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7章 破局,当年真相!(上)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7章 破局,当年真相!(上)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宇泓墨?他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又怎么会跟赵婕妤之死牵扯上关系?裴元歌凝眸,和不解的众人一道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

    时近黄昏,光线渐渐昏暗,将万物都笼罩在一片黯然的消沉之中。然而,在宇泓墨进来的那刻,情形倏然耳边。恣肆的红衣,绝美的容貌,宛如朝阳瞬间点亮了众人的眼眸,连这金碧辉煌,光华灿烂的殿阁都似乎被他压了下去,转眼间眸波潋滟,璀璨如七彩宝石。在座众人都不是第一次见宇泓墨,但每次看到他,还是都忍不住为他的容颜所惊艳。

    即使是在美人如云的皇宫,也难得看到这般华盛的美貌。

    拥有这般惊人的容貌,难怪当初王美人能够宠冠后宫。只可惜……柳贵妃摇头,微微叹息。

    进了寝殿,宇泓墨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裴元歌,见她清丽的容色上一派沉静,这才放下心来,转瞬掠过裴元歌,环视众人,这才拂衣见礼,随即道:“父皇,听说赵婕妤不幸暴毙,儿臣冒昧,敢问赵婕妤是否是中毒兰之毒而身亡?”

    皇帝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

    “若是如此,那儿臣就来对了!”宇泓墨吁了口气,躬身道,“儿臣今日回宫,从北照门进来,正巧遇到一桩事故。有采买太监借进出宫廷之便,私自夹带宫中物品出宫变卖,又将宫外之物私自带入宫廷,私相授受,从中谋取暴利,被北照门侍卫逮个正着,人赃俱获。本来这事自由御司监处置,不该儿臣插手,谁知道北照门的护卫居然从这个太监的身上搜出一包毒兰粉。”

    “毒兰粉?”皇帝面色微变,眉宇紧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见得裴元歌和皇后僵持不下,局若迷雾,众人正觉得难辨难解时,宇泓墨突然带来这样的消息,好似一阵风,拨云散雾,隐约露出真相的一角。九殿下既然前来禀告,想必是查出了端倪,或许就能解开赵婕妤身死之谜。想着,众人都凝神屏气,等着宇泓墨接下来的禀告。

    “据那采买太监供称,这包毒兰粉是他前次替宫中一位贵人从宫外购得,因为当时买的量多,那贵人只取走了一部分,原本叮嘱他将剩下的毒兰粉销毁。谁知道这太监贪财,想着毒兰粉在宫外售价颇高,想要夹带出来变卖,没想到竟然被逮个正着。因为牵涉到毒药,又事关贵人,大内侍卫和御司监不敢擅自决断,因儿臣在旁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便央儿臣一道前来禀奏父皇,顺便为此事做个见证。”宇泓墨沉声禀奏道。

    屋内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宫中的贵人,指的自然是皇帝的妃嫔。有妃嫔悄悄从宫外弄来毒兰粉,手握毒药,显然心怀叵测。尤其妃嫔与皇帝亲近,若是伺机拿毒药来谋害皇帝,那可就是抄家灭祖的罪名!如果真闹腾出这样的滔天罪行,无论是大内侍卫,或者御司监都不可能担当得起,眼见着旁边有位皇子,就顺势将他拉下水。

    有妃嫔从宫外弄来毒兰粉,赵婕妤又身中毒兰之毒身亡,显然意见,她八成就是谋害赵婕妤之人。

    到底这人会是谁?

    几乎所有人的心头都有这样的疑问,太后脱口道:“那位贵人是谁?”

    “是月莲宫的李美人!”宇泓墨沉声道。

    这个答案一出,顿时引起一阵惊讶疑惑的声音,显然这个答案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赵婕妤荣宠太过,为人骄横,在宫中树敌无数,被人嫉恨乃至暗害并不稀奇。但事出必有因,若是皇后,柳贵妃乃至其他的宠妃所为,那顺理成章,因为赵婕妤挡了她们的路,又仗着身孕想要欺压到这些人头上。但是李美人不同,她早已经失宠,这些年来在宫中宛如隐形人,就算谋害了赵婕妤,对她又能有什么好处?

