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86章 赛马争锋

重生之嫡女无双 186章 赛马争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猎前两不过是供人游玩散心的,连皇帝也不会拘束众人,都是在随意骑马赏秋。风云小说网唯独第三的秋猎大赛是重头戏。按照大夏王朝的规矩,在秋猎前,礼部就会奉皇命打造一把金色弯弓,作为秋猎大赛魁首的彩头,等到秋猎结束,以猎物多寡定胜负,最后由皇帝亲手将这把金色弯弓赏给魁首。

    这种事情,彩头尚在其次,最要紧的是魁首的风头,以及皇帝的看重。

    能够参加秋猎的人,必定是朝廷重臣或者帝王新贵,大部分都是出类拔萃的人,而大夏王朝又是文武兼重,能够在这群英荟萃之中抢得魁首,箭术武艺自然超群。因此,每次秋猎的魁首,都会得到帝王的重用。

    这其中,最盛名远扬的,就是九皇子宇泓墨。

    三年前,在众人眼中,宇泓墨尚且是个情形乖张,邪佞恣肆的纨绔子弟,与当时如日中的宇泓哲完全不能相比。然而,在当年的秋猎大赛上,这位年仅十三岁的皇子展露出精湛的骑术箭术,力压群雄,以绝对的优势赢得魁首,这才引起了皇帝的重视,随后经过历练,被派往边疆,又立下赫赫战功,如同彗星一般崛起,与五皇子宇泓哲分庭抗礼。

    如今,经过临江仙的事情,宇泓哲声誉扫地,又加上废后事件,以及最近朝堂数起针对叶氏的事端,更是声势大跌。而与之相反,柳贵妃掌宫,原本安静的柳氏也慢慢显山露水,宇泓墨如今的声势,已经压倒宇泓哲,成为名符其实的大夏王朝第一人,尤其是在这秋猎场上。

    “九殿下,今年的秋猎大赛,您参不参加?”大赛开始前,一位年约二十一二,身着蓝色劲装的男子笑着问道。他叫林谦,是名偏将,曾是宇泓墨在边疆征战时的部下,虽然很多人觉得宇泓墨喜怒无常,嚣张自私,很难亲近,但曾经跟他共同征战的林谦却不这样认为,战场情形瞬息万变,生死只在瞬间,许多想要靠军功起家的纨绔子弟都是躲在后方,然后抢将士的功劳为己用,但九殿下却能够跟他们一同厮杀重逢,永远在最前方,势如破竹地撕裂敌人的阵容,更没有轻贱他们这些将士的性命,曾经无数次舍身相救。

    也正因为这样,林谦对九殿下有着难言的爱戴之情,才敢这样说话。

    “黄将军说了,这次我难得能参加秋猎,不能给秦阳关将士丢脸,总得朝着魁首冲一冲!可是,如果九殿下您也参加秋猎大赛的话,那我拿第二名就等于魁首啦,这叫非战之罪,黄将军说了不怪我!”林谦笑嘻嘻地道,虽然论年纪,他比宇泓墨还要大,但脸上却犹自带着些稚气。||

    从十三岁那年参加秋猎大赛,年年都是宇泓墨夺冠,已经完全失去了悬念。

    “算啦,我已经拿了三把金弓,再多我都没地方摆了,这次的金弓就送给你们去玩吧!”宇泓墨朗笑着道,拍了拍林谦的肩膀,没有翻身上马,而是朝着高台上皇帝等人的座位走去。他的伤势很严重,又要在皇帝和太后面前遮掩,无法安静养伤,因此伤势痊愈得很缓慢。但是,他的脸色非但没有因为受伤而苍白虚弱,反而神采扬,眼眸中光华璀璨,宛如一颗光彩焕发的宝石,一颦一笑都带着耀眼的光彩。

    尤其,当他的目光掠过太后身边的裴元歌时,那种光彩就更加湛然。

    看着宇泓墨光华潋滟的模样,太后眉头暗蹙,虽然说宇泓墨武艺超群,众所周知,但是要说他能够毫发无伤地将叶氏派去的杀手全部杀掉,未免也太离谱了。何况,当时有人亲眼看着,宇泓墨浑身浴血,昏迷着被暗卫带入围场……。但眼前的宇泓墨再怎么看,都看不出丝毫受伤的模样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他是强行遮掩的话,那待会儿就要让他原形毕露……。

    太后眼眸中掠过一抹精芒,对着旁边的张嬷嬷使了个眼色,张嬷嬷会意,朝着不远处做了个手势。

    “九殿下请留步!”就在这时,李明昊忽然从众人之中出列,宝蓝色的衣衫上用金银线绣出精致的花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野性十足的眼眸更是湛然望着宇泓墨,笑容看似谦和,却带着难言的自傲,“早就听说九殿下武艺超群,每年的秋猎大赛都是魁首,恰好今年蒙皇上格外开恩,李某也能参加秋猎。倘若九殿下缺席这场比赛,那我岂不是胜之不武?”

