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52章 明锦之死,真相

重生之嫡女无双 152章 明锦之死,真相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父亲应该听说,遇害的赵婕妤是被章御女所害,或许也知道赵婕妤是中毒而死。”裴元歌沉声道,眼眸中一片冰冷漆黑,“可是,父亲大概不知道,赵婕妤死后容色不变,肤白唇红,甚至艳丽更胜生前,除了没有脉搏和呼吸外,简直宛如沉睡,和普通中毒而死的人症状犹如天壤之别。”

    容色不变?艳丽更胜生前?

    裴诸城神情渐渐僵硬起来,眸光猛地一闪,吃惊地看着裴元歌:“你说什么?”

    “父亲,女儿记得您说过,您知道娘亲过世的消息后,日夜兼程往回赶,但回来后只看到娘亲的坟茔。可是,您应该知道娘亲当时的死状如何吧?”裴元歌咬牙道,“赵婕妤的死状与娘亲极为相似,绝不巧合。而毒药是章文苑提供的,章文苑和章芸是亲姑侄,父亲,您不觉得这其中很有蹊跷吗?”

    裴诸城甚至顾不上问裴元歌怎么知道当年的事情,完全沉浸在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震撼之中。

    明锦死时的情形,他当然知道。

    那年的每个细节,都深深地印刻在心中,没有片刻遗忘。

    记得那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的盛暑天气,可是,突然接到家书,得知锦儿过世,炎炎盛暑的三伏天,酷热干燥的荒漠边疆,却似乎在瞬间变成冰天雪地,将他整个人都冰冻起来,连思绪和心一同凝固,脑海中一片混沌混乱,只知道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地往回赶。

    即便如此,也没有赶上见锦儿最后一面,看到的只是寥落冷寂的坟茔。

    冰冷如雪。

    临赴边疆前,锦儿的一笑一颦还宛若昨日,好似只有一瞬,温热鲜活,有血有肉的锦儿就变成眼前这座孤零零的坟墓,再不会用那样温柔静澈的眼眸凝视着他,也不会解语如花地温语娇嗔,似笑非笑的慧黠灵动……。永远都无法理解,活生生的人,原本以为会一生一世相守,直到白发苍苍的人,为什么突然间就不见了,变成了眼前冰冷丑陋的坟墓……。

    不肯相信,也不能相信。

    所以他当时像发了疯似的,将锦儿的坟墓掘开,劈裂棺木,看到了里面的明锦。

    他的锦儿,就那样安静地沉睡在那里,双眸紧闭,肌肤红润,容色宛生,好像只是在酣睡沉醉,等到睡醒了,醉意消退了,就还能再睁开眼,眸波流动,笑他是呆子,又无缘无故地发疯。他就那样守着锦儿,不知道熟了多久,因为她一直不醒,终于有些着急了,想要叫醒她,就那样一直一直叫着,叫到喉咙沙哑,叫到再也发不出声音来。可是一直以来都温柔体贴的锦儿,这次却那般任性,无论他怎么叫,都不肯睁开眼睛再看看他……

    那一刻,他的心,和锦儿的身体一样冰凉。

    不是没有经历过死别,浴血沙场,厮杀出来的他,曾经送走过无数的袍泽战友,可是,再没有任何死亡,能像那一刻那般天旋地转,伤痛彻骨,似乎整个天地都变成一边黑暗。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锦儿死时的情形?

    照歌儿所说,赵婕妤的死状跟锦儿一模一样,应该是中了同样的毒药。那般怪异的死状,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连锦儿都不知道,显然是极稀罕的毒药。而赵婕妤遇害的毒药,却是御女章文苑提供给皇后的,章文苑是章芸的侄女……。将这所有的一切联系起来,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章芸?章芸!是章芸!

