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8章 万关晓的心思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8章 万关晓的心思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短短的片刻,对李纤柔来说,却犹如千万年般漫长。[中文]

    在那个华服贵妇收回目光转头的瞬间,李纤柔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好像卸掉了心头一块极沉重的石头,整颗心都飘了起来,释然中又带着些许茫然。从临江仙的事情爆发后,她受尽了白眼和嘲讽,处处都难以立足,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即使是被众人嘲笑的她,只要肯面对,也能让别人畏缩,收回那些刺痛她的目光。

    是啊,裴四小姐说得对,明明她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畏缩回避害怕?

    李纤柔转过头,凝视着清丽绝俗,宛若晓露明珠般璀璨耀眼的裴元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就好像被人砍断了双腿的人,在众人嘲讽蔑视的目光中寸步难行,在最落魄无助的时候,温逸兰扶起了她,这固然令她感激万分,但是裴元歌方才的话却给了她一双腿,让她重新站了起来!那么柔弱的女子,却能够说出那样坚强的话语,怨不得她这般光彩夺目,能够成为皇上和太后的新宠,人人敬畏艳羡。

    看出李纤柔眼眸中的感激,裴元歌只是浅浅而笑,拍了拍她的手,道:“我们过去那边吧!”

    李纤柔点点头,慢慢地停止了脊背,没有刻意去注视别人,但也偶然遇到,也不再回避,而是如裴元歌所说的,抬头,挺胸,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对方。

    看到李纤柔振作起来,温逸兰也十分高兴,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三人手挽着手,盈盈而行。

    短短的路程之中,却隐含着一名女子从懦弱到坚强,从回避到直视的心路历程。那一刻,三人携手前行,相对而笑的粲然恣肆之中,包含着无数的欢欣鼓舞。以至于很久之后,当盛装华服的李纤柔再次来到这里,面对着这条普普通通的青石板路时,回想着这一刻的情形,忍不住泪流满面。

    看着这一幕,舒雪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头看着既欣慰又担忧的温夫人,笑着握紧了她的手,道:“逸兰这孩子宅心仁厚,老爷一定会保佑她的!娴雅,你就放心吧!”

    “借你吉言,但愿如你所说。”温夫人看着心爱的女儿,最终还是笑了起来。

    杜若兰和李纤柔本就有交情,迎了过来,拉着她的手说个不停。温逸静则站在原地撇了撇嘴,暗道温逸兰自讨苦吃。李纤柔原本可是跟五殿下订的亲事,本该是尊贵的五皇子妃,甚至是未来的皇后的,结果被她妹妹搅和了,弄得现在身败名裂,可恶第一等的晦气。结果温逸兰明日就要出嫁,却在添妆的时候触这个霉头,真是没体统!

    不过这样也好,最好温逸兰因此而倒霉,终身凄凄惨惨,那样才最好。

    何况,温逸兰如今只是嫁作翰林夫人,岂能与自己的锦绣前程相比?想到父亲和姨娘暗中商议的事情,温逸静就忍不住心花怒放,想到将来回娘家时,她这个庶女威威赫赫,前呼后拥,排场十足,温逸兰这个嫡女却是寒酸寻常,说不定还要跟她下跪行礼……想到到时候温逸兰既艳羡又不甘又无可奈何的眼神,温逸静的心就更忍不住雀跃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现在倒应该跟裴元歌打好关系,毕竟她将来是要入宫的人。

    想到这里,温逸静又堆起满脸的笑意,凑到温逸兰和裴元歌中间,笑盈盈地道:“元歌妹妹,你有好些日子都不曾到温府来玩,许久不见,我也很想你,难得你今来了,不如到我屋子里去坐坐?我那里好些稀罕的胭脂水粉,衣料首饰,你若喜欢什么,我都送你,如何?”

    元歌妹妹?

    裴元歌有些惊讶地回眸,上下打量了温逸静一番,她什么时候跟温逸静这么亲热了?还想她?她每次到温府,温逸静不遇上她倒也罢了,只要遇上,就必定要在她手上吃些苦头,以至于她上次来时,温逸静干脆避而不见,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是怎地,温逸静居然跟她寒暄得这么亲热?

    再听到她咬重“稀罕”的胭脂水粉等,裴元歌脸上浮起盈盈笑意,却不理会温逸静,径自对温逸兰道:“温姐姐,前些日子我去萱晖宫,正好南方新进贡的胭脂水粉,衣料首饰到了,太后娘娘便赏了我许多,我也用不完,赶明儿送你几样,如何?”

    言下之意很明白,南方进贡的胭脂水粉,衣料首饰她都用不完,哪里能看上温逸静的那些?

    温逸静的东西再好,难道能够跟皇宫的东西比吗?

    看着温逸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温逸兰忍住笑意,故作欢欣地道:“真的?南方进贡来的胭脂水粉,衣料首饰,既然是贡品,那可是拿多少银子都买不到的!既然如此,那我改日去裴府拜访,你可一定要送我,不能赖账啊!”

