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9章 推波助澜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9章 推波助澜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万关晓,裴元歌心中暗自思索,神情淡淡地颔首道:“万大人安好。/中文/我原本以为父亲这时候该是空闲,所以过来,没想到万大人在此,想必是有要事商议,倒是我来得不巧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待会儿再过来好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裴四小姐请留步!”万关晓忙道,“我找裴尚书并没有什么要事,而且也正要告辞,裴四小姐不必在意我,请进去吧!”说着,朝着裴元歌拱了拱手,缓步离开。

    凝视着万关晓远去的身影,裴元歌眉头微蹙,转头去问书房的护卫:“万大人来了多久了?”

    凡事裴诸城的贴身护卫,都知道裴诸城最疼爱这位四小姐,而且四小姐如今在皇上和太后跟前也正得宠,这个护卫不敢怠慢,躬身道:“回四小姐的话,万大人刚来没多久,只进去了一刻钟左右就出来了。这几,万大人常常来拜访老爷,不过老爷最近比较忙,常常不在。不过就算偶尔遇上老爷在府的时候,万大人也没做多久就告辞了,想必正如他所说,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四小姐只管进去吧!”

    常来拜访父亲,却没坐多久就告辞?

    裴元歌微微敛眸,以她对万关晓的了解,若是他最初与父亲熟悉的时候,以万关晓的投机取巧,定然会常常找借口来找父亲,或者切磋武艺,或者请教兵法,投其所好,以加深父亲对他的好感,这是万关晓会做的事情。但现在,父亲对他的赏识已经众所周知,他没有必要再这样求存在感?何况,刑部最近事务繁忙,父亲忙得不可开交,万关晓又刚刚授职,正是该削尖脑袋钻营的时候,怎么会这样频繁地来探望父亲?

    何况,没坐多久就告辞,似乎有着些许敷衍的意味,但是却又常常来……。

    裴元歌思索着,忽然想到裴元容最近的异常。这段时间她都在府上,偶尔给母亲请安时,曾经遇到裴元容,再没有以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更加没有少女怀春的那种娇羞光彩,反而似乎有些消瘦憔悴,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难道说裴元容和万关晓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仔细想想,这种异常似乎是从那次乞愿节后就开始的……

    这么说起来,万关晓这样频频地出现在裴府,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想着,裴元歌忽然对身旁的紫苑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之前特意给父亲绣了个荷包,可是却忘了带了。紫苑,你回静姝斋帮我找找看,如果找到了就给我送过来,正巧送给父亲。你知道是哪个荷包吧?”

    “小姐您放心,紫苑知道!”紫苑会意地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护卫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异常,笑着道:“四小姐真是有孝心,难怪老爷最疼您!”

    裴元歌只是微笑,吩咐楚葵在书房外候着,自己推门进去,见裴诸城一身墨蓝色的家常衣裳,在书桌前正在看公文。自从祠堂被父亲知道自己和宇泓墨的事情后,裴元歌这还是第一次单独跟父亲见面,心中难免有些惴惴,试探着道:“父亲,刚才女儿看到万大人刚刚离开,听说他最近常来找您,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裴诸城摇摇头,道:“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初任为官,有些惴惴,所以来找我说说。/中文/”

    “父亲还在生女儿的气吗?”见他连头都没有抬,裴元歌更加不安,也不知道那晚她离开祠堂后,泓墨那家伙跟父亲到底谈了些什么?想着,看着裴诸城始终低沉的头,她忍不住道,“父亲,关于泓墨的事情,女儿并非存心隐瞒父亲,只是先前并不明了,是这次秋猎才……。而且,这种事情,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说。女儿知道,女儿任性,让父亲为难了。如果您还生气的话,您就罚女儿吧!”

    裴元歌很清楚,她和泓墨订了终身,那事情就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还牵扯到柳氏和裴府。

    这几来,泓墨和宇泓哲斗得翻地覆,朝中也因此分了好几派,但父亲始终不曾表露出支持任何一派的迹象,保持中立。而如果她和泓墨成亲,有这层姻亲关系,无论如何,在别人眼里,裴府就等于站在了泓墨和柳氏的阵营。而这种站队的情形,始终是父亲在竭力避免的,他一直都不想卷入夺嫡的风波……

