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6章 局(下)【恢复万更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6章 局(下)【恢复万更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皇后脸上掠过一丝狂喜,得意地看了眼裴元歌,太后现在既然这样说了,那待会儿就绝不能再自毁前诺,意图偏袒裴元歌,这次裴元歌死定了!想着,连语气都柔和了许多,道:“是臣妾失礼了,母后素来公正,赏罚严明,这才在宫中有如此德高望重的地位,定然不会偏袒这种大逆不道之徒!”

    见皇后这般,太后心中越发犹疑。

    难道这次赵婕妤之死,真不是皇后所为?皇后只是认定了是裴元歌,或者想要借机嫁祸给裴元歌?若是如此的话,那就必须帮裴元歌洗脱罪名,找出真正的凶手!

    皇帝只是沉着脸盯着赵婕妤的尸身,看也不看这边,似乎全部的心神都锁定在赵婕妤之死上,唯有听到太后的话时,眼眸中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微亮。

    而这抹光芒却没有逃过裴元歌的眼睛,她急忙低下头,更确定了先前的猜测。果然是皇上暗中派人通知太后!皇后一心想要嫁祸她,彻底除掉裴元歌,当然担心皇上和太后会包庇她,所以在事前就故意以言辞相逼。皇上就是料定了这点,所以才特意把太后诱来,让皇后步步紧逼,逼出太后的话语。这样等到真相大白,证明皇后是凶手时,太后就不能再替皇后开脱,皇后必然倒台无疑。

    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如果裴元歌不能为自己洗脱冤屈的话,也是必死无疑!

    眼前的危机不同于任何时候,稍有差错就可能命丧黄泉,到时候,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都不可能真的维护她,现在只能依靠自己!裴元歌想着,脑海中忽然掠过宇泓墨的容颜,随即甩开,微微闭眼,再度睁开时,眼眸漆黑得闪亮,宛如上好的黑珍珠,莹润透亮,幽幽地泛着静谧阴冷的光。

    这次她非赢不可,而且一定会赢!

    就在这时候,原本被赵婕妤之死惊呆了的腊梅忽然回过神来,呆滞的眸光转了几转,忽然凝聚在裴元歌身上,猛地扑了过来,声嘶力竭地喊道:“是你!是你!裴元歌,是你害死了婕妤娘娘!是你心怀嫉恨,在燕影金蔬中下了毒,害死了婕妤娘娘!”

    她势如疯虎地扑过来,好在旁边的宫女太监察觉到不对,急忙拉住她。

    腊梅奋力挣扎着,却无法挣脱周遭人的桎梏,但仍然冲撞嘶吼着,不住地道:“是你!是你!”

    谁也没想到腊梅会在这时候发疯,指控裴元歌,皇后心中大喜,忙喝道:“你这个宫女是怎么回事?皇上和太后跟前,怎可如此失仪?念在你护主心切的份上,本宫暂且不与你计较。至于你说是裴四小姐谋害赵婕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冷静下来慢慢说,无论如何,本宫定然会为赵婕妤妹妹讨回公道的!”

    像是被皇后这番话惊醒了,腊梅原本的疯狂顿时消失,看看赵婕妤的尸体,再看看四周,终于如大梦初醒般,失去了浑身的力气,软弱地瘫倒在地,哽咽着道:“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以及诸位贵人明鉴,方才太医说,婕妤娘娘是服侍毒兰之毒而死。婕妤娘娘因为妊娠反应严重,十分难受,今天没有用过任何膳食,唯一吃过的就是裴元歌……裴四小姐所做的燕影金蔬。可想而知,定然是裴四小姐在饮食中下了毒药,害死了婕妤娘娘和她腹内的龙裔!”

