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50章 皇后被废

重生之嫡女无双 150章 皇后被废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见来人是宇泓墨,舒雪玉微怔,有些犹疑地道:“九殿下……”

    她想到赵婕妤的形容起色,跟明锦遇害时的情形一样,担心元歌被人算计,所以匆匆赶过来。但赵婕妤被害,寒露宫早就被封锁起来,侍卫根本不可能让她进去。好在寒铁认出舒雪玉,悄悄进去告诉了宇泓墨。见舒雪玉神色慌乱,又急又关切的模样,宇泓墨醒悟,笑道:“是天色晚了,元歌还没回霜月院,裴夫人担心她出事,所以赶过来了吧?您放心,元歌没事。”

    得到这句话,舒雪玉微微放心,又忙问道:“赵婕妤出事了吗?”

    “嗯,赵婕妤被人毒害,有人想趁机污蔑陷害元歌,不过元歌机警,现在已经洗脱嫌疑,所以裴夫人您不必担心,安心回去等元歌就好。”除了柳贵妃等寥寥数人,宇泓墨说话从来不曾这般恭顺温和,知道光说元歌没事还不足以让她安心,便简略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能让元歌出来吗?妾身有话想告诉她!”

    确定元歌没事,放心这层心事,舒雪玉的心思便又集中在当年害死明锦,如今又害死赵婕妤的毒上。明锦之死,已经过去十年,各种人证物证都已经湮灭殆尽,她虽然倔强不肯承认,却也知道想要洗脱自己的冤屈犹如镜花水月,希望渺茫。但现在突然出来赵婕妤这场事,如果能够找出真相,或许连当年明锦之死也能随之水落石出。

    “恐怕不太方便。”宇泓墨摇摇头,“虽然说元歌已经洗脱嫌疑,但现在还没找到赵婕妤中毒身亡的真相,事情正在僵持中。元歌在这时候不宜随意走动,容易惹人诟病。裴夫人的事情如果不急的话,不如稍待,待此事了解后再与元歌商议。如果很急的话……不如先告诉我,我带你转告元歌。”

    虽然说白衣庵里,九殿下救过她和元歌,但对于皇室的人,舒雪玉总有着很强的戒心,尤其这些天在霜月院的所见所闻,更觉得后宫事情纷繁,真假难辨。何况,这位九殿下的名声素来不佳,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犹豫了下道:“如果元歌不能出来,妾身能否进去找她?”

    宇泓墨有些奇怪:“裴夫人何事如此急切?”

    “妾身……。妾身知道一些事情,或许对赵婕妤遇害一事有所关联,所以想见元歌!”舒雪玉沉思着,知道如果不说出点缘由,只怕很难进去,便吐露些许。但她对宇泓墨戒心极重,因此并不曾详说。

    宇泓墨经事无数,察言观色就知道舒雪玉的想法,犹豫了下,道:“既然如此,那裴夫人请——”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无奈地顿住,道,“裴夫人切稍待,我去去便来。”说着,转身朝着众人集聚的寝殿中走去,红衣翩跹,如火如荼。

    听说舒雪玉或许能对找出赵婕妤之死的真相有帮助,宇泓墨原本就想让她进去,但忽然想起上次乞愿节跟元歌争执的事情,就是因为他撺掇裴尚书装病把元歌带出宫,结果两人差点翻脸,可见元歌对家人的重视。现在帝后在场,嫔妃云集,有牵涉到赵婕妤之死,事情诡谲莫测,如果他再贸然带舒雪玉进去,很难说元歌会不会觉得他自行其是,再度跟他翻脸。

    他不觉得元歌再次生气的时候,还能像上次那样阴差阳错地过关。

    所以,还是去告诉元歌一声比较好

    想到上次的事情,宇泓墨下意识地摸了摸唇,眼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幽幽的黑眸宛如宝石般光华晕转,潋滟生辉。进了寝殿,见裴元歌的位置颇为醒目,他贸贸然过去跟她说话,未免太招人眼目,想了想,对身边的寒铁低语几句。

    寒铁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到紫苑身边。

    紫苑闻言微怔,随即附耳对裴元歌道:“小姐,夫人在外面等候,说是觉得有事情可能与赵婕妤之死有关,想要跟小姐说几句话。九殿下问您,要不要带夫人进来?是悄悄地进来,还是光明正大地进来?”

    母亲?跟赵婕妤的死有关?

    裴元歌也是一怔,忽然想起之前舒雪玉一直在喃喃自语,说觉得赵婕妤有些不对劲,气色太好之类的,还说觉得奇怪。难道说这些跟赵婕妤中毒身亡有关?犹豫了下,裴元歌转头去看宇泓墨,点点头,随即又看了眼皇帝,示意他跟皇帝禀告,光明正大地带舒雪玉进来。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出赵婕妤遇害的真相,指证皇后,从而彻底的扳倒皇后。

    不然,遗祸无穷。

    宇泓墨会意,上前悄悄地将舒雪玉之事告诉皇帝。皇帝眉头微蹙,点点头,道:“让她进来吧!”