    裴诸城霍然站起身来,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猛然吼道:“石砚,去把章芸带到这里来,我有话要问她!要快!”语气中透着十足的暴怒和焦躁,他不住地走来走去,脸上的神色时而激烈,时而凄迷,但更多时候,却是一股咬牙彻骨的恨意。

    忽然间,裴诸城又猛地坐下,眸光沉凝,一语不发。

    见他这般模样,裴元歌有些担心:“父亲?”但父亲只听到赵婕妤的死因,和章文苑提供毒药,就突然找章芸来见,显然也是怀疑到章芸身上。只要父亲也怀疑到这点,想要戳穿章芸的真面目,为娘亲的死讨还公道,也就变得容易起来。

    不一会儿,石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老爷,章姨娘到了。”

    “让她滚进来!”裴诸城怒喝道,声如怒雷,只震得屋梁上的灰尘簌簌而落。

    才刚进门的章芸听到这样暴怒的声音,下意识地浑身一颤。

    被禁足这许久,又担忧裴元容会被万关晓所欺骗,终身被毁,现在的章芸早没有了掌府时的盛华和气势。只见她穿着豆青色绣白色紫菀花纹样的对襟褙子,浅蓝色百褶裙,头上戴着西番莲花的双股银钗,缀着两缕流苏,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流动,衬着她微泛着血丝的眼睛,消瘦清癯的脸颊,显得颇为憔悴,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哀愁和担忧,容色楚楚可怜。

    如果说来之前,她对还裴诸城的突然召见抱有幻想,以为老爷回心转意的话,听到这样的怒吼声就知道绝非好事。章芸心头一沉,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能惹得老爷如此震怒?难道是容儿又出差错了?还是华儿?思索着,缓步入内,福身行礼,轻声道:“婢妾见过老爷,夫人,四小姐!”

    抬眼见舒雪玉神色异样,亦悲亦喜,复杂难言,倒是看着她时竟透漏出一股少见的锐利凛冽,让她不自觉有些心惊。但舒雪玉的眼神还好,她旁边的裴元歌却是沉沉地盯紧了她,眼眸中一片漆黑冰冷,嘴角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宛如从幽冥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幽冷凛冽,充满了暗黑压抑的恨,以及隐忍的快意。

    这种眼神……。就好像那次在锦绣良苑的温泉房中……。

    原来那次不是她的错觉!

    可是,为什么?裴元歌一个小小的女孩,为什么会对她流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尤其,这次还是当着舒雪玉和老爷的面,就好像……。好像一个期待着报复期待了许久的厉鬼,终于等到了血债血还的那一天!到底出了什么事?章芸心中有些畏惧,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裴诸城,却见他也正冷冷地盯着她,眼眸中隐约透漏出淡淡的赤红,暗藏着压抑而隐忍的恨怒风暴,心中更加胆寒。

    到底出了什么事?

    被人也就算了,老爷却很少流露出这样的神态,唯一的一次,就是……。

    章芸心念电转,紧紧地咬住了嘴唇:“老爷找婢妾过来,有什么事吗?”

    裴诸城只是死死地盯着她,一言不发。

    见旁边的舒雪玉也是恨恨地盯着章芸,眼眸中变幻出无数的恨意,显然也沉浸在这些年的恩怨情仇之中,难以抽身。裴元歌看看舒雪玉,再看看裴诸城,现在看起来,想必他们此刻都是百感交集,无瑕理会跟章芸的对质,便开口道:“章姨娘,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永远瞒天过海,永远都不会揭穿吗?十年前,你是如何谋害我娘,又嫁祸给母亲的?”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又提起明锦之死?

    章芸只觉得心中的阴霾越来越重,勉强道:“四小姐在说什么?婢妾听不懂!是,虽然这些年,府里都跟四小姐说,明锦姐姐是因病饼世,可四小姐大概也已经得到消息。但是,大家都知道,当初害死明锦姐姐的人,是夫人!夫人也因此被软禁蒹葭院十年,早有公断。婢妾知道,婢妾先前冲撞了四小姐,可是,无论如何,四小姐不该因为私怨,就把这样的罪名栽到婢妾的头上啊!”

