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83章 太后赐婚?

重生之嫡女无双 183章 太后赐婚?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太后却没把皇帝的这番话放在心上,只当他想起上次裴诸城闹事的事情,随口说的玩笑话。/中文/但她也知道,眼下这情形对叶氏和宇泓哲极端不利,需得快刀斩乱麻,赶紧处理掉这件事,时间越长,皇帝对叶氏和宇泓哲的不满也会越深,当即道:“问卿你太胡闹了,还不快向裴四小姐赔罪?”

    “我跟她赔罪?”叶问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叶氏实力雄厚,后宫又有皇后太后撑腰,叶问卿素来骄横惯的,连宇绾烟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何况裴元歌这个尚书府的嫡女?尤其,她听到家族中有传言,说皇后被废,就是裴元歌捣的鬼,她跟废后的感情要深厚得多,因此对裴元歌本就十分痛恨,今再加上宇泓墨的因素……。更何况,现在是她被裴元歌打了耳光,太后不但不为她做主,反而助纣为虐,让她给裴元歌道歉?她可是叶国公府的嫡小姐,太后的亲侄孙女啊!

    太后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被裴元歌施了什么邪术?

    难道说,家族里的说法是真的,太后真的想把裴元歌扶持上后位,因此不惜余力地栽培,甚至为此废掉了皇后?好好的侄女不信,却去相信一个外人,太后这是昏头了吧!

    叶问卿想着,忍不住开口道:“太后娘娘,明明就应该裴元歌跟我赔罪,你居然反过来?你糊涂了吧?”

    就算是以前的皇后,也不敢当面对太后说这般不敬的言辞,何况是白身的叶问卿?太后顿时气得脸色苍白,指着叶问卿的手一直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原本因为苍老而有些浑浊的眼眸目眦欲裂,充满着骇人的精芒,颤抖着声音道:“张嬷嬷,把这个……。把这个……。”

    只觉得喉间又是一阵甜腥味,旋地转。

    “太后娘娘,您没事吧?”裴元歌适时上前,慌忙扶住太后,连声道,“太后娘娘息怒,千万要保重身体。哎,都是小女不好,小女不该把这件事——”似乎是想到叶问卿的言辞事关重大,若不辩白便难以自处,一时间又是委屈又是心疼太后,神色哀痛,“总之都是小女的错,若是没有小女,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是非,也不会让太后娘娘您震怒,以至于伤了凤体。”

    叶问卿却在旁边冷嘲热讽:“本来就是你的错,这会儿又来装好人!”

    “你——”听着裴元歌柔语安慰,甚至把罪责全揽在自己身上,叶问卿却这般不知好歹,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太后怒气更甚,越发觉得,叶问卿这般放肆,已经不是性情骄横所能解释,根本就是有人撺掇,故意来气她的,当即也不留情面,怒声吼道,“叶问卿,你给哀家滚出去!”

    “太后娘娘息怒!”眼见事态失控,旁边的赵月燕忍耐再三,还是开口道,“这件事不能全怪叶小姐,都是那李纤柔生事,在旁边教唆挑拨,这才让叶小姐和裴四小姐闹讲起来,弄成现在的局面依小女所见,这事正经应该重责李纤柔,以正视听才是。难怪五殿下当初不愿意娶她,原来她是这般爱生事。”

    毕竟,如果真让叶问卿受责,难保这位大小姐最后不会迁怒到她这个始作俑者头上。

    看眼下的情形,叶问卿跟本不是裴元歌对手,赵月燕已经不敢再把罪责兜到裴元歌身上,便推了李纤柔出来。在她看来,临江仙的事情闹得五殿下灰头土脸,太后对李纤柔必定没有好感,把责任推到她身上正合适。再者,此事若是归咎于李纤柔教唆挑拨,人品败坏,那五殿下和李纤雨做出来的事情反倒有了回寰的余地。

    将责任推到李纤柔身上,给宇泓哲和李纤雨脱罪,赵月燕的想法倒也符合人之常情,可惜,她忘了临江仙里,宇泓哲和李纤雨当众被抓,言行举止早就传开了,尘埃已然落定,若是能把罪责推到李纤柔身上,当初以叶氏的势大,皇后和太后的双重权威,怎么可能还是让宇泓哲名声抹黑,难以洗清?

    现在她再这样说,除了重提起这件丑事,彰显自己人品卑劣外,并没有丝毫用处。

    “赵月燕,做人也不能太无耻了!”旁边温逸兰根本听不下去,也顾不得皇帝和太后都在跟前,斥责道,“明明就是你们欺负李小姐,抢了她联系骑术的地方,又抢了她的马,还害得她受伤。这会儿居然又想把罪责推给李小姐,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们还说李小姐晦气,临江仙的事情又不是她的错,明明就是她妹妹——”

    听温逸兰似乎准备说出宇泓哲,裴元歌猛地拉了她一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毕竟还当着太后的面,温逸兰要真说出宇泓哲的错,难保不会被太后记恨。