    这番举动已经引起众人的关注,听到皇帝的话更是奇怪,不知道是要让谁进来,难道说跟赵婕妤的命案有关吗?正疑惑间,却见张德海出去又进来,身后跟着位身着凤冠霞帔,正红色品级大妆的女子,眉眼细细,宛如江南烟柳,但挺直的脊背,和熠熠的眼眸中却又带着南方女子少有的刚烈,盈盈而入。众人都不曾与舒雪玉照过面,心中犹疑,这又是谁?

    惊讶中,裴元歌已经迎了上去,问道:“母亲,您怎么来了?是担心我吗?”

    她这是故意作态,表示她对舒雪玉到来一蔿uo氯晃拗2蝗坏幕埃嫜┯竦嚼吹南⑹怯钽鞲婊实鄣模绻硐值迷缇椭榈哪Q实郾厝荒懿碌皆诟嬷埃钽拖冉飧鱿⒏嫠吡伺嵩琛5弁醮蠖喽嘁山魃鳎槐匾盟虼诵纳乱伞

    这细微之处,舒雪玉自然不能体悟,但听元歌这样说,便配合道:“你这么晚还没回过,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元歌既然提示她,说是因为担心而来,她也就不提赵婕妤之事,顺口答道。

    众人闻言,便没放在心上,只是看待裴元歌的眼眸中,难免多了几分嫉恨猜疑。

    现在赵婕妤遇害,真相还未找出,皇上便命舒雪玉进来,而原因只是因为裴元歌这么晚没回萱晖宫,心中担忧。看来,皇上对这位裴四小姐,还真是够上心,恩典都给到裴夫人身上来了!

    看到舒雪玉,章文苑微微一惊,随即又沉静下来。

    她来了又如何?当年她自己都入了陷阱,成为杀害明锦的凶手,到现在都没能为自己洗脱冤屈,难道现在还能找出赵婕妤遇害的真相吗?

    “裴四小姐真是伶牙俐齿,刚才说赵婕妤妹妹不是身中毒兰之毒,这会儿又说赵婕妤妹妹也并非是中丽人姝之毒,那本宫倒想请教裴四小姐,你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赵婕妤妹妹究竟是中什么毒而死的?”皇后终究还是忍不住对裴元歌发难,眼眸中净是得意挑衅之色。

    当初之所以同意章文苑这招计划,就是因为这种下毒方式的隐秘性,就算最后不能构陷裴元歌入罪,只要找不出下毒的方式,这件事就休想牵扯到她这个皇后身上!不过还是有些遗憾,早知如此,还不如颠倒下,下毒害死裴元歌,构陷赵婕妤,或许能够一箭双雕,把两个眼中钉都除掉!

    “皇后娘娘统御后宫,如今赵婕妤娘娘遇害,这件事自然应该由皇后娘娘决断,找出真凶,为赵婕妤娘娘报仇。小女并非宫中之人,也不是断狱理讼的官员,只是觉得是有矛盾便说了,也是为赵婕妤娘娘尽一份心里。怎么现在听皇后娘娘的意思,赵婕妤这桩案子,难不成倒变成小女的责任了吗?”裴元歌秀眉微扬,眼眸中光芒湛然,“还是说,皇后娘娘是在请小女帮忙?”

    “……:

    这个裴元歌难不成属针尖的,但凡有半点疏漏都能被她抓住,狠狠地刺过来?如果她承认是在请裴元歌帮忙,那就是自认她这个皇后不如裴元歌;但若不承认,那之前的质问便全没道理,正如裴元歌所说,找到谋害赵婕妤的真凶,是她这个皇后的责任,不是她裴元歌的。

    尤其,这番话中隐隐透漏出问鼎后位的意思,更让皇后恨得咬牙切齿。”都够了!“皇帝冷冷喝道,打断了两人的针锋相对,对皇后道,”不错,皇后统御后宫,后宫的事情都该由皇后你负责,既然如此,皇后来问这桩案子吧!朕和太后在旁边听着,无论如何都要找出谋害赵婕妤的真凶,绝不能宽待!母后,您说是不是?“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太后说的。”那是当然!“太后冷冷道。

    而到这时候,皇后才察觉到裴元歌话里的第三层含义,她是皇后,找出谋害赵婕妤的真凶加以惩处,这是她的责任,不能推脱。但现在安排的后路已经被裴元歌截断,毒兰和丽人姝都被裴元歌否定掉,要如何才能再找出一个合理的过程来解释赵婕妤的死?又能找谁来做这个替罪羊?而如果说她找不出凶手,那岂不是就意味着她这个皇后无能?以后在宫中难免要颜面扫地了。

    这个该死的裴元歌,怎么这么刁钻古怪?