    说着,更忍不住放声痛哭,哀戚悲苦。

    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原本以为赵婕妤得宠,又怀了身孕,若生下皇子,必然飞黄腾达。她好好伺候,忠心办事,无论是出宫还是做婕妤娘娘的心腹女官,将来都能有好的前程。这次赵婕妤陷害裴元歌的事情,腊梅也知情,既然裴元歌会成为婕妤娘娘的阻碍,那也就是她的阻碍,必须要除掉,因此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赵婕妤的安排,配合赵婕妤设下这出苦肉计,陷害裴元歌。

    可是,为什么原本好好的谋算会变成现在这样?

    婕妤娘娘明明只是服下了适量的毒兰,会让脉象中出现中毒的症状,却不会危及性命,怎么会突然暴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腊梅心中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但无论如何,现在赵婕妤已死,她先前所有的谋划都成为镜花水月,遥不可及。甚至,现在恐怕连性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问题——赵婕妤在寒露宫被人下毒,无论凶手是谁,她身为赵婕妤的贴身宫女,疏忽,护主不利的罪名是绝对逃不掉的!

    她只是个卑微的宫女,谁会在乎她的生死?

    皇上那么宠爱赵婕妤,必定会因为赵婕妤之死迁怒于她们这些贴身宫女,很可能会下令全部处死,为赵婕妤陪葬!而现在唯一的生机,就是抓住机会,将所有的罪责都安到裴元歌的头上,有了裴元歌这个主谋也转移皇上的怒气,皇上对她们这些贴身宫女或许就能多一丝怜悯,哪怕让她们为赵婕妤守墓,也比就这样被处死的好!

    何况,皇后跟裴元歌针锋相对,如果她帮忙咬死裴元歌,皇后或许会念在她的功劳上,加以恩恤。

    反正按照赵婕妤的布置,原本就是要将谋害赵婕妤及龙裔的罪名扣在裴元歌头上,各种细节和罪证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只不过出了意外,赵婕妤真的被人毒死,其他的还是跟原本的剧本相同,要坐实裴元歌的罪名并不算难!

    想着,腊梅顿时娓娓而谈。

    “婕妤娘娘怀孕后,奴婢们侍奉娘娘,于饮食上从来都是再三谨慎,先试毒过后才让娘娘用膳,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只有今天裴四小姐所做的燕影金蔬……奴婢想着婕妤娘娘近来对裴四小姐亲密有爱,几乎连心都要掏出来给她,但凡有丝毫的良知,都不可能谋害婕妤娘娘,又怜惜婕妤娘娘整天都没有用膳,只想着娘娘身体受不住,要赶紧用膳得好,因此就疏忽了……奴婢怎么也想不到,裴四小姐表面温柔文静,心地竟如此狠毒,嫉妒婕妤娘娘得宠,又怀了龙裔,居然会下这样的毒手!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说着,不住地磕头。

    她嘴里说着奴婢该死,却是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裴元歌头上,竭力地撇清自己。稍加思索,裴元歌就明白了腊梅的心思,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一副委屈愤怒的神情,咬唇道:“腊梅,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污蔑我?明明是赵婕妤说对其他的膳食都没有胃口,只想吃燕影金蔬,可是御膳房的厨子们都不会做,我原本觉得自己厨艺疏漏,不想做的,是你在旁边说,亏得我跟赵婕妤日日亲热,却连一道菜都不愿意为赵婕妤做。我见赵婕妤着实想得很,这才献丑。怎么你却这般……这般……”

    说着,猛地一跺脚,掩袖呜咽,显得委屈无限。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以柳贵妃为首的众妃嫔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似乎难以决断。

    “想要辨明真相并不难,只要将裴四小姐所做的燕影金蔬端上来,请太医验一验毒,就知道裴四小姐究竟是清白无辜,还是害死婕妤娘娘的凶手了!”腊梅也不跟裴元歌做口舌之争,直接抛出了杀手锏,“那盘燕影金蔬,婕妤娘娘并未用完,尚有残菜留在小厨房,取来一辨便可,请皇上、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准许!”

