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87章 元歌邀战

重生之嫡女无双 187章 元歌邀战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令旗挥下的瞬间,数十匹骏马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疾驰而去,扬的马蹄扬起尘土如烟,显得激烈万状

    但即使有尘土的遮掩,白马蓝衣的李明昊仍然十分醒目,在开始的瞬间就占据了第一名的位置,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与他的距离也越拉越远,尤其是从另一端的终点转折回来的瞬间,李明昊那个勒转的动作可谓完美无瑕,没有丝毫的浪费。最后,在李明昊到达最初起点后好一会儿,第二名才纵马到达,紧接着是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抵达。

    差距之大,即使再不懂骑马的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那群既暴怒却又垂头丧气的武将们,李明昊脸上的笑意更深,回身朝着高台上扬了扬手。

    别人都以为他仍然是在向宇泓墨示威,但宇泓墨和裴元歌却清清楚楚地知道,他这个扬手的动作是朝着裴元歌来的。这种挑衅,比先前李明昊朝着宇泓墨的叫嚣更加惹人怒焰,一直浅笑如花的宇泓墨终于收敛起笑意,幽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危险的火焰,整个人都变得阴冷起来。

    紧接着第二波的赛马已经开始,仍然是李明昊以绝对的优势领先。

    第三波……

    第四波……

    整整七拨,将近三百人的比赛,不要说超越,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够接近李明昊。甚至,在最后一波的比赛中,快到终点的时候,李明昊甚至勒止了马,闲闲散散地信步迈过终点线,藐视之意毕露无遗,再加上那讥讽嘲弄的笑意,更是气得在场众人暴跳如雷。

    太后却是看得眼睛发亮,原本只以为李明昊是个武将的人才,值得拉拢,但现在看起来,他们还是低估了李明昊的本事,别的不说,但凭这份远超众人的骑术,就能看出来他的不凡。如果他肯为叶氏效力,定可填充叶氏在军事和兵权上的空白,让叶氏的权势更上层楼。

    “诸位,如何?”李明昊丝毫也不收敛,望向众人的眼眸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众武将咬牙切齿地看着少年脸上那刺眼嚣张的笑意,心中憋着无数的讨厌和怨憎,恨不得将眼前的李明昊抽筋扒皮。但是,尽避他的话语像利刃一般狠狠刺入众人的心中,但比赛输了是事实,而且差距之大令人汗颜,完全无力反驳他的蔑视,心中越发的窝火憋屈。

    “李明昊,你也别太嚣张了,我们的确不如你,但总有比你强的人。”终于有人受不了李明昊的嚣张,愤然驳斥道,“九殿下武艺超群,箭术和骑术都是一绝,可谓大夏第一人。你的这些微末伎俩,在九殿下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就别在这嚣张了!”

    这番话提醒了众人,顿时将满腹的憋屈化作无穷燃烧的激情,纷纷道:“是啊,还有九殿下呢!”

    “只要九殿下肯出手,这小子肯定输得惨不忍睹!”

    “九殿下!”

    “九殿下!”

    ……很快的,呼喊着“九殿下”的声音汇聚成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在围猎场上响起,众人纷纷将希冀的目光投向宇泓墨,希望九殿下能够出手教训这个嚣张跋扈的李明昊,用赢的事实狠狠地打烂他的脸,为所有参加秋猎的人挣回这份颜面来。被李明昊羞辱的愤怒和不甘,变成一种强烈的**,想要看着李明昊凄惨地落败,而最有可能击败李明昊的九殿下,就这样被他们视为救星和唯一的希望。||

    “九殿下!九殿下!九殿下……”

    在众人的呼喊声中,李明昊转身,纵马来到高台前,挑衅地看着宇泓墨,笑吟吟地道:“九殿下,如何?下场来一较胜负吧!”

    “如果要论胜负的话……”宇泓墨悠悠然笑道,唯独眼眸中一片漆黑,“本殿下记得,乞愿节当晚,胜负早已经分晓,某人的箭似乎全都被本殿下射下。还是说,本殿下记错了?”忽然间,他故作深思地道,“如果说本殿下的手下败将都能够在本殿下面前这般嚣张,那本殿下应该要摆出什么样的姿态才合适呢?嗯,这个问题,本殿下需要好好地思考下才行。”

    两人交谈的声音十分清亮,在场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引来一片哄笑声。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有人起哄地高喊着,立刻有人附和。

    李明昊脸上神色变了变,僵硬了片刻,随即又笑道:“的确,乞愿节当晚,我的确输给了九殿下。不过,花球只是死物,真正的战场上,情形瞬息万变,敌人哪里会像花架上的花球一样,动也不动地任你瞄准了再射?如果只能瞄准死物射箭的话,就算再精准也只是纸上谈兵。不如在射猎场上见真章!”

