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65章 扼杀入宫

重生之嫡女无双 165章 扼杀入宫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太后当然也能察觉到宇绾烟的神色变化,不过有前因在那里,也算人之常情,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宇绾烟根本不可能对裴元歌不利,因此随意道:“是啊,元歌,绾烟是哀家的孙女,也不是外人,不用这么拘礼。”招手让裴元歌过来,将她揽在怀中,又对宇绾烟道,“烟儿你嫁了人,你五皇兄他们又事务繁忙,皇后又出了那样的事端,弄得哀家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亏了元歌这丫头陪着哀家!”

    言语中尽是器重疼爱之意,颇含警告。

    宇绾烟当然明白,太后当着她的面这样说,显然是在警戒她,让她知道,太后现在有多看重裴元歌,让她不要因为一点旧事跟裴元歌过不去。想起当初,她在宫中时,裴元歌虽然也得太后喜爱,但显然太后视其为棋子,跟现在这种信任器重迥然有异。显然,短短数月,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急剧上升,看来她之前看得不错,这位裴四小姐果然手段非凡!

    说不定,皇后被废一事,都有这位裴四小姐的手笔!

    因此,听到太后的话,宇绾烟只是浅浅一笑,神色淡然。

    太后微微皱眉,这次她宣召宇绾烟过来,当然是想打听寿昌伯府的事情,但宇绾烟的态度却始终就是这般,恭谨有礼,却处处都淡漠疏离,显然跟她这位太后很是离心,忍不住道:“烟儿,有句话皇祖母还是要说,虽然说你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但说到底,娘家才是你在婆家的立足之本!再说,寿昌伯府若得用,你的脸面也有光彩不是?”

    话语中既有威胁,又有利诱。

    见太后连这话都不避着裴元歌,宇绾烟就更清楚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淡淡笑道:“皇祖母说得是!您放心,孙女再不才,也是父皇的女儿,总不会丢了皇室的颜面。至于寿昌伯府,唉,最近公公身体有恙,抱病在床,世子爷又请调边疆,到现在连封书信都还没捎回来,连孙女都不知道他近况如何。家里就这两位顶梁柱,偏偏都使不上力,别说得力兴旺了,孙女现在只盼望能家宅安宁,也就足够了!”

    说着,幽黑的眼眸翩然闪现一抹亮光,静静地看着太后。

    她当然明白太后的心思。

    皇后被废后,叶氏又接连出现问题,好几位族人以及叶氏麾下的人手都被褫夺官职,弄得叶氏势力大减。所以太后就把主意打到寿昌伯府,想着之前退亲的风波算是平定了些,想要接着寿昌伯和傅君盛为叶氏打拼。但自从知道华妃被皇后下了绝育药后,宇绾烟就打定主意不愿再受太后和叶氏的操纵,再加上如今叶氏跟柳氏,宇泓哲跟宇泓墨的争斗动向不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因此宇绾烟打定主意置身事外。

    对太后来说,寿昌伯府不过是用来扩张势力的棋子,但她宇绾烟是寿昌伯府世子妃,与寿昌伯府荣辱与共,兴衰同体,她的将来和前程全系在寿昌伯府,甚至,寿昌伯府也是华妃将来的依靠,她绝不愿意寿昌伯府被太后操控,成为叶氏争斗的牺牲品。

    听着两人的对话,裴元歌也渐渐明白过来。

    她之前的猜测不错,太后的确想要涉足兵权,除了李明昊外,还把主意打到寿昌伯府的头上。毕竟寿昌伯傅英杰是行伍出身,也曾立下许多军功。难得的是,宇绾烟能够把情形看得透彻,无论太后如何威逼利诱,她都淡然回绝,不让寿昌伯府趟这趟浑水,处在风暴中心,尚能如此清醒,当真是少有的聪明人!

    太后眉头皱得更深,自从给宇绾烟订下这桩婚事后,这个孙女就变得沉默多了,显然有怨怒,毕竟当时寿昌伯府情形那般狼藉,宇绾烟素来聪明,当然明白自己成了太后拉拢寿昌伯府的棋子。只是没想到,出嫁后,宇绾烟更是变本加厉,没事连皇宫都不再进了,竟是要与她和叶氏划清关系的姿态。

    不过算了,寿昌伯府毕竟声名狼藉,现在启用也未必是好是,既然宇绾烟这样不识抬举,那就由得她去!

    心中有了更好的人选李明昊,太后对寿昌伯府并没有多热心。

    正要挥手让宇绾烟出去,忽然帐篷外面传来一声通报:“皇上驾到!”

    裴元歌和宇绾烟急忙都站起身来,垂手而立。只见帐篷帘幕一掀,身着天青色团龙袍的皇帝微微躬身,进了帐篷,环视四周,目光在裴元歌和宇绾烟身上凝了凝,随即闪开,笑着走向太后。紧接着,他的身后闪过一道冰蓝色的身影,既秀雅又华美亮眼,艳若牡丹,正是裴元舞。本就明艳的脸上笑意盈盈,眸光明亮若星子,对着裴元歌粲然一笑,随即福身道:“小女拜见太后娘娘,绾烟公主!”