    也难怪,父亲会生气。

    裴诸城终于抬起头,看着眼前怯怯的小女儿,微微地叹了口气。

    那晚在祠堂跟宇泓墨谈话,到后来他察觉到宇泓墨身上有血迹,知道是伤口裂开,正巧他有些疗效极好的金疮药,便带他到同泽院上药。征战沙场这么多年,受的伤多了,对伤口的了解也很深,所以只看那些伤口的痕迹,裴诸城就知道,秋猎上宇泓墨是忍着怎样的伤和疼去与李明昊争锋的,也就更清楚他对歌儿的心意……。

    如果说宇泓墨是寻常人,单凭这份心思,他很乐意把歌儿许给他。

    可是,宇泓墨却是九殿下,跟五殿下夺嫡斗得翻地覆的九殿下,如果夺嫡输了,固然万劫不复,但即使赢了,做了太子甚至皇帝的九殿下,对歌儿也未必是好事。因此他才格外慎重,问及宇泓墨对将来的打算,出乎意料的,传言中骄横恣肆的九殿下,居然规规矩矩地答了他,言语中似乎思量了很久,不像是为了博取他的信任和随口敷衍的样子。

    但究竟如何,还要看将来事态的发展。

    不过,看他种种表现,裴诸城倒是松动了不少,虽然说他更希望歌儿将来能够安稳平顺,但世间的事往往难以尽善尽美,或许他可能为歌儿找到简单平顺的婆家,但未必能找到如宇泓墨那般肯为歌儿拼命的夫婿,而歌儿这般性情,寻常男子恐怕也难以让她倾心……罢罢罢,歌儿是聪明有主见的孩子她不可能不知道选择宇泓墨,将来要面对的磨难波折,既然她愿意为宇泓墨这般,那他这个父亲也无话可说,毕竟,最终过日子的还是歌儿自己,谁也不能代替她认定好坏。

    想到这里,裴诸城不禁叹了口气,道:“罢了,只要你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将来不会后悔就好。”

    “爹!”裴元歌猛地抬眼,惊喜异常。

    看到她眼中的光芒,裴诸城忍不住觉得微微刺眼,果然女大不中留,之前还是眼中只有他这个爹,这会儿有了心上人,就不管他这个做爹的感受了!裴诸城冷哼一声,板着脸道:“告诉那个家伙,以后要规规矩矩的,不许再做私闯裴府这种事情!”毕竟这样做不合礼法,如果被人察觉他和歌儿私会,对歌儿声名大有损害。

    不过……。哼,就算宇泓墨想要再私闯裴府,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从祠堂那晚,察觉到宇泓墨负伤后,仍然无声无息地溜进裴府后,裴诸城花了好几的功夫,重新审查裴府的护卫,填补了原本的漏洞,又增加了流动哨,严阵以待。好歹他十多年的镇边大将也不是白做的,他就不信,这样宇泓墨还能悄无声息地闯进裴府!裴诸城如是想着。

    “过来找我,不会是专门为了认错吧?有什么事就说吧!”

    “嗯,是关于秋猎的一些事情。”裴元歌点点头,将秋猎第二与叶问卿发生冲突的事情详细道来,尤其点名了皇帝当时的话语和眼神,“看皇上当时的模样,我觉得他似乎是想让爹跟叶氏起些摩擦冲突,好达到分化叶氏的目的。本来秋猎回来,我就该告诉您的,结果发生了那件事……。我就给忘了!”裴元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哼,担心九殿下呢吧!裴诸城有些想磨牙。

    不过很快,裴元歌就将目光转向裴诸城:“爹,您的意思呢?”

    “皇上……。看起来是准备对叶氏开刀了!”裴诸城思索许久,才缓缓地道。

    当初跟镇国侯闹到御前,他曾经说过自己做不好刑部尚书,当时皇帝说既然委派他做刑部尚书,自然有看中他的地方,让他自己好好思索。后来裴诸城为此大费脑筋,再加上接下来的一系列事端,隐隐明白过来,皇帝之所谓委派他做刑部尚书,只怕看中的就是他那种愣头青的脾性吧!

    做刑部尚书这段时间,对于刑部堆积的公案,以及诸多案件也有所了解,大凡为难的案件,案情复杂难以查明真相的倒没多少,更多的是案件牵扯到的关系网。而在这些案件中,十个案子,至少有五六个最后是牵扯到叶氏的,因为叶氏出了个太后,出了个皇后,还有位呼声极高的五殿下,历届刑部尚书大多不了了之,或者作为悬案,悬而不判。皇帝委派他这个原本对刑案一窍不通的武将来做刑部尚书,或许就是想煞煞这股风气,压下叶氏的嚣张放肆。

    趁着废后那股风波,他呈报上去与叶氏有关的案件,有部分很快就就批复下来,虽然还仅仅是叶氏外围的人,尚未触及到核心。而其中又夹杂了许多其他的案件,使得这一切并不显眼,但裴诸城心中已经有了猜度,皇上恐怕是要对叶氏下手。现在又听了元歌这番话,自然更清楚皇帝的心意。不过这样也好,从他接触到的刑案来看,叶氏显然已经成为大夏王朝的毒瘤,如果能够协助皇帝摘除这颗毒瘤,也正是他为人臣子该做的事情。

    “我明白皇上的意思,也知道该怎么做,歌儿你不必担心!”裴诸城点点头道。

    裴元歌点头道:“那我帮爹整理公文吧!”