    虽然心头暗暗恼恨,但皇帝已经发话,皇后也无法推搪,只能先接过案子,按照常规询问起萱晖宫的宫女来,不住地目视章文苑,希望她能尽快相处两全其美的办法。

    知道皇帝这是故意调开皇后的注意力,给自己机会和事件询问舒雪玉,尽快找出真相,裴元歌也不耽误,拉着舒雪玉到了众人不注意的角落,急切地问道:”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起了什么线索,可能会跟赵婕妤遇害有关?是不是跟你之前说的,赵婕妤的气色有关?“”我先问你,赵婕妤死前是不是突然容色格外艳丽,低烧不断,死后则是容颜不变,依然艳丽妩媚,唇红齿白,体温和容色都宛如生前,好像只是睡着了,若不是没有呼吸和脉象,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毒发身亡?“舒雪玉先问道。”赵婕妤的死状的确正如母亲你所说的,至于生前,这些天的确听说赵婕妤低烧不断,但因为她怀有身孕,听太医说,怀孕的女子有的会经常低烧,所以都没有在意。难道说这也是中毒的症状吗?“裴元歌思索着,眼眸却渐渐明亮起来,”母亲能把赵婕妤的症状说得这么清楚,您一定知道赵婕妤是中什么毒而死的吧?您快告诉我!“

    舒雪玉摇摇头:”我不知道是什么毒,我只知道,这跟明锦当年的死状一模一样!“”我娘?“裴元歌神色剧变,对于明锦的死,裴府给出的消息是因病饼世,桂嬷嬷她们则刻意透漏给她说是被人毒害。但是因为裴诸城和舒雪玉都不肯跟她说起这件事,所以裴元歌一直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没想到竟是跟赵婕妤中相同的毒药。

    心念电转间,裴元歌已经醒悟过来:”章文苑!“”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当初章芸用这种手段害死了明锦,陷害我。一定是章文苑从章芸那里知道这件事,所以用相同的手段害死了赵婕妤,嫁祸给你。我刚想到赵婕妤这是中毒的症状,就立刻想到她们是要陷害你,所以就赶过来。好在你比我聪明,没有上她们的圈套!“舒雪玉欣慰地道,温柔地抚摸着元歌的面颊,”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找出赵婕妤遇害的真相,这样不但能够彻底洗脱你的嫌疑,说不定连章芸当年谋害明锦的事情也能够揭发出来!“

    说到这里,语气中难免多了几分热切。”既然这样,就请母亲把当年的事情经过详细告诉我,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线索?“裴元歌试探着道,她早就想要探查娘亲过世的真相,但是当年知情的下人奴仆似乎死伤殆尽,而知道真相的舒雪玉和裴诸城却对她讳莫如深,紫苑当时年纪又小,连事情的经过都没弄明白,以至于她完全无法探查。

    舒雪玉犹豫了下,道:”也没有什么详细的经过,当时你父亲征战在外,府内是我掌权,明锦在帮我。我跟明锦原本有冲突,后来因为你的出生而化解了,当时还算和睦。只是,突然间你……明锦突然低烧不止,她本就是医术高明的大夫,察觉到不对,知道是中毒,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毒药,也不知道如何中毒的,试过许多办法,却都没能解读,最后……。“

    说着,神色中忽然浮现出一片黯然凄恻,微微别过脸,眼眸凄然。

    看舒雪玉的模样,裴元歌隐约察觉到,她说的话不尽真实,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找出赵婕妤所中之毒,裴元歌思索着问道:”赵婕妤的容色艳丽,这本身是中毒的症状?“”嗯,原本我和明锦也不知道,还以为是身体好,所以容色照人,后来才知道,这是中毒的症状。明锦说过,这种毒药应该是种慢性毒药,但是,她当时试遍了各种验毒的方法,将整个院子的饮食器具都试过,却都没能找出下毒的地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种毒药。“舒雪玉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慢慢地道。”等等,如果这样说的话……“裴元歌忽然灵光一闪,”我记得我第一次见赵婕妤时,她的气色虽然不错,但是终究还是有脂粉之功,不像后来那般光彩照人。如果说那般容色艳丽,是中毒的症状,那只要查出赵婕妤的容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不就能确定她是从什么时候被人下毒的吗?母亲你稍等!“

    说着,裴元歌转身回到众人集聚之地,见皇后正在询问寒露宫宫女,腊梅腊雪赫然在列,不由得有些焦急地看向皇帝。

    察觉到她的目光,皇帝转头,见裴元歌目光不住在腊梅腊雪身上巡梭,似乎有话想要问她们,难道是找出了什么线索?皇帝思索着,随口几句话打断皇后,将事情的焦点转移到其他宫女身上,暂时命腊梅腊雪站在旁边,然后又对张德海使了个眼色。