    太后眸眼微凝,沉沉地盯着裴元舞眉飞色舞的模样,神色颇有些惊愕阴沉。

    宇绾烟先向皇帝行礼,这才淡淡道:“裴大小姐不必多礼!”

    “绾烟你也来探望母后啊!”皇帝有些意外,随即又微微一笑,许久没见这位出嫁的女儿,问了两句在寿昌伯府的境况,宇绾烟都一一答了,皇帝又叮嘱几句嫁为人媳的本分,不许她骄横蛮纵,便掠过宇绾烟,先微微回头看了眼裴元舞,随即转眸去看裴元歌,目带询问,嘴里却道:“原来裴四小姐也在这里。”

    裴元歌福身,先将目光投向太后,微微摇头,随即道:“小女拜见皇上!”

    “起来吧!”皇帝顿悟,点点头。

    裴元舞向裴元歌挑衅的那一眼,宇绾烟也看到了,再看太后掩饰不住的错愕,心有所悟,便笑着道:“裴四小姐素来得太后喜爱,来探视皇祖母倒是寻常,怎么裴大小姐却随同父皇前来?这倒是巧了!”看来这位裴大小姐和父皇一道,并非太后的意思,而且裴大小姐跟裴元歌似乎不睦,既然如此,她倒不妨帮裴元歌一把,卖她个人情。

    虽然对于裴元歌和傅君盛的事情,宇绾烟心中有些介怀,但她更清楚,现在皇宫里的事情,她已经不可能插手,如果还是保全华妃,恐怕还要落在裴元歌身上,只宜交好,不宜交恶。

    “的确是凑巧,母后身体不适,朕过来探视,没想到半路却撞到了裴大小姐,裴大小姐说是来探望母后,不小心扭伤了脚,朕想着母后身体微恙,帐篷里定有太医在此,裴大小姐受了伤,行走不便,便带她一道前来,免得有差错。”皇帝微微笑道,“裴大小姐扭伤了脚,却还是想着来探视母后,一片孝心实在可嘉。不知道太医是否在此?正好给裴大小姐诊治下!”

    探望太后?扭伤了脚?

    皇帝说得简略寻常,似乎浑不在意,但在简略寻常中却透漏出无限意味。

    看裴元舞眼眸闪亮,容光焕发的模样,任谁都不会以为她是“凑巧”遇到皇帝,想必是早就打听了皇帝的动向,投怀送抱,故意想要在皇帝跟前露脸吧?尤其是太后,更知道裴元舞刚从她的帐篷中出去,谈何探视?分明是以此为借口,博取皇帝的好感。而最要紧的是……。

    她前面才刚斥责裴元舞,结果裴元舞出去后,不但没有反省,反而转身就打听到皇帝的行踪,自己跑到皇帝跟前露脸!显然,裴元舞丝毫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反而撇开她这个太后自己行动……在她这个太后能够为她提供便利时,百依百顺,一旦出了意外,她稍加训斥两句,裴元舞就不服不满地自行其是,甚至还到她这个太后跟前耀武扬威……

    太后忽然想起赵林先前到裴府宣旨时的话语,更加心寒。

    赵林说,他去宣旨时,看到裴元舞和裴诸城神色不对,似乎起了争执,裴元舞的眼眸中甚至有挑衅之色。裴诸城身为裴元舞的父亲,光一个孝字,裴元舞就不该如此放肆,何况裴诸城疼爱女儿众所周知,对裴元舞这个庶女也耗尽心血,未曾亏待,无论发生什么事,裴元舞都不该跟裴诸城翻脸,尤其,还当着赵林这个外人的面。

    只能说,裴元舞这个人天性薄凉功利,令人心寒。

    若只是薄凉功利倒也罢了,偏裴元舞有美貌,有小聪明,也还有些手段,尤其是这次的事情。裴元舞在宫中唯一的依靠就是她这个太后,但是今天被她训斥过后,转瞬间就能打听到皇帝的行踪,这份手段和能力让太后在心寒之外,又有些心惊,看起来,除了她这个太后,裴元舞在宫中另有人脉和关系网,而她这个太后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元歌说,裴元舞美貌,宫中唯赵婕妤可比拟,看来,不止是美貌,连性情也相似。

    当初赵婕妤是柳贵妃提拔上来的,结果得宠后却不把柳贵妃放在眼里,甚至处处针对,视若仇雠。现在如果她真的抬举裴元舞,恐怕要重蹈柳贵妃的覆辙,非但不能为自己增添臂膀,为叶氏稳固势力,反而是养虎为患,让自己更加艰难!倒还好自己发现得早,不至于铸成大错!