    甚至有些入宫时日浅的妃嫔,压根就不知道这位赵美人是何方神圣,悄声问身边的人后,也是一片哗然。

    这么个跟赵婕妤毫无利益冲突的人,又怎么会毒害赵婕妤?

    “说到这里,儿臣还要向父皇请罪!”宇泓墨眉眼微敛,道,“儿臣听说此事后,就立刻带采买太监以及北照门侍卫前来禀告父皇,半路接到消息,听说赵婕妤暴毙,似乎是中毒身亡。儿臣就妄自猜测,或许这中间会有关联,因此命北照门侍卫前去月莲宫先将李美人看管起来,以免横生枝节。逾越之处,还请父皇恕罪!”

    李美人早就失宠,又没有任何势力,现在又牵扯到谋害宠嫔赵婕妤,皇帝当然不会为了这个责怪宇泓墨,当即道:“无碍,朕恕你无罪。赵婕妤人呢?”

    “按照大内侍卫的脚程,这会儿也应该回来复命了!”宇泓墨答道。

    话音未落,外面便传来通报声。紧接着,一个身着甲胄的中年人走近,跪地道:“启禀皇上,卑职奉九殿下之名前去月莲宫,正巧抓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太监,查探后发现正是李美人乔装打扮而成,不知意欲何为。卑职已经将人带来,如今正在殿外候旨,等候皇上发落。”

    皇帝神色阴沉,冷声道:“带她进来!”

    被带进来的李美人还穿着小太监的服饰,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原本还算秀美的脸上,现在全是惊慌失措,看到皇帝铁青的脸色,冰冷的目光,再看看前面床帏里动也不动的赵婕妤,更吓得浑身瘫软,不等别人问话便伏地不住地磕头,哭诉道:“皇上明鉴,妾身绝无谋害赵婕妤之意啊!赵婕妤娘娘正得圣宠,妾身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谋害她啊,这只是巧合,是意外,是……妾身冤枉啊!”

    说着,放声痛哭,涕泪齐下。

    “冤枉?赵婕妤中毒兰之毒而亡,采买太监却说曾经为你购得毒兰粉,你要怎么解释?你究竟为何要谋害赵婕妤,还不从实道来?”皇帝原本还想问问毒兰粉的事情,见李美人这样,就知道那采买太监所言无误,当即厉声叱问道。

    “皇上,妾身冤枉。妾身的确托人从宫外买来毒兰粉,但是,这毒兰粉是……是赵婕妤托付妾身所购,妾身全部都交给赵婕妤了。妾身真的没有谋害赵婕妤啊!”李美人大呼冤枉。

    “胡说八道,赵婕妤怎么会托你购买毒兰粉?难道她要自己毒死自己吗?”皇帝显然不信。

    事到如今,采买太监已经将她供了出来,不能再砌词狡辩,否则更容易招人怀疑,反而坐实了她谋害赵婕妤的罪名,倒不如从实道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李美人想着,便低声将事情经过道来:“事情是这样的,妾身久居月莲宫,冷落寂寥,心中不甘,就像攀附赵婕妤,或许能有个好的前程。可是,赵婕妤荣宠昌盛,哪里能够看得入眼妾身这种人物,就算妾身想要投成,赵婕妤也不会理会。后来,赵婕妤跟裴四小姐……”

