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58章 无计可施

重生之嫡女无双 158章 无计可施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正如裴元舞所料,看到裴元舞的神态言行,裴诸城根本就不放心,怕她又生出事端,就在流霜流絮扶裴元舞回到雨霏苑后不久,四个身着黑色劲装的裴府护卫便来到了雨霏苑的院门口,如同四座山一样,守着雨霏苑,不许任何人出入。

    看到这幅场景,流霜流絮不由得赞叹大小姐有先见之明。

    很快的,雨霏苑正房便传来了裴元舞恼怒地呼喝声:“你们两个丫鬟简直反了天,现在只当父亲是裴府主人,不再把我这个小姐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别以为我好欺负!”

    紧接着是流霜流絮软语劝慰的声音,却根本无法安抚裴元舞。

    “滚!都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在雨霏苑,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都给我滚!”裴元舞的厉声呵斥清清楚楚地从正房传了出来,然后是忙不迭出门的脚步声,流霜流絮的央求声,以及裴元舞愤怒的驱赶和威胁,最后是流霜流絮被强推出门,然后“砰”的一声,门被紧紧关上。

    四个裴府护卫彼此对视,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惊讶。

    先前只听说这位裴大小姐宽厚温和,非常有大家风范,深得大将军的宠爱。今天被大将军派来守雨霏苑的院门,显然是大小姐做错事被罚禁足,这已经让他们很惊讶了。没想到竟然会听到大小姐大发脾气,甚至要打断丫鬟腿脚的狠辣言辞,哪有一点的宽厚温和?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那些说大小姐好话的人,不知道受了多好的好处,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呢!

    这样的人,跟冷静睿智,思虑缜密却又心存仁厚的四小姐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

    这四个护卫都是经历过白衣庵遇袭事件的,当时裴元歌的机敏应变,对诸事的考虑和分析都十分到位,那么危机的时刻,还考虑到白衣庵师太们的安危,提醒她们一道离开,给他们这些护卫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现在两下对比,顿时觉得大小姐不如四小姐远矣,难怪大将军对四小姐那般喜爱!

    就在这时,流霜流絮相互搀扶着出来,装作没看到四名护卫,就想出去,当然立刻被四人拦阻下来。

    “大将军……啊不,老爷有令,”这些护卫都是曾经跟随裴诸城的亲兵,称他为大将军惯了,直到现在也没改过来,常常口误,“说大小姐患病,需要静养,不许任何人探视,同时也不许雨霏苑的任何人外出。两位姑娘还请留步!”

    流霜流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流霜先开口。

    “护卫大哥,你也听到了大小姐刚才的话,让我们姐妹两个赶快离开,不许再呆在雨霏苑,不然就要打断我们的腿呢!”流霜眼泪盈盈地道,她容貌本就秀美,衣着妆饰又精致,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实不相瞒,只因为我们姐妹刚才奉老爷之命,将大小姐带回雨霏苑,大小姐正迁怒我们,说不定真的打断我们的腿。护卫大哥你行行好,就让我们姐妹先离开吧!”

    流絮也帮腔道:“是啊,护卫大哥。我们姐妹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实在过活不下去,这才被卖给人牙子,说起来这都是命!我们是丫鬟,小姐生气了要打要骂,按理说我们也只能受着,可是毕竟……”说着,眼眸中流露出无限凄然,“护卫大哥,我看你们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就算看在咱们同病相怜的份上,就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姐妹暂时离开,等大小姐消了气再回来,行不行?”

    两人一搭一唱,巧妙地透漏出两层含义。

    第一,她们是知道事情始末的,并且是因为听从裴诸城的命令而得罪了裴元舞,这才被迁怒,是在不动声色地透漏,她们虽然是裴元舞的丫鬟,但是现在是心向着老爷,不会帮大小姐做事;第二,就是故意大出同情牌,点明自己也是穷苦人家出身,身为下人身不由己,好勾起四名护卫同病相怜之感,对她们心生怜惜,进而放她们出院。

    流霜流絮本身并没有这么深的心计,都是按照裴元舞的吩咐而来。

    裴元舞的算计谋划并没有错,听了两人的话,想到裴元舞方才的怒吼声,再加上这四名护卫也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对流霜流絮的确十分同情。尤其,两人都是柔弱纤细的清秀佳人,就更让四名护卫心软。但裴元舞却算错了一件事,这四名护卫毕竟是跟随裴诸城的亲兵,早就在军队养成了习惯,令行禁止,对裴诸城的话奉若纶音。

    因此,他们虽然同情流霜流絮,却也不敢松口。

    “两位姑娘,大……老爷吩咐了,的确不能让任何人外出,我们奉命做事,不能有丝毫违逆。”其中一名护卫面露同情,忍不住道,“我看,大小姐现在闷在屋子里,你们就先别往她跟前凑,回自己房里,或者到小花园转悠转悠,等大小姐气消了再说?再说,两位姑娘在雨霏苑应该也有段时日了,随便找个小丫鬟盯着,跟你们报告大小姐的动向,你们注意些,别跟大小姐撞上就好!”

