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64章 公主绾烟

重生之嫡女无双 164章 公主绾烟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舞双眼紧紧盯着裴元歌,几乎要喷出火来,势若疯狂:“是你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是不是?不然太后绝不会责怪我,明明就是李明昊的错,为什么会怪到我身上?都是你,在我之前,在太后面说我的坏话,是不是?你就是要在太后面前诋毁我,就是要打压我,就是不许我有翻身的余地,是不是?裴——元——歌!”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逼出来的,充满了慑人的寒意。

    “既然大姐姐认定我在太后面前进了谗言,那妹妹我若是不进些谗言,岂不是白担了这罪名?”

    裴元歌看着她,突然有些想笑,即使到了这时候,裴元舞还没弄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知自省,还是一味地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来,似乎她但凡有不顺,都是别人挑拨陷害,时运不济,从来没有她的责任!不过,现在裴元歌就是要让她有这种错觉,淡淡一笑,悠悠道:“记得大姐姐之前说什么来着?说这次秋猎定然会让我明白,你比我更好,结果呢?”

    上下打量着裴元舞精心装扮的服饰,啧啧赞道:“大姐姐这身妆束当真漂亮!”

    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非但不是称赞,反而是讥讽了。

    裴元舞牙齿咬得咯咯响,却偏偏难以驳斥。

    “可惜,妆束再美都没用,因为大姐姐你不是美给自己看的,而是美给太后看的,而在太后心里,我的分量远比你重得多,我不过随口几句话,就能让大姐姐你精心装扮的一切化为乌有,反而落得责难,这就是现实!”裴元歌神色悠然,嘴角含笑,“大姐姐你最好认清这点,以后别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学着巴结我,逢迎我,如果我高兴了,或许会给大姐姐一个机会,否则的话,你只有被我踩在脚底下的份!”

    她不用再刻意地去表现轻蔑,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据,足够裴元舞愤怒欲狂。

    “你——”裴元舞本就城府不算深,尤其面前是她嫉恨怨憎的裴元歌,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手已经挥起,却又迟迟不敢落下。如果她真的打下这巴掌,裴元歌绝对回头就会去太后那边告状,以裴元歌在太后心中的地位,太后今日又这般迁怒于她,说不定会彻底毁灭掉她之前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

    “大姐姐果然还是聪明人,知道这耳光打不得,这就对了嘛!”裴元歌嫣然一笑,“大姐姐该好好冷静冷静了,只要有我在,就绝不会让你在太后跟前有出头之日,今天的事情,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让你明白,在太后心里,我才是最重要的,你就算再美,再有才华也是白搭,就像今天,大姐姐精心装扮,换来的却是太后的斥责,命你好好反省,而我随意装束,反而得到太后的盛赞。”

    说到这里,裴元歌顿了顿,笑意嫣然地看了眼裴元舞。“大姐姐或许不知道,太后之所以让你离开,让我留下,是因为待会儿皇上要来探望太后。大姐姐你最好识趣些,不要来打扰我和皇上!要记住罢才的教训哦,以后对我要恭敬些,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在太后跟前出头!”

    说着,挑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又朝着太后的帐篷走去。

    裴元舞望着她离去的身影,耳边犹自回响着她的话语,句句如刀,刺得她的心鲜血淋漓,痛不可耐。为了能够进宫,她已经跟父亲闹翻,现在是因为太后看重她,父亲才暂时按捺着,不能将她如何。可以说,太后是她最后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但是,太后明显更看重裴元歌,如果裴元歌真的跟她作对,恐怕她日后在太后眼里会动辄得咎,就像今天一样,明明不是她的错,到最后都会怪到她的头上来!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太后会在裴元歌的挑拨下,放弃她也说不定!

    到时候,没有太后的庇护,父亲绝对不会跟她客气,她这一生,就真的彻彻底底地完了!

    不,她不甘心!

    明明她比裴元歌更美,更有才华,她处处都比裴元歌好,为什么却处处都被裴元歌压制?只因为裴元歌是嫡女,她是庶女吗?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裴元舞心中既绝望又怨恨不甘,这次秋猎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而太后根本就是站在裴元歌那边……。忽然间,脑海中浮现起裴元歌刚才的话,裴元舞心中一动。

    皇上带会儿要来探望太后娘娘?

    或许,这是她的机会!

