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58章 贼心不死

重生之嫡女无双 158章 贼心不死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如果父亲不偏心的话,就应该为女儿的荣华着想,为女儿打点,你现在这样,分明是要为了四妹妹打压女儿,生怕女儿会抢了四妹妹的风头!”眼见心思已经被裴诸城看穿,两下摊了牌,裴元舞索性也不再遮掩,明明白白地道,“父亲,无论如何,女儿绝不会就此认命的!”

    “裴元舞,你疯了?!”裴诸城十分震惊,没想到裴元舞已经偏激到了这种地步。

    “父亲,你一直都说疼爱女儿,若是真的,为何不能成全了女儿?”裴元舞声嘶力竭地喊道,“女儿想要入宫,想要成为人上人,这样对裴府不也很好吗?既然你觉得入宫没有幸福可言,你又那么疼四妹妹,不如把女儿送进宫啊!只要女儿能够得宠,就有办法跟太后对抗,让四妹妹不必入宫,这不是很好吗?明明能够皆大欢喜,既成全女儿,又保全四妹妹,又能光耀裴府,你为什么一定要挡着女儿的路呢?”

    早在绣图事发后,她向裴诸城请罪时,她就明白,那种认错反思的遮掩办法,只能用一次,只要再被裴诸城发现破绽,他绝对会起疑心。而现在这一切,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很明显,裴诸城并不赞同她入宫,如果她不能说服裴诸城,恐怕一生心血所期盼的机遇,就要毁于旦夕。

    她不甘心,绝不甘心!

    裴诸城看着眼前的裴元舞,终于清楚,这个女儿不可救药了!

    “舞儿,我这辈子,不再想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光耀门楣,我只想好好地看着你们长大,家人,能够幸福安稳地过一辈子!”裴诸城不再跟她置辩,叹了口气,声音不复先前的震怒和高亢,变得低沉,却有一种如山巍峨,不容动摇的坚决,“今天,如果换成另外的情形,如果是对舞儿你好的事情,我就算拼劲一切也在所不惜。但入宫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行!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出雨霏苑了!”

    这是要软禁她吗?

    裴元舞一阵心慌,现在太后分明更倚重裴元歌,似乎已经将她忘却了,她如果自己不努力争取,根本就不会有机会。在这时候如果被裴诸城软禁起来,她岂不是万劫难复?想到这里,她非但无法理解裴诸城为她着想的苦心,心中反而更加怨恨起父亲的偏心。为什么?明明她比裴元歌出色,为什么太后看重裴元歌,父亲也只袒护裴元歌,从来不为她着想?

    “父亲,你不能这样!”裴元舞势若疯狂地喊着。

    裴诸城冷硬地道:“我可以!舞儿,你必须要冷静冷静,清醒下头脑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雨霏苑呆着,如果再出事端,我就把你送出京城,送到江南的别院,托我的袍泽代为看管,等到你想清楚为止!”说着,扬声喝道,“流霜流絮,把你们小姐搀扶回去,小心照看着,若出事端,我就先将你们杖毙!”

    听到裴诸城发怒,流霜流絮不敢做声,进来搀扶着裴元舞出去。

    说是搀扶,还不如说是强架更合适,因为裴元舞一直都在拼命地挣扎,但有裴诸城的那句话在那里,她们只是小小奴婢,即使平日因为大小姐在裴府有些体面,但说到底,终究是裴府的奴才,若是惹怒了裴诸城,被杖毙了,她们也只能认命!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两人不敢松手,紧紧地拉扯着裴元舞,往雨霏苑的方向走去。

    出了厅院,开始有奴婢来来往往,裴元舞不愿在人前失态,放弃了挣扎。

    但流霜流絮仍然不敢掉以轻心,貌似搀扶,实则强架着,一直回到了雨霏苑,来到内室。

    “流霜流絮,你们给我放手!”裴元舞厉声喝道,“难道你们以为只有父亲能够处置你们,我就不能了吗?”

    若是平时,这句话对流霜流絮的威吓已经足够,因为裴元舞是裴府大小姐,老爷宠爱至极的女儿,随便给她们栽个罪名,杖毙或者发卖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现在不同,大小姐已经跟老爷闹翻,而真正掌握裴府生杀大权的,还是老爷!因此,流霜流絮只当做没听见,继续架着裴元舞往前走。

    见流霜流絮不理会她,裴元舞突然明白了她们的心思,心头暗恨。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再分明不过,就连她的贴身丫鬟,心腹丫鬟,也懂得见风转舵,趋利避害,遇到事端就不再顾忌她这个主人!倘若她是裴府的嫡女大小姐,倘若如今太后器重的人是她不是裴元歌,倘若她现在被皇帝看中,选入宫中,有这样的靠山背景,这些丫鬟怎么敢这样放肆?果然,这世道,没有什么比权势更重要,什么父女,什么主仆,终究还是要自己牢牢掌握住权势才最可靠!

