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75章 泓墨身世

重生之嫡女无双 175章 泓墨身世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歌心中微微一震,早在听柳贵妃说到王美人时,她心中就隐约有过这样的猜测。毕竟,当时宇泓墨的神情实在太反常,显然跟那女子有很深的关系。但真正从宇泓墨嘴里听到这样的答案,还是相当震动。想到那女子的情形,想到宇泓墨当时哀伤的神情,以及现在的处境,已经隐约表明了很多事情。

    “我娘姓王,闺名青素,取的是‘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之意。当初外祖父给她取这个名字,或许就是希望她能够貌若婵娟,如青女素娥般荣华盛艳。可惜,外祖父不知道,有时候,美貌并非是女子的好处,反而有可能为她带来祸患,我娘这一生,或许就是被她的容貌所误。”

    宇泓墨声音暗哑低沉,将事情的原委缓缓道来。

    王青素并非待选入宫,也不是被宣召入宫,她是罪人之女,因为父亲获罪,受牵累被充入宫中做宫女,分派的是侍奉御花园花草的事情,她虽然遭逢大变,却是随遇而安,再加上本就喜爱花草,因此做事十分尽心,只等着年纪到了被放出宫。

    然而,某次为了给各宫送时令鲜花,她乘舟采摘荷花,却不巧被信步至此的皇帝撞到,当时碧莲接天,荷花映日,青叶红花中掩映着的娇颜,立时惊艳了帝王的眼,临幸了她,封为采女。

    皇帝临幸宫女,原本寻常,但王青素的容貌实在太过明艳惊世,从采女到御女,再到才人,美人。她本是罪人之女,能到这种地步已经令人侧目,而在这时候,更生下了九皇子宇泓墨,终于引起了宫中嫔妃的妒恨忌惮,趁着她生产坐月子的时候,买通了她的贴身宫女,在她的饮食中下毒,毁掉了她原本绝色的美貌。

    王美人本是罪人之女,没有家族支撑,她又秉性柔弱,没有心机手段,唯一的凭借就是美貌。容貌被毁后,自然而然地被冷落,再加上被人一连串的设计陷害,终于彻底失宠,门庭冷落,连宫殿都被搬到了偏院冷寂的地方,终于湮灭在深宫之中,寂然无声。

    听着宇泓墨的讲述,想到柳贵妃说的话,再想到赵婕妤遇害时,六殿下宇泓瀚的处境,对于宇泓墨的处境,裴元歌也能够想想一二。失宠无依的嫔妃,年幼的皇子,在皇宫那种攀高踩低的地方,还不是任人作践,处处欺凌?尤其王美人罪女出身,骤然得宠,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妒恨,恐怕情形更为艰难。

    宇泓墨那时候小小孩童,恐怕也跟着受了许多苦难吧?

    看到裴元歌柔软抚慰的目光,宇泓墨便知道她心中所想,浅浅一笑,握紧了她的手,道:“其实,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艰难。娘亲是个随遇而安,性情柔和的人,并没有因为骤起骤落而有太大的心理落差,而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我的身上。虽然那时候我年纪小,记不太清楚细节,可是,每次想起那时候的情形,我都会觉得很幸福。只可惜,好景不长,随着我年纪慢慢长大,终究还是又引起了那些人的忌惮。”

    裴元歌心念微动,忽然道:“是皇后和叶氏?”

    “嗯!”宇泓墨点点头,潋滟的眸中透着深刻的恨意,“当时的皇子只有宇泓哲,六皇兄和我。六皇兄从出生开始就体弱,太医都说他活不久,我就成了皇后的眼中钉。即使娘已经彻底失宠,她仍然不放心。于是,我和娘所在的宫殿各种事端层出不穷,尤其是食物和茶水,各种相克的食物,还有夹竹桃之类容易被认为是意外的毒药铺天盖地。若非娘亲先前侍弄花草,对这些有所了解,只怕我和娘早就意外身亡了。那段时间,我和娘身边没有一个能相信的人,所有的饮食都小心小心再小心,即使这样,还是偶尔会有错漏。”

    宇泓墨记得,那次,他着凉发烧,烧得迷迷糊糊的,朦胧间看到娘亲坐在窗前,唱着常常哄他的歌谣,端着汤匙要喂他喝药。他想着是娘亲,定然不会有问题,谁知道才喝了两口,便隐约看到有人冲进来,将娘亲推到在一旁,把所有的汤碗砸得粉碎,然后抱着他痛哭。

    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昏聩,就又昏了过去。

    而等到他醒过来,才知道那是伺候娘亲的宫女,偷偷穿了娘亲的衣裳,梳了娘亲的发饰,想趁他生病神智不轻的时候,喂他喝下发热的药材,事后伪装成因病饼世。好在娘亲及时察觉不对,冲了进来,拦阻了那宫女的毒计,即便如此,喝了两口汤药的他仍然大病一场,高烧持续了三天三夜,几乎烧坏了脑袋。

    那件事在宇泓墨小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养成了习惯,发烧没有神智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也不喝任何人的汤药,即使是王美人喂他的汤药也不喝。因为他记得,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不能相信,即使是娘亲也不能,因为神志不清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欺骗他,耳朵也会欺骗他,什么都可能是假的!

