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84章 两个条件

重生之嫡女无双 184章 两个条件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即使明知道宇泓墨的心思,但听到这样的话,裴元歌心中还是忍不住抽紧。||中文||

    “皇祖母说笑了,长幼有序,五皇兄至今还未立妃,孙儿怎好僭越?说起来也真可惜,原本是订了李家小姐的,可惜出了那样的事情,好好的姻缘就散了。”宇泓墨若无其事地道,知道太后想要把话题转开,却偏偏提起临江仙的事情,看到太后和皇帝的脸色都暗沉了不少,这才又道,“再说,当初孙儿可是立过誓的,除非能符合孙儿的两个条件,否则孙儿绝不成亲!皇祖母忘了吗?”

    提到这个,太后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九哥哥,我愿意的!”没想到一番转折后,竟然因祸得福,太后居然为她和九哥哥赐婚,叶问卿立刻道。

    “哦?”宇泓墨凝视着叶问卿,眼眸幽深漆黑,“问卿表妹,你说真的吗?”

    “真——”

    “住口!”不等叶问卿说完,太后便迅速截断了她的话,双眼凝视着宇泓墨,审度着他话语的真假。却见宇泓墨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邪魅恣肆,完全难以猜度。缓了缓,太后摇摇头,道:“算啦,你这孩子从小就怪脾气,哀家也管不了你。可怜柳贵妃,为你的婚事,不知道要操碎多少心思!”

    “有劳皇祖母操心了!”宇泓墨笑吟吟地道。

    没想到事情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落幕,李明昊和叶问卿心中都觉得十分失望。

    “算了,你们都退下吧!”太后不想再纠缠这件事,匆匆收场,招手示意裴元歌到她身边,这才向皇帝告辞,离开营帐。没走多远,太后忽然顿足,有些不悦地道:“元歌,你这孩子素来聪明,怎么这次这样糊涂?那李纤柔的事情,你又何必去掺和,闹得如今不可开交?”

    早在把事情闹开时,裴元歌就知道太后会责怪她。

    毕竟,李纤柔的事情牵涉到了宇泓哲的丑闻,是太后极力想要遮掩压盖的。人总有迁怒的习惯,太后不愿意把这件事归罪到宇泓哲身上,难免对李阁老一家有意见,而牵涉事中的李纤雨和李纤柔自然首当其冲,她替李纤柔出头,太后当然会不高兴。

    “太后娘娘,小女也是没办法。当时赵小姐她们闹得太过了,弄得李小姐落马受伤。小女想,李小姐毕竟还是李阁老的千金,若真的任由赵小姐她们把事情闹大,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说不定会影响五殿下的声誉,这才想上前制止。没想到赵小姐她们当面答应小女,就此收敛,转身却又请来了叶小姐。太后娘娘,小女当时真的是想控制事态发展,可是叶小姐说出了那样的话……。”

    这样说起来,她当时帮李纤柔的目的,就变成了替宇泓哲的声誉着想,只是因为叶问卿的插手而生变。

    太后想想也在理,如果赵月燕她们真将李纤柔弄出好歹,引起众人注意,难免会因为李纤柔而联想到宇泓哲在临江仙的事情,的确不好。说到底还是叶问卿那个丫头,非但帮不到叶氏的忙,还净添乱!

    想到这里,太后对叶问卿的不满更深了。

    “太后娘娘,小女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裴元歌小心翼翼地看着太后的神色,试探着将李纤柔现在的处境大略讲了一遍,道,“小女觉得,李小姐的事情还是尽快处理得好,否则,拖延得越久,就对五殿下的声誉越不利。不如太后娘娘为李小姐指桩婚事,也好昭显太后娘娘您的仁慈宽厚。”虽然知道希望不大,她却还是提起,想要为李纤柔尽一份力。

    毕竟,李纤柔的处境实在太凄凉了。

    反正现在已经因为李纤柔惹出事端,不如试着全说太后,顺势解决李纤柔的婚事。

    太后眉头紧皱。

    裴元歌所说的,她何尝不知道?原本出了临江仙的事情后,她就打算在她的寿宴上位李纤柔赐桩婚事,结果因为裴元歌的出现,让她太过震惊,一时间把李纤柔的事情忘记了,后来又接连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区区李纤柔的婚事,哪里会被她放在心上?因此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但问题是,现在临江仙的事情才刚平息没多久。

    在叶氏的努力下,宇泓哲的声誉刚刚有恢复的趋势,这时候,太后恨不得把临江仙以及李纤雨李纤柔等人消失掉,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如果她这时候为李纤柔赐婚,别人必然会联想到,这是在为宇泓哲临江仙的事情善后,会勾起人们对于那件事的记忆,这是太后绝不愿意看到的。

    “元歌丫头,你毕竟还年轻,有些事情看不通透,李纤柔的事情,以后你就别管了!”思索了会儿,太后还是觉得,让李纤柔这个人暂时沉寂比较好。至于李纤柔的终身?那不是她堂堂太后会放在心上的事情!