    张德海会意,带着腊梅腊雪往裴元歌的方向走来,轻声道:”裴四小姐有什么话尽避问,奴才在旁边听着,免得又有人冤枉您,说您教唆腊梅腊雪。“

    裴元歌点头,问道:”腊梅腊雪,我问你们,赵婕妤娘娘的气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那么好的?“

    没想到裴元歌会问起这些,两人都有些怔楞。腊雪终究懂医理,对气色比较关注,想了想道:”奴婢记得,赵婕妤娘娘刚怀孕的时候还有些黄斑,必要要用脂粉遮掩,因此十分不喜,想办法找来很多美容养颜的东西,效用却都不大。后来……奴婢记得,好像是在裴四小姐离开皇后之后,突然间好转起来的。对,就是在裴四小姐离开皇宫之后,当时赵婕妤还说,还说——“

    突然警觉到不妥,腊雪急忙住口。

    因为当时赵婕妤说,看来这个裴元歌果然是我的天敌,她一离宫,我这气色和肤色都好了许多。这样的话当然不能对裴元歌说起。

    裴元歌也猜到不是什么好话,没有追问,反而又问道:”那么,当时娘娘有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而且一直在吃吗?尤其,是跟皇后或者章文苑有关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呀!“腊雪思索着,忽然道,”说到皇后,奴婢倒是想起来了,当时皇后命人送来一些上好的补药,说是能够滋阴补虚,美容养颜,赵婕妤娘娘怀有身孕,正堪用。而且的确就是在用过那些补药后,赵婕妤娘娘的气色慢慢好转,而且越来越好。赵婕妤娘娘还说皇后难得起善心,这些东西竟然真的管用,后来又跟皇后娘娘要了许多,一直在用。“

    裴元歌眸中精芒乍现:”一定是这些补药有问题。“”不可能的,那批补药,奴婢彻底地检验过,也命人服食试毒,毕竟,皇后娘娘一直不忿赵婕妤娘娘得宠,又一直显得颇为厌憎赵婕妤娘娘,突然赏赐东西下来,怎么可能不检验就轻易给娘娘服用?是彻底地查验过,确定没有问题娘娘才试着吃的。“腊雪很肯定地道,”再说,这些补品是皇后娘娘赏赐的,凤仪宫和寒露宫都记的有档,如果补药有问题,那铁板钉钉就是皇后娘娘下的毒手,也太明显了,皇后娘娘虽然不太沉得住气,但也不会如此不智,这把柄太明显了!“”说的也是。“裴元歌沉思着道。”还有一句话,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腊雪犹豫着道,”奴婢的药理虽然粗略,但如之前的那两根毒参,在拿出来时,奴婢就能察觉到其中的色泽和味道的差异,不经人验毒试毒,是绝不可能让娘娘服食下去的。赵婕妤娘娘怀孕这段时日,奴婢验出的毒药,或者危害龙裔的药物并不在少数,从无错漏,不然娘娘也不可能平安至今。所以,奴婢也很奇怪,赵婕妤娘娘的死状有异,显然是中毒,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赵婕妤娘娘怎么会中毒呢?“

    腊梅设想道:”会不会毒药不是在饮食中,而是在比如熏香里?“”应该不会吧?这些东西我也有注意的。“腊雪摇摇头。”我也觉得不会,如果是在熏香里,赵婕妤平时身边至少有腊梅腊雪相伴,如果中毒,腊梅腊雪不可能无恙。显然,这毒药是在只有赵婕妤才能够接触到的地方,所以只有她遇害,别人却无恙。“紫苑也加入思索中,”脂粉呢?脂粉有问题吗?“”脂粉奴婢也有检查过的,应该没问题。而且,都是腊若在帮娘娘上妆,如果脂粉有问题,她也应该能接触到,也应该会出事才对。“腊雪摇摇头。

    听着三个人的讨论,裴元歌摇摇头,按照母亲所说,容色艳丽是中毒的症状,那就是说,当赵婕妤容色开始改变时,就是已经中了毒,因此嫌疑最大的,还是皇后送来的补品,因为时间上也吻合。但是腊雪说,这些补药还曾经让人试毒,确定无事了赵婕妤才会食用,而试毒之人却无事,难道是因为试毒,吃下的分量少,所以没有毒发吗?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有太过的可能性。

    等等,如果说赵青所言属实,给她毒药的太监是在三天前给她的毒药,而且叮嘱她昨晚在人参中下毒,那是不是意味着,在三天前,真正的凶手就预料到赵婕妤会在今天毒发身亡,这说明她对毒发的时间把握得非常精准。如果说是下在补药中的慢性毒药,赵婕妤每天服食多少分量,凶手很难确定,也就不可能把握得这么精准。