    说到这里,李美人悄悄地看了眼裴元歌,这才继续道。

    “妾身见赵婕妤对裴四小姐恨之入骨,就说在萱晖宫里,有太后护着裴四小姐,不如将她诱来寒露宫栽赃陷害。妾身给赵婕妤出主意说,让她假装跟裴四小姐要好,弄得人尽皆知,等到别人都相信她对裴四小姐没有敌意的时候,就想办法央求裴四小姐为她做菜,之后再在残菜里做手脚,随后赵婕妤再服下算好分量,会让脉象中出现中毒迹象,却又不会致命的毒药,紧接着就闹将起来,说裴四小姐在饭菜中下毒,意图谋害赵婕妤以及龙裔。到时候人证物证俱全,裴四小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脱罪,就能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此言一出,太后和皇后的面色同时剧变。

    “赵婕妤听了妾身的主意,十分喜悦,当场就赏给妾身许多物件,又承诺事成之后,会将妾身的宫殿迁到寒露宫,对妾身多加照应。但后宫对药材监管极为严格,根本弄不到毒药,赵婕妤虽然得宠,但在宫中根基尚浅,并不能随意遣人出宫。妾身为了讨好赵婕妤,就说认识一个采买太监,能够出宫购得毒兰粉,以此来陷害裴四小姐!”说到这里,李美人猛然抬头,眼眸中充满了恳求和畏惧,嘶声道,“皇上,妾身真的只是奉赵婕妤之名购买毒兰粉,想要帮赵婕妤陷害裴四小姐。这只是一场苦肉计,妾身真的没有毒害赵婕妤,再说,妾身求的是富贵,害死了赵婕妤对妾身又有什么好处?还请皇上明鉴!”

    说着,俯下身去,不住地磕头,额头很快泛起了青肿。

    在听到赵婕妤暴毙的消息后,李美人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她只是帮赵婕妤出主意演一场苦肉计,怎么也想不到赵婕妤真的会死。她出主意的事情,不止赵婕妤知道,赵婕妤身边的宫女也知道,如果被揭发追究起来,实在难逃嫌疑。因此换了小太监的衣裳,想要偷偷过来打探事情的进展,没想到被大内侍卫逮个正着,更没想到,采买太监竟然也被抓获,将她供了出来,因此早就万念俱灰,见了皇上就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只求能够活命。

    这个李美人,实在太胆小怕事了,居然就这么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皇后心头暗恨,忍不住开口道:“李美人所言看似合理,实则荒谬,若此事只是赵婕妤所设的苦肉计,赵婕妤又怎么可能会中毒身亡?定然是李美人设计谋害赵婕妤。而李美人在宫廷中素来沉寂,与赵婕妤无冤无仇,下此毒手八成是有人在幕后指使,还请皇上明鉴,不要让赵婕妤妹妹含冤莫白。”

    “皇后此言差矣!李美人所言与眼下的情形相符,并无错漏,哀家倒认为她所说的是实话,这事原本就是赵婕妤想要陷害元歌丫头,却阴差阳错反而害了自身,这才叫善恶有报,天理昭彰!”太后淡淡地道,好容易抓住机会洗脱裴元歌的嫌疑,她又怎么可能容许皇后再次将污水泼到裴元歌身上?

    “李美人所言的确与眼下的情形相符合,但就是太相符了,倒像是有人刻意安排出来,故意在这时候揭发,为裴元歌遮掩!”皇后恨恨地道,瞥了眼温柔沉默的柳贵妃,以及容颜绝美的宇泓墨。宇泓墨出现的时机正好,恰恰好替裴元歌洗脱冤屈,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难道说连柳贵妃都与裴元歌联合起来?

    “皇后,你是说这李美人是哀家安排的,故意来给元歌丫头顶罪的吗?”太后沉着脸道,神色极为难看。

    皇后原本指的是柳贵妃和宇泓墨,没想到太后却安插到自己身上,不由得一怔。

    “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稍安勿躁,小女这里倒有一法,或许可以验证李美人所言是真是假。”听到太后居然将皇后的话误解到这种地步,裴元歌就知道经过刚才的事情,太后对皇后的不满和忌惮已经到了新的层次,才会这样敏感,哪里肯给皇后机会让她辩白,当即出列道。

    皇帝道:“讲!”