    太后对裴元歌素来温和慈爱,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的声急色厉。

    裴元歌知道无望,只能叹了口气,暂时按下这件事。

    就在这时,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忽然拦住了去路,绝美的容颜容光焕发,如朝阳般灿烂夺目。宇泓墨笑着向太后施礼,这才笑着道:“皇祖母,孙儿冒昧,想跟皇祖母借裴四小姐一用。孙儿刚才说了,奉母妃之命前来请裴四小姐,如果请不到人,母妃定要怪孙儿无用!还请皇祖母疼孙儿这遭,帮我这个忙吧!”

    太后眉头紧皱,昨晚柳贵妃留下裴元歌,已经让人生疑,怎么今又要见?

    皇后倒台,柳贵妃大权在握,如今想要对付裴元歌了吗?

    或许这样也好,如果柳贵妃意识到裴元歌的威胁,想要对付她的话,说不定会因此走上赵婕妤和皇后的老路……。到时候甚至不必她动手,只要让皇上意识到这点,必定会对柳贵妃不满,不是更好吗?想到这里,太后便笑着道:“没想到元歌这孩子不但投了哀家的眼缘,跟贵妃也有缘法,竟然一见如故,倒像是亲姐妹似的。既然贵妃如此厚爱,元歌,你就去跟贵妃聊聊闲话,可别惹恼了贵妃!”

    说着,对裴元歌使了个眼色。

    “多谢皇祖母成全!”宇泓墨言笑晏晏地道,心中却对暗自腹诽太后对柳贵妃和元歌的关系定位。什么亲姐妹?说是婆媳还差不多……。

    裴元歌明白太后的意思,是想借她挑起皇帝对柳贵妃的不满,福身道:“小女遵旨!”

    光明正大地把元歌从太后身边拉走,宇泓墨领着她朝着柳贵妃的营帐走去,边走边用那种得意洋洋的眼神看着裴元歌,似乎在说,哼,小样,就算你因为温逸兰离开,我这不还是把你给抢过来,光明正大地领着你走路?跟我斗,谁都没门!

    裴元歌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又觉得心里有些甜丝丝的:“你好大的胆子!假传贵妃娘娘的旨意还不够,居然还跑来跟太后要人,也不怕穿帮!”

    “太后那种脑筋,我越是这样光明正大地跟她要人,她越是会往宫斗那方面想,只以为是母妃想要对你怎样,不会怀疑到你我身上。”宇泓墨笑着道,顿了顿,眼神微微飘散,“再说,我想见你嘛!想跟你多待会儿!难道……。你不想吗?”

    “……。”裴元歌低下头,白玉般的脸颊上浮现红霞。

    没有听到回声,宇泓墨转过头来,看到裴元歌娇羞的模样,心中大乐,嘴角不住地上扬。

    过了好一会儿,裴元歌才稳了稳情绪,想起方才的事情,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泓墨,问你个问题,之前在皇上那里,你说除非能够符合你的两个条件,否则你绝不成亲!什么条件啊?为什么你一说,太后就不再坚持为你和叶问卿赐婚?”

    “想知道啊?”宇泓墨坏笑道,眼神里充满了调侃的意味。

    见他卖关子,裴元歌头一扭:“现在不想了!”

    宇泓墨却笑得更开心了,径自道:“也没什么,只不过当初废后曾经为我的婚事‘操心’过,我就说,除非能够符合我的两个条件,否则不管是谁,我都不娶!这第一个条件嘛,就是要找个比我容貌更美的女子,我可不想每早上起来折磨我的眼睛!”

    他这样说,顿时勾起裴元歌对于初见宇泓墨的回忆。

    当时在御花园的池边,宇泓墨就是说这样的话,气得叶问卿哭了起来。毕竟,宇泓墨容貌已经是惊世骇俗,想要找到一个比他还美的女孩,实在太难了!想着,裴元歌咳嗽了一声,道:“那可就糟了,我蒲柳之姿,恐怕是不能跟九殿下相比了!”

    “所以啊,元歌,你得好好地长,要长得比我好看才行!”宇泓墨郑重其事地道,忽然脸一垮,道,“不然的话,为了符合我的誓言,我只好自己毁容了!”说着,他自己先笑了起来,继续道,“至于这第二个条件嘛……。”

    说着,他神色有些恍惚,回忆又飘到了往昔。

    那年,皇后想要毁损宇泓墨的名声,便授意身旁的宫女,假称与宇泓墨有私,坏了身孕。事情闹到皇帝跟前,那宫女指赌咒,说对宇泓墨一往情深,就算为他死了也甘愿。当时那宫女说得声泪俱下,连皇帝都为之动容,将宇泓墨叫来,说要将那宫女赐给他为侍妾。

    宇泓墨辩解无用,便问那宫女,真的甘愿为他而死?

    那宫女自然点头。

    然后在皇帝和皇后的威压下,宇泓墨收下了那名宫女,结果当那宫女的尸身便从春阳宫抬出。皇后气得仰倒,一状告到皇帝跟前,结果宇泓墨却浑不在意地说,既然那宫女说愿意为他而死,那他就成全她!皇帝为此大发雷霆,斥责严惩,结果宇泓墨却毫无改过之意。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