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62章 故意挑衅

重生之嫡女无双 162章 故意挑衅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让她进来吧!”太后皱眉道。

    裴元歌心念微动,从旁边张嬷嬷手中取饼茶盏,双手递给太后,然后柔顺乖巧地道:“太后娘娘,您素来有头疼的痼疾,不能见风,今天因为秋猎在外那么久,恐怕会有些不舒服吧?我替您按摩按摩可好?”见太后点头,便起身到太后身后,缓缓地为她按压着两侧的太阳穴。

    为了让裴元歌取信太后,知道太后有头疼的痼疾,皇帝特意找来名医,传授给裴元歌这套按摩手法,以缓解疼痛,由此更让太湖觉得她贴心。现在按压起来,果然让太后面色渐缓,神情舒适。

    “太后娘娘,您刚才提到大姐姐,是不是她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裴元歌趁机道,“即使大姐姐有事情让您不满意,您也别急,慢慢地教她就是了。毕竟,我和大姐姐都还年幼无知,难免会有做错事的时候,哪能跟太后娘娘您的睿智练达相比呢?总要慢慢学嘛!”

    这话太后听得十分入耳:“你这孩子处处都好,你大姐姐可以未必了!”

    裴元舞进入帐篷时,正好听到两人的对答,心中一沉,再看看眼前两人亲热的模样,心中更是敲鼓,微微地咬了咬唇,上前福身,冰蓝色的裙裾微微晃动,宛如浮动的水纹般,煞是引人瞩目:“小女裴元舞拜见太后娘娘!听说太后娘娘身体有恙,不知道有没有好些?”她殷勤而关切地问道。

    毕竟,她现在唯一的靠山就是太后,没有太后,她也就万劫不复了。

    看到那闪耀眼目的冰蓝色衣饰,太后就觉得闹心,因为是在自己的帐篷,周围又没有外人,便没有遮掩,冷着脸道:“您若不来气我,便糟糕不到哪里去!裴元舞,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新科状元李明昊争执起来?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因为已经把裴元舞当做是她的人,所以太后就开门见山,直接而坦白地质问起来。

    说到这个,裴元舞就觉得委屈,咬唇道:“太后娘娘明鉴,此事实在是那个李明昊欺人太甚!明明是他过来搭讪,小女为闺誉着想,不欲与其搭话,谁知道他却出口伤人,辱及小女。太后娘娘,当时那么多人在场,他那般轻薄侮辱的言辞众人都停在耳中,小女若不辩白,恐怕就要声誉扫地,焉能任他欺辱?还请太后娘娘为小女做主!”

    在她看来,李明昊不过区区新科状元,靖州布政使司参政之子,而她却是太后看中,想要选入宫中服侍皇帝的贵人,在太后心中轻重亲疏都不可同日而语,太后定然会为她做主,严惩李明昊那个轻薄无行的登徒子。

    却不知,太后现在正极力拉拢李明昊,在太后心中,李明昊可比裴元舞有用得多!

    “说到底,还是你自己不检点,秋猎之期,好好的穿这么亮眼做什么?这种场合,你跟那些未婚小姐们争什么先后?你瞧瞧元歌的衣着,再瞧瞧你自己的。元歌是嫡女,尚且如此淡雅从容,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气度。元歌虽然年纪小,可行事做派比你要稳重得多。裴元舞,你以后要好好地跟元歌学一学,别总是分不清轻重缓急,净出纰漏!”

    从赵林回复旨意开始,太后心中就对裴元舞有了成见,再加上今天裴元舞的衣饰,以及和李明昊的争执,越发让她不满,这会儿看到竟还不知道自己的过错,反而先告起状来,心中更加恼怒,丝毫也不留情面地斥责起来。

    裴元歌向裴元舞送去挑衅的得意眼神,却停了按摩,福身道:“太后娘娘谬赞,小女愧不敢当。”

    “有什么不敢当的?哀家既然这样说,你就当得!在哀家面前,你还遮掩什么?别人不知你的好处,难道哀家还不知道吗?”对裴元歌的谦逊深感满意,太后似怒实赞地道,只觉得自己对裴元舞或许过于纵容,以至于这个裴府庶女心高气傲,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正需要好好敲打敲打,因此毫不吝啬对裴元歌的称赞。

    “太后娘娘!”裴元歌微微拉长声音,有些撒娇地喊道,随即又笑着道,“其实我也有许多不如大姐姐的地方,比如大姐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却只书法略有可取,其余都不足道。另外,大姐姐容貌明艳无双,就是宫里的娘娘也少有人能及,恐怕只有赵婕妤能比拟一二,这点我可是真的很羡慕大姐姐呢!”