    如果承认害死了明锦,她章芸就算彻底完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能够让老爷怀疑她,显然不是舒雪玉所能办到的,必然是裴元歌在中间捣鬼。因此,章芸开口就将事情的焦点转移到她和裴元歌的私怨上,模糊事态,似乎是裴元歌因为不喜欢她,所以故意栽赃陷害她的,希望能够打动裴诸城,让他怀疑起裴元歌的用心。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抵赖?”这句话终于唤醒了舒雪玉的神智,她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文弱纤秀的女子,怒斥道,“当初你对元歌下毒手,也许本意是为了挑拨我和明锦之间的关系,因为当时是我在照顾元歌,如果元歌在我这里出了事,明锦痛失爱女,也许会跟我反目,然后你就可以从中得利,所以你安排了一系列的后招,想要把事情栽赃在我身上。可是,你没想到,明锦为了救元歌,居然连自己的命都豁了出去,以身相代。于是元歌没事了,明锦死了。但对你来说,这是个更好的结果,原先为明锦所做的安排,正好可以用在老爷身上,把一切都栽赃到我的头上!你也赢了,所有人都认为是我毒害元歌,因而害死了明锦!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十年后的今天,我居然还有机会洗脱自己的冤屈,这点,你没有想到吧?”

    当初章芸下毒谋害的人是她?娘亲以命相代,因而过世?

    裴元歌遽然而惊,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章芸下毒谋害娘亲,栽赃嫁祸到母亲身上吗?怎么当初中毒的人变成了她?裴元歌惑然,忽然想到紫苑曾经说过的话——“奴婢只记得,最开始是小姐您出了事端,还有人死了,然后夫人和明锦夫人开始彻查,却怎么都找不到端倪。那段时间,夫人和明锦夫人的脸色很难看。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明锦夫人突然就过世了。”难道说,紫苑指的就是这个?原本中毒的人是她,只是被娘亲救下,娘亲却因此过世?

    这么说,她三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原来就是这次中毒吗?

    可是,若是这样的话,明明中毒的是她,为什么到最后却是娘亲过世?母亲说,娘亲以命相代……。裴元歌觉得有些茫然,也有些震惊,甚至连思绪都有些凝滞。也许是因为那场大病,她对明锦这位娘亲,没有一丁点的印象,父亲也很少跟她提起娘亲的事,只说娘亲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而桂嬷嬷那些人只会说,夫人害死了娘亲,所以她才会孤苦无依;因为娘亲死了,所以父亲不管她这个女儿了…。所以一直以来,她对娘亲的概念一直都很模糊,前世曾经常常看着章芸对裴元容的疼宠,格外的羡慕,总觉得别人都有母亲,她却没有,甚至偶尔会怨恨,觉得娘亲也许不喜欢她,不然怎么会丢下她独自离世?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娘亲是为了救她而死的……。

    听说娘亲和父亲当时很恩爱的,娘亲懂医术,很多人喜欢她,她对这个世间一定有很多的留恋和不舍。虽然她是娘亲的女儿,但娘亲和父亲以后还可能会有很多的女儿,甚至儿子……。而娘亲却毫不犹豫地为了救她而死……她从来不知道,她有这样一个深爱着她的娘亲,有这样一个愿意为她而死的娘亲……。

    裴元歌怔楞着,耳边模糊地传来了章芸的辩解声。

    “夫人,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婢妾根本就听不懂!”对着舒雪玉,章芸还能勉强镇静,条理分明地道,“当初是您在照料四小姐,静姝斋上上下下都是您和明锦姐姐亲自安排的,不许婢妾靠近半步,婢妾又怎么可能下毒?再说,当时您和明锦姐姐已经彻查整个静姝斋和蒹葭院,乃至关雎院的人手,证明其中根本就没有被奴婢收买的人,奴婢要如何下毒?倒是夫人您,您跟四小姐那般亲近就不必说了,静姝斋里也有您的心腹,想要下手再容易不过。而明锦姐姐过世后,您借审问追查真相的名义,将明锦姐姐安排的人手杖毙的杖毙,毒杀的毒杀,只留下您的人,是怕明锦姐姐的人察觉到什么线索,告诉老爷,进而追查出真相。可惜,您做得太明显,结果欲盖弥彰,反而更证明是您对四小姐下毒!”

    “我没有孩子,把元歌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照料,我为什么要给元歌下毒?”舒雪玉冷冷问道。

    章芸淡淡笑道:“夫人您的目的当然不是四小姐,而是明锦姐姐。您知道明锦姐姐有拔毒之术,能够将别人身上的毒素一丝一缕地拔出来,转嫁到自己身上。你料定了明锦姐姐爱女心切,为了救四小姐必然不顾一切,正好可以借此除掉明锦姐姐,除掉老爷的心头之爱。其实您跟明锦姐姐交好也只是幌子而已,只是在老爷跟前做样子,想要借此在事后脱身而已。可惜,老爷并没有被你蒙蔽!”

