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90章 英雄救美,应战!

重生之嫡女无双 190章 英雄救美,应战!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虽然说隔得远,众人看不清楚两人之间的细节,但是从李明昊两次转向,众人也看得出来,肯定是在裴元歌在最后关头接连施计,迷惑了李明昊的判断,然后再以断崖为阻隔,保证李明昊即使反应过来,也无法越过断崖,从而彻底赢得了这场赛马的胜利。||

    连环设计,精准计算,赛马规则,地形,以及种种惑敌之计……

    这一切出现在裴元歌这个才十三岁的女孩身上,着实令人惊叹赞服,尤其是最后她纵马越过断崖的瞬间,几乎让在场所有人的呼吸都屏住了,紧绷成一条直线。要知道,那断崖的距离虽然不算太远,但是也不是轻易就能够越过的,所以在最后时刻,连李明昊都不敢轻易尝试,毕竟稍有差池,就可能跌落悬崖,粉身碎骨。

    也因此,裴元歌纵马的举动背后所代表的勇气和血性就更令人感到震撼。

    然而,就在众人仍然沉浸在震惊中的时候,断崖的另一面情形又突然生变。

    知道倘若没能越过断崖,八成就会粉身碎骨,因此裴元歌准备的加速距离很远,的确顺利地越过断崖,但是因为距离太远,速度太快,以至于在越过断崖后,惯性仍然驱使着马匹向前方狂奔。而面前却是密林,树木林立,根本就没有路径。想要安然无恙地在密林中穿梭,直到马势缓过来,以裴元歌的技术根本就做不到。虽然她也察觉到不妙,急忙勒马,但根本无法遏制这股惯性的力道,仍然身不由己地向前冲去,而前面正是一株高大的乔木,如果撞上了,恐怕……

    而且,因为裴元歌勒马的动作太大,激起了马的野性,狂烈地颠簸起来,以至于坐在上面的裴元歌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安然越过断崖,才刚获胜,转眼竟有遇到险情。

    一时间,关注着她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方才裴元歌在这场赛马中所表现出来的聪慧、机敏,以及最后越过断崖的果断和勇敢,深深地震撼了在场的这些武将。尤其,想到裴元歌是因为李明昊的挑衅挺身而出,就更对这个十三岁的小泵娘充满了敬意,这时候见她遇险,心中焦虑万分,纷纷打马前去。无奈隔得太远,远水难救近火。

    就连皇帝也霍然起身,紧张地盯着裴元歌,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候离他最近的无疑是李明昊,能够及时救她的或许也只有李明昊。

    但是,他现在就在断崖边,那断崖说宽不宽,说窄也不窄,就这样纵马越过去,危险很大。而如果退回去再纵马奔过来,恐怕已经赶不及了。李明昊一时间犹豫难决。

    而其余人实在离得太远,根本不能及时赶到。

    眼看着裴元歌的马就要撞到那株乔木,到时候以这种力道,裴元歌绝对会被甩出去,香消玉殒……许多人都在这时候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那惨烈的一幕,温逸兰更是急得直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一匹红马从后方急速奔至,越过断崖,马上的骑士身着红衣,宛如一团跳动的火焰,在刻不容缓的瞬间,纵马赶到裴元歌身边,一手紧握缰绳,一手握住裴元歌的手臂,喝道:“松手,放开缰绳!”几乎在说话的瞬间,猛力一扯。[中文]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裴元歌来不及思索,立刻松开缰绳。

    只觉得一阵旋地转,整个人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过,裴元歌稳稳地落在了他温暖有力的怀抱中,

    而就在裴元歌离开的瞬间,她原本骑的棕马已经撞到了那株乔木,强大的惯性,以及马的狂性,将那株两人合抱的乔木撞得从中折断,“砰”的一声倒落在地上,而棕马也因此折断脖子,轰然倒地,溅裂的鲜血碰到到处都是,旁边的宇泓墨和裴元歌更是首当其冲,染了半身的血。

    但这时候,危机仍未消除。

    裴元歌故意利用地形兜转方向时,宇泓墨就猜到她另有后招,因此一直都在关注着她,等到裴元歌进入那片断崖附近的平坦地形时,看到那处断崖,和断崖前的石头,宇泓墨瞬间明白元歌在打什么主意,心中一片惊恐,立刻冲下高台,身坐上他常骑的红马,速地朝着那处断崖的方向而来。因为众人都在关注裴元歌和李明昊的比赛,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