    当然那盘燕影金蔬经由她的手端回小厨房时,已经被做了手脚。

    果然,当燕影金蔬的残菜端上来后,太医稍加检验便肯定地道:“这道菜内的确被下了相当分量的毒兰之毒,与赵婕妤娘娘所中之毒完全相同,只是被浓汤的味道遮掩了毒兰原本微腥的味道,不易发现。”

    太医这话,等于是宣判了裴元歌的罪名,坐实了她谋害赵婕妤罪行。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裴元歌身上。

    太后心头一沉,看起来这根本就是场设计好的阴谋,完全是冲着裴元歌来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懊恼,明知道赵婕妤对裴元歌不怀好意,她就不该让裴元歌到寒露宫来,即使来也应该陪同裴元歌一道,仔细盯着,避免裴元歌被人算计。再退一步说,即使裴元歌被算计,有她这个太后的证词,更容易令人置信,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人设计好圈套,硬生生地套上了裴元歌的脖子!

    众目睽睽之下,裴元歌的表情却从先前的委屈愤怒,变成了一种彻底的震惊,然后恍然大悟,紧接着是一股如烈焰般的愤懑和恼怒。然而,这些情绪清晰地从她的脸上流过,裴元歌突然冷笑出声,随即如同死水般沉寂下来,点头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太后急于想给裴元歌机会,连忙问道:“元歌,你明白什么了?是不是想到了能够证明你清白的办法?”

    “事实俱在,铁证如山,再清楚不过,分明就是裴元歌谋害赵婕妤妹妹和她腹内的龙裔!”皇后急忙截话,断然道,“皇上,现在罪证确凿,裴元歌谋害宫嫔及龙裔,罪在不赦。臣妾以为,应该按照国法处置,判处裴元歌斩立决。裴诸城教女不严,致使她犯下大错,也应该论罪!”

    柳贵妃却似乎从裴元歌的表情中察觉到什么,柔声道:“皇后娘娘,既然罪证确凿,何妨再听听裴四小姐的话?真相总会越辩越明,既不会错漏真凶,也不会冤枉无辜。”看裴元歌的表情,难道说这件事是赵婕妤与人串谋,设下苦肉计陷害裴元歌,结果却阴差阳错,以至于赵婕妤中毒身亡吗?

    可是,总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裴元歌似乎终于从震惊中苏醒,恢复了平时的淡定自若,沉静如冰雕,淡淡开口道:“我中午时分做的燕影金蔬,赵婕妤用过之后,残菜居然保存到了现在,而没有被倒掉,也没有被清洗?究竟是寒露宫的小厨房懒惰散漫到这种地步,还是说早就有人预料到现在的情形,故意留着这盘残菜来作证呢?”

    被她这样一提醒,众人也顿时察觉到不对。

    的确,中午用过的残菜,按理说早就应该收拾干净了,怎么会保存到现在呢?难道是有人在故意陷害?

    腊梅微微一滞,随即又道:“裴四小姐大概是想着,将掺了毒兰的菜肴给婕妤娘娘食用,随后小厨房会收拾残菜,清洗碗碟,正好帮助你消灭了证据,是不是?只可惜,小厨房今天下午时出了篓子,弄得所有人手忙脚乱,昏头转向的,居然忘记收拾残菜,凑巧留下了证据。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必是婕妤娘娘的在天之灵保佑,让谋害她的真凶无所遁形!”

    她反应很快,立刻出言补了错漏,又扯上鬼神之说,更让人怀疑裴元歌。

    “我可是在寒露宫的小厨房里做的菜,周围都是寒露宫的宫女嬷嬷,众目睽睽之下,我怎么可能在菜里动手脚?”裴元歌冷声质问道。

    腊梅立刻反驳道:“裴四小姐又何必砌词狡辩?你虽然是在寒露宫的小厨房中做菜,但是却借故将小厨房里的人手指使得团团转,没有一个人清闲。大家都在忙,精神集中在手中的事情上,你找个大家都没注意你的空隙,往菜里下毒又有何难?这点小厨房的人也都能作证!”