    “根据采买太监和李美人所言,这毒兰粉是由采买太监购得,将部分交由李美人,剩下的犹自留在采买太监手中。那么,采买太监必然清楚,李美人拿走的毒兰粉的分量。”裴元歌分析着,娓娓道来,“药粉加入残菜后,赵婕妤当然不可能再用,也就说残菜中毒兰粉的分量并没有丝毫改变,如今太医在此,由太医检验清楚残菜中毒兰粉的分量,再与采买太监交由李美人的毒兰粉分量相比较,便可知道余下由赵婕妤服食的毒兰粉分量,若是分量不足致命,便能证明李美人所言无误。”

    从裴元歌的话中听到了一线生机,李美人忙挣扎着道:“皇上,妾身从采买太监那里拿到毒兰粉,只是为了帮赵婕妤陷害裴四小姐,共约九钱。按照妾身和赵婕妤的商议,应该是八钱半放入菜肴之中,赵婕妤服食半钱的分量。太医应该知道毒兰的药性,只服食半钱的话,会有中毒的迹象,但只要就医及时,并不会有大碍!赵婕妤并非愚钝,自然也是知道这点才会接受妾身的提议。”

    “太医,照裴四小姐所言检验!”皇帝下令。

    太医心中忐忑,取饼残菜加以验证,最后小声禀奏道:“皇上,残菜中所有的毒兰粉分量的确在八钱左右,误差不超过一钱。而正如李美人所言,半钱乃至一钱分量的毒兰粉,会让人出现中毒的迹象,但不会致命。”

    紧接着,皇帝又命人将采买太监押解上来,加以审问。

    采买太监的证词也跟李美人吻合,证实他交给李美人的毒兰粉分量正是九钱。如今八钱左右都在残菜中,那余下赵婕妤所服食的分量,最多也不过一钱,而一钱是绝无可能致命的。三方的证词加以验证,倒是证明了李美人所言无误,毒兰粉原本是她和赵婕妤合谋弄出的苦肉计,故意用来陷害裴元歌。

    但现在问题是,既然这是场苦肉计,那赵婕妤为何会中毒身亡?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裴元歌忽然道:“既然李美人所言属实,赵婕妤应该只服下半钱的分量,不足致命。难道说……”说着,忽然将目光转向太医,妙眸凝慧,闪烁着幽幽的黑芒,“太医,赵婕妤真的是中毒兰之毒而死的吗?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皇帝倏然一震,眸光如电,冷冷地盯着太医,喝道:“太医!”

    从听到李美人的供述开始,太医的神色就变得有些慌乱,额头汗意涔涔而落,这会儿见裴元歌和皇帝都将苗头对准了他,心头惶恐,忽然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卑职不敢再隐瞒,赵婕妤口鼻中的确有淡淡兰花香味,是中毒兰之毒的迹象。但是香味十分淡泊,分量极轻,应该不可能致命。而且,身中毒兰之毒的人,必然会七窍流血,面色青白,与赵婕妤此时的症状大不相符!卑职……卑职……。”

    不敢再说下去,只是不住的磕头。

    早在最开始为查探赵婕妤的死因时,太医就察觉到,赵婕妤的情况必然是中毒身亡,可是中毒的人面色多会显现青紫黑等异色,皮肤,尤其是指尖舌尖的颜色更加明显,但偏偏赵婕妤面色红润,肤色白腻,非但没有丝毫异样,甚至比活着的时候更显得貌美盛华,栩栩如生。

    这般异毒,太医根本闻所未闻。

    但赵婕妤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嫔,又怀有龙裔,如今被人毒害,皇上的震怒可想而知。他身为太医,如果连赵婕妤身中何毒都查探不出来,肯定会被当作废物,若皇上震怒之下,迁怒到他这个太医身上,“卡擦”砍了他的脑袋也不是不可能!正巧赵婕妤的口鼻内有淡淡兰花清香,明显是中了毒兰粉之毒,太医就抱着侥幸的心理,将赵婕妤的死因归咎到毒兰之毒上。

