这次皇室秋猎呢!容儿你也知道吧?能够参加皇室秋猎的,都是皇上看重的人,多少进朝堂数十载的人都没能参加,可是,我才刚中举就被宣召参加秋猎,这可是难得的殊荣呢!”

    虽然他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能够参加秋猎,并且因此在秋猎上饱受排挤,但在裴元容面前,却还是装得一副自信满满,似乎是因为皇帝器重他,这才召他参加秋猎的模样。

    裴元容心中一动。

    就算原本不知道秋猎的规矩,在裴元歌和裴元舞接到太后懿旨后,她也知道了这秋猎是多么难得的荣耀。就连身为镇边大将这么多年的父亲,也从来没能够参加秋猎。而万关晓才刚入仕途,就被钦点参加秋猎,可见他是个出类拔萃的,皇帝对他格外器重。而且,听说今年皇帝特别恩赐,命文科武举的前三名参加秋猎,但万关晓明明是第四名,却也破格参加,可见皇帝对他是另眼相看的……。

    才刚入仕就能得皇帝的青眼,往后前程定然不可限量!

    若这样说的话……

    “容儿,我才刚刚授官,就能得到皇上的恩准,参加秋猎,我想以后的仕途会更加平顺的。”见她意动,万关晓心中更加不屑,神情却是格外的真挚动人,将手放在裴元容肩上,凝视着她,款款深情地道,“容儿,就像你所说的,你是尚书府的女儿,按理说结亲的对象该是京城权贵子弟,可是你却不嫌弃我是寒门,钟情于我!这份恩情我会牢牢记着,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奋发,将来定要出人头地,让容儿你成为全天下女子都羡慕的人,让你永远都不后悔选择我!”

    他深知裴元容的心理,知道说什么样的话能够让她更加心动。

    果然,听到万关晓这番脉脉含情的言语,裴元容白皙的脸颊上浮现起缕缕红晕,神情也变得欢喜起来。看起来这个万关晓倒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她肯钟情于他,是种恩赐,并且记在心里,所以才会待她分外温柔吧!若是如此的话,再加上秋猎的事情,将来他肯定会飞黄腾达,那……。

    见她这般模样,万关晓心中越发厌恶痛恨。

    他这样说话,这个裴元容居然全盘受了?真以为她是多金尊玉贵的人吗?虽然说是尚书府的女儿,但又不是嫡女,只是庶女而已,生身姨娘又因为犯错被送入庙中,在裴尚书跟前固然不能跟身为嫡女的裴元歌相比,也比不上同为姐妹的裴元舞,在嫡母面前更加没多少体面……。

    寻常高门的庶女,也不过就是配个落魄士子,或者许给官家庶子,或者做高门的填房乃至妾室。

    而好说歹说,他万关晓也是新科进士,文科武举都中了,武举更是第四名,说起来也算文武双全。大夏王朝这么多人,每年应试的举子成千上万,能有多少进士?他万关晓总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如今也授了官,论容貌,论才学,论身份有哪里配不上她?居然对他这般挑三拣四,还想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算了,他本来也就是看中了裴府的门第,想要结这门亲事,又看重裴元容愚钝蠢笨,这才在她身上下功夫。毕竟,裴尚书在军中人脉熟络,裴四小姐又在太后和皇帝跟前体面风光,将来八成是要入宫,而裴尚书又没有儿子,将来必定是要在女婿身上下功夫的,何况裴尚书本就赏识他,将来必定会倾尽全力地助他登上高位。

    为了裴府的助力,就算这裴元容是头母猪,他也会娶的。

    反正等他飞黄腾达后,想要多少温柔娇美的妾室就有多少,到时候根本就不必理会裴元容这个白痴。

    “容儿,虽然说我们是两情相悦,但毕竟不合礼法,我想不如我这就去向裴尚书提亲,好让我们能够名正言顺的长相厮守,容儿你觉得如何?”万关晓试探地道,虽然眼前的情形,裴元容似乎已经被他哄转过来,但夜长梦多,而且裴元容还有个精明强干的亲姐姐。既然裴元舞上次会插手他和裴元容的事情,难保不会再生阻碍。

    难得现在裴元容回心转意,正该趁热打铁,趁着裴元舞养病的机会,将这门亲事定下来才是。

    “现在?会不会……太快了些?”虽然万关晓描绘的前景很迷人,但裴元容还留有着一分清醒,想到裴元舞之前带她去看的情形,以及裴元舞那些话,心中难免犹疑起来。再说,虽然很不忿裴元歌可能会入宫做贵人,但若真是如此,裴府的女儿身价也会随之水涨船高,说不定她将来能许到更好的亲事?

