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56章 原形毕露

重生之嫡女无双 156章 原形毕露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父……父亲,女儿,女儿是……”裴元舞没想到会被裴诸城截住,努力地想要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女儿听说这附近住着一个绣娘,绣工十分出色,想要来请她帮女儿绣几张帕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父亲。”

    “是吗?”裴诸城紧紧地盯着她,问道。

    裴元舞定了定神,:“是。”说着,又试探着问道:“父亲怎么会在这里?”想要反客为主。

    “反正不会是来找绣娘绣东西的。”裴诸城冷冷地道,却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没等一会儿,便有个身着亲兵服色的护卫跑过来,在裴诸城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完,裴诸城神色更加阴沉,转向裴元舞,神色沉黯:“这就奇怪了,根据护卫的打听,这附近并没有什么绣娘,会不会是舞儿你弄错了?”

    “真的吗?”裴元舞心中越发忐忑,努力做出惊奇的模样,“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流霜打听错消息了?并不是这个胡同?”说着,转头向流霜道,“怎么回事?”

    流霜急忙跪下,神色惶恐:“那人信誓旦旦地跟奴婢说,在这里住了个绣技如神的绣娘。奴婢没想到她竟是在欺骗奴婢,害得大小姐白走一趟,还请大小姐恕罪。奴婢回去一定好生查询,若那婆子是信口开河,定当严惩!”却是跟裴元舞一唱一和,想要把事情就这样遮掩过去。

    “这附近的确没有绣娘,却有个特别的人家,他们家的三儿子被送入宫中做太监,如今正在萱晖宫当差,颇得太后的信任,所以他们家宅邸才会跟别的宅子不同,正是这条胡同里唯一的宅邸,也就是舞儿你方才想要敲门的人家!我稍稍派人问问四邻就能知道,舞儿你难道连这也能弄错?”裴诸城眼眸中闪过失望之色,“再说,就算舞儿你要出来找绣娘,又何必甩开裴府的护卫和马车,自己去租马车过来?”

    裴元舞悚然一惊:“女儿……女儿……”

    “就算你要找绣娘,绣几张帕子,用得着把你的金银首饰拿出来当掉,换成银票吗?一千七百两银子,舞儿,你倒是告诉我,什么样的绣娘这样金贵,需要这么多的绣金?”裴诸城说着,以目光示意,旁边的亲兵立刻上前,取出一个包裹,解开,只见金光灿灿,珠玉生辉,正是裴元舞现在在当铺当掉的金银首饰。

    想要让那个太监帮自己说话,就必须有足够打动他的利益,不可能空口白话。

    以裴元舞在裴府的受宠,想从账上支取一两千的银两也并非太难,但从账上支银,账房肯定会禀告裴诸城。如果裴诸城问起这笔银两的去向,难免会引起怀疑。因此,裴元舞是拿出不经常用的金银首饰当掉换来的银两,没想到居然还是被裴诸城发现,而且逮个正着,连当掉的首饰都被他赎了回来,一时间更是慌乱无措,终于不知道该如何掩饰了。

    她当然不知道,裴诸城听裴元歌说完她在宫中的行径后,心中早就起了疑心,外松内紧,今天裴元舞出门,他一直都派人盯着,裴元舞甩开护卫车夫,当铺典当,再到这里的种种,裴诸城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才能在关键时候出现。再听护卫打听出那户人家的底细,就更觉得事情有异。

    “父……父亲……”裴元舞对这种情况显然准备不足,无言以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裴诸城倒没有继续追问,道:“回府吧!”

    胡同口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到裴府后,裴诸城带着裴元舞到了书房,将所有人都遣退,只剩下父女二人。裴诸城坐下,瞬也不瞬地看着裴元舞,淡淡道:“说吧!你将首饰典当,拿着近两千两的银票到萱晖宫太监的家中做什么?你想托那家人给太监传什么消息?”说到最后,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痛心,“舞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裴元舞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几乎毫无血色,挣扎着不说话。

    “是不是因为太后最近没有宣召你,所以你着急了,想要去通过这个太监在太后跟前提一提你,好让太后想起你?正好趁着现在皇后被废,太后急需在后宫安插人手的时机,让太后提携你,让你能够入宫做宫嫔?”见她不答话,裴诸城索性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裴元舞面色一变,愕然抬头,没想到裴诸城竟然能够猜到她的心思。

    看到她的神态,裴诸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幽幽地叹了口气,显然,舞儿之前跟他说静心思过,幡然悔悟前罪的话都是假的,只是在欺骗他而已!早在歌儿跟他说那些话时,他心中就有怀疑,但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是自己猜错了,但现在,在事实面前,既恼怒又痛心。

    “舞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裴诸城百思不得其解,“你才十六岁,花样年华,配个青年才俊,琴瑟和谐地过一辈子不好吗?为什么要把终身赔进那个皇宫?皇上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将近五十岁,比我这个父亲还要大十多岁!舞儿,你入宫会有幸福可言吗?你怎么这么糊涂呢?”