    “真正的战场……”宇泓墨做思考状,不解地道,“本殿下才刚从秦阳关凯旋而归没多久,请问,李大人你上过哪里的战场呢?”

    围猎场上顿时又是一片哄笑声。

    林谦高声道:“稀奇啊稀奇啊,这年头什么稀奇事都有,就属我今看见的最稀奇。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武状元,居然跟才凯旋而归没多久的九殿下说真正的战场,说九殿下是纸上谈兵,真是滑下之大稽!”

    这话一出,顿时赢得一片附和,漫尽是为李明昊喝倒彩的嘘声。

    宇泓墨微微转眸,瞪了林谦一眼,充满了不悦之色,吓得后者立刻闭嘴,低头不敢再说话。宇泓墨这才转过头来。他这样也是为林谦好,李明昊虽然个性嚣张,不惹人喜,但毕竟是父皇面前的新贵,又救驾有功,正是在父皇跟前得脸的时候,又是太后和叶氏大力拉拢的人物,他是皇子,跟李明昊较劲儿也就罢了,林谦不过是个偏将,如果被李明昊记恨上,百害而无一利。

    接连被宇泓墨讥刺,又被众人哄笑,李明昊终于觉得有些挂不住脸,神色阴沉起来,冷笑道:“九殿下当真口齿伶俐,我自愧不如。不过,既然九殿下对我这般不屑一顾,为何不敢在射猎场上见真章,却只会逞口舌之利?”

    这般言辞自然又激怒了众人,早有人怒吼道:“九殿下,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您的厉害!”

    “就是,九殿下,教训他!”

    ……

    望着下面汹涌的呼喊声,柳贵妃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因为李明昊的愚蠢挑衅,让众人这般将墨儿视作救星,这般地呼喝为他助威,无疑会极大地增加墨儿的声势,如果是在平时,这绝对是柳贵妃喜闻乐见的情形。但是现在的情形不同,宇泓墨伤势严重,根本就不可能动手,否则要么落败,要么暴露伤势,无论是哪种结果,都危险至极。

    可是,看着眼前的情形,墨儿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眼看着墨儿有起身的趋势,柳贵妃眉头越皱越紧,忽然间猛地呻一吟出声,面显痛楚之色,手则轻轻地捂住了肩部的伤口处。

    她的动作和声音都很显眼,一时间将高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宇泓墨自然也不例外,见状忙起身到她跟前,关切地问道:“母妃,您怎么了?是不是伤势又复发了?秋梧秋桐,快去请太医过来,为母妃诊断!”

    “好像伤口裂开了,疼得厉害。”柳贵妃咬唇道,借着这个机会,快速而低声道,“别逞强,借着本宫受伤的事情,跟本宫回去。”说着,紧紧地捏了捏宇泓墨的手,这才又用正常的声调向皇帝道,“皇上,妾身实在汗颜,不该逞强出来观赛,结果扫了您的兴致,妾身已经深感不安,不敢再劳师动众,就让墨儿陪妾身回去,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皇帝看了看李明昊,再看看宇泓墨,最后将目光落在柳贵妃身上,深思不语。

    这时,太后却开口道:“既然贵妃身体不适,快让周嬷嬷扶你回去,别耽误了伤势。不过,”说着,顿了顿,这才用恼怒地语气道,“这个李明昊实在太过嚣张,居然这样目中无人,更公然向墨儿挑衅,若是没人来教训教训他,岂不失了朝廷和皇室的颜面?贵妃放心,墨儿本事极好,骑射更是超绝,定然能够很快就能击败这个李明昊,届时再回去陪伴贵妃也来得及。事关朝廷和皇室的颜面,还望贵妃以大局为重。”

    这样好的局势,只要宇泓墨能击败李明昊,必然声势大涨,何必这样推诿磨蹭,而柳贵妃更想借伤带走宇泓墨?这中间肯定有问题

    越是如此,太后就越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贵妃娘娘不会是害怕九殿下与我交手落败,声誉扫地,这才借伤走人吧?”太后心中的猜疑不能明说,李明昊却肆无忌惮地说了说出来,眉眼间尽是锋芒,充满了了挑衅的意味。

    柳贵妃柔媚的眉眼瞬间射出精芒,转向李明昊,微显恼怒之色,却是不便发作。

    “李明昊,你未免太放肆了吧!”宇泓墨转头,眸色锐利至极。

    身后,柳贵妃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要沉住气,不要逞一时之快,毕竟他现在的伤势,完全不适合与李明昊交锋。而宇泓墨则将手放在背后,冲着她微微摇了摇。