    “好!很好!”

    舒雪玉不怒反笑,“不愧是章姨娘,到了这时候还能够伶牙俐齿!我承认你当时做得天衣无缝,我原本跟明锦有心结,众所周知,那段时间又是我在照顾元歌,这样一来,元歌出事,明锦身死,别人当然会怀疑是我下的毒手。而你又在静姝斋的人手中做了手脚,趁我将静姝斋的丫鬟嬷嬷全部关押起来,等候发落的时候,毒死了明锦安排的人手,反而留下了我的心腹。这样别人自然会怀疑,我故意除掉明锦安排的人,为自己遮掩。当然,最重要的是,当时所有人都能证明,那些天,只有我和明锦能靠近元歌,明锦当然不会害元歌,所以只剩下我有嫌疑。老爷回府后,因为明锦的死而暴怒,又从众人的口舌中追问出当时的真相,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我,我百口莫辩……。”

    说着,舒雪玉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般无力而绝望的境地,没有人相信她。

    就连她的亲生父母,她的兄嫂,都不相信她,都以为是她嫉妒明锦,暗下毒手害死了明锦。所以当裴诸城下令封院,将她软禁在蒹葭院时,除了身边的白霜,没有人相信她是冤枉的!

    “因为那是事实!”章芸接口,坚持道,“夫人,事实是不可能被遮蔽的!所以,就算您现在跟四小姐交好,想要串通四小姐,将谋害明锦姐姐的罪名栽赃到我的头上,那也是不可能的,老爷不会被您蒙蔽!所以,您还是不要再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了。”

    “十年前,你有资格这样说,因为我的确无法证明我是清白的,而你才是下毒的真凶。但是,十年后,你不该再教章文苑,用同样的手段谋害赵婕妤,用同样的手段栽赃陷害元歌!”舒雪玉声音凛冽,带着无尽的怒和恨,“也许你想不到,我也会入宫,而明锦的事情,我也是当事人,所以当我看到赵婕妤那般异样的气色,终于想起这根当初的元歌一模一样,再看到同样出现的灼红花,自然而然怀疑起来。其实,只要知道毒药是什么,你当初是如何给元歌下毒,就变得很清楚了!”

    章芸面上血色尽失,失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我说,我已经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对元歌下毒的!”舒雪玉沉沉地道,“是奶娘,对不对?”

    章芸猛地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舒雪玉,随即去看裴元歌。

    “不用看元歌,她什么都不知道。”舒雪玉细细的眼眸黑亮黑亮的,闪烁着宛如黑珍珠般的光泽,“很奇怪是不是?其实不奇怪,我虽然不算聪明,脾气很坏,常常被你算计。但是,在蒹葭院十年,我有九年都在回想那件事,没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在脑海中,没有片刻的遗忘,当我得知那是混毒后,我就一直在想,不停地想,终于让我想到了,知道你是如何对元歌下毒的。”

    裴元歌也有些惊讶地看着舒雪玉。

    这些天她也担心章芸会狡辩,所以曾经问过舒雪玉当年的经过,但舒雪玉从来都不说,只是默默地在沉思,原来她是想要自己想清楚。当年的事情,裴元歌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具体的经过和细节,因此,她也只能听舒雪玉说,看着她真正和章芸独自交锋。

    “明锦从开始就放防备你,有了元歌后自然也担心你会对元歌下手,防备得更加严密,所有能够接近元歌的人,所有给元歌的饮食,都要细加检验,不肯有丝毫的疏忽,当然也包括奶娘的饮食。”真正接近真相揭开,舒雪玉反而冷静下来,“但是,明锦的严密,也只能在裴府的范围内,而奶娘还虽然在裴府照顾元歌,但每个月还是会回自己家一两次,你就是趁这个机会,在奶娘的饮食中下毒。因为奶娘每次回府,为了元歌的安全,明锦都会为奶娘诊脉,你担心明锦会察觉到,所以下得分量很少,再加上那种药物本身就无毒,所以明锦没有察觉到。就这样,奶娘体内有那种药物,她给元歌哺乳,药物随着奶水进入元歌体内。因为分量很少,所以当时奶娘和元歌的症状并不明显,只是面色红润,肤白细腻,所以我和明锦都没有察觉到异常。”