    这个辩解的理由,赵婕妤早就想到,她们也早就想好了驳斥的办法。

    “佩服佩服,我不得不佩服腊梅姑娘!”裴元歌冷笑,看着自以为得计的腊梅,眼角微微弯起,形成一抹迷人的弧度,淡淡道,“当时腊梅姑娘在这里服侍赵婕妤,我在小厨房里做菜;而从发现赵婕妤出事到现在,腊梅姑娘也一直呆在这里,不曾跟小厨房的人有过接触。可是,先是我在小厨房做菜的情形,然后是小厨房出了篓子,慌乱中没有收拾燕影金蔬的残菜……腊梅姑娘身在此地,却对西偏院小厨房里发生的事情知道得清清楚楚,犹如亲眼所见。难道说腊梅姑娘你有千里眼,能够隔院视物?还是说,这番说辞是腊梅姑娘你早就准备好的剧本,只等着这时候说出来呢?”

    腊梅一怔,没想到她的灵敏反应在此时反而成为破绽,心中换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辩驳。

    见腊梅被裴元歌的伶牙俐齿问倒,皇后立刻道:“裴四小姐口齿伶俐,也着实令本宫佩服,但现在单纯的口舌之争并无意义。如今证据确凿,赵婕妤妹妹是中毒兰之毒而死,今天她唯一用过的膳食就是裴四小姐你所做的燕影金蔬,而现在也在残菜中验出了毒兰之毒,证据确凿。裴四小姐与其跟一个宫女做口舌之争,不如先想办法证明自己并未下毒,否则,任你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也难逃这大逆不道的罪责!”

    轻飘飘地将腊梅话语中的破绽抹去,只咬紧了燕影金蔬。

    “皇后娘娘此言不妥,眼下的证据乍看确凿,实际上却有很多破绽!”裴元歌神色沉静,不慌不忙地道,“首先,如果真是小女下毒谋害赵婕妤,毒兰之毒从何而来?小女此次入宫,是因为太后娘娘赏赐家父,为谢恩而入宫,太后娘娘厚爱,这才留小女在萱晖宫暂住。小女原本以为谢恩之后便要回府,又怎么可能随身带有毒药?小女在宫中时日尚浅,并无相识之人,也不可能托人从宫外传递东西给小女。除此之外,小女只在萱晖宫陪伴太后,难道皇后娘娘觉得,小女是在萱晖宫拿到毒兰之毒的吗?”

    旁边的太后听着,忽然面色微变,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她曾经想过,如果此事真的是皇后所为,在皇后和裴元歌之间,她的确犹豫,但为了叶氏,或许会放弃裴元歌,选择维护皇后。但经裴元歌这么一说,却突然想起,裴元歌是她萱晖宫的人,人尽皆知,如果真的舍弃裴元歌,任由她被污蔑成为害死赵婕妤的真凶,会不会进而牵连到她这个太后?

    重点是,以皇后的愚蠢,和对她的嫉恨,会不会趁机借裴元歌拉扯出她,进而扳倒她这个太后?

    她懂得为大局着想,必要的时候宁可舍弃裴元歌也要维护皇后,但是皇后是否也会同样维护她?想想方才她为皇后考虑,在思索事败后要如何维护皇后,皇后却一再咄咄逼人,甚至想要把事情牵扯到她的身上……太后心中顿时有了答案:若真是如此,皇后绝不会感激她舍弃裴元歌维护皇后的苦心,反而会认为她这个太后无能,无法维护裴元歌,今儿借助裴元歌一举扳倒她这个太后!

