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61章 弄巧成拙

重生之嫡女无双 161章 弄巧成拙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舞今天的穿着打扮,的确很亮眼。

    只见她上身是件浅蓝色的对襟上襦,领口和袖襟有着冰蓝色滚边,下身是浅蓝色渐变长裙,从浅蓝色渐变为深蓝,绣着冰蓝色的连枝花。浅蓝色柔和,冰蓝色亮眼,她又在衣裙花纹的花瓣间嵌上碎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耀人眼目。头上并不如其他官家贵族女子带得赤金首饰,反而用的是翠蓝色的点翠,翠绿色的羽毛经过加工,闪烁着幽泽的光芒,与蓝色衣饰搭配得天衣无缝,看似素雅悠淡,却又有着一种低调的奢华和耀眼。

    时值秋季,万物肃杀,大地一片金秋,更衬得她一身蓝衣光彩夺目,跃然众人。

    裴元舞的容貌本就明艳动人,如今在这一袭亮色的映衬下,越发衬得她肌肤若雪,眉如远黛,眼若秋水,浅然微笑间更显明眸皓齿,艳若桃李。也许是知道这次秋猎是自己唯一的机会,破釜沉舟之下,眼眸中好似燃烧着一团火焰,灼灼动人,更显得光芒四射,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奇怪了!元歌,我听说你姐姐不是也被太后看重,有意让她入宫吗?怎么却在秋猎上穿得这样耀眼?难道说那些是谣传吗?”温逸兰有些不解的道。

    这正是裴元歌淡笑的原因,连温逸兰都能察觉到这样做的不妥,可笑裴元舞却不知晓。

    大夏王朝对女子要求甚严,平时在公众场合,几乎都要轻纱遮面,不可让人轻易觑了容颜,唯独这秋猎大典是个例外。据说是前朝曾有公主在参加秋猎时,佩戴的面纱被树枝构住,当时那位公主正在纵马急行,因此面纱扬起,遮了视线,没能看清楚前方的道路,以至于撞在了树上,当场毙命。因此,之后参加秋猎的女子便可不戴面纱,渐渐的,连不参与狩猎的女子也能够素面朝天,成了惯例和传统。

    也因为这是女子唯一能够光明正大露出容颜的场合,再加上能够参与秋猎的,基本都是高官权贵,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青年男子,要么有高贵的身份,要么就是极得皇帝青眼,随便一人都是夫婿的上好人选。因此,也慢慢形成一种相看的风气,女子们自然变着法的争奇斗艳,好吸引众人的目光,若有两情相悦者,皇帝也多半乐意成全。

    李阁老带李纤柔过来,就有这种意味,希望李纤柔能够吸引到出色的才俊。

    裴府从来没人参加过秋猎,自然不清楚秋猎的习俗。

    而裴元歌则在接到太后的懿旨后,借着送赵林离开的机会,详细地向他询问了秋猎需要注意的事宜,并授意他跟太后说了那番话,在太后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这是她前世养成的习惯,面对任何陌生的环境和事件,总要先想办法打听清楚各种忌讳,免得出差错。

    裴元舞却没有这份谨慎和细致,一心只想着要艳惊四座,却完全没有注意场合和形势。

    太后授意裴元舞参加秋猎,本就用让她出宫侍奉皇帝的意思,结果在这种情况下,裴元舞居然装扮得如此光彩照人,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如同那些想要挑选如意夫婿的女子一般,看在太后眼里,只怕未必会觉得裴元舞出色,反而会觉得她太过张扬,不够检点。

    将目光转向太后那边,隔着遥远的距离,看不清楚太后的神情,但隐约能看得出来太后的目光似乎也正凝注在裴元舞这边,显然也注意到了她耀眼的穿着。

    将目光从太后那边收回,裴元歌环视四周,搜寻着人群。

    “怎么了?你在找谁啊?”察觉到她的目光神态,温逸兰好奇地问道。

    没有找到想要看到的人,裴元歌眸光有些黯淡,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看看到底都有什么人参加秋猎!”正说着,忽然目光一凝,眉宇微蹙,怎么他也在这里?

    似乎注意到了裴元歌的目光,温逸兰顺着她目光的方向看去,道:“是不是看那些人衣着不像是朝中重臣,所以觉得奇怪?我听爷爷说,今年皇上特别恩典,准许文试武举的一甲三人也参加秋猎大典,看那些人的衣着气度,应该就是新科的状元、榜眼和探花了吧?”

