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3章 岳婿对峙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3章 岳婿对峙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听父亲突然提到宇泓墨,裴元歌暗劲,几乎以为裴诸城已经察觉到宇泓墨在梁上,故意这样问,定了定神,才问道:“爹说的和九殿下相熟,指的是那方面?”

    裴诸城也觉得自己问得唐突,但舒雪玉的话语在脑海中回响,总觉得心里不安。/中文/他本就是直爽的人,不惯那些拐弯抹角,眼前又是他极疼爱的小女儿,更不想对她耍那些心眼,索性直说:“听说九殿下直接喊你的名字,叫你元歌;这次秋猎,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你的性命,还有些别的事情,爹总觉得,九殿下对你似乎有别的心思。元歌,你……。”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话里的意思却很清楚。

    裴元歌沉默了,她也清楚,如她和泓墨这般私下定情,不合礼数。若是换了别人来问,她要么推说不知,要么就当场翻脸,不会让人抓到半点把柄。但是,现在问的人是疼她如珍宝的裴诸城,是她敬重爱深的父亲,或者她现在可以敷衍,但将来这件事总要浮出水面,到时候如果父亲意识到她骗了他……

    她被亲近的人欺骗过,深知个中滋味,所以不想这样对待父亲。

    因此,顿了顿,裴元歌咬牙道:“是!”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听在裴诸城耳中却犹如惊雷,他有些磕绊地道:“歌儿,你……你真的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是,爹,我知道。”既然已经开了头,裴元歌原本紧绷的心反而有些松弛,深吸一口气,迎上了裴诸城震惊的眸光,沉声道,“九殿下对我有意,我……我对九殿下……我……”微微咬了唇,面颊慢慢涨红,忽然跪了下去,朝着裴诸城深深地磕头下去,道尽了千言万语。

    虽然舒雪玉说时,裴诸城也曾经隐约猜想到,但是没想到歌儿也……

    一时间,他心中乱成一片。

    寂静的祠堂内,烛火摇曳,只听得到两人急促粗重的呼吸声。

    宇泓墨伏在梁上,也没想到元歌竟然会坦诚地说了出来,但听到她这样在父亲面前坦诚跟他的情意,却又有种难言的喜悦,心中打定主意,如果裴诸城因为他和元歌的事情恼怒起来,责罚元歌,那他就立刻现身,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元歌因为他而受罚。

    许久,裴诸城才慢慢平静下来,凝视着跪在眼前的小女儿,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是从她沉静而执著的姿势中,便能想象她脸上那种坚定无悔的心情,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歌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只是随意问问,并没有证据。||中文||你原本能够敷衍遮瞒过去的,可是,你没有!拌儿,爹很欣慰,你起来吧!”

    明明事关重大,但能够遮瞒却告诉他,这意味着歌儿对他的坦诚。

    想到这里,裴诸城再看低眉垂首的元歌,心中便不由涌起一股慈爱之情,原本想好的话,反而有些难以启齿,沉吟许久,才叹道:“按理说,我这时候该欢喜的,毕竟,歌儿你若是能够嫁与九殿下为妻,那就是尊贵的九皇子妃,将来至少也是王妃,于咱们裴府来说,也是无上的光彩荣耀。可是,从私心来说,爹并不希望你们姐妹跟皇室扯上关系,因此竭力遏制你大姐姐的心思。歌儿,你更是我最疼的女儿,你知道吗?”

    “女儿明白,爹都是为了女儿好。”裴元歌轻声道。

    大夏王朝本就重男轻女,女儿最大的作用不过就是联姻,最好能够攀上富贵,连带着他们的仕途也能够平步青云。因此,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要把女儿往皇室公卿之家送,求得仕途通达,但裴诸城却截然相反,那自然是心疼女儿,更在乎她们的终身幸福。

    “既然这些你知道爹的心思,我就不赘言了。”裴诸城柔声道,这会儿也终于将心绪平静下来,缓缓道,“九殿下十三岁领兵,小小年纪就能迅速收服边疆的将士,立下赫赫战功,着实难得,说句惊采绝艳不为过,平日里也有城府有手段,若是从朝廷和大夏来看,对他无可挑剔。可是,若是以私人而论,九殿下这人喜怒无常,又刻薄恣肆,风评并不好,每年朝堂上弹劾他的奏折堆积如山。歌儿,这些你可知道?”

    听着裴诸城的话,裴元歌着实有些心慌。

    爹啊,你可知道,你说的那个喜怒无常,刻薄恣肆,风评不佳的九殿下,如今就在梁上,正清清楚楚地听着你的话呢?

    听了裴诸城这话,宇泓墨果然不悦,心中暗自腹诽。亏你裴尚书好意思说我?在我冒出来之前,朝堂上弹劾奏章最多的人,可是裴尚书你?不然怎么跟御史台那边结了死仇?也没见你因为那些奏章反省澳过的,如今居然拿这个说我?

