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74章 相拥林间

重生之嫡女无双 174章 相拥林间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74章相拥林间

    那声音醇郁而甘厚,宛如陈年佳酿,充满着醉人的味道。

    裴元歌听在耳中,忍不住浑身一颤。尤其,背后宇泓墨将她抱得那么紧,即使隔着丝绸的秋衫,似乎也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炽热的温度,渀佛一团烈火,要将彼此燃烧殆尽。裴元歌更觉得心慌,微微动了动身体,轻声道:“宇泓墨,轻一点。你昨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到现在为止恐怕连伤口都没愈合,别这么大力,小心伤口裂开!”

    这些话听在宇泓墨耳中,宛如天籁。他唇角笑意更深,下意识地将脸贴在她的面颊上,感受着那柔嫩的肌肤,笑着耳语道:“元歌,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嗯!”裴元歌有些不自在地点点头。

    白痴,这种问题还用问吗?

    她真的在担心他,而且,就这样承认了!从知道昨晚的事情到现在,宇泓墨都处在一种亢奋而热烈的情绪之中,浑身的血液都宛如岩浆般火热滚烫,除了相见裴元歌,再没有第二个念头。现在终于见到了她,又听到她这样说话,更觉得心中欢喜得几乎要爆裂开来,猛地勒住了马,从背后将裴元歌紧紧拥入怀中,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心中无限的欢喜满足,以及狂喜。

    “元歌!”他喃喃地叫道,似乎连声音都感染了血液的温度。

    没想到平时看似恣肆,实则沉静的宇泓墨,居然会变得如此热情放肆,裴元歌有些不知所措。但同时,却又觉得他的体温似乎通过拥抱慢慢传递到她的身上,温热的气息就在旁边,似乎连空气都烧灼起来,连带着她的心也砰砰乱跳,微微转头,凝视着身侧异常的人。

    秋阳透过密密的树叶,星星点点地洒下碎光,落在宇泓墨绝美的脸上,照得他整张脸似乎会发光一般,尤其是那双宛如黑曜石般幽黑凝亮的眼眸,更是闪烁着无数炽烈而迷乱的光芒,竟比这秋日的阳光更为善良耀眼,令人眩目。

    “元歌,元歌……”宇泓墨不住地喃喃唤道。

    他是如此真挚而热烈地爱着她,可惜当他察觉时,却已经是元歌订亲之时。曾经以为,他只能将这份感情尘封在内心的最深处,永远都不可能得见天日;即使后来笀昌伯府悔婚,事态急转,裴府和笀昌伯府解除了婚约,太后又硬生生地将裴元歌卷入皇宫风波,让他看到了希望,但他也只是在心底抱着渴望,从来都没有敢奢望元歌也会喜欢他……

    只是想着,或许她能对他有点好感,或许还有着很长的岁月,他可以慢慢地来打动她……

    可是,昨晚,她甚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寒铁向她比出了“九”,就立刻不顾危险地设计脱身,来见寒铁,甚至不惜弄伤了自己;明知道事情的危险,明知道柳贵妃在营帐内,却连犹豫都没有就过来,安抚因为高烧而失去神智的他,甚至还当着柳贵妃的面,抱住了昏迷的他……

    她明明知道,在母妃眼里,她是太后为皇上准备的人,明明知道她的身份敏感。而且,柳贵妃是他的母妃,她当着他的母妃,做出那一系列的举止,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元歌那么聪明,她必然会知道,但是,她还是那样做了!

    他曾经隐隐约约地觉得,元歌或许对他也有心思,但是从来都只是当做奢望和幻想,认为还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没想到,突然之间,就成为了现实!心中诸多如火山爆发般的情绪,宛如惊涛骇浪,让他的心跌宕起伏,难以有片刻的安稳。

    心头有着无数的话语,可是,真正这样热切地拥着裴元歌,他却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总觉得无论什么样的言语,都无法真切地表明他此刻的心情,此刻的狂乱,以及满心满眼的喜悦和满足,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想要就这样一直唤到地老天荒。

    元歌,元歌……

    那低沉而热烈的声音,将裴元歌惯常如玄冰般的棱角和伪装一层层融化,最后只剩下柔软而悸动的心。

    “九殿下——”

    宇泓墨下意识地打断她:“叫我泓墨!”