    虽然知道裴四小姐八成被冤枉了,太医心中有些内疚,但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原本事情发展得还算顺利,皇后跟裴四小姐对峙归对峙,但谁也没有疑心到赵婕妤的死因,太医原本以为就能这样蒙混过去了,谁知道半途杀出个九殿下,带了李美人来,揭开了毒兰粉的真相,而裴四小姐和皇上更是心念电转间就怀疑起毒兰之毒。这事只要随便宣个太医来,就能诊断出来,这位太医再也不敢隐瞒,只能将真相说了出来。

    虽然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思,但在场的都是人精,谁看不出来他心中的思量?

    裴元歌淡淡而笑,赵婕妤的死状和毒兰之毒发作的差别太大,才刚看到赵婕妤的尸体,紫苑就发现不对,悄悄地告诉了她。所以,当腊梅和皇后咄咄逼人,硬要将赵婕妤之死栽赃到她身上时,裴元歌没有丝毫的慌乱,因为她握着这张王牌,只要揭开就能反败为胜。

    太后对这个太医也是暗恨,但眼下赵婕妤之死更为重要,便问道:“哀家且问你,赵婕妤究竟因何而死?”

    “回太后娘娘的话,赵婕妤确然是中毒身亡无疑,只是……卑职愚钝,实在不知道究竟是何种毒物致使赵婕妤身亡。卑职该死,被指该死!”太医不敢再掩饰自己的无能,只拼命地磕头。

    皇帝冷笑,神色越发难看起来,点头缓缓道:“好!好!”

    那阴冷的声音,听得太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中寒意如附骨之疽,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无法查出赵婕妤死因的无能,隐瞒真相误导众人,致使裴四小姐被冤屈,现在真相揭穿,他这条命已经去了十之**……汗水早已经浸透衣衫,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是丽人姝!”皇后突然开口道,“太医,你可听过丽人姝这种毒药?”

    丽人姝?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太医思索着,忽然一段话闪电般地划过脑海,脱口道:“皇后娘娘所说的,难道是古书中所记载的奇毒梅艳木?据医书记载,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却是剧毒入骨,另有一样蹊跷,便是这毒对男子无用,没有丝毫毒性,但如果女子服食,则必死无疑,死后尸身不朽,眉目如生,故曰丽人姝。不错,赵婕妤娘娘死后气色红润,宛如生前,一定是丽人姝!”

    像是在茫茫死海中抓到了一根救生的浮木,太医急急忙忙地道。

    太后眉宇紧蹙,凝眉道:“皇后怎么会知道是丽人姝?”言辞语调中充满了质疑之意。

    “这事臣妾原本并不想声张,但是到如今,臣妾不得不说。方才裴元歌质疑臣妾,说臣妾为何一见赵婕妤妹妹的模样,就知道她是被人毒害,未卜先知,令人怀疑。的确,臣妾在到寒露宫之前,就猜到赵婕妤妹妹可能已经遇害,所以在看到腊梅腊雪的模样时,理所当然的认为赵婕妤妹妹被人谋害。但臣妾之所以知道,并不是因为臣妾是谋害赵婕妤妹妹之人,而是因为——”

    说到这里,皇后忽然顿口,原本想着如果李美人和赵婕妤的谋划缜密的话,就能让裴元歌入罪,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是草包,谋划之中居然有这么多的破绽,轻轻松松地就让裴元歌破解了。好在她原本就没多指望这两个炮灰能够成功,另外安排的有后招,才不至于让裴元歌就此逃脱。

    皇后紧紧地定着裴元歌,突然扬声道:“玉清,进来吧!”