    不过,他倒是想听听元歌会怎么答,因此忍着听下去。

    听到梁上没有动静,裴元歌稍稍松了口气,这才答道:“爹,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爹常教我说,人多口杂,以讹传讹的事情再多不过,因此无论人还是事,都要眼见为凭,自己确认了才能有定论。再说,女儿先前被退亲,也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几乎名誉扫地,但若论起其中内情,女儿却是清白无辜的。既然女儿自己都曾经深受流言之苦,以己度人,爹又怎么能用传言来断定九殿下呢?”

    听到元歌为他在父亲跟前辩解,宇泓墨心情顿时转好、

    “歌儿你说的也不错,的确不能以传言断论。”裴诸城叹息,歌儿在他面前为九皇子辩解,可见是认真对九皇子上了心,不是一时情迷意乱,心头越发繁杂,沉默了会儿,道,“歌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按理说我该信你的眼光,可俗话说得好,情迷人眼,即使九殿下当真对你好,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有怀着别样的心思?说句不好听的,表面上,你还是太后为皇上选定的人,将来是要跟柳贵妃作对的,他是柳贵妃养大的,焉知不是为了柳贵妃故意诱惑你,好为柳贵妃剔除心腹之患?若真闹出什么事端来,他是皇子或许不会怎样,你却要身败名裂,搭上一辈子,不能不谨慎啊!”

    当初歌儿是傅君盛定亲前,他曾问过歌儿的心思,这才定下了寿昌伯府的亲事。

    显而易见,当时歌儿和九皇子并无私情,那么就是在歌儿被太后召入宫中后,两人才渐渐有了情意。这时机出现得太过凑巧,裴诸城又紧张裴元歌,不由得他不多想。

    “不是的,爹!”听到裴诸城的猜测,裴元歌也有些哭笑不得,但也知道父亲这是紧张她,又不知道内情,这才胡思乱想,但她总不能将两人的私情全盘托出,以消父亲心头之疑。而更要命的是,泓墨本尊就在梁上,将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不知道听了父亲这些猜度会作何感想?他又是个小气爱记仇的,难保不会为此记恨父亲,虽然看在她的颜面上,绝不会设计父亲,但穿个小鞋刁难下就很难说了!

    “爹,九殿下绝不是这样的人,他……”以裴元歌的伶牙俐齿,遇上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只脸涨得通红,正想着要如何解释这点,忽然听得衣袂拂风之声传来,像是宇泓墨从梁上跳了下来,更是大吃一惊。

    这家伙,居然在这时候现身,嫌不够乱是不是?

    忽然察觉到有人从梁上下来,裴诸城第一个念头是有贼人,先将元歌护在身后,待到看清楚眼前之人那如妖魅般的惊世之姿,认出宇泓墨,顿时一呆,先想到的是自己先前的话语都被他听进去了,然后又意识到之前元歌孤身在此,宇泓墨显然是来与她私会的,一时间脸上驰骋黄绿青蓝色,各色变幻不休,神情十分精彩。

    裴元歌扶额无语,忍不住扯了宇泓墨一把,抱怨道:“你出来做什么?”

    宇泓墨自然是看到裴元歌的为难,也知道事情的焦点在自己身上,裴诸城显然是怀疑自己的用心,而这种事情,任凭元歌说得花乱坠,都不如他自己出来面前裴诸城更有效。而且,从元歌为了掩护他,赛马拼死为赢李明昊后,宇泓墨就发誓,绝不会再让元歌独自为他挺身迎战,即使不能全然护着元歌,至少也要站在她的身边,与她并肩,共对难关!

    先向元歌递了个让她安心的眼神,宇泓墨这才向裴诸城拱手道:“泓墨见过裴大人。”

    裴诸城虽是刑部尚书,宇泓墨却是皇子,按规矩来说,裴诸城反而应该向他行礼。但他却主动对裴诸城拱手为礼,又自称“泓墨”而非本殿下,显然是看在裴元歌的份上,这才对他如此恭敬。以九殿下那般张扬恣肆的性格来说,这已经十分难得了。裴诸城微微点头,面色稍微好看了点,却依然沉着脸道:“九殿下深夜驾临裴府,不知道有何指教?”

    “泓墨心系元歌,因此特来探视。”宇泓墨淡然自若地道。

    裴诸城嘴角顿时抽搐了下,夜半私闯裴府祠堂,和他的女儿孤男寡女地相处,他碍着歌儿的颜面,不好发作给歌儿没脸,因此才略微遮掩。这位九皇子倒好,非但不就坡下驴,反而明目张胆地说来探视歌儿,还说得这般理直气壮,好似经地义一般,倒像是他的责问没道理似的,脸皮真厚!

    旁边裴元歌闻言,早垂着头扶额无语,不忍卒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