    “流霜流絮,”裴元舞突然冷静下来,轻声道,“你们真以为听我父亲的话,就能安然无恙?在皇宫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待紫苑楚葵,和我四妹妹的。只要让人将那些事情传扬到父亲耳朵里,如果知道,区区两个婢女,也敢对他心爱的女儿那般无理,你们猜猜,他会怎么做?”

    流霜流絮心中都是一寒,大小姐这意思,分明是要鱼死网破!

    她们只是丫鬟婢女,老爷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她们没有看管好大小姐,老爷说杖毙就一定会杖毙;但如果大小姐将她们在皇宫中的言行告诉老爷,以老爷对四小姐的疼爱,降罪她们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再想想流霞的事情,明明已经替大小姐顶替了所有的罪名,结果还是被大小姐除掉,可见大小姐的心狠手辣!流霜从小就服侍大小姐,是她身边第一等得力的人,尚且如此,何况她们?大小姐又怎么会对她们心存怜惜?

    想着,两人不由自主地松了力道。

    想不到,她要震慑自己的丫鬟,居然还要靠裴元歌在父亲心中的地位!裴元舞冷笑,挣脱出来,心头愈恨,反正越发平静下来,头脑也灵活起来:“流霜流絮,你们想清楚了,你们毕竟是我的贴身丫鬟,如果我就这么被父亲打压下去,将来嫁个寒门子弟,你们跟着我陪嫁过去,难道会有好日子过吗?你们总不会认为,你们替父亲看好了我,父亲就会格外开恩,给你们安排个锦绣前程,荣华万丈吗?别做梦了,父亲根本就不会理会你们的前途!只有我这个小姐平步青云,你们才能跟着有好日子过!皇宫里的事情还不能让你们明白吗?我得宠,被太后看重,萱晖宫里的太监宫女哪个见你们不礼让三分?相反,裴元歌陷害我,抢走了我的荣宠时,又有谁会看你们一眼?福祸与共,荣辱相随,你们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吗?”

    流霜流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不作声,神色却有些意动。

    她们跟着裴元舞,耳濡目染,也都是心羡荣华,尤其,经过先前裴元舞在裴府独占鳌头时的地位超然,再见识过皇宫的繁华富丽,当然不甘心就此平淡下去。

    “可是,大小姐,现在老爷已经吩咐了,奴婢如果不按照老爷说的去做,连命都难保,又谈何锦绣前程?”到底还是流霜跟着裴元舞久些,人更机灵,脑子也更清楚,“再说,小姐,奴婢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老爷是铁了心,您再跟他争执,只会更触怒老爷,对您并没好处,不如等老爷气消了再作计较。世人谁不喜欢荣华,大小姐若能入宫,对老爷也有好处啊!”

    裴元舞摇摇头,神色阴冷:“你们不懂,父亲不会同意的,否则,今天就不会大发雷霆,甚至要将我软禁!他绝不会帮我,我只能靠自己!俗话说得好,患难之交,流霜流絮,现在是我最难的时候,父亲对我震怒,府里的下人也会跟着攀高踩低,只怕没几个人能真心帮我,在这时候,你们若还能忠心待我,这份恩情我永志难忘,将来必定报答!”

    她将自己的处境说清楚,反而更让流霜流絮认为裴元舞这话真心。

    大小姐容姿如此出色,在宫中时,皇上也很喜欢大小姐,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真能飞黄腾达。到时候,她们这些贴身侍婢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别说裴府,就算皇宫里,只怕也没人敢瞧不起她们!想到这里,两人越发心动,一时忘记了裴元舞方才阴冷的威胁,而是臆想起将来的风光无限。

    “大小姐,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流霜问道,神色殷切。

    裴元舞看着她,心中鄙夷,面上却带着笑意,显得十分亲近,似乎将流霜当做心腹来看待,思索许久,忽然灵光一闪,道:“我现在被软禁,无法出雨霏苑,但你们方才听从父亲的意思,将我一路架回雨霏苑,父亲对你们的监管必定不会想我这般严谨,只要你们能出去,想办法把银票送去给那个李公公的家人,托李公公在太后面前为我美言几句。只要太后想起我来,下懿旨漩涡入宫,就算父亲也不能违逆太后!”

    听她说得有理,流霜流絮齐齐点头:“还是大小姐聪明,奴婢们这就去办!”

    “不,等等!”裴元舞唤住她们,沉思道,“父亲这次动了真格,铁了心不想让我出雨霏苑,那绝对会采取行动,说不定现在雨霏苑已经被护卫看守起来,轻易不能外出。你们先瞧瞧地到门口瞧瞧,若是有护卫在,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