    三天前……。补药……。容色艳丽……。

    裴元歌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却又捕捉不到,忽然看到舒雪玉神色异样,眼眸定定地看着角落处一盆红花,眼眸迷茫,似乎在努力地思索着些什么,不由问道:”母亲,您怎么了?“”这盆红花……。好像在哪里见过……。“舒雪玉有些不确定地道。

    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腊雪道:”裴四小姐和裴夫人是在说这盆灼红花吗?这是赵婕妤娘娘从章御女那里拿到的。“微微顿了顿,与其说是拿,不如说是抢更恰当,”之前章御女来看望赵婕妤娘娘,说起家里给她送了一盆灼红花,说是南疆才有的异花,十分罕见,花开之后终身不谢,因此在南疆有传说说,能够拥有灼红花的人,必定能如灼红花般灿烂华美,终身荣宠不衰。赵婕妤娘娘本就喜欢鲜艳富丽的颜色,这花的意头又好,就从章御女那里要了过来。“”对,是叫灼红花,明锦也提过这个名字。可是,明锦只说这花是南疆才有的奇花,倒没有说起这花还有这样的寓意。“舒雪玉回忆着道,”我想起来了,当时裴府好像也有一盆灼红花,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从有灼红花开始,元歌你……。元歌你母亲,也就是明锦开始低烧。别人都没有在意,但是明锦常年行医,察觉到不对,发现是中毒。只可惜,虽然发现得早,却还是没能够……。“

    腊雪自然不知道明锦是谁,但也突然道:”裴夫人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就是从这盆灼红花搬入内室后,赵婕妤娘娘开始低烧不断。不过,太医说,赵婕妤娘娘是因为怀孕才会低烧,是正常的,开了几副退烧药,却都没用。难道说,这灼红花有毒吗?可是,如果灼红花有毒,即使我检验不出来,这花一直摆在内室,别人也应该中毒才对啊!“”当年明锦也检查过灼红花,确定没有毒这才搬入内室的!“舒雪玉也道。

    裴元歌忽然心中一动,问道:”章御女是何时将灼红花送到寒露宫的?是不是三天前?“随即又问舒雪玉道,”母亲,你还记不记得,从灼红花入府,到我娘过世,大概多久的时间,是不是三天?“

    腊雪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舒雪玉则思索了好久才道:”好像是。“”我明白了,应该是混毒。皇后娘娘所赏赐的补品中掺杂有某种药物,这种药物本身并无毒性,所以检验不出来,只是在服食后会格外容光焕发。而服食过这种药物的人,如果接触到灼红花的香味,就会混合产生毒药,从而在三天后致命。这样一来就能够解释很多事情,皇后娘娘送来的补品虽然有人验毒,但是验毒应该是在小厨房进行的,那里的人接触不到内室的灼红花;而你们虽然也能闻到灼红花的香味,但因为体内没有那种药物,所以也没事,因此最后丧命的就只有赵婕妤一个人!“

    这样说起来,事情就完全能够串联得起来了。

    皇后在送给赵婕妤的补品中掺杂了某种药物,这种药物会让赵婕妤气色和肤色容光亮丽,宫中女子没有不重视容颜的,试过效用,又有人验毒,确定不会致命后,赵婕妤当然是每日服食。之后再由章芸故意在赵婕妤跟前提起灼红花,赵婕妤本就喜爱富丽之色,灼红花又有这样的意头,如果章文苑再故意装作很喜爱的模样,这段时日以欺压强夺为乐的赵婕妤绝对会上当,从章文苑那里把灼红花强夺过来。

    因为补药和灼红花都无法验出毒,所以两人根本就不担心会被发现。

    而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后不能将真正的毒药下在人参中,因为那根本验证不出毒药来,而一旦被发现跟灼红花混合后会产生剧毒的真相,连皇后的补品也可能会暴露,所以只能用死状相似的丽人姝来代替。而之前或许皇后已经派人暗中下过毒手,但赵婕妤却安然无恙,所以皇后猜到赵婕妤身边或许有能够辨识药物的人,害怕过早在人参上下毒就被发现,虽然也能趁机污蔑裴元歌和太后,但如果赵婕妤无事,以皇帝和太后的宠爱,只怕未必能置裴元歌与死地。

    因此,她算好了时间,确定今天赵婕妤会毒发,便命赵青在前一晚把毒药加进去。

    甚至,可能她们不会把太后赏赐的人参全部下毒,留下一枝两枝无毒的人参来熬炖这一两天的参汤,这样腊雪就不会察觉到人参上所动的手脚。然后,只要赵婕妤暴毙,又有玉清的证言,再在库中所找到的太后赏赐的人参中发现有毒,这件事基本就能扣在裴元歌头上。