    “你这孩子!”太后白了她一眼,道,“你如今年纪小,还没张开,有些稚气,可也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等再过两年长成了,还不知道怎么倾国倾城呢!”听到赵婕妤,太后心中微微一突,随即笑着安慰道,“再说,人光长得好有什么用?光有美貌,没有头脑,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裴元舞,有心要敲打她。

    裴元舞精心装饰,原本是想要在秋猎上大出风头,一举盖过所有女子,好让太后清楚,她比裴元歌更好!没想到艳光四射倒是艳光四射了,却非但没让太后称赞欢喜,反而招来责骂,就连李明昊搭讪羞辱她的事情,太后也不为她做主,反而指责是她的过错,怨她风头太盛,压过裴元歌,心中的酸楚疼痛,以及愤怒不甘难以言喻,在胸口不住膨胀,几乎要炸裂开来。

    但眼前的人是太后,是她现在唯一的指望,裴元舞不甘得罪,只能忍着,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只咬得唇色一片苍白,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小女多谢太后教诲,日后定然会多向四妹妹学习,以弥补小女的不足。也请太后娘娘不吝赐教,多指点小女。”

    太后何其精明,看她的模样,就知道裴元舞并没有真正把她的话听进去,只是碍于她是太后不敢反驳,心中难免不悦。这裴元舞未免太高傲固执了些,虽然说有心入宫拼争,又有美貌又有才华,还算是颗好用的棋子,但这般固执,自以为是,听不进人言,未免有些……

    算了,慢慢调教吧!

    想着,太后倒并没有冰山到底,淡淡道:“你也起来吧!饼来给哀家捶捶肩膀,哀家这肩膀也酸疼得很!”

    “是!”

    裴元舞上前,站在裴元歌右边,裴元歌为太后揉捏太阳穴和附近的穴道,她则为太后捶着右肩,忍不住抬眼去看裴元歌,正好迎上裴元歌斜乜的模样,眼眸微挑,充满了得意和蔑视,随即掠过她,落在太后的发髻上,充满了自信和笃定,似乎是觉得裴元舞已经跟她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她连看裴元舞一眼都不屑于。

    这种蔑视,让裴元舞几乎咬碎了牙齿,连为太后捶肩的手都不自觉大了几分力道。

    太后立即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眉头紧蹙,挥挥手道:“算了,裴尚书把你娇生惯养的,哪里懂得这些?哀家也不用你捶肩了,你先下去,好好想想哀家的话!若有事,哀家自会再让张嬷嬷找你。”说着微微地闭了眼,喃喃自语道,“还是元歌你贴心!”

    这话听在裴元舞耳中,不啻雷击,抬眼狠狠地瞪了裴元歌一眼,强自忍耐着离开。

    太后看似闭目养神,但裴元舞这一眼却病没有逃过她的注意,自然知道裴元舞是为她屡屡夸夸赞裴元歌而感到不满,嫉恨,想必以裴元歌的机敏,也察觉到这一眼。因此,等裴元舞离开后,太后便道:“元歌丫头,你可千万别学你大姐姐,宫中的女人最要学会贤德大度,嫉妒是首忌!你这位大姐姐实在是……唉!”说着,摇了摇头。

    “太后娘娘,恕我直言,我觉得大姐姐也只是一门心思想要在太后娘娘跟前表现,这才如此费心,倒并没有别的意思。您就宽宥她这遭,别跟她计较了,您方才的话句句是为她好,大姐姐一定能够想明白的!”裴元歌深知,以太后的精明,早晚能明白裴元舞如此衣着的用意,等到她心平气和时想明白这点,对裴元舞的不满就会减轻,因为裴元舞的这份心切,正是太后可以利用的地方。

    但现在,太后正是裴元舞最不满的时候,她却偏偏揭破这个事实,反而会让太后无视其他,单纯剩下对裴元舞此举的不满和抱怨。

    果然,太后闻言,冷笑道:“出风头也要看时候,这般不管不顾,实在是太莽撞了!”

    “太后娘娘息怒,好说歹说,大姐姐方才也是受了委屈,难免有些气性,一时领悟不到太后娘娘的好意。如果太后娘娘不介意的话,不如让我去跟大姐姐好好说清楚,剖析明白其中的利弊。大姐姐是聪明人,只要明白过来,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裴元歌建议道。

    太后点点头,道:“也好,你们总是姐妹,又是平辈,好说话,你去跟她剖析剖析!”

    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因为柳贵妃的坐大,太后在宫中有没有可用的人手,总觉得步履维艰,原本这次让裴元舞过来,就有让她入宫的心思。但现在看起来,以裴元舞这般心性气度,就这样入宫,只怕惹来的麻烦更多。看来,这件事又要再往后推延一段时日了!可惜,元歌究竟年纪小啊……

    出了太后的帐篷,裴元歌就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如芒刺在背。

    裴元歌转头望去,正好看到裴元舞正在远处,死死地盯着她。她微微一笑,走上前去,素来沉静的容颜出现少有的炫耀和得意,故意挑衅道:“怎么样?大姐姐,就算你精心装饰又如何?不过是招来太后的责骂而已,而我什么都不做,就能让太后赞不绝口,你还想跟我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