    原来如此,裴元歌这才恍然大悟。

    她本来就在奇怪,如果说娘亲知道,容色艳丽本身是中毒的症状,那么就应该能从容色变化的时间得知中毒的确切时候,进而查到些许端倪。就像在皇宫里,她听到母亲说容色艳丽是中毒的症状,从时间就能推断出,可能是皇后的补品有问题。可是,当初娘亲和母亲居然都没有察觉到章芸是如何做手脚的,这实在有些奇怪。

    现在才明白,原来章芸如此谨慎,从最开始就对她下毒,而每次下的分量都很少,因此症状也不明显。因为是循序渐进的,所以当毒药累积到一定程度,症状明显,被娘亲察觉到时,却已经无从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毒,也因为无法找出下毒的方法。

    果然是天衣无缝的下毒方法!

    “虽然你每次下毒的分量都很轻,但日积月累,三年也足够积累到足量的药物,紧接着,你就想办法不动声色地弄盆灼红花入府。那时候元歌已经三岁,常常到处跑着玩,只要在她玩耍的路上摆盆灼红花,让她闻到灼红花香味就够了。明锦虽然医术高明,又深明药理,但连她都不知道灼红花与某种药物混合后会成为剧毒,只知道灼红花无毒,自然就不会在意。更巧妙的是,药物与灼红花混合产生剧毒,不会当场丧命,而是在三天后才会发作。因此,当明锦察觉到元歌和奶娘的低烧不正常,可能是中毒时,因为当时接触灼红花的人很多,却只有奶娘和元歌出现症状,所以明锦也没有察觉到,那盆鲜艳富丽的红花,就是毒素的来源;别人自然更不会怀疑,真正给元歌下毒的元凶,原来会是你这个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元歌的章姨娘!”

    舒雪玉说着,缓缓点头:“章芸,你真的好手段,好心计!”

    听舒雪玉说完这一切,裴元歌才完全明白当年中毒的真相,不由得悚然而惊。能够忍耐三年的时间,一点一滴地在她和奶娘体内积累药物,然后巧妙地将灼红花摆在众人都能接触到的地方,等待着她不经意的路过……。这份耐性,这份缜密,当真令人心惊。

    从前的章芸,果然是可怕的对手,难怪娘亲和母亲联手,都没能彻底拆穿她。

    幸亏经过十年掌府,志得意满的章芸,不复从前的缜密和细心,又没把她裴元歌当回事,以为十三岁的孩子,又是常年掌控在手心的傀儡,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却不知道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厉鬼,有着前世的记忆,有着前世在万府和商场上磨砺出来的见识和机敏,这才会陨落在她的手上。

    现在想起来,这场争斗,她能够赢,当真有着些许的侥幸。

    如果说这些真相是被裴元歌察觉到的,章芸会觉得慌乱,会怨恨,会惊惶,但虽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裴元歌这丫头刁钻奸猾,聪明敏锐都落在眼里。但是,眼下,她那般精妙的布局,居然是被舒雪玉揭破,被那个她常常算计而无法翻身的愚钝夫人揭穿,这让她无法接受!

    怎么可能是她看穿的?她怎么可能看穿?

    但惊疑不定,和不甘不忿之中,章芸并没有失去理智,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能让舒雪玉坐实了她的罪名,于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双眸含泪,楚楚可怜地道:“夫人,婢妾完全听不懂您在说什么!什么灼红花,什么奶娘?婢妾从未对四小姐下毒,这……。这从何说起啊?当然,夫人您说的故事很精彩,可是,单凭一个精彩的故事,就咬定了是婢妾下毒,这不是太荒谬了吗?即使夫人您说的是真的,明锦姐姐是被人害死,那也未必就是婢妾啊?府内还有其余三位姨娘呢!”