    正因为是从这样的荆棘丛中长出来的,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皇宫的凶险和可怕。

    也正因为如此,最开始的时候,尽避察觉到自己喜欢裴元歌,宇泓墨仍然按耐着,没有会搅和裴府和寿昌伯府的婚事,就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把元歌卷入这样可怕的漩涡之中,让她跟他一起经历这种提心吊胆,没有一刻能够安心放松。他所经历过的苦难,绝不想再让元歌经历!

    “那时候,皇后跟柳贵妃斗得正厉害,皇后有宇泓哲傍身,而柳贵妃却膝下无子,难免弱了一筹。结果在这个时候,正赶上我那场斑烧,让父皇和柳贵妃想起我来。于是,父皇一道圣旨,我就被人抱到长春宫,认柳贵妃为母妃。用皇后的话来说就是,我这场病病得真是时候,因祸得福!”宇泓墨淡淡说着,忽然轻笑出声,眼眸中却充满了讥讽和嘲弄。

    裴元歌心中难免涌起了一股愤怒。

    被冷落了五年,被皇后派人肆意谋害,在生死边缘挣扎徘徊,皇帝何曾想起这个儿子?又何曾尽饼一丁点做父亲的责任?结果宇泓墨高烧病重,终于让皇帝记起还有这么个儿子,居然为了后宫争斗,硬生生地要他们母子分离,丝毫都没有顾及宇泓墨和王美人的感受。

    这中间的所有,完全是赤一luo一luo的利用和利益权衡,没有丁点儿的温情,实在令人心寒!

    “我不想跟娘亲分开,就在长春宫里一直哭闹,说要回娘亲的宫殿。后来更趁着宫女不注意,悄悄跑了回去,结果娘亲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我撵了出来,说了很多刺心的话,说再也不愿意看到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娘亲会突然讨厌我,不要我,就在宫墙外面一直哭着喊娘,最后是柳贵妃找来,温言软语地把我抱了回去。再后来,我跑回去了很多次,娘却始终狠心不理我,任我在外面哭。次数多了,我也伤心了,那晚下着暴雨我在外面淋了半天,娘却始终不给我开门,我终于死心,将东西砸在地上,说再也不想见她,跑回了长春宫,大病一场。再后来,娘亲就慢慢‘疯’了……。”

    裴元歌这才明白柳贵妃所说的那些事情的内情,心绪翻涌,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

    “王美人她其实是为你好吧?”

    “是啊!”宇泓墨习惯性地想要露出笑意,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牙齿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道,“后来我长大了,才渐渐明白娘当时的苦心。我记得,我在生病时,被人哄骗喝下汤药,高烧昏迷时,娘在我耳边一直哭一直哭,反复地说着她没用,不能保护我。所以,她觉得,如果我跟着柳贵妃或许会比较好。可是,如果心心念念惦记着她,难免会引来柳贵妃的不悦和猜疑,所以她故意那样做,故意伤透了我的心,让我讨厌她,恨她,然后能够真正接受柳贵妃,去做柳贵妃的孩子……。”

    裴元歌沉默了。

    除了惊人的美貌,王美人显然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她不能勘破所有的阴谋诡计,也不能够猜度人心,谋划设计,更不能在后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只是因为美貌,偶然卷入了皇宫争斗,又因为失去美貌而失宠。但再普通的女子,作为母亲,她对宇泓墨的爱护也仍然是深沉而真挚的。

    尽避她不能全然保护宇泓墨,但她仍然尽了全力,甚至不惜自己毁掉跟宇泓墨的母子之情,只是希望宇泓墨能够过得更好些……。

    当年幼的宇泓墨在墙外哭泣时,墙内的她是否也同样在痛哭流涕,心如刀绞?

    只因为她是个柔弱的母亲,无法在凶险诡谲的皇宫护住她的孩子,于是只能把孩子推向别的女人,这是何等的悲哀和痛楚?裴元歌曾经以为,她的前世,生活别人虚构的谎言之中,已经痛彻心扉,可是跟宇泓墨的身世比起来,似乎都变得浅淡起来。她止不住心疼,转身偎依进宇泓墨的怀中,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么,柳贵妃对你……。”

    “我能感觉得出来,母妃对我还是有着几分真心的。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她把我当成了七皇兄了吧!”宇泓墨轻声道。

    “七殿下?”裴元歌微微一怔,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那是谁?”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