    说到底,裴元容还是觉得万关晓门第太低,让裴元容觉得有些丢脸。

    她的心思哪能瞒过万关晓?看她犹疑的模样,万关晓就猜出了她的心思,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怒气,原来裴元容只是拿他当后备,如果这段时间能够许到更好的亲事,恐怕她会毫不犹豫地跟他划清界限吧?原本还以为他当真将裴元容迷得神魂颠倒,原来反而是他被裴元容耍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止要防备裴元舞破坏,还要想办法让裴元容对他死心塌地,不作他想才好。

    在猜到裴元容可能变心时,万关晓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不过,原本想着能够用言语打动裴元容,让她回心转意最好,但如果不能的话,也只好……万关晓眼眸中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随即又微笑起来,假装不明白裴元容犹疑的原因,柔声道:“怎么?我要去跟裴尚书提亲,容儿你不高兴吗?”

    “我……”裴元容再傻也知道,她的心思并不能告诉万关晓。

    万关晓故作疑惑地看着她,忽然恍悟道:“哦,我知道了。容儿你是担心裴尚书会不答应我的提亲,是吗?”说着,脸上浮起了一抹释然的笑意,柔声道,“你放心,裴尚书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嫌贫爱富的,再说我也已经授了官。何况,他原本就很欣赏我,又这么疼爱你,既然我们两情相悦,裴尚书定然会成全我们的!”

    怕的就是父亲答应啊!

    裴元容心中暗暗道,她也清楚裴诸城的为人,如果万关晓去说,再说她也已经看中了他,父亲九成九会答应这门亲事。但如果在父亲那里过了明路,她这辈子岂不是就绑死在了万关晓身上,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吗?万一之后又有年轻俊美的权贵子弟前来提亲,她这个订了亲事的肯定会被排除在外,到时候反而便宜了裴元巧那根木头……

    裴元容越想越觉得可能,似乎已经看到裴元容订了高门子弟的婚事,洋洋自得地在她面前炫耀的场景。虽然说她现在已经不太受宠,但是总不甘心让裴元巧那个最不显眼的庶女压到她的头上……想着,裴元容吞吞吐吐地道:“关晓你别这么——”

    就在这时,墙外隐隐传来丫鬟们说话的声音。

    裴元容一下子急了起来,如果被丫鬟们看到她和万关晓这般,再传到父亲那里,只怕她跟万关晓也就铁板钉钉,再也没有反悔的可能性了!想要找理由拦阻万关晓,情急之下却又找不到好的借口,只急的团团转!

    “容儿你放心,我会好好跟裴尚书说的,如果他真的不同意,就算跪死在裴尚书的门前,我也求他回心转意的!”万关晓故意曲解她的焦虑,信心十足地道。

    听他这样说,裴元容更急了,抓着他的手,坚决道:“不行,你不能去!”

    “为什么?”万关晓故作疑惑地问道。

    墙外的声音越来越近,裴元容越发着急起来,胡乱推搪道:“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先别去提亲就对了!”想要先把万关晓拖住,过去眼前这个难关再说。但万关晓哪里会被她这样糊弄过去?故作严肃地道:“不行!这件事关系到你我的终身,你必须跟我说清楚,到底有什么理由,我不能去提亲?如果你不跟我说清楚,我就不走!”明知道现在裴元容最希望的就是他离开,万关晓却故意用这话威胁他。

    裴元容果然急了,尤其丫鬟们的脚步声在不断地逼近,更让她心乱如麻,忙推着他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先离开,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好吧,现在的确不是说话的时候!”万关晓沉思道,“这样好了,待会儿我再去求见裴尚书,想办法留下来。今晚子时,我在这里等你,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个说法!记住,子时我等你,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天亮就去向裴尚书提亲,容儿,我真的很想你,很想能够时时刻刻都见到你啊!”

    又是威胁又是柔情,想必裴元容定然会来,万关晓这才离开。

    回到原本等那小厮的亭子里,过了一会儿,那小厮才带着书信过来。万关晓帮他读了家书,引得小厮对他千恩万谢,这才又折回书房求见裴诸城,故意跟他谈论兵法布阵,向裴诸城请教,直到夜色降临。果然裴诸城就留了他在裴府过夜,说要与他秉烛夜谈。

    万关晓随意敷衍着,心神却都在今晚的幽会上。

    得到万关晓留在裴府的消息,裴元歌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她就知道,以万关晓的狡诈奸猾,裴元容根本就不是对手,无论是甜言蜜语,还是威胁恐吓,只有被万关晓牵着鼻子走的份儿!那么,她就等着看,今晚万关晓和裴元容的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