    为了大局着想,太后愿意舍弃裴元歌维护皇后。

    但如果维护皇后的代价是连自己都赔进去,这却是太后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因此,无论这件事是不是皇后所为,都不能让裴元歌牵扯进去!太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而裴元歌已经继续道:“其次,小女奉太后之名前来探视赵婕妤,今日是赵婕妤自己提出想要吃燕影金蔬,央求小女去做的,难道说小女有未卜先知之能,料到了赵婕妤会提出这种要求,让小女有机会下毒,谋害赵婕妤吗?最后,小女做菜时,身边一直有紫苑和赵公公随同,小女做过些什么,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可以为小女作证,证明小女从不曾下毒,更不曾谋害赵婕妤。还请皇上和太后娘娘明鉴!”

    说着,福身下去。

    “裴四小姐这些理由,恐怕并不能成立吧?且不说你是如何带毒药进来的——这日后自然能查出来——你说燕影金蔬是赵婕妤妹妹要你做的,但你常常出入寒露宫,经常能够接触到赵婕妤的饮食,生出下毒的心思也不足为奇,只不过赵婕妤妹妹刚好想要燕影金蔬,给了你最好的下毒机会而已!至于你说的证人,”皇后微微冷笑,道,“裴四小姐,裴尚书是刑部尚书,你难道不知道大夏王朝的律令,奴仆不能为主人作证!你的贴身丫鬟的证词,又怎么能够信得过?”

    “紫苑的确是小女的贴身丫鬟,”裴元歌沉声道,“但是,赵公公却是太后的心腹,他总能够为小女作证,证明小女的清白吧?小女从踏入寒露宫开始,赵公公就一直伴随左右,不曾有片刻稍离。”

    皇后一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她习惯性地把裴元歌和太后当做一体,在她看来,赵公公是太后的心腹,自然跟裴元歌是一伙的,当然不能为裴元歌作证。竟然忘记赵公公其实是萱晖宫的人,跟裴元歌本身并无关系,又是太后的心腹,宫中的红人,他若为裴元歌作证,皇上只怕是会采信的!

    一直垂手而立的赵林点点头,没有多话,却是默认了裴元歌所言。

    太后心中一松,还好,还好她命赵林跟随裴元歌,在这个关键时刻成为证明裴元歌清白的证人!看看皇帝的神色,似乎微微有些舒展,应该是认可了赵林的身份,相信裴元歌不曾在燕影金蔬中动手脚。

    皇后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咬咬牙道:“赵林整日跟随着你,他的话焉能为证?”

    “皇后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赵公公是太后的心腹,你却说赵公公也不能作证,难道是认为小女串通赵公公编造谎言,隐瞒真相吗?”裴元歌眼眸中微现锐芒,静静地凝视着皇后。

    说的虽是赵林,但赵林是太后的人,皇后若质疑赵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在质疑太后。

    太后神色渐转锐利,沉沉地盯着皇后,等着她的回答。

    “哼,赵林原来的确是母后的心腹,但是自从裴四小姐你入宫后,就开始跟随裴四小姐你,恭敬有加,言听计从,只怕早就被你收买,跟裴四小姐你一条心了吧?只是说几句话,点点头,帮你圆个谎,根本就不是难事!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证明你的清白呢?”皇后在拉太后下水和单纯针对赵林之间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暂时撇清太后,先除掉裴元歌再说。

    “皇后娘娘请慎言,赵公公是太后的心腹,小女何等何能,能够让收买赵公公?”裴元歌眼眸锐利,淡淡地道,“皇后娘娘这话究竟是在侮辱太后看人调教人的本事呢,还是在污蔑赵公公的忠心?”

    听皇后没有趁机把她拉下水,太后刚松口气,听到这话,脸色又变了。

    裴元歌是她的棋子,赵公公是她指派给裴元歌的心腹,现在皇后这话的意思,是说赵林被裴元歌收买。这样一来,赵林不能为裴元歌作证尚在其次,但皇后的言外之意就令她恼火。她堂堂太后,指派给一个尚书嫡女的心腹,若是轻易的就被裴元歌收买,她这个太后的脸往哪里搁?