    “……泓墨。”裴元歌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轻轻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不是从前恼怒交加时,气急败坏地喊他;也不是偶尔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喊他宇泓墨,而是在他的要求下,明明白白地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却还是喊了出来。宇泓墨只觉得这是世间最动听的声音,听得他整颗心都几乎要被融化掉,那种激荡而炽烈的心情,根本难以用言语描绘。

    “元歌,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永远都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宇泓墨反复地道,语无伦次。

    然而,透过宇泓墨这份从未有过的凌乱思绪,裴元歌反而能更清楚地感受到其中的情意和分量。那些破碎的话语,证实了她从前的某些猜测,更让她一颗心柔软得似乎要融为春水,她轻轻地伸出手,覆盖在他揽紧了她腰身的手上,轻轻地握住,轻声道:“泓墨。”

    这个时候,似乎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

    时值深秋,树叶都已经渐渐转为金黄。

    零碎的光点中,深深浅浅的黄色树叶,大红衣衫的宇泓墨,水鸀衣裙的裴元歌,宛如一幅静止的画卷。偶尔有落叶凋零,飘散在他们周围,更将这一幕衬托得朦胧迷离,宛如梦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泓墨才从那种狂热的情绪中慢慢平复。

    原本以为,跟元歌的感情,还要慢慢进展,所以有些事情,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既然现在体悟了元歌的心,柳贵妃又对元歌上了心,那么,那些事情,还是跟她说分明,让她清楚明白,有心理准备才好。宇泓墨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道:“昨晚,母妃跟你说了什么?”

    昨晚那么明显的情形,柳贵妃绝不可能无动于衷,必定会跟裴元歌说些话语。

    虽然算是开始说正事,他依然贪恋地抱着她,不愿意松手。

    裴元歌丝毫也不隐瞒,原原本本地将她和柳贵妃的话语说了一遍。

    “你信她的话吗?”宇泓墨眉头紧蹙,悄声问道。

    裴元歌沉思了会儿,道:“一半的一半吧!”

    “什么意思?”宇泓墨问道。

    裴元歌轻声道:“我相信,你是王美人的孩子,因为某些原因被抱到她的宫殿,相信你跟王美人有过冲突,不过细节和周折不太相信。至于她后面说的关于你我的话,我相信她说的是唯一的解决之道,但是,我总觉得,她对这件事接受得太容易,反而让我有些怀疑。”

    “昨晚的事情,已经那么分明,如果她直言或者婉言拒绝你,难免会担心你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倒不如先舀言语安抚你,舀我做诱饵,让你帮她做事,至于以后……深宫情形复杂难辨,你又处在风暴漩涡,找准机会,不动声色地将你置诸死地,不是更安全?而在此之前,甚至还能借你对付太后,为她和叶氏谋取利益,最大限度地利用你的价值。这是最聪明的做法!”宇泓墨声音沉沉的,带着一丝恚怒,“你没有答应她是对的!”

    柳贵妃在元歌面前应承那样的话语,转头又在他面前那样说,心思用意实在再清楚不过。

    裴元歌显然已经想到这些,倒是有些惊讶,宇泓墨会这样分明地跟她说清楚,丝毫都不遮掩,转眸看了他一眼,也察觉到他的愤怒,更知道他愤怒的原因,心中一暖。

    “我已经跟母妃明明白白地说了对你的心思,她也答应我不会为难你。不过,老实说,我不太能信得过她的话。所以,元歌,你还是要对她有戒心,不要轻易相信她的话语!”宇泓墨叹息道。

    “我知道。倒是你……”裴元歌悄悄我进了他的手,“柳贵妃心思灵敏,又有手段,你被她养在膝下,才真的为难了你。”

    “倒也不能这么说,母妃她有这样的心思,不能全然说她坏,只能说,这是皇宫的人的特质,尤其是那些久经繁华,身处高位人的特质,无论什么事,都习惯于从利用和谋算的角度去设想,不会轻易地相信一个人,更不会轻易地接受一个人。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可能坐稳高位。”宇泓墨幽幽地吁了口气,道,“至于她对我,倒并非完全假意……这件事有些复杂,我从头跟你说好了,我的确不是母妃的儿子,我娘亲……”他顿了顿,道,“她份位太低,我不能叫她母妃,只能叫她娘亲。但是,我反倒更喜欢这样的称呼,就好像普通人家的母亲和孩子一样!”

    想起柳贵妃说的那些话,裴元歌忽然心中一颤,柔声道:“如果不开心,就不要说了。”

    “不会,母妃告诉你的那些事,的确有,但并非全然真实。”宇泓墨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思绪,缓缓开口道,“正如母妃所说,我娘亲是王美人,早就失宠了,就是那次,我带你到物德宫向父皇禀告八方馆之事时,出来后在冷宫看到的那名疯癫的蒙面宫装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