    随着她的吩咐,一个身着粉红色绣木槿花的宫女盈盈入殿,眉清目秀,只是不敢向太后那边看过去,对着众人盈盈福身道:“奴婢玉清,见过皇上,以及诸位娘娘!”

    “玉清,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后失声惊呼,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皇后不理会太后的质问,径自道:“玉清,现在皇上在此,你就将你所看到的事情全部如实道来。你不要怕,裴元歌谋害赵婕妤,本就是死罪,皇上定然会病重论断,本宫也会为你做主,绝不会让你因此有所损伤。你只管照实说话就是。”

    “是!”玉清福身,开始叙说,“奴婢玉清,是萱晖宫的宫女,平时是贴身伺候太后娘娘的。前些日子,赵婕妤对太后娘娘十分恭顺,太后娘娘又怜惜她怀有龙裔,身体虚弱,赏赐了许多补品和珍奇药材。这些原本跟奴婢没有关系,只是……”

    她顿了顿,这才继续道,“三天前,奴婢去库房取东西,回来时无意中看到裴四小姐和她的贴身丫鬟躲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正在窃窃私语,隐约听到她们提到人参、丽人姝的字样,奴婢当时不懂是什么意思,就没在意,但心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后来终于想起来,奴婢曾经听人说过丽人姝是种毒药,难不成裴四小姐将毒药夹在人参中想要害谁?想着她们又提到了人参,太后娘娘体热,不能用参,因此都将珍藏的人参赏人,尤其最近赏给赵婕妤的就更多……奴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急忙来禀告皇后娘娘,没想到还是出了事端。奴婢该死,如果奴婢当时就能够警觉,将事情揭发开来,赵婕妤娘娘也不会被人害死了!”

    说着,眼泪盈盈,神情十分自责。

    “皇上,听了玉清的禀告,臣妾就知道事情不好,这分明就是裴元歌将丽人姝加入太后娘娘所赏赐的人参中,想要谋害赵婕妤妹妹。赵婕妤妹妹怀孕后,每天都要进参汤滋补,母后所赏赐的人参又都是极好的,药力足,赵婕妤妹妹为龙裔着想,恐怕立刻就会用。臣妾原本即刻就要赶过来的,但又担心只有臣妾一人,皇上又会以为臣妾在针对裴元歌,所以特意请来诸位妹妹,为臣妾做个见证。皇上,试问臣妾在知道这样的内情下,看到赵婕妤妹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又怎么能不怀疑她是被裴元歌所谋害?”

    皇后说得言辞真挚,七情上面,又恰到好处地弥补了她之前的言辞疏漏。

    看起来,这位皇后娘娘也没有蠢到不可救药!章文苑想着,当即附和道:“原来如此,难怪皇后娘娘匆匆命人请妾身等到凤仪宫来,言谈间诸多忧色,没说几句就提起赵婕妤,说她怀孕时被禁足,必然十分苦闷,邀请众位娘娘一道来探视赵婕妤。原本其中还有这样的内情!唉,只因是裴四小姐,皇后娘娘就不得不如此谨慎委屈,当真是……。”

    幽幽叹息着,却没有再说下去。

    这话不但替皇后做了注脚,更是在挑拨裴元歌和在场妃嫔的关系。试问,明明掌握了这样的证据,对待裴元歌仍然要如此小心,生怕一个不妥引来皇上责难。皇后娘娘尚且如此,何况是其他妃嫔?只要心中升起这般忌惮之意,眼下又正有机会能够名正言顺地除掉裴元歌,只怕多半人都会顺水推舟。

    这个章文苑倒是个厉害角色,言辞中的机锋比皇后强多了!裴元歌沉思着。

    太后当然也听得出来其中的寓意,看着周围妃嫔微变的颜色,就知道章文苑所言起了效用,心中越发恼怒,紧盯着玉清,神情几欲噬人,冷冷问道:“你既然是萱晖宫的宫女,发现这种事情,为何不来告诉哀家?却反而舍近求远,去告诉皇后?”