    皇后此言,分明是当着众人的面打她这个太后的脸!

    而赵林早就跪倒在地,悲愤地道:“皇后娘娘,奴才不过是萱晖宫的管是太监,若奴才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您尽避下令将奴才处死,奴才也不敢有怨念,何必要这样地侮辱奴才呢?奴才再不成器,一片忠心却是苍天可表,您这样说,倒不如一剑杀了奴才来得爽快!”

    周围的妃嫔也在暗自摇头,不相信赵林会投靠裴元歌。

    的确,裴元歌深得太后喜爱,又得皇上看重,将来有着无限可能,但现在她还是一介白身,年纪尚幼,离入宫尚有一段时间。虽然皇宫里的人惯于见风转舵,但对于裴元歌这样的情况,最多就是曲意顺从,逢迎讨好,谁也不会在这时候就把全部的筹码压在裴元歌身上。尤其赵林还是太后的心腹,而现在裴元歌还要处处依赖太后,这时候背叛太后,被裴元歌收买,除非赵林脑袋被驴踢了!

    当然,也许赵林的确是在附从裴元歌,为她圆谎。

    但即便有这种可能性,也绝不会是因为赵林投靠了裴元歌,而只有可能是赵林奉太后之名这样做,也就是说,假如裴元歌真的与赵婕妤之死有关,那太后只怕也脱不了关系。

    一时间,众人各有各的猜测,众思纷纭。

    看到众人猜疑不定的目光,太后当然猜得到她们的想法,一时间又气得仰倒,原本还觉得皇后没有趁机把自己拖下水,尚有几分良心。但现在看起来真是自欺欺人!裴元歌是萱晖宫的人,赵林是她这个太后的心腹,如果这两个人被牵扯进赵婕妤之死,她这个太后又怎么可能套得了嫌疑?

    裴元歌本就是想借此挑拨皇后和太后的关系,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又道:“即便皇后娘娘猜疑赵公公,除此之外,还有人能够证明小女的清白!”

    “是谁?”太后忙问道。

    裴元歌沉静地道:“寒露宫小厨房里的宫女嬷嬷,她们能够证明小女并不曾在燕影金蔬中动手脚!”

    “裴四小姐莫非技穷了?方才腊梅已经说过,当时小厨房的人被裴四小姐你指使得团团转,众人各自有各自要忙的事情,哪里有空闲注意你?就算有,也不可能从头注意你到尾!”皇后冷笑着,嘴角弯起一抹笑意,以为驳斥掉赵林后,裴元歌已经无法再证明自己的清白,因此慌乱失措了。

    裴元歌丝毫也不理会,福身道:“皇上,太后娘娘,小女请求宣召寒露宫小厨房的宫女嬷嬷。”

    皇帝点点头,道:“宣!”

    赵婕妤的膳食出了问题,以至于赵婕妤暴毙,小厨房的人早就被羁押起来,听到皇帝的旨意,很快就带了过来,二十多个人乌压压地跪了一屋子,听到皇帝问题中午裴元歌做燕影金蔬的过程,众人顿时叽叽喳喳地将自己所知所见讲述出来。

    “奴婢只是陪着裴四小姐去选食材,选好食材后,裴四小姐问奴婢刀工最好的厨娘,奴婢便说是张厨娘,带着裴四小姐去找到张厨娘,其余的事情奴婢就不知道了。”

    “奴婢是张厨娘,裴四小姐说她刀工不好,让奴婢帮忙切菜。切好后又问奴婢赵婕妤娘娘喜欢什么样的汤头。奴婢只精于刀工,赵婕妤娘娘素来比较喜欢孙厨娘的汤头,然后奴婢带裴四小姐找到孙厨娘,后面的事情奴婢就不知道了。”

    “奴婢孙厨娘……”