    显然,他将其他参加秋猎的人视若无物,只把宇泓墨当做对手看待。

    夺得文武状元后,李明昊这个名字随着他狂妄野性的个性,早已经传遍京城。但谁也没想到,在秋猎这样的场合,当着皇帝和太后,以及众妃嫔官员的面,他也丝毫不收敛,竟然当众向九皇子叫嚣,话语更是如此的目中无人,妄自尊大。

    太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忍着伤势前来观赛的柳贵妃则秀眉微蹙,心思暗沉。

    裴元歌坐在太后身后,眉眼沉静,心中却在暗暗沉思。李明昊这般出言挑衅,究竟是不服泓墨的名声,想要借此一战成名,还是说……。李明昊已经投靠了太后,这是帮太后来试探泓墨的伤势?昨她亲手帮宇泓墨上的药,自然清楚,他此刻的伤势,连这样行动自若都很勉强,全靠他强自忍耐才不漏破绽。

    如果李明昊坚持要和泓墨比斗,要么泓墨落败,要么伤势就会暴露。

    更有可能,两个后果都会出现……。

    想着,裴元歌下意识地将目光望向皇帝,却见他神情依旧淡漠低沉,不露丝毫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李明昊,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宇泓墨,晦暗难测。

    见状,裴元歌心中有些失望,原本想着,李明昊这般当众挑衅宇泓墨,毕竟太过狂妄,似乎有藐视皇室之嫌,若能借皇帝的口推掉这件事,自然最好不过。但眼下看皇帝的神情,显然并没有这个打算。也是,即使皇帝真的心中恼怒,也应该在泓墨赢了李明昊后再发作,更加理直气壮。

    这下要怎么办才好?泓墨现在的伤势,根本就不能参加秋猎。

    宇泓墨这时候刚刚在宇泓瀚旁边坐下,闻言,神情微凝,眼眸定定地看着李明昊,勾唇而笑:“李大人好气魄,居然视在场这许多朝廷勇将如无物!只是未免太过妄自尊大了吧?”

    俗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参加秋猎的众人多以武将为多,性情耿直,哪里能够忍受被李明昊这样轻视侮辱,顿时勃然大怒,不等李明昊再度挑衅宇泓墨,便叫喊着要与李明昊一较高下,嘈杂声乱成一片。

    见状,李明昊非但不惧,反而仰大笑起来,神情笃定。

    “诸位,不是嗓门越高,本事就越大,想要反驳我的话语,除非你们真的能赢我,否则,声音越大,只能说明你们越心虚而已。”李明昊笑着道,看着眼前群情激奋的情形,思索了下,道,“既然如此,在秋猎大赛之前,不妨先来场赛马调剂调剂。秋猎考验的,无非就是骑术和箭术,如果谁能够在赛马上赢我,那我就收回方才的话,并且向各位道歉,否则就只能说明我所言不虚。怎么样,诸位敢吗?”

    之前向宇泓墨挑衅,而眼下更是向秋猎众人挑衅起来。

    这个李明昊,还真是狂妄!

    众人哪里能忍受,当即轰然应是。就连皇帝也点点头,笑着道:“年年秋猎都是一样的行程,也有些厌了,来场赛马让众人见识见识也不错。既然如此,朕就居中来做个公断,看到底谁输谁赢,最后赢的人,朕就将这柄金玉如意赏赐给他。”

    说着,皇帝一招手,张德海立刻带人取出一柄金玉如意,赤金如耀,玉泽生辉,显然十分名贵。

    李明昊的挑衅已经让人难以忍受,如今皇帝又设了彩头,众人自然更加激动。

    宇泓墨静坐在座位上,凝视着众人准备赛马事宜,依然是那副眉眼含笑,唇角微弯的邪魅模样,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察觉到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某个人的身上,而是落在遥远的虚空,似乎在凝神思索着什么。

    裴元歌袖中的双手紧握,她紧紧盯着那些骑马列成一条直线,准备赛马的人,希望这其中能有人赢得李明昊。只要这些人里能有人挫了李明昊的威风,赢了他,那接下来,李明昊就再没有颜面向泓墨挑衅。否则,李明昊赢了众人后,再向泓墨邀战,在那种情形,泓墨如果拒绝,只会引人猜疑,只能接受……。

    但是,他现在的伤势,根本就不能够参加秋猎!

    因为参加秋猎的人数众多,没有那么大的场地供众人一同比赛,因此分为七拨,眼下第一拨比赛的人已经就位,李明昊身着宝石蓝衣裳,骑在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马上,十分显眼,再加上这场赛马因他而起,自然更引人瞩目,一时间无数人都将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尤其那些芳心可可的少女们。

    而李明昊却微微仰头,看向高台上太后那个水红衣衫,静若秋叶的女子,嘴角笑意更深。

    就在这时,站在赛线边上的令旗兵举起红底黑边,绣着大大的“夏”字的令旗,看着眼前肃容争先的众人,猛地挥下……

    ------题外话------

    抱歉,蝴蝶昨有事情耽误了,没有更新,明补上~o(n_n)o~

    请牢记本站域名: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