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81章 打叶问卿

重生之嫡女无双 181章 打叶问卿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两人一搭一唱,挤兑得李明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偏偏这话又是顺着他原来的话语下来,竟是半点也不能发作。97小说网李明昊又是咬牙又是笑,双目灼灼,看了看宇泓墨,又转头去看裴元歌,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咽下,只是那双眼睛越发明亮起来。

    赵月燕在旁边皮笑肉不笑地道:“裴四小姐跟九殿下倒是夫唱妇随,默契得很!”

    才说着,又做出一副恍然醒悟的模样,忙捂了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叶问卿,忙陪笑道:“瞧小女这张嘴,什么夫唱妇随,那是夫妻间才能用的词,九殿下和裴四小姐男未婚,女未嫁的,哪能这样说?小女一时口误,还请九殿下和裴四小姐见谅才是。”

    这番说辞越抹越黑,又处处把裴元歌和宇泓墨绑在一起,叶问卿早听得脸都青了。

    裴元歌言笑嫣然,望着赵月燕,唇角弯弯:“赵小姐有所不知,我一心指望着九殿下带挈我这场宝德,好求得来世能够平安顺泰,衣食无忧,不必言辞刻薄做小人姿态,焉能不尽心逢迎?”她说得半是正经半是玩笑,让人难以分辨真假,偏偏那句“小人姿态”却又似有所指,叫赵月燕听得既刺心又无可奈何。

    宇泓墨则似笑非笑地瞥了眼赵月燕,黑曜石般的眼眸潋滟生辉,每一个凝眸转眼都令人心醉:“怎么?赵小姐嫌本殿下冷落了你,也想来凑凑趣么?”

    他话语说得轻松,却似乎在暗指赵月燕对他有觊觎之心,顿时又引得叶问卿对赵月燕冷眼相对。

    “九殿下还真是维护裴四——”

    赵月燕心中暗骂叶问卿草包,别人给个棒槌她就当真,却忘了先前她也是这样挑拨叶问卿去对付裴元歌的。不过,赵月燕也深知叶问卿的性情,裴元歌有太后撑腰倒也罢了,她却没这靠山,若真被叶问卿记恨上了,往后的日子定然不好过,因此犹自想要祸水东引,让叶问卿去疑心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关系。

    没想到这次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宇泓墨打断。

    “赵月燕,本殿下要如何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指点点了?”宇泓墨眼眸微眯,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抹锐芒,唇角却依旧微微弯着,笑意似乎更深更温柔,但真正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九殿下这是恼了,这时候越是笑得温柔魅惑,就代表着他怒气越重,有人越要倒霉。

    这时候叶问卿却冷声问道:“裴四小姐,为何不敢回答我方才的问话?裴大小姐如今在哪里呢?”

    听到叶问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裴元歌身上,赵月燕终于松了口气。

    “大姐姐身体不适,因此昨晚得到太后娘娘的准许后,先回府休养了。”无论裴元歌有多不喜欢裴元舞,却也知道,这时候非得维护住裴元舞的颜面,否则事情闹开了,裴元舞固然颜面扫地,身为裴府女儿,一损俱损,她裴元歌也好不到哪里去。裴元歌妙眸凝视着叶问卿,心中已经开始思索,浅浅笑道,“没想到叶小姐居然如此关注我家大姐姐,我回去后告诉大姐姐,她一定很开心。”

    “裴四小姐倒真会粉饰太平。”见她这般模样,叶问卿更增怒气,想到昨晚听说的事情,才稍稍稳了稳情绪,秀美的脸上浮现起志得意满的笑意,悠悠然道,“我却听说,昨天裴大小姐私自进入皇上营帐,给皇上送补品。这倒也罢了,结果补品里居然加了仙茅和肉豆蔻等药材,这等补品真让人大开眼界。”

    闻言,宇泓墨哪还能不明白叶问卿的用意,心中暗怒。

    正要开口,那边却已经传来裴元歌的话语。只见她年幼稚嫩却又清丽脱俗的脸上一片茫然,好奇地问道:“仙茅和肉豆蔻等药材,那是什么?”

    “哼,仙茅能让人脑海中产生幻觉,肉豆蔻等药材则有催情的作用。裴大小姐送这样的补品给皇上,用意何在可想而知。难怪裴四小姐在这,偏偏就能撞上九哥哥和李大人,果然和裴大小姐同为姐妹,家学渊源,令人佩服啊!”叶问卿洋洋得意地道,裴元舞为了勾引皇上,居然用了这种下流龌龊的手段,裴元歌和她是姐妹,休想撇清,这样一来,大庭广众之下,裴元舞和裴元歌的名声也就毁透了,想来以九哥哥的眼界,也不会看上这样卑鄙龌龊的女子。

    她正等着看众人鄙视裴元歌的模样,却见在场众人的模样异样的确是异样,却不是冲裴元歌而去,反而都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些人好好地,干嘛用这么古怪的眼神看她?现在丢人的是裴元舞和裴元歌姐妹,又不是她!