    在她们看来,皇帝对赵婕妤那般宠爱,赵婕妤中毒,一尸两命,皇帝震怒之下,未必能够保有多少理智,再加上证据确凿,不容置辩,裴元歌必死无疑。

    可惜,有些事情,皇后和章文苑终究没有算到。

    首先,她们没想到裴元歌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找出赵青是下毒的人,并利用腊雪,在片刻间诱出赵青的真话,瞬间翻盘,导致她们的全盘算计落空;

    其次,她们忽略了丽人姝的毒发时间,也没有想到赵婕妤为了陷害裴元歌,今天未进饮食,连平日里必用的补身参汤都没有喝,这导致她们原本安排好的退路出现了破绽,让裴元歌找到机会洗脱六殿下的嫌疑,废掉了丽人姝这颗棋子。

    而最关键的是,她们不知道,皇帝并不如她们所想象的那般宠爱赵婕妤!

    在裴元歌看来,皇帝对赵婕妤的纵容和所谓的宠爱,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纵容赵婕妤跟皇后作对,削弱皇后的影响力,这跟皇帝故意纵容宇泓墨打压宇泓哲的道理相同。而在赵婕妤得罪太后之后,皇帝仍然对她宠爱有加,甚至到萱晖宫来找路太医,这并不代表着皇帝有多么宠爱赵婕妤,实际上,这是皇帝故意做出来的姿态。或许在那时候,皇帝也已经预料到,皇后会对赵婕妤下手,从而陷害裴元歌,所以,他这时候越表现得宠爱赵婕妤以及她府内的龙裔,在赵婕妤遇害后就越有理由从重追究,在能够证明是皇后下毒手的情况下,加重惩处的力度。

    这样一来,在别人看来,皇帝只是心伤宠嫔被人毒害,而不会联想到,皇帝这是在对付皇后和叶氏!

    想到这里,裴元歌突然觉得有些心惊,她当初提出这个计谋的时候,还并没有联想到赵婕妤。但皇帝对后宫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恐怕当时就想到皇后会对赵婕妤下手。即使当时没想到,后面肯定也知道,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就意味着,皇帝明明知道赵婕妤和她腹内的孩子可能会被人谋害,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并以此来对付皇后和叶氏……。所谓的夫妻和父子,在这争权夺利的皇宫,当真是情比纸薄,令人心寒。

    裴元歌想着,心中突然充满了感叹。

    看似金碧辉煌的宫殿,锦衣玉食的奢华,天生尊贵的身份,其实却连普通人都不如!再想想冷清寥落到那种地步的六殿下,看似烈火烹油,荣宠昌隆的赵婕妤,以及母仪天下,却处处被挤兑的皇后,甚至皇帝,太后……这皇宫中的每一个人,其实都生活在荆棘丛中!

    难怪宇泓墨那晚高烧,神智失常时会那般的警戒和防备,不肯轻易让人靠近。

    不过,裴元歌并没有太久的时间沉浸在感叹之中,既然找出了赵婕妤被害的真相,而补药和灼红花本身就是指控皇后和章芸最有利的证据,只要确定赵婕妤的确是死于二合混合产生的毒药,那就是真正的铁证如山,不容皇后和章文苑抵赖!

    裴元歌凝定心神,整理了下思路,转头向皇帝望去,正好迎上皇帝询问的眼神,便点了点头。

    皇帝眸光微湛,紧紧地盯着她,随即也点点头,开口道:”裴四小姐和裴夫人在那边有何要事相商?为何连赵婕妤的贴身宫女也在旁边?“

    这话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裴元歌身上,裴元歌神色慌乱,将求救的眼眸转向太后。

    见状,皇后冷笑着道:”裴四小姐这是什么意思?皇上问你话,你不好好回答,却去看太后做什么?难不成做了什么亏心事,又想让太后包庇你?还是说,你察觉露出了什么破绽,所以惊慌失措?说起来,赵婕妤妹妹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唯一用过的膳食,就是裴四小姐你做的燕影金蔬,如果是是中毒的话,说来说去,倒还是裴四小姐你最有嫌疑!“

    见皇后又将事情扯到裴元歌身上,太后不悦道:”皇后慎言!“”若不是如此,裴四小姐为何神色惊慌,不敢回答皇上的问话?尤其旁边还有腊梅腊雪两个宫女,这就更可疑了!事无不可对人言,裴四小姐你到底在心虚什么?“皇后坚信,裴元歌绝不可能发现赵婕妤中毒的真相,也不可能抓住她的把柄,所以格外自信,眼见着六殿下这条退路已断,忍不住又想把嫌疑栽倒裴元歌身上。即使没有真凭实据,但只要有嫌疑,就会引起人们的猜测,流言如刀,也够裴元歌受的了。