    他倒是一片好心替两人出主意,可惜却并非流霜流絮所想要的。

    两人又央求了几句,故意把自己的情形说得极为凄惨,但四名护卫早得了裴诸城的叮嘱,要守严实雨霏苑,不许任何人出入,因此尽避一个个面露同情,却还是咬紧了不肯松口。只气得流霜流絮咬牙切齿,几却又无可奈何。

    又纠缠了一会儿,终于有名护卫警觉道:“大小姐只是在气头上撒脾气,你们躲着她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离开雨霏苑?难不成这中间有什么内情吗?”

    流霜流絮心中都是一惊,彼此对视,都看出了眼眸中的为难。

    流霜道:“既然老爷吩咐,不许外出,但雨霏苑没有小厨房,这一日三餐……”

    “这你们不用担心,日常用度老爷会吩咐人送进来的!”另一名护卫好心解答道。

    还好,至少雨霏苑还没有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流霜流絮暗自庆幸,眼看着在这些护卫身上打主意显然是不可能,便不再耐烦跟这些人多费唇舌,当即转身回去跟裴元舞禀告这个消息,另谋他策。

    见两人转身,竟又回到正房大小姐所在的屋子,四名护卫脸上都露出疑惑的神色,不是大小姐恼怒,不愿意看到她们吗?怎么一转头两人又自投罗网去了?思索之下,隐约察觉到不对劲儿,不禁怀疑方才两人只是在演戏,原本对两人的同情顿时不翼而飞,更打定心思,一定要好好守着雨霏苑,完成大将军的命令!

    为了能够让流霜流絮出院,帮她传递消息,裴元舞甚至连她最在乎的颜面都不要了,不惜在人前表现出刁蛮狠辣的模样,没想到那群护卫被她的表演所迷惑,却还是死心眼儿地不肯让流霜流絮出去,必定是父亲提起叮嘱过,四名护卫这才如此严密,不肯漏丝毫破绽。

    看起来,父亲这次真的是铁了心了!

    裴元舞心中更加烦忧。

    连着几天,雨霏苑门口的护卫天天轮值,但却都十分严密,没有半分空隙可钻,将雨霏苑守得如铁桶一般,滴水不漏。裴元舞威逼利诱,用尽镑种办法,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却始终拿这四个护卫无可奈何;虽然有人定时给雨霏苑送各种日常用度,裴元舞也试图收买这些人,拿金银锞子打赏,的确曾经因为得到些好声气,但看着这些人见风使舵的贪婪模样,就知道绝不可靠。

    这样的人,裴元舞怎么能够放心把近两千两的银子,和她的终身都赌上去?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裴元舞越来越焦躁,也越来越绝望。

    但入宫成为贵人,让所有人都跪伏在她的脚下,这是裴元舞从小就想要的前程,尤其,沉沉浮啊后,好不容易,她在太后那里得到了机会,眼看着入宫唾手可得,却在这时候被裴诸城横插一档,挡在她面前,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山脉,这让裴元舞如何甘心?绝不甘心!绝不认命!谁也不能阻止她!

    凭什么只有裴元歌才能如此?明明她也才貌双全,比裴元歌更出色!

    父亲就是偏心!终有一天,父亲会为他此刻的偏袒而后悔,而付出代价!

    裴元舞咬牙切齿地想着,染了蔻丹的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

    雨霏苑被监守的消息,当然也传到了裴元歌的耳朵里,听着紫苑楚葵她们疑惑不解的各种猜测,裴元歌眼眸半垂,神色带着几分阴冷。裴元舞被禁足的原因不难猜测,她本就是对入宫十分执着的人,这些日子太后都没宣召她,只怕是裴元舞急了,露出行迹,被早有察觉的父亲逮个正着,因而才将她软禁起来。以父亲的性子和手段,若是下了决心,必定不会给裴元舞任何可乘之机。

    但是裴元歌并未因此而放松,在父亲的压制下,裴元舞的确暂时不可能翻出什么风浪,真正值得忧虑的,还是太后对裴元舞的心思。如果太后有心,下了懿旨,就连父亲也无法违逆!裴元歌心里很清楚,虽然说太后对她十分看重,但并没有放弃裴元舞这颗棋子,只是暂时晾着裴元舞,吊吊她的胃口而已……

    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就在这时,青黛忽然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道:“小姐,太后派人来宣旨,让您和大小姐到前厅去接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