    “我跟问卿表妹相识这么久,还从不知道问卿表妹居然对药材如此有研究,当真是博闻广识,令人赞叹!”宇泓墨却是瞬间就明白了裴元歌的意思,格外咬重了博闻广识四个字,眼眸深邃晦暗。

    叶问卿倒还是头回听到宇泓墨赞她,欣喜不已。

    见叶问卿非但没能听出她和宇泓墨的言外之意,反而以此为荣,别说裴元歌,就连赵月燕等人也心生鄙夷。

    方才裴元歌跟宇泓墨一搭一唱,默契无比地挤兑他,仿佛天生就是一对,别人怎么都挤不进去,李明昊已经觉得十分刺眼,眼下见势,便笑着道:“或许是叶小姐对九殿下一往情深,因此多研究了些也说不定。”却是处处都不离宇泓墨和叶问卿。虽然都说宇泓墨对叶问卿无意,但毕竟两人的事情被传了那么久,他就不相信,裴元歌心中会一点都不介意!只要她心中埋下这根刺,对他来说就是好事。

    就算叶问卿再愚钝,听了李明昊的话,也明白过来。

    仙茅和肉豆蔻等药材的效用,本就是不能宣之以口的,尤其是女儿家。好好的女儿家,若没有龌龊心思,谁会去打听这种药材,又怎么会知道仙茅和肉豆蔻的效用?因此,裴元歌满脸不解地询问,其实是在表明她正是那种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因此根本就不知道仙茅和肉豆蔻,而她自以为聪明的解释,却反而让自己沾了污秽,难怪别人会用那种眼光看她。

    裴元歌这分明是故意撒了个圈套给她钻!

    叶问卿脸涨得通红,尤其当着宇泓墨的面,更加不能忍,当即怒声道:“我……我才不知道这些药材的效用,我这是听说了裴元舞做的好事,才偶尔听到别人说起仙茅和肉豆蔻的效用,这才知道的。你……你休想往我身上泼污水!”看着别人的目光,就知道自己这会儿是越描越黑,心乱之下,扬手就朝着裴元歌的脸上挥去,“裴元歌,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小贱人,居然敢这样污蔑我!”

    有宇泓墨、李明昊和温逸兰在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裴元歌挨打。

    但谁也没有想到,最先握住叶问卿手腕,制止住她的人,却是裴元歌自己。这时的她丝毫也不复先前的文静沉稳,温和有礼,清丽的容颜冷若寒霜,双眼如利刃,直直逼视着叶问卿,冷声喝道:“叶小姐这话应该我来说你才对吧?好好的,我家大姐姐不过是身体不适,提前离开,却在你嘴里变得如此荒谬,玷污她的名声,还要牵连到我身上,如此欺辱我裴府。是可忍孰不可忍?”

    说着,眼眶有些发红,神情既委屈又愤怒。

    就连李明昊都有些捉摸不透,看不出眼下裴元歌是真的如此,还是在故作姿态。

    “怎么,做下了这样的事情,还想在这里立牌坊?”触到裴元歌冰寒的眸光,叶问卿心中微微一缩,随即又挺起胸膛,冷笑道,“既然做了这样不要脸的事情,难道还怕别人说吗?别的不说,要不是你们裴府的女儿都惯于勾引人,这会儿怎么会让九哥哥和李明昊双双为你说轻?”

    “啪——”

    响亮的耳光声,让在场众人都目瞪口呆。

    就连叶问卿,都被裴元歌的行为惊得呆了,好一会儿才察觉到脸上火辣火辣的疼,愤怒不已地吼道:“裴元歌,你敢打我?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

    “你这样毁损我大姐姐的名声,又要往我身上泼污水,我为什么不敢打你?”裴元歌迎着她的目光,丝毫也不退缩,怒声斥道,“别的事情我都能忍,但女子名节大如天,这样的污蔑,我绝无可能容忍!只这一巴掌还不够,这件事,叶问卿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决不罢休!”

    “说法?你居然跟我要说法?”从来只有叶问卿打别人的份,她何曾挨过别人的耳光,早气得发疯,和挥起另外一只手想要打回去,却也被裴元歌架住,一时间无可奈何,直跳脚道,“裴元歌,你好放肆!咱们到皇上跟前去评评理,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去就去,就算你不说,我也要请皇上做个公断,否则被你这样造谣,我和大姐姐以后要如何自处?”裴元歌寸步不让,也硬邦邦地道,神色激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