    裴元歌依然在迟疑,小声道:”太后娘娘,小女能不能先私下跟您说句话?“”裴四小姐为什么不敢当众说?“皇后步步紧逼。

    太后当然能看出皇后的心思,在她看来,裴元歌已经是她的人,别人欺辱裴元歌就是欺辱他这个太后,尤其经过今晚的事情,更察觉到在别人眼里,她跟裴元歌已经紧密联系,如果裴元歌有什么嫌疑,别人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件事是不是她这个太后指使的?因此,她绝不容许裴元歌有丝毫的瑕疵,不假思索地道:”元歌你有话就说,不必害怕,自有哀家给你做主!“

    裴元歌这才小声道:”因为小女久久未归,母亲担心,所以来找寻小女,无意中得知赵婕妤娘娘的死状后,说裴府也曾有人过世,与赵婕妤娘娘的死状相同,小女一时好奇,问起母亲当时的详情,想着或许能够从中找到线索,找到谋害赵婕妤娘娘的真凶。没想到……。“

    皇后面色微变,太后扫了她一眼,问道:”发现了什么?“

    皇帝则心中一动,问道:”那人是谁?“”是小女的生母,在十年前过世的。“裴元歌答道,心思却凝聚在太后的身上,皇后已然色变,显然很有怀疑,太后不可能看不出来,但却还追问真相,这也就代表着,太后对皇后已经起了杀心,只要找到确实的证据,皇后定然难逃。遂继续道,”小女发现,小女生母过世前,容色也曾经格外艳丽,而且房内也出现了这盘,小女就猜想,会不会是因为小女生母和赵婕妤都曾经服食过什么药物,以至于气色格外艳丽,然后与灼红花的香味混合,产生剧毒,从而致命。于是就找来腊梅腊雪询问,结果察觉到,赵婕妤娘娘是在用过皇后送来的补药后,气色产生了变化,而灼红花则是章御女送来的。小女……。“

    说着,有些畏怯地低下头,不敢再说下去。

    但言下之意,显然是说,赵婕妤死于皇后和章文苑的合谋之下。

    闻言众妃猝然变色,身在后宫,她们当然明白,这样的话语意味着怎样的风波浪潮。如果坐实了,以皇上对赵婕妤的宠爱,以及现在的震怒,只怕皇后……

    皇后更是脚下一软,几乎跌倒,全靠章文苑扶持才勉强站稳,竭力按捺住心中的恐慌,喝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本宫怎么可能谋害赵婕妤妹妹?什么补药,什么灼红花,你……裴元歌,你不要仗着太后的宠爱就胡作非为,居然想把罪名栽在本宫的头上!说,是谁指使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惊慌之下,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太后眼眸锐利地看着皇后,心头在激烈地交锋,看起来元歌的确找到了皇后下毒的真相,如果坐实了,皇后这个位置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皇后毕竟是叶家人,如果被废,对叶家来说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但是,皇后今晚的作为实在太过阴险毒辣,竟然将矛头对准了她这个太后,如果不是元歌机警,瞬间扭转局面,只怕……眼眸忽然瞥见旁边的玉清,想到玉清身后的叶家,忽然间下定了决心,道:”想要验证元歌所说是否正确,其实很简单,只要找人来服食皇后送来的补品,再让那人闻灼红花的香味,看是否会致命,而死状又是否与赵婕妤之死相吻合,不就能够确定了吗?“

    从玉清看来,叶家人现在的重心只怕已经转移到皇后的身上,毕竟哲儿是她亲生。

    而以皇后今晚的作为来看,只要得势,绝对不会放过她这个太后,说不定还会除之而后快,不能留下这样的祸患!再说,以皇后的愚钝和野心,若是将整个叶氏交到她手上,早晚会毁掉叶氏的百年基业!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就趁这个机会,除掉皇后,以绝后患!

    闻言,皇后如遭雷击,面色惨白,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见她这模样,众人几乎能够确定,裴元歌所言无误,的确是皇后用这样的手段害死了赵婕妤!

    章文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居然会被裴元歌揭穿,竭力镇静着道:”裴四小姐恐怕是弄错了,即使……。即使皇后娘娘所赠的补品,和我的灼红花真的会混合产生毒药,也说不定只是凑巧,我和皇后并不知道会这样。再说,我的灼红花是婕妤娘娘向我讨要的,我真不知道会这样。皇上,如果妾身知道的话,绝不会将灼红花送入寒露宫的!“

    到了这种地步,章文苑还试图以意外和巧合来遮掩,为自己和皇后脱罪,果然心思玲珑。

    皇后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忙道:”不错,这只是巧合而已,本宫并不知道会如此,再说,本宫送补药给赵婕妤妹妹时,完全是一片好意,那时候章御女还没有送灼红花,本宫……。“”想要验证是巧合,还是蓄意谋害,其实很简单。“宇泓墨朗声道,”只要请父皇下旨,彻查母后所赏赐的补药,和章御女的灼红花是从何而来,若是同时蓄意求购两样东西,那就很明显,是故意毒害赵婕妤娘娘。再说,章御女,方才裴四小姐已经说了,裴府曾经有人因为同样的毒而遇害,如果本殿下没记错的话,章御女的姑姑是裴尚书的妾室吧?章御女想说自己全然不知,只怕难以取信于人!“

    至于后面那句,他没有说,但众人都明白。

    章文苑跟皇后走得那么近,这两样东西又是出自她二人之手,如果章文苑知道这种下毒的办法,那皇后无论如何都无辜不起来!