    知道心思已经被裴诸城看穿,无法再抵赖,裴元舞忽然抬起头,眸眼炽烈如火:“父亲为何只责怪我,却不提四妹妹呢?”

    “这跟歌儿又有什么关系?”裴诸城皱眉。

    裴元舞眼眸如箭,闪烁着不忿和怨怒的光芒:“难道父亲不知道吗?四妹妹在皇宫里曲意讨好太后,这才让太后抬举她,安排她与皇上相见。四妹妹手段高明,心计厉害,小小年纪就勾得皇上神魂颠倒,喜爱非常,宫里的嫔妃对四妹妹可是眼热得很。若非如此,赵婕妤又怎么会屡屡针对四妹妹?皇后又怎么会把主意打到四妹妹头上,想要将赵婕妤之死栽倒四妹妹身上?废后之事,父亲一定也有听闻,若四妹妹无意皇宫,又怎么会被卷入后宫争斗?四妹妹明明做得比女儿更出格,为何父亲却只教训女儿,为何不将四妹妹唤来,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处理完章芸的事情后,舒雪玉和裴元歌都曾陆陆续续地将宫内的事情告诉他,裴元歌也将其中的内情相告。裴诸城毕竟是朝廷大员,知晓事情轻重,知道无论是裴元歌对太后的阳奉阴违,还是皇帝跟太后的争斗,都不宜泄露出去,尤其看着现在舞儿神情激动,甚至有些癫狂的模样,更加不能让她知道其中的内情,只能道:“歌儿那是没办法,太后看中了她,别说歌儿,就是父亲也不能违逆。”

    “是,太后看中了四妹妹,可是,太后也看中了女儿,四妹妹不能违逆太后,难道女儿就能违逆太后了吗?”裴元舞牙尖嘴利,当即反问道。

    “是吗?太后看中你,你不能违逆,所以要拿着银票去贿赂萱晖宫的太监?”裴诸城厉声斥问道,“你这是不能违逆,还是上赶着想要入宫?”

    裴元舞口中一滞,说不出话来,忽然哀声央求道:“父亲,您为什么不能成全女儿?如果能够入宫得宠,对父亲您来说也有好处啊!之前您武将转文职,从镇边大将变成刑部尚书,遇到多少冷嘲热讽,人情冷暖?难道您不想让那些人好看吗?如果女儿能够得宠,父亲您想要升官加爵不是容易得多吗?如果您升了官,甚至封了爵位,还有谁敢看不起您?再说,四妹妹将来必定要入宫的,女儿若能先入宫,将来也能跟四妹妹相互扶助,免得四妹妹在宫中孤立无援,不是很好吗?”

    “不劳你费心,我也不敢指望沾你的光,以你这种热衷功名利禄的功利心态,说不定转眼又是一个章文苑,连带着将整个裴府都要赔进去!”裴诸城断然道,摇头叹息,“舞儿,你醒醒吧!我不会同意你入宫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任凭裴元舞如何央求利诱,裴诸城却半点也没有松口的意思。

    眼见着软硬兼施都没用,裴元舞终于忍不住了,嘶喊着道:“说来说去,你就是偏袒裴元歌,所以让她入宫,让她受尽荣宠,受尽世人的艳羡,却故意打压着我,不许我出头!为什么?裴元歌是你的女儿,我也是你的女儿,父亲,你为何这样偏心?就因为她裴元歌是嫡女,我是妾室所生的庶女吗?”

    说到这里,突然有些心虚,随即又扬起了头,不想让自己输了气势。

    “偏心?”裴诸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心而论,现在他的确疼歌儿更多些,但是与嫡庶无关,只因为歌儿是他和锦儿的女儿,如今又这般聪慧伶俐,又受了这么多委屈。但这只是他私心里的想法,对待几位女儿,他从来都是一视同仁,从不曾亏待她们。尤其是舞儿,甚至在过去十年,他疼她比歌儿还多还深,现在,因为他不同意她入宫,舞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他真的偏疼歌儿,如果他真的不在乎裴元舞这个女儿,他早就顺水推舟,拿舞儿做棋子上位,又何必这样苦心孤诣地劝说她?舞儿这话,实在太让他心寒了!而且,看她的神情,显然这话是早就存在她的心底,只是这次被逼急了,才会脱口而出!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裴元舞,而他这个父亲,根本从来就没有认清过她?

    看着眼前面色狰狞的大女儿,裴诸城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陌生得令他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