    “章芸,我承认你很聪明,很机警,没有留下丝毫的破绽。所以,当元歌和奶娘同时中毒时,我和明锦都以为,她们是吃了掺杂毒药的饮食才会如此,所以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根源!”舒雪玉眼眸微眯,“但是,同样的手段玩一次就够了,你不该再让章文苑故技重施。而且,也许是你十年前谋害明锦,陷害我做得太成功了,所以比你你当年的设计,章文苑就太笃定,也太疏忽了!”

    想起方才舒雪玉就提到章文苑谋害赵婕妤,章芸眉头紧蹙:“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很谨慎,用三年的时间一点一滴下毒,所以当元歌和奶娘出现中毒症状时,我和明锦已经无法断定,他们是在什么时候中毒;你把灼红花摆在裴府的路上,人来人往,谁也不会注意,你做得天衣无缝。但章文苑不同,她把毒药给了皇后,而皇后急于让赵婕妤死,所以下的分量很重,以至于赵婕妤前后容色变化很大,只要察觉到这是中毒症状,在从她容色变化的时间追查,很容易就能锁定皇后的补药有问题。至于灼红花,更是光明正大地摆在了寒露宫的内室,完全不怕被人察觉到。”

    舒雪玉淡淡一笑,“可惜,真不巧,我会恰好在宫中,看到了赵婕妤的容色异常,也看到了那盆灼红花,从而让元歌察觉到这是混毒之法!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终究是该你原形毕露!”

    “章姨娘你就不要抵赖了!”裴元歌突然开口道,“在皇上讯问章御女,问及毒药来源时,章御女已经招供,她是知道你当年曾经用这种毒药谋害我娘亲,陷害母亲,这才学你的手段,用同样的阴谋害死赵婕妤,意图嫁祸于我!”

    “胡说!我根本就没有告诉她!”恼怒之下,章芸脱口而出,随即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弥补道,“婢妾是说,如果明锦姐姐真是婢妾所谋害,遮掩隐瞒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把这样的事情告诉别人?”

    章文苑本就没有招供这样的话,这是裴元歌诈章芸的。

    但是,从章芸的反应中,裴元歌却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从章芸的言行来看,她应该确实没有告诉章文苑混毒之事,那么,章文苑又是如何知道的?又为何会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她?

    忽然间,她又想起宇绾烟曾经说过的话。

    “我听说是章文苑在皇后和太后跟前说裴元舞的好话,而且话里话外,似乎很想把裴元舞弄进宫来,彼此倚助。裴元舞此次入宫,最初受了母妃和赵婕妤的气,父皇改名之辱,原本该是没指望的,后来却渐渐在父皇跟前挽回,这其中固然有太后在出力,但我听说章文苑也常在父皇跟前说裴元舞的好话。”

    难道说,是裴元舞告诉了章文苑这件事?

    娘亲被害时,她三岁,裴元舞应该是六岁,以裴元舞的聪明伶俐,恐怕是察觉到了章芸的阴谋。章文苑入宫,野心勃勃,自然会想对付宫内的宠妃。因此,裴元舞就用这条天衣无缝的毒计,跟章文苑做交易。而作为交换,章文苑在太后跟前说裴元舞的好话,裴元舞有机会入宫面见太后,得到机会。

    这样就能解释,章文苑和裴元舞莫名其妙的亲近。

    不过,章文苑明明更亲近皇后,却把裴元舞介绍给太后,八成也是心怀鬼胎,察觉到皇后和太后之间的矛盾,因为皇后有宇泓哲傍身,底气更足,将来在后宫必定权重,而太后则是日薄西山,裴元舞跟着太后,等太后倒台,裴元舞失了这个后盾,而章文苑却还有皇后,想要打压裴元舞更容易些……。

    这些人,真是个个心怀鬼胎!

    原本以为舒雪玉暴躁易怒,好对付,所以章芸才会将矛头对准她,现在见舒雪玉思路清楚,竟然将事情真相猜得**不离十,再纠缠下去只会对自己更不利。章芸咬咬牙,好在舒雪玉现在虽然知道真相,却并没有证据,虽然文苑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赵婕妤,但只要咬定了这是巧合,想要定她的罪也并不容易,因为归根到底,并没有她害死明锦的确实证据!