    既然太后一味偏袒偏信裴元歌,显然是不能指望的,现在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她自己而已!是的,裴元歌因为嫉妒,能够在太后面前诋毁她,让太后斥责她明艳的装束,但是皇上不会。皇上是男人,男人没有不爱美丽女子的,如果皇上为她而惊艳,想要她入宫,别说裴元歌,就算太后也没法压制她!

    何况,之前皇上对她就很有好感,如果能制造一起偶遇,让皇上看到现在的她……。

    转过身后,裴元歌的笑意慢慢消失,陷入了沉思。

    在大庭广众之下,造成李明昊和裴元舞的误会,这只是巧合,正巧她看到李明昊目不转睛的模样,联想到他不管不顾的性格,猜测他可能会有出格的举止,借此将名头栽在裴元舞头上,更坐实裴元舞衣着光鲜招惹是非的罪名,好让太后更加不满。然而,太后的确不满了,但是不满的态度实在有些引人深思。

    太后居然全然责怪裴元舞,而丝毫没有提及李明昊,这实在有些异常。

    按理说,李明昊的身份虽然不凡,但在太后眼里并不算什么,裴元舞是太后想要安排给皇帝的人,李明昊这般公然冒犯裴元舞,太后无论如何也该对李明昊有些不满。可是,看太后的模样,非但没有对李明昊不满,反而似乎因为李明昊而加重了对裴元舞的不满……。难道说,在太后心里,李明昊比裴元舞更重要?甚至,会因为裴元舞跟李明昊起争执而对裴元舞不满?

    裴元歌忽然想起,在那次刺客事件后,太后曾经想将一人推上禁卫军统领的位置,结果被宇泓墨设计陷害阻挠,之后便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当时看太后说了一句话——“无人可用”!

    而据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消息,叶氏虽然有权倾朝野之势,但在兵权上却始终插不进人手。

    裴元歌眉宇微蹙,难道说太后想拉拢李明昊?

    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不祥的阴霾。但眼下要紧的还是裴元舞的事情,必须在这次秋猎中打消太后的念头,彻底断了裴元舞入宫的道路,否则,将来还不知道有什么祸患?裴元歌默默地想着,如今,圈套她已经设下,就算裴元舞能不能沉得住气,不跳她这个圈套了。

    不过,以裴元舞此刻的心性,以及对她的嫉恨,恐怕很难……

    想着,掀帘进了太后的帐篷,却见帐篷内多了一人,却是已经嫁到傅府的公主宇绾烟,正在向太后请安。嫁了人的她,换了妇人装束,梳起高高的发髻,戴着嵌八宝的赤金首饰,身着浅金绣百蝶穿花纹的对襟褙子,下身是雪青色马面裙,比起先前女儿家的装束,更多了几分威严庄重,面色沉稳,看不出丝毫悲欢,唯独那双幽黑的眼眸中,透漏出几分淡淡的凄凉。

    初嫁三日,夫君便自请到边疆磨练,又有那样的婆婆,只怕这位绾烟公主在傅府的情形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知道宇绾烟对她并无敌意,但毕竟她曾经跟傅君盛定亲,又闹得满城风雨,如今会面,总有些尴尬,裴元歌手掀着帘子,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中颇为后悔,早知如此,还不如再去刺激会儿裴元舞,晚些再进来的好。

    太后也没想到两人会撞个正着,但很快就缓下脸色,招手道:“元歌丫头,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裴元舞上前,对着宇绾烟盈盈行礼,道:“小女见过绾烟公主!”

    按照大夏王朝的规矩,皇室为尊,君臣有别,公主出家后虽然冠以夫姓,但仍然以公主名号为尊,而不是寻常女儿,初嫁后便以某夫人称之。所以裴元歌喊的不是世子夫人,而是绾烟公主。

    宇绾烟抬头看了她一眼,眸色复杂。

    虽然出嫁前就知道,这位裴四小姐跟傅君盛曾有婚约,而且以端午节那天的情形看来,傅君盛对她相当中意,骤然悔婚,又是傅府对不起裴府,在这种情况下,傅君盛只怕很难忘情裴元歌。但真正嫁过去后,看着她曾经有着萌动的夫婿那冷漠而忍耐的表情,以及新婚三日,才回门就迫不及待请去边疆的举止,只怕她先前所以的情形还是浅了,傅君盛何止是不能忘情?根本就是……。

    宇绾烟眸中闪过一丝怨怼,但很快就又逝去,深吸一口气,道:“裴四小姐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尽避心有怨怼,心有嫉妒,但她也清楚,这并不是裴元歌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