    “不必了。”裴诸城摇摇头,见裴元歌有些失落,又有些黯然的模样,显然是认为他还在生气,心中忽然舒服了许多,笑着道,“歌儿胡思乱想什么呢?照皇上的意思,我这边马上就要跟叶氏乱起来了,到时候太后那边有的是歌儿你要忙的地方,你先想想要怎么在太后那边解释,怎么安抚太后吧!趁着这几还算平静,先好好休养休养吧!说起来是爹没用,护不住你,不然也不会让你小小年纪,就卷入这样的是非漩涡,耗损心血,于将来并无好处。歌儿,你要注意身体,回去好好歇着吧!”

    闻言,裴元歌顿时又欣喜起来,娇声道:“我就知道爹最疼我了!”

    回到静姝斋没多久,紫苑就回来,对裴元歌禀告道:“那个万关晓离开书房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裴府,而是慢悠悠地走着,偶尔目光四晃,神色有些焦虑,似乎在找什么人的样子的。奴婢想着,小姐让奴婢去瞧瞧他的动静,恐怕另有深意,就想了个招,托泉儿找了个信得过的小厮,随意找个借口拖住万关晓。结果,万关晓并没有因为那小厮而恼怒,反而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肯定别有所图!奴婢这才回来,等小姐的吩咐。”

    “紫苑你真是我肚里的蛔虫!”见紫苑只是看自己一个眼神,就猜出了自己的心意,裴元歌忍不住赞道,“若是以后紫苑你嫁了人,不在我身边了,我再上哪去找像你这么知我心意的人去?”

    “小姐就爱拿我取笑!”紫苑顿时红了脸,随即又坚定地道,“奴婢在佛前发了誓,这辈子不嫁人,就在小姐身边伺候着!好歹奴婢懂些医术药物,在小姐身边总有裨益,若是离了小姐,奴婢也不放心的!小姐,您可千万别赶奴婢走!”

    “那怎么行?哪能为了我耽误你一辈子?眼瞧着你年纪也差不多了,若是有中意的人只管来告诉我,我必定会成全你。”说到这里,裴元歌也有些怅然,紫苑懂药物,又缜密周全,又忠心,按理说她出嫁时原本应该要带着紫苑的。只是,她如今才十三岁,要出嫁至少也要等到十五岁及笄,可是紫苑已经十九岁了,到了该配婚的年纪,若再蹉跎两年,二十一想要配婚就有些吃亏。可是,若是在裴府就为她配婚的话,出嫁时只怕就不能带着她了……。

    不过,紫苑对她忠心耿耿,帮了她许多忙,总不能因为自己就耽误了她的终身,因此对于紫苑的婚事,裴元歌也很上心。

    “小姐,奴婢不是玩笑话,说了这辈子不嫁人,就是不嫁人,只要小姐容奴婢伺候您就好!”紫苑坚定地道,她显然也知道裴元歌的为难,更明白裴元歌为她着想,不愿耽误她的心意,但正因为小姐对她这样好,她才更不能弃小姐于不顾,因此宁愿终身不嫁,只求伺候小姐!

    “小姐,万关晓那边,您打算怎么做?”不想在这件事上扯皮,紫苑将话题转开,忽然想起一事,凑近裴元歌,悄声道,“还有,奴婢发现那个万关晓似乎……。”

    听着紫苑的话,裴元歌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只怕是裴元容从原本所谓的爱情中清醒过来,瞧不起万关晓寒门子弟的出身,所以想要反悔。不过,以万关晓的性情,费尽心血钓上裴元容这条肥鱼,哪里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何况,现如今正是她裴元歌声势最盛的时候,万关晓更舍不得丢开裴府这门姻亲,这些日子频频出没于裴府,只怕就是想要见裴元容一面,想办法挽回裴元容的心思,若是言语无法挽回的话,只怕就……。

    既然如此,那她就推万关晓一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