    “皇上,太后娘娘,不知道微臣能不能说句话?”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只是眸光精湛地看着众人的李明昊终于开口,朝着皇帝和太后拱手为礼,道,“这件事从头到尾,微臣都看在眼里,起因正是因为赵小姐和这几位小姐欺负其他官家女子而起,叶小姐只是被她们蒙蔽,以为她们受了欺负,所以才仗义执言。认真追究起来,真正应该责罚的,是这几位骄横蛮纵,致人受伤的小姐们,至于其他,不过是场误会而已。”

    一句“其他官家小姐”,轻轻带过李纤柔和叶氏的纷争,又将其他归咎于误会,而把责任都推到赵月燕等人身上……。李明昊这是在给太后找台阶下?裴元歌眸光猛地转过去,审视地看着李明昊,迎上的却是对方露齿而笑的目光。裴元歌微微皱了皱眉,收回目光,暗自沉思。

    之前太后对裴元舞的神态,让她猜测太后有意拉拢李明昊,现在李明昊这样说话,是不是代表着他已经准备接受太后和叶氏的拉拢?

    太后正因为事情牵扯到宇泓哲而愤恨,听到李明浩的话,顿时惊喜交加。

    一来李明昊当着皇帝的面,这样维护她和叶氏,显然是决定接受叶氏的拉拢;二来,眼下的情形对宇泓哲十分不利,叶问卿又是那样的性子,再闹将下去,说不定不可开交,而李明昊将责任归咎到赵月燕这些无名小卒的身上,正合太后的心意。尤其,想到这件事原本就是因为赵月燕等人而已,太后就更恼恨这些人,恨不得将她们碎尸万段。

    不过,这话明显在维护叶问卿和宇泓哲,太后反而不好说话,只是看着皇帝。

    皇帝眉头微蹙,看了眼李明昊,眸光幽暗,神色阴沉,过了会儿才慢慢道:“李爱卿所言有理,既然如此,那就将赵月燕等人驱逐出围场,永生不得再入秋猎围场!张德海,这件事交由你操办,顺便传旨给她们的父母,让他们好生教导女儿,没教好之前,暂时不必办公了!若是连自己的女儿都教不好,朕怎么能放心把朝廷事务交给他们来处置?”

    “是!”张德海躬身领旨。

    赵月燕等人闻言,顿时瘫倒在地上。她们虽然是嫡女,也很得父母的宠爱,但还有兄弟姐妹,尤其,家族的前程更比她们本身重要。现在因为她们一时不慎,得罪了叶问卿和裴元歌,或许还包括九殿下,如今更被皇上下旨逐出围场,颜面尽失不说,还牵连到父亲的差事……。这些事情交杂在一起,她们以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在这一刻,她们无比后悔,为什么要去欺负李纤柔?

    倘若不逞一时的骄纵,也不会招致这样的下场?倘若被裴元歌警告后,她们懂得收敛,没有趣撺掇叶问卿,把事情闹大,也不会落到这样的田地……。

    忽然有人惊呼出声:“皇上明鉴,这件事都是赵月燕教唆的,与小女无关啊!小女是冤枉的!”

    “是,都是赵月燕的错,还请皇上开恩,宽恕我们吧!”

    ……。

    一时间,各种求饶声纷起,可惜,无论是皇帝,还是奉旨办事的张德海,都丝毫没有被她们的喊冤声打动,张德海带着大内侍卫,将这些千金小姐们扭送起来带出去,往她们父母所在的地方送去。

    营帐内,太后急欲转开这个话题,让皇帝尽快忘记方才的事情,便将矛头调转,指向了宇泓墨,有些浑浊的眼瞳里射出阴冷的光泽,貌似慈爱,实则怀疑地问道:“墨儿你这孩子,怎么连第一日的秋猎都缺席了?今儿才来,就恰好出现在出事的地方,刚好看到事情经过,倒也巧了。”

    这番话语里显然透漏出怀疑之意。

    叶问卿心仪宇泓墨,这已经是周所周知的秘密,今叶问卿这样失态,宇泓墨又恰好在现场,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有没有可能是宇泓墨从中挑拨,故意亲近裴元歌,引起叶问卿的嫉妒之心,挑拨两人的关系?而且,昨晚明明看着他被暗卫送进了营帐,搜营居然没能找出他来,实在太奇怪了!

    宇泓墨若无其事地道:“回皇祖母的话,孙儿是奉母妃之命前来传裴四小姐,这才看到事情经过。不然,让裴四小姐被人冤屈,污蔑了名声,皇祖母岂不心疼?孙儿这也是为皇祖母着想啊!”

    他到女子练习骑术的场地,本身就有些奇怪,若不找个合适的理由,的确容易引人疑窦。

    “你这孩子!”昨晚柳贵妃才留裴元歌,今儿又让宇泓墨前来传她,到底有什么心思?太后神思着,凝视着宇泓墨,忽然神色一动,微笑着道,“既然墨儿你这样孝顺哀家,若是肯听哀家的意思早些成婚,哀家更是欢喜。问卿那丫头虽然有些鲁莽,但对你是一往情深,不如哀家做主,给你们赐婚,早日完婚,如何?”

    闻言,李明昊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