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2章 陪你跪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2章 陪你跪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寂静庄严的祠堂中,烛火闪烁,裴元歌静静地跪着思过。/中文/忽然风声微响,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凭空了进来,落在她旁边的蒲团上。烛火映照下,来人眼眸璀璨如星辰,闪烁着别样明亮的光彩,将他本就绝美的容颜更衬得冠绝尘寰,夜色之下,令人望之而怦然心动。

    “泓墨?你怎么来了?还受着伤呢,乱跑什么呀!”

    从最开始的惊讶,到欢喜,再到担忧,所有的情绪都在裴元歌的话语中表露无遗,宇泓墨更觉得心中欢喜,也轻轻地跪在她旁边的蒲团上,陪她一起跪:“我就知道,你回来后,裴尚书肯定会罚你,所以过来看看。别老跪着不动,偶尔起身活动下,反正我也不会跟裴尚书举发你啊!”

    说到后面,语气中带了一丝顽皮之意。

    裴元歌白了他一眼:“爹罚我跪祠堂,自然要诚心,哪能阳奉阴违?”如果是从前她跟裴诸城关系僵硬时,她才懒得理会这些。但现在她真的将他当做父亲,自然敬畏诚恳,不会虚应敷衍。

    宇泓墨倒还第一次看到裴元歌这么听话,觉得很有趣,笑吟吟地瞧着。

    “别说我了,你怎么跑过来了?你的伤势怎么样?”裴元歌急切地问道,“你原本受伤就重,也根本没有养伤的时间,今又逞强参加秋猎。到后来别人不知道怎么样,我却是看出来你面色不对,是在脸上做了什么伪装,怕被人看出面色苍白吧?既然伤势这么重,就该好好养着,怎么又到处乱跑?还用轻功,你不想好了是不是?”

    宇泓墨当然听的话她的关心和担忧,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

    “伤势的确很重,可是,我想见你啊!”宇泓墨轻声道,眼波温柔如春水,令人沉醉,“再说,皇宫也不是我能养伤的地方,一个不慎,被人看出伤势,那麻烦就大了,本就要出宫到私宅养伤,顺便来看看你。哦,对了!”说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从胸口中取出七八包洒金纸包,递给裴元歌,“这是给你的。”

    裴元歌接过,好奇地打量着:“这是什么?”

    “你之前不是说,我身上带着的那种莲花香味很好闻吗?所以我这次特意给你带了些,这里面好几种香味,有莲花香味的,桂花香味的,茉莉香,还有好几种香味混合而成的,不管熏衣服还是熏香都很好。这些都是娘亲亲手做的,她说,你要是喜欢哪种,就让我转告她,她再给你做!”宇泓墨说着,神色越发温柔明亮,纯粹如孩童,丝毫也不像传言中那个乖张阴戾,喜怒无常的九殿下。

    裴元歌一惊,面色渐渐变作绯红:“你娘……给我?那她……。知道……。”

    “她早知道你了!还记得那颗七彩琉璃珠吗?我就是想要送给娘亲的,她之前被人下毒,以至于毁容,余毒未清,所以身体很虚弱,我才想要求得七彩琉璃珠,为她调养一二。”宇泓墨言笑晏晏地道,安慰她道,“你放心,娘亲是个很温柔,很好相处的人,有时间我带你去见娘亲,你就知道了。娘亲也很想见你呢!”

    带她去见王美人……。裴元歌终究还是觉得有些羞赧,低着头不说话。

    看着她为他而流露出的小女儿情态,宇泓墨只觉得整颗心都浮在云端,飘飘然如登仙界,心中柔情涌动,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眼神四下乱飘,好一会儿才道:“你还要再跪多久?”

    “要跪三!”提到这个,裴元歌就有些闷闷的。

    虽然说她心里也清楚,正是因为太过紧张她,父亲才非但没有因为她赛马夺魁而感到骄傲,更多的是担忧和怒气,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郁闷。不过,看看身边的宇泓墨,想到他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不该动手的,但为了她却还是那样发狠拼命,心情又蓦然扬起来。

    为了泓墨,值得!

    “这么久啊!不过没关系,反正我这几没事,陪你一起跪好啦,你要是累了,可以靠着我休息!”宇泓墨正义凛然地道,丝毫也不提自己想要趁机亲近元歌的小算盘,笑吟吟地道,随即又有些担忧地道:“不过,你身体不太好,现在冷地寒,跪三你受得了吗?要不你别跪了,我替你注意着动静,如果有人过来就告诉你,你再跪不迟。”

    “说到这个我就更来气了!”