    “太后娘娘,奴婢也想过要告诉您的,可是,您这般宠爱裴四小姐,对她信任有加,奴婢担心,您被裴四小姐蒙蔽,会不相信奴婢所说的话,反而打草惊蛇。”玉清乍着胆子,抬眼去看太后,神色恳切,“太后娘娘,您还不明白吗?裴四小姐将毒药加入您赏赐的人参中,借此谋害赵婕妤,这是遗祸江东之计,想要在事发后把谋害赵婕妤的罪名推到太后娘娘您的身上!裴四小姐用心如此恶毒,更是全然不顾念您对待她的恩德,恩将仇报,您何必维护这样一条毒蛇呢?”

    这个玉清,倒也是机灵的,懂得在这时候把太后摘出去,同时挑拨她和太后的关系。如果连太后都舍弃了她裴元歌,再加上确凿的人证和物证,只怕事情当真要麻烦了!裴元歌想着,嘴角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可惜,玉清还是不够聪明,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太后不能维护她,坐实了她裴元歌下毒谋害赵婕妤的罪名,毒药又是在太后赏赐的人参中,以她和太后的关系,无论如何,太后都不可能再摘出去了。

    即使皇上不追究太后的罪责,但所有人都会怀疑,这件事是太后指使的。

    太后素来在意名声,又怎么可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正是裴元歌所预期的情况,皇后想要栽赃陷害她,赵婕妤是个最恰当的人选,但是想要害死赵婕妤,并且能够把罪名栽赃在她的头上,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饮食中用毒,然后安排人证物证指向她。裴元歌早就料到这一点,言行谨慎,即使后面跟赵婕妤做戏,也从来不曾送饮食之类的东西给赵婕妤。

    皇后如果想栽赃陷害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太后赏赐的东西中做手脚,然后安排萱晖宫的人指证她。这样一来,皇后就不得不暴露她在萱晖宫的眼线和人手,同时,事情牵涉到太后赏赐的东西,更会引起太后的警惕和忌惮,现在根本就不用她再挑拨,太后对皇后只怕也有了杀心。在这种情绪下,如果能尽快证实皇后的罪行,太后绝不会再庇护皇后。

    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要如何拆穿皇后,证明她是谋害赵婕妤的人?裴元歌想着,悄悄地将目光投向角落处一名身着绿衣的宫女身上……

    “皇上,事到如今,真相已经清楚地摆在面前,只要将太后赏赐的人参取来验证,看里面究竟有没有被加入丽人姝之毒,就能知道裴元歌到底是不是真凶了!”皇后不耐烦再纠缠,快刀斩乱麻,直接将话题引到了毒药上面,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裴元歌无法辩白,被严刑处死的情形。

    既然皇后说得这样肯定,那些人参必然是被做了手脚的,只要取出来验证,不但裴元歌难以辩白,就连她这个太后都逃不掉干系。太后想着,心头既懊悔又恼恨,裴元歌清丽绝俗,又机敏练达,对她这个太后更是恭敬有加,不曾有丝毫违逆,有这样的人在手做棋子,原本再好不过,偏偏她人心不足,被玉清撺掇,想要裴元歌跟赵婕妤鹬蚌相争,结果现在却被皇后来个渔翁得利!

    这个玉清,根本就是皇后的人!

    太后心中既愤怒,又油然升起一股惊悚寒意。

    皇后在她宫中安插有眼线并不奇怪,各宫都是如此,太后并不觉得意外,但这个眼线是玉清,这就让太后悚然而惊了。能够贴身伺候她,能够给她出谋划策并让她采纳,太后对玉清的信任毋庸置疑,而就是这样一个让她深信的心腹,居然是皇后的人,这是何等的可怕?

    现在皇后只是让玉清出来作伪证,如果皇后让玉清在她的饮食中下毒呢?