    也幸好裴元歌之前在四周兜圈子,最后才来到这里,所以断崖离高台不算太远,宇泓墨才能在最危急的关头赶到,及时将元歌救了过来。但是,也正因为他来势甚急,距离又远,因此惯性比裴元歌还大,勒马立止的话,恐怕两人都会被甩出去,只能顺势冲入了密林。

    好在宇泓墨的骑术精湛超绝,即使在这样的高速中,仍然能够精准地把握住方向,在树木的缝隙之中穿梭自如,直到马的去势全部消除,这才勒住了红马,惊魂未定地看向怀中的裴元歌,只见她面色惨白如纸,还溅着几滴鲜红的血迹,盈盈如水的眼眸中一片涣散,气息急促,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显然还没有从惊骇中回过神来。

    宇泓墨唯恐她有闪失,忙喊道:“元歌,你怎么样?没事吧?元歌!”

    被他的喊声唤回了神智,裴元歌涣散的眼眸慢慢凝聚,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又茫然四顾,确定自己终于脱险,神经稍微松懈,顿时如同脱力一般,软软地靠在宇泓墨身上,不住地深呼吸,好一会儿才颤声道:“没事,只是有点吓到了,脑海一片空白。”

    先前情形太过危急,宇泓墨只顾着救裴元歌,心思紧绷,顾不上细想,现在确定裴元歌无视,方才惊险万状的情形就再次在脑海中清晰起来,想到方才的瞬间元歌与死神擦身而过,即使冷静沉稳如宇泓墨也不禁面色惨白,心瞬间揪成一团,久久难以舒缓,过度的惊恐在瞬间转化为愤怒,忍不住怒吼道:“裴元歌,你再胡闹什么?”

    不知道是惊恐,还是委屈,裴元歌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道:“我也是为了你!”

    “为了我?你差点吓死我你知不知道?明明就不会骑马,逞什么强啊!你刚才差点死掉你知不知道?”宇泓墨惊魂未定地道,恼怒地看着裴元歌,看着她盈盈含泪的双眸,委屈的表情,想到她所受的惊吓,顿时又再说不出话说,但又担心这次不给她个教训,以后她又会胡来,在心中纠结许久,最后只能愤愤地道,“这次的事情我记着,以后再跟你算账!还有,以后没有我看着,不许你骑马!”

    说着,悻悻地调转马头。

    想要再回到围场,只能再越过断崖,好在宇泓墨骑术既精良,对距离的判断也准确,在密林中稍稍加速,轻而易举地越过悬崖,安安稳稳地落在了对面,冷眸瞥了眼白马紫衣的李明昊,冷哼一声,策马奔回高台的方向。

    李明昊愣了愣,随即也打马跟了过来。

    还没到高台,温逸兰便骑马迎了过来,翻身下马,抱住裴元歌哭了起来,想到方才所受的惊吓,握拳就想往裴元歌身上砸过去,但看到她半身的鲜血,连脸上都有,又忍不住心生怜惜,带着哭腔道:“你这个坏丫头,早知道就不教你骑马了!”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方才在宇泓墨跟前,裴元歌也忍不住哭了,但现在看到温逸兰哭,她却反而慢慢冷静下来,轻声地安慰她道:“温姐姐,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说着,忽然想起身后的李明昊,蓦然转身,双眸璀璨如星辰,嘴角略带一丝笑意,扬眉道,“李大人,我早说了,没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还难以定论,你却不信。那现在请你告诉我,我们谁赢了?”

    李明昊凝视着裴元歌,默然无语。

    他骑在马上,裴元歌在马下,明明是俯视,可是,却有种在裴元歌跟前卑微的感觉。

    两人赛马的种种细节,他身在局中,比任何人都来得更清楚,也因此,在裴元歌居然冒险越过断崖的瞬间,他所受的震撼也更强烈。方才的瞬间惊险,他看得清清楚楚,若不是宇泓墨恰巧赶到,只怕她早已经血溅当场,甚至,在越过断崖时,稍有不慎,她都有可能死,这一点,裴元歌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她还是要这样做,只为了赢他!无论她是为了裴诸城而想赢,还是为了宇泓墨想赢,能够为那个人做到这种拼命的地步,实在是……

    原来,除了鹰隼的敏锐,猎豹的冷静,狐狸的狡诈,野狼的隐忍……。

    裴元歌,她还有着一颗人的心!

    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即使拼掉性命也在所不惜的决心!