    章文苑面色惨变,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暴露,因为补药中的药物,和灼红花都是章府出面去求购的,这两样东西都不易得,只要查找就能一定能够找到线索,到时候她根本无从抵赖。就连章府和皇后,恐怕也要因此遭殃!”看起来,的确是你二人设计下毒,谋害赵婕妤和她腹内的龙裔,这样的巧思妙想,当真闻所未闻,朕不得不担心,假如你们拿这样的毒药来对付朕,朕只怕也是在劫难逃吧!“皇帝震怒地道,看起来好像从赵婕妤遇害就累积的怒火终于开始发泄,吼道,”皇后,原本见你赏赐赵婕妤补药,朕还以为你大度贤惠,没想到居然是包藏祸心,存心如此歹毒!你之前说得好,谋害宫嫔和龙裔,这种穷凶极恶之徒,无论是谁,无论有着怎样的身份,都要绳之以法,绝不能宽待。既然如此,朕就按照大夏王朝的律法,废了你这个皇后!“

    听闻废后二字,皇后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原本真对裴元歌的话语,到最后却是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和性命。看着皇帝震怒的神色,皇后六神无主,忽然看到太后,忙跪下央求道:”母后,您要替我做主,不能废后,不能废后啊!我好歹是你的侄女,我们都是叶氏的女儿,如果我被废了,对母后您也不利啊!“

    这时候就想起来都是叶氏的女儿,方才针对元歌和她时,为何却是那般咄咄逼人?太后冷笑道。

    这时候却听柳贵妃悠悠然道:”方才皇后娘娘可是当着皇上和太后娘娘的面,说谋害宫嫔及龙裔,即使处以极刑也不为过,决不能包庇,现在却……看起来,皇后娘娘这话只是针对别人,并不包括皇后娘娘您自己呢!“

    太后本就决心要除掉皇后,又被柳贵妃这样挤兑,更加不会理会皇后,冷冷道:”谁叫你做下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连哀家也无法为你求情。皇上,您要如何处置皇后,哀家绝无二话!“

    听到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语,皇后终于彻底绝望,伏在地上痛哭不已。

    皇帝看也不看她,当即朗声道:”传朕旨意,叶氏玉臻,谋害宫嫔及龙裔,又嫁祸裴尚书之女和六皇子,存心恶毒,不容宽恕。着即日起褫夺皇后之位,交还凤印金册,打入冷宫,终生不得踏出冷宫半步,特此敕令天下,钦此!“”

    这半日的惊心动魄,最后终于按照预期发展,而最后的结果却比裴元歌原本设想的更好,她原本以为最多是削减皇后统御六宫之权,没想到皇后却自己触怒太后,直接被废。这样一来,叶氏自然备受打击,太后的风光日子也不会太久了。想着,却不自觉地将目光转移到了柳贵妃身上。

    这位柳贵妃,今晚几乎没有说话,但每一句话都是在恰当的时机说出。

    裴元歌有种预感,柳贵妃之所以如此,不是本性,也不是单纯的为了跟皇后争斗,她这样做,是因为她看破了皇帝的心思,顺着皇帝的心思而行事的。在这场事端中,皇上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十分公正,完全是顺着显示的证据而行事的,没有露出丝毫的偏颇,更加没有半点针对皇后和叶氏的趋向,但是柳贵妃却能够把握到皇上的心思,顺势而为,真的很不简单!尤其是最后挤兑太后的话,更是说得恰到好处,别说太后原本就没有包庇皇后的心思,就算有,被她这样的话一挤兑,碍于前言,只怕也难以出口!

    而且,以柳贵妃的身份,说这句话当真再恰当不过,纵观全场,也只有她才能这样说话。

    而这样的一句话,在皇帝心中,想必已经为柳贵妃记了一功。

    舒雪玉丝毫也没想到这件事到最后居然会变成废后这样震动朝野的结果,短暂的震惊之后,她却反而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之前,当着众人的面,九殿下称裴元歌为裴四小姐,中规中矩,无话可说。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此之外,寒露宫门口,对着她,九殿下却是直呼元歌的名字,说的是元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