    想必她也会毫不怀疑地喝下去吧?

    想着,太后越发觉得心中寒冷。尤其,玉清是叶氏送上来的人,是叶府的家生子,所以太后才会对她如此信任。现在证实玉清是皇后的人,那送玉清到她这里来的叶氏是不是知道?还是说,他们原本就知道,这才将玉清送到她这里来?那是不是意味着,现在叶氏更看重的人,是皇后?毕竟皇后有宇泓哲这个皇子傍身,未来的潜力比她这个日薄西山的老太婆要大得多……

    不能再任由这种情形发展下去!

    皇后愚钝没有关系,但是,一个愚钝却又自以为是,而且野心十足的皇后,就太可怕!太后眼眸中闪过一抹锐色,如果让皇后这样的势头继续下去,她这个太后就要成为傀儡了……

    心中涌过一抹凛冽的杀机,太后反而平静下来,用心思索着眼下的局面。

    现在皇后有玉清做人证,有被下了毒的人参做物证,情形对她和裴元歌来说十分不利,皇帝的心思或许还有几分偏向裴元歌,但应该也动摇得厉害,毕竟被毒害的人是皇帝宠爱的赵婕妤,而周围的妃嫔更加指望不上,经过章文苑的挑拨,只怕她们现在也对裴元歌十分忌惮,如果有机会能够名正言顺地除掉裴元歌,谁会蠢得加以援手?

    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她们自己,必须彻底推翻皇后的布局,证明裴元歌的清白才行。物证的人参多半不能查证出什么,而身为人证的玉清,既然敢在这时候出来作证,只怕也不容易说动她,而玉清的聪明伶俐太后更是深知,想要抓住她的破绽,也并不容易……。

    太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被蠢笨如猪的皇后逼入绝境。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呢?

    萱晖宫,霜月院。

    舒雪玉坐在窗前,望着院门口,神色焦虑。她知道裴元歌今天又去寒露宫探视赵婕妤,但往常这时候元歌早该回来了,怎么今天到这时候还没有消息呢?而且,之前似乎也看到太后带着人匆匆忙忙地往寒露宫的方向而去,难道说出了什么事情吗?

    想到这里,舒雪玉不禁悚然而惊。不会的,元歌那么聪明,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一定能够应付过来,不会有事的。

    虽然这般安慰自己,但舒雪玉终究放心不下。

    还有那个赵婕妤,虽然只是从院门缝隙中遥遥地看了她一眼,但不知道为什么,舒雪玉总觉得这位赵婕妤有什么地方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却偏偏又弄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对。她再三地回想着当初那一瞥所见的容光焕发的丽人,努力地思索着。这个赵婕妤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偏偏元歌为情形所迫,不得不跟赵婕妤去亲近,这就更让舒雪玉提心吊胆。

    当初明锦那样郑重地将元歌托付给她,可是这些年来,她却从来都没有照看过元歌。

    现在如果元歌再出什么事端,且不说将来黄泉之下,要如何去见明锦,单只她自己的心疼,都难以接受。舒雪玉忧心忡忡地想着。忽然间脑海中似乎有一道闪电划过,似乎照亮了什么事情。舒雪玉眉宇紧蹙,仔细地回想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想到明锦将元歌托付给她的事情吗?

    明锦……

    对了,是明锦!舒雪玉心头大震,神情剧变,赵婕妤那白里透红,好得不寻常的气色,跟当初中毒身亡的明锦一模一样!再想想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的元歌,想想最近不得不跟赵婕妤亲近的元歌,心头忽然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恐慌,这跟当初明锦遇害,她被冤枉的情形何其相似?

    是章文苑,一定是章文苑!

    十年前她的姑姑章芸,用这种办法害死了明锦,嫁祸给她;十年后,章文苑却又用同样的办法来陷害元歌!

    舒雪玉心头大乱,猛地跑了出去,朝着寒露宫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