    ……

    刚开始的时候,皇后的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根据这些厨娘的禀告,显然没有人从头到尾都跟着裴元歌,中间总会有空隙让裴元歌下毒。但听着听着,却渐渐察觉到不对,这些厨娘的确没有一个人从头到尾地跟着裴元歌,但从裴元歌离开寝殿,向寒露宫宫女问路,并请她带自己到小厨房开始,从选食材到切菜,再到熬炖汤头,调汁,配菜,一直到将燕影金蔬送到赵婕妤的跟前,每个阶段都有小厨房的人跟在裴元歌身边,而且都是由上一个人带裴元歌到下一个人面前,中间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的空隙。

    也就是说,虽然没有一个人从头到尾盯着裴元歌,但是这些人连起来,却始终保证裴元歌身边总有寒露宫小厨房的宫女嬷嬷,不曾有片刻的落单。

    这绝不是巧合,裴元歌是故意的,她根本就看穿了赵婕妤的心思,有备而来!

    皇后终于察觉到这个事实,既惊且怒。

    的确,这些都不是巧合,而是裴元歌刻意的设计和安排。在赵婕妤和腊梅一搭一唱,要她为赵婕妤做燕影金蔬,却又不派人跟随监管,而是任由她独自前去小厨房时,裴元歌就猜到赵婕妤不怀好意,很可能会在菜肴中动手脚,借此来陷害她。若是如此的话,那赵婕妤必定会想办法扰乱小厨房,混淆众人视线,好让她有下毒的空隙。与其让赵婕妤设计,还不如她自己来安排。

    于是,她故意四处调动小厨房的宫女嬷嬷,弄得小厨房人人手忙脚乱。

    但这种混乱只是表面,裴元歌很小心地用着各种借口,确保她身边每时每刻都有寒露宫小厨房的宫女,这样即便将来赵婕妤想要玩苦肉计,有小厨房的这些人为她作证,至少能保证她不会被赵婕妤栽赃到。然而,没想到的是,赵婕妤却真的被毒死,指控逼迫的人变成了皇后,但幸运的是,她原先的布置依然派上了用场。

    裴元歌凝视着皇后,淡淡道:“皇后娘娘,你总不会认为,寒露宫小厨房的宫女嬷嬷也早都被小女收买,这时候齐齐帮小女圆谎吧?”

    这当然不可能,如果裴元歌能够将这些厨娘全部收买,早就可以命她们在赵婕妤的饮食中动手脚了,又何必亲自动手,弄得自己置身这般嫌疑之地?

    柳贵妃沉思着道:“如果说裴四小姐不曾在饮食中动手脚的话,那毒兰之毒……”

    “小女所烹制的燕影金蔬,从出菜到赵婕妤食用,都在小女的眼皮底下,可以确定无事。但是赵婕妤用膳过后,这道菜是由腊梅姑娘所收拾的。从腊梅姑娘将残菜端走,一直到现在,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女就全然不知了!”裴元歌话说得含蓄,但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她的意思是,这道残菜中之所以有毒兰之毒,很可能是腊梅将残菜端走后下在菜中,借机污蔑她。

    再想想腊梅之前话语中的漏洞,一时间中人倒都有些狐疑起来,倒是多半倾向于相信裴元歌。

    “这倒真是蹊跷了,这么多人一个接一个正好能够连起裴四小姐到小厨房烹制燕影金蔬的全过程,在这个时候证明裴四小姐的清白。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吧?难道说裴四小姐早就预料到会被人怀疑下毒,所以提前做好准备,让这些人替你作证吗?”皇后眼眸微眯,嘴角笑容有些僵硬。

    这明显是在提醒众人,裴元歌这般设计是故意的,但好好的,谁会做这种事情?

