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7章 携手前行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7章 携手前行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李姐姐,我等了你好久,你真的来了,太好了!”温逸兰满面真诚,亲热地挽着李纤柔的手臂,热情地道,“上次在秋猎遇到你,我觉得跟你好投契,可惜找不到机会亲近,就趁着添妆的时候特特给李姐姐另外下帖子,请你过来。我也知道,李夫人病了李姐姐要侍疾,肯定很辛苦,按理说不该再惊扰你的,李姐姐,你不会怪我唐突吧?”

    听温逸兰这样亲密无间的话语,而且还是温逸兰特意请李纤柔过来,众人的目光顿时有些变化。

    “温小姐……”李纤柔怔怔地望着温逸兰。

    她当然知道,温逸兰并没有特意给她下帖子,而是父亲接到温府礼貌上的请帖后,就逼着自己过来的。临江仙的事情弄得双方都灰头土脸,一向备受五殿下器重的父亲,也因此遭到迁怒,虽然是阁老,却已经日渐式微。父亲这样逼着她出来,想赶在继母病逝前,给自己定门亲事,为她这个女儿着想的分量也很轻,多半还是想要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毕竟如果继母真的过世,三年孝期守下来,她也十九岁了,到时候想要找门得力的姻亲千难万难,作为李府女儿,用她来联姻这步棋也就算废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连府里的下人都敢轻贱她。

    可是现在,温逸兰居然无视她那桩名誉扫地的亲事,当着满院子女眷的面这样对她说话,又和她表现得这么亲热,似乎她是温逸兰这位正值娇宠的首辅嫡孙女特意请来的贵宾,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足了她颜面……

    这让李纤柔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原本被人羞辱时一直忍耐的泪水,在温逸兰这善意的言语下,反而忍不住流了出来。她忙低了头,哽咽低声道:“温小姐,谢谢你,你是个好心的人。可是,今是你添妆的好日子,我这样不祥的人只会给你添晦气,我还是先走了,恭祝你与秦翰林夫妻美满,白头偕老!”

    说着,就要甩脱温逸兰,转身离开。

    温逸兰却牢牢地握紧了她的手,丝毫也不放松,道:“李姐姐,你来得正好,我有好些话要跟你说呢!你这么温柔和顺,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想要跟你亲近,你就这样走了,岂不是让大家失望吗?”说着,转过头,环视庭院内众人,观察着她们的神色,最后目光还是落在裴元歌身上,“元歌,你也说过李姐姐人很好,想要跟她多亲近亲近的,对不对?”

    清澈如水的眼眸中充满了哀求,声音微微颤抖:“元歌!”

    她也能感觉到,众人对李纤柔的偏见是根深蒂固,单凭她想要扭转这种局面根本就不可能,不,别说扭转,即使她强行留了李纤柔下来,也只会让她遭受众人鄙夷轻蔑的目光,反而更受伤害。在这时候,光凭她给李纤柔的体面远远不够,现在在场的,或许只有元歌才有这种本事。

    李纤柔的事情因为皇室而起,而元歌如今正受太后和皇帝的青眼,再加上元歌又那么聪明厉害,如果元歌也能对李纤柔另眼相看,表现得十分亲热的话,至少,别人会看在元歌的份上收敛,不会做得太过分,让李纤柔难堪而痛楚。

    虽然她跟李纤柔没什么交情,但是方才那种情形却让她十分看不惯。

    明明李纤柔什么都没有做错,明明错的就是五殿下和李纤雨,结果现在众人对五殿下仍然趋之若鹜,李纤柔却要遭受众人的白眼,处处被欺凌鄙夷,方才才一露面,众人就对她如避蛇蝎,好像她是瘟神一般。李纤柔才十六岁的姑娘,哪能受得了这些?

    听到温逸兰的话,裴元歌微怔,随即走过去,挽起了李纤柔另外一只手,笑盈盈地道:“可不是吗?刚才我还问温姐姐呢,是不是忘了给李姐姐的帖子,不然李姐姐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谁知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倒真是心有灵犀。添妆的吉时就快到了,李姐姐快进去吧!”

    “元歌!”见元歌果然支持她,温逸兰顿时笑颜如花,向李纤柔道,“看,我没说错吧?”

    太后之前明明说过,要她不要再插手李纤柔的事情,她现在这样做,传到太后耳朵,只怕少不了被太后责罚,还要费心解释。但是……。看着温逸兰欢喜灿烂的笑脸,裴元歌也微笑着摇摇头,当初她和温姐姐素不相识,她被叶问筠无理刁难,温姐姐却为她挺身而出,才一步步相交到了如今的地步。现在温姐姐跟李纤柔没有交清,却依然挺身为李纤柔解围撑腰……。

    这样善良而又正直的温逸兰,正是她所认识的温逸兰,也是她所喜欢而欣赏的温姐姐!