    事情从李明昊挑衅那刻起,就注定不可能轻易了结。如果说李明昊本事寻常,他不理会李明昊的挑衅那是自重身份,别人只会说李明昊不自量力;但现在,李明昊是个能够与他相当的对手,又是在这种群情涌动的情况下,无论他以什么理由拒绝,都会给人心虚不敢应战的感觉,尤其,还有太后和叶氏在旁边虎视眈眈,更会将事情扭曲得不堪入耳。

    李明昊敢这般挑衅,恐怕是得了太后的授意,来试探他的伤势,绝不会轻易罢休的。

    “也是,贵妃娘娘和九殿下应该不会这样心虚畏缩才对,想必是微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请贵妃娘娘宽恕微臣的不敬之罪!”李明昊浑然不在意地拱手道,“既然九殿下不会心虚畏战,那就下场来和我一较高下吧!不说其他,单看这些武将群情激涌的份上,您也不该拒绝。他们可全指望着您为京城的武将争一口气呢!否则,整个京城的武将被我一个人压住,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还是说,”他浅笑道,“九殿下这般推诿,不愿与在下比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呢?”

    太后和柳贵妃等人都知道,他指的是宇泓墨身受重伤不能为人所知。

    但听在不知情的人耳中,却像是在指九殿下心虚畏战,害怕输给李明昊,这才推诿,不由得都恼怒起来,纷纷喝道:“九殿下,给他个教训,让这狂妄小子知道有多高,地有多厚!”

    眼见着李明昊越来越嚣张,他们都疯狂地希望宇泓墨能够狠狠地打他的脸。

    宇泓墨霍然起身,正要开口说话。

    “李明昊,就算你侥幸赢了几场赛马,也未必就能说明你有多厉害,居然就在这里大放厥词,真以为没人能赢你吗?不用九殿下出马,就算我这个才刚学骑马多没多久的小女子,你也未必能赢得了!不信的话,你敢和我比试一场吗?”就在这时,裴元歌却抢在宇泓墨前面起身,抢先向李明昊挑战。

    谁也没想到裴元歌会在这时候站出来,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以然。

    太后眉头微蹙,低声喝道:“元歌,你来掺和什么?”

    “太后娘娘,是他太过分了嘛!”裴元歌朗声道,清丽的脸上全是不服气的神色,“谁叫他说,他一个人就压倒了整个京城的武将?小女不服气,虽然小女的骑术不如父亲,但他也未必能够赢我,反正已经比了那么多场,不差小女这场吧!太后娘娘,您就让小女跟他比试看看嘛!”

    听她说到父亲,众人这才想起,裴元歌的父亲裴诸城也是大夏王朝赫赫有名的武将。

    李明昊说他一人就压倒了整个京城的武将,显然也将没有参加秋猎的裴诸城包括了进去,听说裴诸城爱女如命,也难怪裴四小姐会为她父亲抱不平,想要出头邀战了!这个原因合情合理,因此,谁也不会想到,裴元歌会为了宇泓墨,这才出言挑战,想要搅局。

    太后眉头紧蹙,但也不便反驳,皱眉不语。

    柳贵妃巴不得有人出来搅局,即使裴元歌不能赢李明昊,能够将气氛搅和搅和,不再这么剑拔弩张,或许就有机会让墨儿推脱了这场比赛,忙道:“太后娘娘,难得裴四小姐这番孝心。就像她所说的,反正已经比了这么多场,也不在乎多她这一场,何不成全了裴四小姐?皇上,您说是不是?”

    宇泓墨则皱眉看着裴元歌,她搞什么鬼?

    皇帝则在眼眸中闪烁起一片趣味,他当然也知道,裴元歌从前根本不会骑马,从前两才开始学,单这几的学习,绝对不可能跟李明昊相比。不过,他也知道,裴元歌素来聪慧有智谋,若没有把握,不会随意出言邀战。但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出裴元歌要如何取胜,皇帝不由得也来了兴趣,笑着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就下场比试比试吧!先说好,输了可不许哭!”

    “小女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皇上您就放心吧!”裴元歌信心十足地道。

    见她这般模样,众人也都好奇起来,难道说这位近来闻名遐迩的裴四小姐,竟然是个深藏不漏的骑马高手?

    而熟悉裴元歌,知道她骑术才刚学皮毛的温逸兰等人则好奇起来,就凭元歌那三脚猫的骑术,居然要跟李明昊比,还这样信心十足?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

    ------题外话------

    悲剧,冲刺六千失败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