    面对着这样的裴元歌,李明昊第一次觉得无以言对,沉默了片刻,终于缓缓道:“我输了!”

    从获胜,到遇险,再到脱险,这一连串的事端只发生在瞬间,以至于众人仍然沉静在原先那种紧张的氛围中,直到两人近前,这才慢慢反应了过来。尤其听到狂妄的李明昊亲口认输,人群之中顿时沸腾起来。不知道是谁开了头,响起了第一声掌声,紧接着,掌声如同潮水般涌起,一波又一波,掌声如雷,似乎连地面都震得微微颤动,不住地喊着:“裴元歌!裴元歌!”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这场实力悬殊的胜利,裴元歌是冒着怎样的危险得来的。

    美貌的女子很多,聪明的女子也不少,但是,既聪明美貌,又这样有勇气血性的女子却如同凤毛麟角,任何一个都值得他们敬服钦佩,即使骑术拙劣,即使柔弱如花,却也丝毫不愧将门虎女这四个字!

    甚至,因为裴元歌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以至于这瞬间,他们的心里甚至忘记了方才李明昊的羞辱,而只顾着为裴元歌喝彩。

    而直到这时候,皇帝才松了口气,有些虚脱般地跌坐在椅子上,终于回过神来,苦笑着道:“原本还觉得奇怪,说裴诸城这个愣头青,怎么能有这样聪明伶俐的女儿。现在看起来,果然是亲父女,一对愣头青!”话语似乎在抱怨,眼神和表情却是全然的震动和赞赏,以及淡淡的羡慕。

    裴诸城,真是有个好女儿……

    柳贵妃凝视着远处的裴元歌,叹了口气,神色复杂。

    原本,看到宇泓墨奔马相救时,她还想好了理由,要如何解释宇泓墨的失常,但是,看眼下的情形,完全没有必要解释。因为裴元歌的行为,任谁都会想要救她,区别只在于能不能救到她而已。从众人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对于能够救了裴元歌的墨儿,众人有多激动,多感激,即使他们和裴元歌毫无瓜葛。

    在场众人,也许只有裴元歌、宇泓墨和她三个人最明白,裴元歌为何要如此拼命,赢得这场赛马。能够为墨儿做到这种地步,她这个做母妃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温小姐,元歌受了惊吓,又是一身的血,你先带她回高台,或者干脆回营帐换了衣裳再说!”见温逸兰点点头,宇泓墨稍稍放心,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与面前的李明昊相对而视。原本以为元歌邀战,想必又有什么妙计,所以他才没有阻拦。可是,没有想到,元歌居然是在拼命,如果知道的话,他绝不容许她这样做,这是他这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不应该让元歌来为他承担。

    因此,即使察觉到身上的伤口,已经因为方才相救元歌的行为而裂开,但怎样的疼痛,都比不过方才看到元歌遇险的惊恐,以及愤怒。所以,宇泓墨看着李明昊,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寒意,一字一字地道:“李明昊,不是要向我挑战吗?好,我们就在秋猎上见真章!”

    闻言,裴元歌蓦然回首,猛然盯着宇泓墨,想要拦阻去,却不好当众说出口。

    察觉到她的目光,宇泓墨转头,向着她摇摇头,随即又肯定地点点头,显然是在说,不要拦阻我,我一定会赢了他!

    裴元歌的目光变得更加焦虑,显然在说,不要逞强。

    她深知宇泓墨的那些伤有多深,现在的他根本就不能动手。

    先逞强的人没资格这么说!宇泓墨的眼眸闪烁着如是的意味,随即不再理会她,而是转过头,看着李明昊,以此昭示他的决心!不要说只是受伤,不要说伤口在流血,就算只剩最后一口气,他也要为元歌方才的拼搏而战,彻彻底底地赢了李明昊,用事实狠狠地回击,为元歌方才的遇险讨回这笔账!

    这是他,身为男人必须要为元歌做的事情!

    李明昊看看裴元歌,再看看眼前冷凝如冰的宇泓墨,心中忽然涌起更深的不甘,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击败宇泓墨。也许从前他是因为宇泓墨而对裴元歌更感兴趣,那么现在,他却是因为裴元歌而更想打到宇泓墨,在裴元歌面前,真正,彻底地击败宇泓墨,让她知道,他比宇泓墨更好,比宇泓墨更强。

    “求之不得!”李明昊眼眸中闪烁着火焰。

    宇泓墨心如烈焰,眸若冰雪,扬眉而笑:“好,那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