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4章 添妆之期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4章 添妆之期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诸城好一会儿才缓过表情来,沉着脸道:“九殿下,歌儿待字闺中,清誉要紧,你这样私自探望,于理不合吧?”

    “是啊,泓墨知道于理不合,所以没走正门,悄悄来看看她!”宇泓墨脸上没有丝毫的难为情,接话接得极快。||

    “……”裴诸城嘴角再度抽搐。

    他以前也听人说过,这位九殿下口齿伶俐,气死人不偿命,但终究没打过交道,偶尔在朝堂碰到,也只是寒暄致意,从未深谈过,因此直到这会儿才深切体悟到,传言所谓的口齿伶俐是怎么回事!拌儿清白的女儿家,你宇泓墨正式上门拜访固然不妥,但这般私下相会更加于理不合吧?偏他接话既快,神情又恨理直气壮,倒给人一种错觉,好似走正门不合情理,这般私下悄悄探视倒合情合理似的,一时间倒是堵得裴诸城也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裴元歌彻底无语,在后面悄悄地拉了拉宇泓墨的衣袖,示意他别太过分。

    好歹那是她爹!

    察觉到裴元歌的小动作,宇泓墨心中暗自偷笑,悄悄取下腰间的荷包,伸手到背后,晃出食指摇了摇,意思显而易见——想要我收敛,就给我绣个荷包!

    裴元歌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见他非但不反省,还趁火打劫提条件,忍不住暗自咬牙,伸腿在他脚后跟上轻轻踢了一脚。

    遭受元歌“暗暴力”的宇泓墨,脸微微鼓了起来,背在身后的手指,变成了两根竖起,继续摇晃。

    还敢加价?裴元歌磨牙,裙裾微动,踢了两脚过去。

    三根手指竖起。

    踢三脚过去。

    四个手指,踢四脚;五根手指,踢五脚……

    我是让你给我绣荷包,不是让你踢我!宇泓墨暗自磨牙,趁着裴诸城没注意,猛地回头冲着裴元歌做了呲牙咧嘴的鬼脸,裴元歌却装作没看见,淡然自若地将脸扭往一边,只是嘴角微微弯起一抹笑意。宇泓墨看得分明,嘴角也跟着浮起一抹笑意,眼眸纯透如水晶。

    就在这时,裴诸城忽然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两人同时恍悟,裴元歌面红过耳,垂着头,知道必定是被父亲看到她的行径,顿时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能让她钻进去,心中更对宇泓墨恨得牙痒痒。倒是宇泓墨,迅速转头,正好迎上裴诸城沉沉的目光,任凭他平素行径多张扬恣肆,也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微微垂下头,咳嗽了声,这才道:“裴尚书。/中文/”

    二人方才那番动静,当然没能瞒过裴诸城的眼睛,心中愤愤。

    这位九皇子,当着他这个父亲的面就敢跟歌儿这般亲热,什么意思?这是在向他示威,告诉他,歌儿早已经倾心于他,所以他最好乖乖把女儿嫁给他吗?哼!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出乎意料冒出来的九皇子,裴诸城就是格外没有好感。嗯,想来是因为他身为九皇子,处在皇宫那个漩涡之中,性情又乖张刻薄,心思叵测,歌儿要是嫁给他,看似风光,内里却是如履薄冰,处处勾心斗角,辛苦非常。这条路一定会辛苦难走,但歌儿却偏偏对他认真上了心,注定了她将来的艰难。

    嗯,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不喜欢宇泓墨的,一定是!

    裴诸城在心里如实说着,尽量忽视心中那股酸溜溜的味道,尤其是想到元歌方才在他面前承认与宇泓墨的事情,以及那个既是请罪又是恳求成全的叩头,那股酸气就更加明显了。就在这时,裴诸城忽然想到,据说秋猎上,原本李明昊是向宇泓墨挑衅的,结果却是元歌挺身迎战,紧接着宇泓墨救了元歌,然后与李明昊比拼……。

    这中间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裴诸城忽然灵光一闪,沉着脸问道:“歌儿,老实告诉我,你和李明昊的赛马究竟是怎么回事?该不会起因是……。”说着,眼光在宇泓墨身上飘来飘去,大为怀疑。

    见父亲起了疑心,裴元歌遂老实道:“是的,爹,秋猎第一,皇上遇刺,唯一逃脱的刺客身受重伤,偏巧同一时间,泓……九殿下被杀手围攻,重伤昏迷被送入围场。看当时的情形,似乎是有人想要把刺杀皇上的罪名加到九殿下身上。而那,李明昊又刻意挑衅,话说得极为难听,恐怕是受了别人的指使,猜到九殿下受了伤,故意这样做,一来能揭破九殿下受伤之事,而来又替他自己扬威。再者,女儿也看不惯李明昊那嚣张的模样,就应了。”

    怪不得!