    看来,她想要让裴元舞入宫,实在是看错人了!

    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太后原本有些阴沉的脸色慢慢恢复平静,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微笑,神色慈爱地道:“是吗?那裴大小姐还真是用心良苦!”

    听到这声“裴大小姐”,再看太后的眼神,裴元歌就知道,她所设的连环计终于奏效,太后恐怕是要打消让裴元舞入宫的念头了!至于皇帝那边,裴元歌觉得,皇帝对裴元舞并没有意思,只是碍于太后而用的障眼法,敷衍而已,如果太后打消这个念头,裴元舞就不可能入宫,也不会祸及裴府。

    裴元舞,她其实根本就不明白太后的为人!

    太后是个很自负的人,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所以,当她想要裴元舞入宫的时候,无论太后有多看重裴元歌,无论裴元歌再怎么进言,太后都不可能改变主意,甚至还会以为裴元歌在嫉妒,说不定会因此不喜,甚至教训裴元歌。所以,裴元歌在太后面前,从来都没有说过裴元舞的坏话,因此那只会起到反作用。

    想要打消太后让裴元舞入宫的念头,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事实让太后明白,裴元舞不适合入宫。

    因此,当从赵林那里打听到秋猎的相关事宜时,裴元歌就知道,机会来了!

    首先,裴元歌拜托赵林,回萱晖宫后,将在裴府看到的情形如实禀告太后,并加以诱导,让太后对裴元舞的为人产生疑虑。当然,以太后的谨慎,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放弃裴元舞,但是心里却会存有疑虑,并且以这样疑虑的眼光来看待验证裴元舞的所有举止,无形之中便带了挑剔之意。

    其次,在秋猎前,裴元歌有意无意地刺激了裴元舞几句,激得裴元舞满心不忿,更一门心思要在秋猎上容光照人,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艳。而由于秋猎的特殊性,这个举止必定会引起太后的不满,而在发现李明昊后,裴元歌又故意诱导,让李明昊和裴元舞闹出是非,加深太后的不满。

    以太后的性情,裴元舞入宫在即,却出了这种事端,太后必定会将她叫来,加以斥责和指点。

    而裴元歌则在这个过程中动了点小小手脚,让裴元舞认为,太后之所以会斥责裴元舞,全是裴元歌从中作梗,使得裴元舞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赏,反而招来斥责。这样一来,就会让裴元舞产生错觉,认为裴元歌对太后的影响,以及足够威胁她的前程,可能会让她永难翻身。

    其实,即使是太后恼怒,让裴元舞离开反省,最多也只会认为裴元舞不够聪明机警,并不会因此放弃裴元舞。想要让她觉得裴元舞不能入宫,就必须让太后感到威胁,那就必须裴元舞自己做出出格的举止。所以裴元歌故意透漏出皇帝的行踪,裴元舞将这次秋猎当做最后的救星,唯一的机会,在对太后绝望的情况下,定然会自己想办法去接近皇帝,想从皇帝入手。而她这样的行为,才会真的葬送她所有的希望,因为这让太后看到了裴元舞的功利、薄凉,以及自行其是,稍有不顺便会违抗太后,根本不可能完全为太后所用。

    裴元歌又故意提到赵婕妤,让太后想到柳贵妃的前车之鉴。

    如果是叶氏倒台前的太后,对这样的裴元舞未必会放在心上,因为太后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压制裴元舞,让她无法泛起风浪。但是,经历过废后事件,叶氏又处在动荡时期,这时候的太后却是敏感而多疑的,她对自己不再那么自信,而对周围人的防备却更深了,尤其,她还要稳定叶氏现在的情形,首重的是求稳,所以,当她认为裴元舞可能会成为祸患时,就一定会果断地放弃裴元舞。

    这是个连环的设计,但真正会让太后动摇的,只是最后裴元舞私自截住皇帝的行为。

    因为太后原本认为,裴元舞在宫中,除了她这个太后再无可依靠,但现在她恼怒之下斥责裴元舞,裴元舞却能转身就得知皇帝的行踪,自己设计接近皇帝,太后就会怀疑起裴元舞的能力,和在皇宫的人脉,进而心生警惕。但是,太后绝不会因此去质问裴元舞,而只会在心里猜测,因为猜测而更加惊疑不定,所以,太后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消息其实是裴元歌透漏给裴元舞的!

    京城美人多得是,想要攀龙附凤得更多,太后不愁找不到合适的美人,没有必要在裴元舞身上赌。

    裴元舞的失败,在于她过于看重了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对太后的了解太过浅薄,根本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次秋猎,她甚至什么都不必做,只要装出一副对太后恭恭敬敬的模样,太后就一定会选她入宫!饼于想要露脸,反而成为她失败的根源!

    但无论如何,在她的连环设计下,终于扼杀了裴元舞入宫的可能性!

    裴元歌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