    “老爷,您要为婢妾做主!婢妾的确有冲撞四小姐的地方,被罚软禁,婢妾无话可说,但夫人现在想要推卸谋害明锦姐姐的罪名,把一切都推到婢妾头上,这就太过分了!”章芸转头去看裴诸城,神色极为委屈,“婢妾被软禁府中,根本无法传递消息出府,章御女的所作所为,与婢妾根本就没有关系,婢妾也不知道为何赵婕妤的死状会跟明锦姐姐相同。夫人毫无凭证地就这样指控婢妾,实在是欺人太甚,还请老爷为婢妾做主!”

    说着,深深地磕头下去。

    “的确,夫人说了半天,虽然合情合理,也都只是推断,并没有确实的证据,并不能定罪!”从头到尾,裴诸城都没有说话,只是沉沉地盯着章芸,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些什么,似乎对周围的事情一无所知。这是他第一次开口,竟然是为章芸开脱,这让众人都是一怔。

    舒雪玉愕然,心中掠过一抹失望。

    裴元歌也觉得奇怪,父亲明明就在怀疑章芸,为何反而会说这样的话?转头去看,却见裴诸城眼眸漆黑,黑得不见丝毫光亮,宛如暗沉沉的海面,看似平静,却似乎蕴藏了无数的风暴,不由得心中又是一动,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静观其变。

    听到裴诸城为自己说话,章芸大喜,眼泪夺眶而出:“老爷明断!”

    “别急,夫人的确没有证据证明是你害死了锦儿,但现在我要问你,是不是你做的?”裴诸城紧紧地盯着章芸,声音貌似平稳,却似乎隐藏了千千万万的情绪,“章芸,告诉我,是不是你对元歌下毒,害死了锦儿,再嫁祸给夫人?是,还是不是?”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极慢,极慢……。

    面对着舒雪玉近乎真相的分析,面对着裴元歌突如其来的诈问,章芸都还能面前保持镇静,思索对策,但听到裴诸城这样沉滞的声音,这样直白地问话,章芸却觉得有些词穷。明明一个“不是”,短短的两个字,那么简单,却似乎有千斤重,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章芸!”裴诸城忽然一声怒喝,声若震雷,“抬起头来!版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章芸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正好迎上裴诸城还泛着赤红的眼眸,灼热得似乎有怒焰在燃烧,却又阴冷得仿佛冰霜在凝固……。突然间,她明白了她的愚蠢。的确,舒雪玉没有确实的证据,如果她一口咬定章文苑谋害赵婕妤是巧合,的确也很难定罪。但是,这里不是刑部,不需要确确实实的证据;这里是裴府,裴诸城是裴府的主人,是她的夫君,他已经在怀疑,或者说,他已经认定了是她做的。

    承认,和否认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也许,她唯一的希望,是章府……

    “章姨娘,这些天你被软禁,或许有件事你还不知道。”一直关注着她的神色变幻,裴元歌适时道,“章文苑谋害赵婕妤和龙裔,被判腰斩;章显夫妇为她搜罗毒药,斩立决,章府其余上上下下,全部流放三千里为奴,遇赦不赦。章姨娘你幸好已经进了裴府,出嫁女不算在章府人之中,不然的话,只怕现在也要与你的侄儿侄女们一道前往边疆为奴!”

    这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劈碎了章芸最后一分希望。

    章文苑被腰斩,哥哥嫂嫂斩立决,其余人流放为奴,遇赦不赦……。章府居然就这样败亡了?彻彻底底地败亡了!没有了章府做后盾,虽然她为裴府孕有两女,但容儿不争气,华儿又是那样薄凉的性子,只怕根本不会管顾她这个母亲……。即使没有证据,但只要裴诸城怀疑了,她这辈子,也就等于覆灭了。

    彻彻地,完全地……。覆灭了,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章芸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已经是一片死灰般的沉寂,没有任何生机。她抬起头,凝视着前方那个男人,所有的一切的,都是从他而起,街头的惊鸿一瞥,成为她永生的劫。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章芸想着,眼眸忽然变得无比温柔,轻声道:“没错,是我!是我害死了明锦,诸城!”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她当着众人的面,唤出了萦绕心底万千次的称呼,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