    唯一的解释就是,裴元歌早就有预谋毒害赵婕妤,为了防备将来事发后无法可辨,故意提前做好了铺垫。这却是无力反驳裴元歌所列举出来的证人,改从行为举止的蹊跷处入手,将人们的思绪引导到对裴元歌的怀疑之上。

    “小女步步谨慎小心,尚且常常遭遇意外,若是大意了些,岂不是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吗?”裴元歌抿嘴道,“至于小女为何要这样做,不过是因为一句俗话,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教训还是皇后娘娘教导小女的,若非之前御花园中巧遇皇后娘娘的事情,赵公公也不会一直跟随在小女身边,片刻不敢离身了!”

    这话顿时勾起了人们的记忆,想起了那次御花园皇后故意调开赵林,设计裴元歌的事情。

    若非当时九殿下正巧在旁边歇息,皇上又来得及时,眼前这位娇怯怯的裴四小姐还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下场?也正是因为这样,太后才会命赵林跟随裴元歌,不能有片刻的疏忽,以免裴元歌又被人所乘。

    想想那次的事情,再看看眼前皇后的步步紧逼,众人不禁怀疑。

    难道说这次的事情又是皇后在陷害裴元歌?

    章文苑见势不妙,细声细语地开口道:“这样就不对了,燕影金蔬的残菜中验出有毒兰之毒,而赵婕妤娘娘所中之毒也是毒兰。若照裴四小姐所说,菜肴中的毒兰之毒是腊梅所下,那就只能在赵婕妤用膳过后。用过的残菜,赵婕妤自然不可能再用,那赵婕妤又为何会身中毒兰之毒,以至于命丧黄泉呢?可见这毒药定然是在赵婕妤用膳前就加在了燕影金蔬之中。若是如此的话,那最有可能动手脚的人……”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言外之意已经十分明显。

    在赵婕妤用膳前,这道菜是经由裴元歌烹制出来的,最有可能下毒的人当然还是裴元歌!

    被她这样一分析,众人顿时有些迷糊起来,的确,赵婕妤既然中毒兰之毒而死,那就是说,毒药是在用膳前添加到菜肴之中,那最可疑的当然是做菜的裴元歌……但是,按照寒露宫那些宫女嬷嬷的叙述,裴元歌身边一直都有小厨房的宫女嬷嬷们在旁边,应该没有机会动手脚的啊!难道说这些宫女嬷嬷终究还是有疏忽的时候,被裴元歌钻了篓子?还是说章御女所言有误,赵婕妤并非是因为燕影金蔬中毒,而是另有缘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原本似乎清晰明了的案情,经过皇后和裴元歌的对峙,以及章文苑的分析,反倒似乎越来越令人迷茫,摸不着头绪。到底赵婕妤是如何中毒身亡的?凶手又到底是谁?嫔妃中沉稳的还好些,那些年轻沉不住气的,这时候只觉得心里似乎有着千百只爪子在挠着,恨不得立刻拨开眼前的迷雾,将事情的经过弄清楚。

    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

    裴元歌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赵婕妤的算计从一开始就很容易猜到,只是因为身在寒露宫,周遭都是赵婕妤的人,需要多加小心,用个小小的障眼法,裴元歌并没有放在眼里。尽避后来出了意外,赵婕妤居然暴毙,腊梅又横生枝节,冲出来指控是她毒死了赵婕妤,裴元歌也并不在意,因为从一开始她就了解到一个事实,可以彻底地洗脱她在燕影金蔬中下毒的嫌疑,因此她根本就不担心这出库投机的结局。

    至于那些辩解,表面上似乎是在为自己辩白,但真正的目的,却还是在不动声色地挑拨皇后和太后之间的关系,尤其是要动摇太后维护皇后的心。太后动摇得越厉害,待会儿如果能够指证此事是皇后所为,皇后被削减的权利就可能越大,最后能够一次性将皇后扳倒!

    裴元歌正要将这个杀手锏抛出,忽然门外传来太监的通报声。

    “皇上,九殿下求见,说是有要紧事要禀奏皇上,可能会与赵婕妤之死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