    既然温姐姐需要她的支持,那么她就应该站出来!

    李纤柔看看温逸兰,再看看裴元歌,百感交集,哽咽难以成语。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这样落魄的情形下,就连李府的下人都作践她的时候,素来和她没有交情的温逸兰和裴元歌却肯站在她的身边,为她撑起一份体面。

    “李姐姐,快进去,咱们姐妹好好说说话!”裴元歌笑着挽着她的手臂,往院内过去。

    在温逸兰和裴元歌鼓励的眼眸下,李纤柔终于鼓起勇气,迈开沉重的第一步,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因为裴元歌和温逸兰的身份,她们既然这样看重李纤柔,别人也不好做得太过,尤其是裴元歌,秋猎的事情传开,众口称赞,原本就盛名远扬的她更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在场的即便是有诰命的夫人,对着她也不敢轻觑。既然她明摆着要给李纤柔这份体面,其余众人自然不会做得太过分,不敢再窃窃私语,神色也收敛起几分,但看向李纤柔的眼神仍然带着几分鄙夷嘲笑,以及逼退,不和她亲近。

    明摆着这是裴元歌和温逸兰可怜她,给她这份体面而已,实际上她还是那个五皇子妃被妹妹搅和的晦气人物,能少沾惹还是少沾惹的好。

    偶尔接触到那些虽然收敛,却仍然令她难堪刺痛的目光,李纤柔急忙避开,低下头不再看别处。

    “不要回避,也不要低头!”就在这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裴元歌轻柔却坚定的声音,“只有做错事的人才需要低头,回避别人的视线,李纤柔,你做错什么了吗?”

    李纤柔抬头,看着裴元歌明亮和沉凝的视线,宛如黑夜中的夜明珠,将她整个人都衬得光彩熠熠,仿佛会发出光芒一般,耀眼夺目。这种光彩,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李纤柔模模糊糊地想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想到裴元歌的问话,犹豫了下,慢慢地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做错事,你为什么要畏缩呢?”裴元歌凝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地道,“李纤柔,我和温姐姐能够给你的,只有表面上的光彩,那是虚的,只有你自己真正焕发出的光彩,才能让李纤柔这个人在人群中立足,你要坚强,要有勇气,别人用蔑视嘲讽的眼神看你,你就要用更坚定的目光回视过去,直到别人,不敢再看你为止。相反,如果你畏缩了,低头了,那么别人会更加变本加厉,明白吗?”

    李纤柔现在的处境,如果她自己不能振作起来,她和温逸兰再想帮她也是枉然。

    那轻柔如梦的声音在李纤柔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般的波澜,仿佛咒语般,促使她看着裴元歌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时间,忽然呼吸急促,心跳剧增,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裴四小姐,我……。”

    “抬起头,挺直腰背,转过头去看,看那些想要嘲笑你,蔑视你的人们!”裴元歌命令道,“除非你自己都觉得你错了,你应该被别人蔑视嘲弄,那我无话可说!如果你觉得这不是你应该遭受的待遇,那么就用眼睛告诉对方,告诉他们,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人嘲笑!”

    “我……。”李纤柔气息更加紧张起来,胸口急剧地起伏着,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温逸兰也在旁边鼓励道:“元歌说得对,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回避别人的目光?李姐姐别怕,抬起头来,光明正大地看着别人,不管怎么样,元歌和我都在这里陪着你呢!”

    看着裴元歌和温逸兰坚定而又鼓励的眼神,李纤柔紧紧咬着下唇,终于缓缓地抬起沉重的头颅,转过去,环视四周,慢慢的迎上周围众人。

    看到那些人眼神中的鄙夷、蔑视、嘲弄以及居高临下,想到自己困窘的处境,李纤柔心中又是一阵刺痛,那些目光,似乎变成了千千万万跟尖锐的针,一遍又一遍地刺向她千疮百孔的心,血淋淋的疼。李纤柔几乎下意识地就想避开,却觉得右手腕被人紧紧握着,微微的疼里带着鼓励和期盼。她咬咬牙,努力让自己不要退缩,而是坚持睁着眼睛,看着那个用异样眼光看着她的华服贵妇。

    心中默默念着,不能移开目光,不能移开目光……

    她就那样,一直看着那个华服贵妇。

    似乎没有想到李纤柔这次不但不惊慌失措地回避她的视线,反而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被那少女清亮而微带谴责的目光那样一直看着,华服贵妇心中反而油然而生一种很不自在地感觉,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刺眼,有些心虚,慢慢地收回目光,装作低声跟旁边的人说话。

    她真的自己收回了目光?李纤柔几乎有些难以置信,真的就像裴元歌所说的,她强硬的话,别人反而畏缩起来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