    让新科一甲进士及第参加秋猎,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恩典,可见皇帝对这科三甲的重视。

    这也让裴元歌隐约猜到了一件事,只怕先前赵婕妤被害的时机,是皇帝算准的。赵婕妤被害,牵扯出皇后,因而废话,故意选在科举之前,一来可是借科举这样的大事压下皇后被废的风波;二来,废后之后,借着叶氏暂避锋芒的当口,想办法除掉一些不会引起叶氏反弹的人手,随后科举,上百中举的学子涌入朝堂,正好能够有人相继填补这些空缺,不至于引起朝堂动荡。

    皇帝根本就是步步为营,早就算计好的。

    这种帝王心机,实在令裴元歌有些心惊,又有些心寒。

    已经从赵林那里得到一甲进士及第会参加秋猎,裴元歌当然不会为此而感到奇怪,她觉得诧异,是因为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万关晓。

    裴诸城对万关晓十分看重,因此裴府都知道万关晓的科举结果,文试中了三甲,被赐予同进士出身,武举则是第四名,也就是二甲第一名,被赐予进士出身。皇帝明明是恩准一甲的三名参加,万关晓是武举第四名,怎么也能够参加秋猎?再看看跟万关晓在一起的四人,似乎也因为万关晓第四名能够参加秋猎而感到惊讶,有意无意之中流露出一种排挤的心态,不自觉地离他远了些。

    难道说,是谁宣召万关晓参加秋猎的?

    皇帝,还是……宇泓墨?

    想到宇泓墨,裴元歌早已经环视全场,倒是看到了五皇子宇泓哲,连病弱的六皇子宇泓瀚都在,气色也比之前在寒露宫看到的好了些,衣着装扮也与先前有所不同,显然经过赵婕妤之死后,这位皇子也不再那么隐形,说不定还因此得到皇帝些许怜爱。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年幼的皇子,却惟独不见九皇子宇泓墨。按理说,皇帝不可能不允许宇泓墨参加秋猎,怎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高座之上,柳贵妃身为后宫之首,自然在场,也察觉到了宇泓墨的缺席,柳眉微蹙。

    这孩子,不会出什么事端了吧?

    对着身旁面容刻板的周嬷嬷使了个眼色,周嬷嬷会意,悄悄地退下,前去打探消息去了。因为柳贵妃平时表现出最器重的是大宫女秋梧秋桐,因此别人偶尔关注过来,也是将目光聚集在这两人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周嬷嬷悄悄离席。

    裴元歌正思索着,忽然察觉到一道极为肆无忌惮的目光,仰头望去,正好迎上一双炽烈如火,野性十足的眼眸,却是站在新科进士及第之首的李明昊。见裴元歌察觉到他的存在,非但没有退缩,眼睛里反而更透漏出挑逗的意味,微微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煞是张狂。

    这个男人……裴元歌皱眉。

    如果被人看到这一幕,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闲话。

    李明昊实在太肆无忌惮了。

    宇泓墨虽然说也被人说张扬狂肆,但是,宇泓墨还至少知道维护女子清名,大庭广众之下从无失礼言行。而这个李明昊,却是随心所欲得很,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言行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看他的神态,若不是现在皇帝正在祭拜天地,说不定他会直接过来找她攀话,那麻烦就大了……

    心念电转之间,裴元歌忽然对温逸兰轻声道:“温姐姐,你在这里也是无聊,不如随我一道去大姐姐那边。等皇上祭祀完天地,射完首箭,我们就到一边去玩,听娴姨说,你的骑术很好,反倒是我,一点也不会骑马,待会儿你教我骑马吧?”

    “亏你爹还曾经是镇边大将,人家都说,虎父无犬女,你居然不会骑马?”难道找到取笑裴元歌的机会,温逸兰笑着道。

    裴元歌倒没觉得害羞,撒娇道:“所以才要温姐姐教我嘛,免得给我爹丢脸!”

    “你这丫头!”温逸兰点点她的额头,随着她往裴元舞处而去,边笑道,“要我教你骑马也行,可是得付束脩才行!”

    “好好好,等到下个月初六,我给温姐姐添大大的妆,权充束脩,如何?”

    “你这坏丫头!”

    二人到达裴元舞身旁没多久,皇帝便祭祀完天地,按照规矩,张弓搭箭,射出秋猎的第一箭。皇帝年轻的时候也是文武双全,区区射箭根本难不倒他,轻而易举的射中射程极近的红心,顿时赢得轰天的喝彩声。而同时,这秋猎第一箭射出,也昭示着秋猎的开始。皇帝一声令下,便有许多喜好射猎的人骑马绝尘而去,朝着猎物所在的丛林疾驰而去。

    不过,更多的人都没有动。

    秋猎供三天,前两天只是随意射猎游玩,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在第三天的秋猎大赛上。届时,会放出三百只猎物供人射猎,得中魁首之人,能够一举成名不说,还会得到皇帝的嘉奖重用。据说,九皇子宇泓墨就是在三年前的秋猎大赛上,以十三岁的稚龄夺得魁首,哗然全场,这才得到皇帝首肯,到边疆历练,磨出如今的赫赫声名。因此,有意出风头的人,都只是随意活动,为秋猎大赛养精蓄锐。

    而正如裴元歌所料,秋猎伊始,李明昊便毫无顾忌地朝着她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