    裴诸城更是恨得磨牙:“我就说,歌儿你性子最为沉稳,从来都不鲁莽,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原来是为了维护这位九殿下……。居然还拿爹做幌子,嗯?”他当然也知道,当时的情形,歌儿总不能明摆着为宇泓墨出头,但心里就是很不舒服。

    “如果是爹遇到这种事,我也会这样做的!”裴元歌认真地道。

    裴诸城微微怔了怔,随即一股暖流浮现上来,歌儿这话的意思显然是说,必要的时候,歌儿也会愿意为他拼命!这个傻丫头……。他招手让裴元歌到近前,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歌儿,爹不要你为爹拼命,爹只要你好好的,能平安顺遂地过一辈子就好,知道吗?爹不许你再这样鲁莽,拿你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那如果换了是我呢?爹会不会为我这么做?”裴元歌抬头问道,不等他回答,便径自道,“我知道,爹罚我来跪祠堂,是因为我这次遇险,让爹担忧,这才会生气,因为爹不愿意女儿再出意外。可是,爹,如果换了是女儿遇到这样的情形,爹一定会为女儿这样做!既然爹能为女儿这样做,女儿为什么不能为爹这么做呢?爹说要罚我跪三祠堂,我不敢强辩,但别说三,就算要我跪三年,女儿还是这样的心思,不会改变的!”

    裴诸城凝视着她平静的眉眼。

    并无激动的情绪,或者指赌咒,但正是这份沉静平淡,反而更加有种让人相信的力量。歌儿有股倔强,裴诸城并不是不知道,但从前,她的这股倔强都用在跟他作对上,无论如何两人都难以亲近,那时候他只觉得头疼又无奈;而现在,这份倔强依然让他头疼而无奈,却又有了更深的震动,因为,这次,歌儿的倔强却是想要保护他这个父亲。

    因为他待她如此,所以她也会如此待他。

    而同时,这番话里又隐约透漏出另外一层意思,歌儿愿意为他这个父亲拼命,是因为他待她如此,那么同样的,歌儿肯为九皇子那般拼命,想来也是因为九皇子肯这样待她吧?裴诸城忽然想到,当时九皇子是已经受了重伤,不能跟李明昊赛马的,明明连赛马都不能,却在歌儿遇险后,带着重伤与李明昊比拼射猎,还赢了李明昊……九皇子这又何尝不是为了歌儿在拼命?

    这世间,有几人肯为不相干的人拼命?若非将对方看得极重,焉能如此?

    再想到方才,九皇子对着他仍然是乖张恣肆,口齿伶俐的模样,堵得他说不出话来;但歌儿对他那般不客气,甚至悄悄地踢他,他却都浑不在意,反而因为歌儿嘴角的笑意而欢喜起来,眼眸中的柔情是骗不了人的……当着他的面如此,私底下对歌儿恐怕更加放纵宠溺。

    再想到最开始,九皇子对他自称泓墨,也因为歌儿的缘故……

    再者,歌儿素来稳重,他也是头次见她这般促狭放肆,当着他这个父亲的面,居然私底下踢九皇子,还踢了一次又一次……想到这些,裴诸城的心就突然柔软起来,就连眼前的宇泓墨,似乎也变得些微顺眼起来,看起来,歌儿跟九皇子的确是两情相悦,九皇子的模样也不想是有什么算计,只是……

    “歌儿,你先回静姝斋去,我有话想要单独跟九殿下说。”裴诸城沉吟良久才道。

    原本以为歌儿为了几句戏言,便拿性命开玩笑,太过不知轻重,任意妄为,这才罚她跪祠堂,让她好好反省。现在既然知道了赛马的内情,也知道歌儿的心思绝不会因为跪祠堂而有所改变,再罚她也是白惹自己心疼。再者……。裴诸城抬眼看了看宇泓墨看,脸又沉了下来,他承认,看到九皇子待歌儿那般纵容宠溺,心中的确有所触动,但是……。

    也实在很刺眼!

    他可是歌儿的父亲!案亲!案亲!这位九殿下,当着他的面跟歌儿这般你侬我侬,当他这个父亲是死人啊?

    既然这样,还不如把歌儿先遣回去休息的好看,免得他被这位九殿下气死。

    “是啊,元歌你先回去休息吧!”宇泓墨也道。

    裴元歌哭笑不得,这时候,他们两个倒是站在统一战线了!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眼睛里似乎都在说“快回去休息”,没有半个人有半点留她在此的意思,也只能无奈起身。临走前,忍不住对着宇泓墨一再地使眼色,示意他收敛点,不要太过嚣张自私,免得惹父亲反感。虽然她也知道,泓墨的婚事必定是皇帝和柳贵妃做主,如果下了旨意,父亲也不能违背,但总还是希望父亲能够从心里接受泓墨。

    宇泓墨点点头,等她出去了,才忍不住在心底偷笑。

    元歌这个傻丫头!

    如果说裴诸城是那种严肃刻板,注重自己威严的人,他自然会收敛行迹,做出恭谨有礼的模样,但实际上,裴诸城却是爱女如命,非常在乎女儿幸福的人,与其故作姿态地讨好裴诸城,还不如在他面前讨好元歌,让裴诸城看到他对元歌的心思更有用。毕竟,对裴诸城来说,最要紧的还是元歌的幸福!

    不过……。宇泓墨眼眸中掠过一阵安心温柔的笑意,真好!

    元歌有这样在乎她,为她着想的父亲,真好!

    转眼间便是十月初六,温逸兰出嫁的前一,也是众人为她添妆之期。

    ------题外话------

    其实吧,本章的章节名真相了,老爹看墨墨不顺眼,不为别的,就是吃醋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