    裴元歌郁闷地将皇帝派太医为她诊断的事情说了出来,听的宇泓墨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不是吧?裴尚书真这样说?父皇派太医给你诊断,确定你身体无碍,然后告诉裴尚书,让他尽避罚你,不用担心你受不住?我从来都不知道,父皇还有这么好玩的时——”

    说到这里,忽然间明白过来。

    皇帝只怕也跟他一样,被元歌纵马越过断崖的事情吓到了,因为惊吓而恼怒,但看着元歌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又舍不得罚,舍不得骂,所以就假借裴尚书之手稍加惩戒。这样说起来,父皇对元歌的心思,果然与别人不同!想到这里,宇泓墨心中抽紧,顿时再也笑不出来了。

    裴元歌却没察觉到他的异样,闷闷道:“遇险后,我就知道,爹肯定会因为这事生气,原本想着我装作受了惊吓,身体虚弱的模样,就能逃过这一劫,没想到皇上来了这么一手,害我当场被爹抓到,一下子就穿帮了!”

    “照我说,你也该罚,谁叫你那么胡闹?明明才学骑马没几,居然敢纵马跨断崖,又差点撞树,不止裴尚书,我也气得很,吓都快要被你吓死了!”宇泓墨忍不住道,言语虽然抱怨,却包含着深深地关切。

    裴诸城骂的时候,裴元歌自觉心虚,不敢还口,但换了宇泓墨就不同了。

    裴元歌瞪了他一眼,道:“你好意思说我?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那么沉不住气,去跟李明浩比射猎,现在又到处乱跑。要说胡闹城墙,你宇泓墨才是翘楚吧!你居然有颜面说我胡闹?”

    “那不一样,我是男人!”宇泓墨振振有词。

    他深爱的女子,被李明浩逼迫到那种地步,又差点遇险,他怎么可能再忍气吞声?

    “男人又怎么样?你既然肯为我拼命,我当然也一样能……。”裴元歌脱口而出,但终究察觉到后面的话有些羞人,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却已经很明白了。

    你既然如此待我,我自然也如此待你!

    尽避在元歌为他拼命时,宇泓墨一惊深受震撼,但是亲耳听到元歌说出这样的话,却还是如同重锤,狠狠地震动了他的心。眼前的女子娇弱如花,似乎风一吹就会飘走,但谁能想得到,如此柔弱的外表下,却有着那般坚毅的心,居然为保护他而拼命?“元歌……。”

    宇泓墨柔声唤道,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不瞒你说,知道你对我有这样的心,我很开心,真的!可是,元歌,你有这样的心就好,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会担心!”

    “我也一样啊!”裴元歌轻声道,“你带伤参加秋猎大赛,我也会担心啊!”

    “元歌你……。”宇泓墨第一次发现,元歌也有这么倔强执着的一面,想要说些什么拦阻,却突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凝视着元歌清丽而微带稚嫩的脸,许久忽然笑出声来,什么都不再说,只是加紧了抱她的力道。

    他宇泓墨何其有幸,能够遇到元歌?能够……。让元歌这样待他?

    所有的痴恋,所有的爱慕,所有的担忧,所有的深情,所有的感动……。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融汇在这一个拥抱之中,不再需要多余的话语。

    而就在这时,祠堂外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好像有人过来了,听脚步声该是懂武的——是裴尚书!”宇泓墨道。

    父亲?

    深更半夜的,她和宇泓墨孤男寡女在此,如果被爹逮到,她就死定了!想到这里,裴元歌推了推他,急忙道:“快躲起来,别被我爹抓到!”

    耳听得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见元歌惊慌失措如此,宇泓墨看看四周,忽然纵身而起,轻轻地落在了屋梁上。裴元歌则急忙将他方才跪的蒲团拿去,垫在自己膝下,免得被父亲察觉到这蒲团微温,发现破绽,随即挺直腰背,直挺挺地跪着。

    就在她刚做好这些事情后,祠堂的门也“吱呀”一声被推开,裴诸城缓步而入。

    看到裴诸城身上那件藏青色的右衽劲装,宇泓墨忽然一怔。他认得这件衣服,记得那时候他高烧闯入元歌的闺房,醒来是看到元歌的绣架上有着这么一件衣裳。那时候元歌和傅君盛刚刚定亲,他还以为这件事是元歌为傅君盛缝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有种偷偷把这件衣服剪坏的冲动。现在看到裴诸城穿着这件衣服,才明白,原来是元歌为父亲而缝制的。

    不过嘛……。宇泓墨看看裴诸城身上的衣服,再看看自己的。

    嗯,应该让元歌也为他做件衣裳才对!最好再绣个扇袋,荷包什么的,再打个丝绦……。想到到时候他身上的东西都是元歌为他精心缝制的,宇泓墨就忍不住嘴角越弯越向上。

    “父亲?”裴元歌装作才察觉到他靠近的样子,转身问道:“您怎么来了?”

    “有些事情想问你,你先起来吧!”想到歌儿跪了这么久,想必也很辛苦,裴诸城心中忍不住涌起怜惜之意,随即却又想到舒雪玉说的那些话,顿时眉头紧蹙,看着亭亭玉立,如花朵般娇嫩动人的小女儿,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歌儿,你和九殿下……。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