    裴元歌原本不是爱炫耀的人,温逸兰也不是那等眼皮子浅的人,只是都记恨方才温逸静故意折辱温逸兰,企图搅乱她添妆的好事,因此故意拿话挤兑她。||中文||

    温逸静当然听得出来,心头暗恨,但想到裴元歌如今的风头,还是强压着心头的愤怒,勉强道:“就算这样,我跟元歌妹妹说说话也是好的。再者,元歌妹妹,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越是尊贵的人就越要自重身份,知道应该和什么样的人交好,不该和什么样的人交好。二姐姐即将嫁作翰林夫人,而元歌妹妹你将来是要入宫做贵人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该分得清楚才对!”

    裴元歌越发诧异,听温逸静这话,到好似她跟温逸兰不该亲近,倒该跟温逸静多亲近似的。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道理?

    难得看到裴元歌露出这样的表情,温逸兰笑着凑近她耳边,轻声道:“是不是很奇怪,今儿温逸静偏要往你跟前凑?我听说,我父亲和容姨娘商量着,想要把我这位娇艳妩媚的三妹妹送到五皇子的夏昭宫做侧妃,再不成,做个侍妾也好,总之就像跟五殿下攀上关系!而你现在是皇上和太后跟前的红人,你说温逸静想不想拉拢你?”

    温睦敛居然有这样的糊涂心思?

    裴元歌皱眉,别人或许不知,但她却很清楚,皇帝早就有些拔出叶氏,宇泓哲身为废后之子,本身就招了皇帝的忌讳,绝不会有好下场。若温睦敛真起了这样的糊涂心思,让温府跟五殿下搭上边,明显会犯皇帝的忌讳,到时候对整个温府来说都是灾祸。

    正有心想要提醒一二,裴元歌忽然看到温逸兰的笑脸,若有所思地道:“温姐姐,你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笑不出来?”温逸兰揽着她的肩膀,笑盈盈地附耳道,“这不过是父亲和容姨娘的糊涂心思罢了,爷爷断不会答应的!你道我的婚期为什么订得这样急?听说五殿下曾经派人暗示爷爷,说有意求娶温府的女儿,爷爷虽然婉拒了,但怕多生变故,所以将我的婚期提前了。连我这样订了亲事的,爷爷都这么忌讳,何况是温逸静?我就看她现在做美梦,自以为是去吧,将来梦碎,有的是她苦的时候!再者,被这件事一挑,温逸静的心肯定大了,到时候议亲只怕也是高不成,低不就,我看她到时候有什么好下场!”

    原来,宇泓哲的眼睛又盯上了温阁老!裴元歌冷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皇帝和叶氏之间,绝无回寰的余地,宇泓哲身上有着叶氏的血脉,本就招惹皇帝的忌讳,他又这样不安分,因为临江仙的事情,把李阁老弄的灰头土脸,现在又想用联姻来拉拢温阁老,真是白日做梦!

    不过,温逸兰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倒是更让裴元歌惊讶。

    她忍不住道:“数日不见,我真该对温姐姐刮目相看了。”

    “哈哈哈,上当了吧!”温逸兰笑不可抑,又轻声道,“这些话,一半是偷听爷爷的原话,一半是娘告诉我的。不过,”她微微顿了顿,神色变得有些郑重,道,“爷爷说了,最近朝堂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潮汹涌,说不定很快就有大变。元歌,你处在皇宫那个漩涡里,千万要小心啊!”

    温阁老不愧为首辅,果然政治触觉敏锐!

    裴元歌心头暗赞,若非种种机缘巧合,她断然不可能知道皇帝的心思。除此之外,就连太后,都还以为叶氏仍然稳若泰山,而且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但是温阁老却能从朝堂看似寻常的变动中,猜测出皇帝的心思,果然厉害!

    而温逸兰的叮嘱,更是让她心头一暖。

    裴元歌拍着她的手,柔声道:“温姐姐放心,我会注意的!”

    见裴元歌和温逸兰咬着耳朵有说有笑的,将她彻彻底底地晾在一边,温逸静心头更恨,只是暂时也不敢得罪裴元歌。不过,想到温逸兰只嫁了个不中用的翰林,她心头还是觉得解气,对温逸兰鄙夷的同时,也对裴元歌不屑起来。不来跟她这个未来的皇子侧妃亲近,却跟温逸兰一个翰林夫人说说笑笑,这般没眼光,这个裴元歌,只怕也风光不了多久!

    就在这时,有嬷嬷过来提醒,说添妆的吉时已经到了。

    众人正要按身份尊卑和长幼依次为温逸兰添妆,裴元歌却忽然按下温逸兰的手,悄声道:“温姐姐,先等等,只怕这会儿就有——”

    话音还未落,便听到外面有人高声宣道:“圣旨到。”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会有圣旨过来,更没想到这圣旨不在前院宣,却来到后院,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惶恐,不知道这圣旨是福是祸,尤其首当其中的温夫人,更是忐忑不安,忽然看到裴元歌嘴角露出的笑意,正思索着,便见宣纸的太监走了进来,高声道:“圣旨到,请温府二小姐温逸兰接旨!”

    温逸兰茫然上前,跪下道:“小女温逸兰接旨。”

    “诏曰:温阁老清正耿介,处事清明,为朕肱骨,分有甚多。朕听闻温府二小姐温逸兰即将出嫁,特赏赐玉如意一对,南海珍珠一斛,添为恭贺,钦此!”张德海将圣旨合拢,递给茫然的温逸兰,温然笑道,“温二小姐,不止皇上,太后娘娘、贵妃娘娘以及宫中诸位娘娘听说二小姐要出嫁,也都命人送来添妆之礼。”说着,手一挥,身后七八个黄衣宦官便捧着装有珍宝的托盘依次而上。

    金玉如意,南海珍珠,八宝凤簪、金宝坠璎珞项圈……

    东西的珍贵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臣子的孙女出嫁,皇上及公众诸位贵人居然都赏赐东西以为恭贺,这份荣耀和体面却着实难得,尤其温逸兰所嫁的,不过是位翰林,这就更加难得。因此,看着托盘中的珍宝,周围众人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艳羡之色,对温逸兰羡慕之极。

    温逸兰心跳不已,下意识地接旨谢恩。

    “恭喜温二小姐,贺喜温二小姐,明日是您的出嫁之期,咱家有事不能到场,今儿就提前讨一杯喜酒喝了!”张德海笑眯眯地拱手道,又亲自捧着一个托盘,却是来到了裴元歌跟前,拱手奉上,道,“裴四小姐,皇上说了,他在秋猎时亲口下旨,谁能赢得赛马魁首,便将金玉如意作为彩头,今儿特命奴才带过来这对金玉如意,省得您埋怨皇上赖账。”

    闻言,众人更加哗然,虽然是玩笑,但皇上的贴身大太监敢说出“埋怨皇上赖账”这种话,本身就代表着裴元歌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这样看起来,只怕这道圣旨和那些添妆之礼,也是裴四小姐的杰作吧!都听说裴四小姐得宠,也听说裴四小姐和温二小姐关系好,但是能够请动圣旨和宫内诸位贵人给温二小姐添妆,更能劳动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来宣旨,这位裴四小姐在皇上跟前的面子不是一般的大。

    “元歌,你……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温夫人有些哽咽。

    她给温逸兰选择秦翰林这门亲事,固然是为温逸兰考量,但世人最爱攀高踩低,兰儿嫁给秦翰林,难免会被人轻视,不放在心上。元歌想必也是想到了这点,所以特意请来圣旨和宫内诸人的赏赐,给兰儿撑场面,有这道圣旨,这些宫里赏赐的添妆之礼,无论是今的添妆,还是明的出嫁,兰儿必定是风光至极,谁也不敢轻视她。

    这倒也罢了,温夫人更感激的是元歌的用心。

    毕竟,元歌如今深得太后宠信,想要请太后为兰儿添妆并不难,但如果单有太后的赏赐和懿旨给兰儿,难免会让人有种温府与太后亲近的错觉。如今元歌却是请来了圣旨,以及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和宫里其他娘娘的赏赐,那别人只会说温府深得圣宠,绝不会认为他们站到了哪边的队伍里。

    “娴姨,也是事有凑巧,前些我进宫的时候,刚好说起今要来给温姐姐添妆,正巧皇上和诸位娘娘都在,闻言起了兴致,便说今儿一道来给温姐姐添妆。”裴元歌笑着道,“说起来,还是温首辅深得皇上器重,爱屋及乌,我并没有出多大的力!”

    话虽如此,但温夫人知道,这绝非凑巧,而是元歌故意寻机会提起的。

    望着那些宝光璀璨的珍宝,再看看众人对温逸兰那股热络逢迎的模样,温逸静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原本以为温逸兰嫁个翰林,往后也就没什么风光了。没想到皇上和太后,以及贵妃娘娘和宫里的诸位娘娘居然都来为她添妆,这份光彩体面,狠狠地刺痛了温逸静的眼睛。

    该死的温逸兰,该死的裴元歌!

    温逸兰的添妆之礼,在皇上和宫里贵人的赏赐下风光落幕,而有这些珍宝压箱抬头,温逸兰次日的大婚也是风光无限,几乎不输给之前公主宇绾烟下嫁寿昌伯府世子的场面。因为温逸兰的大婚吉时在下午,因此婚礼归来,已经是将近傍晚的时候,裴元歌回府后,想起温阁老的话语,心中难免有些想法,正要到书房去找裴诸城,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万关晓……

    “裴四小姐!”万关晓神态十分恭谨,不敢有丝毫逾矩的地方,原本就知道裴元歌得宠,但是经过秋猎场上的事情,再加上温逸兰添妆的事情,他才发觉,他还是小瞧了这位裴四小姐。以她这样的势头,将来入宫定然平步青云。这样一来,他就更加要攀上裴府这门亲事。

    哪怕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