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5章 局(中)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5章 局(中)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就在这时,紫苑和寒露宫的一位宫女气喘吁吁地随同太医赶到,就像在为裴元歌的话作注解般,证明了裴元歌的确在事发的最开始就命人去请太医,让众人一时都哑口无言。皇帝立刻命太医上前诊治,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太医得出结论,外面又是一声通报:“太后娘娘驾到!”

    皇后冷笑,双眸直直盯着裴元歌道:“裴四小姐搬救兵搬得真快,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呢?”

    “皇后娘娘,小女身边只有紫苑和赵公公,赵公公一直陪同小女,紫苑虽然出去,但从寒露宫到太医院的路程本就不短,哪里还有时间再去请太后?何况随同紫苑一道前去的尚有寒露宫的宫女,皇后娘娘此言未免有些不妥吧?再说,就算太后娘娘来了又如何?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相终究要水落石出,皇后娘娘又在担心什么?”裴元歌沉声道,漆黑的眼眸宛如深夜,神秘难测。

    几句话的功夫,太后已经扶着张嬷嬷的手进来,看到皇帝,微微一怔道:“皇上也在这里?”随即神色焦虑地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回禀母后,似乎是赵婕妤出事了,太医正在诊断,暂时还没有结论。”素来淡漠的皇帝此时脸色十分难看,虽然没有发作,但紧皱的眉头,紧抿的嘴,锐利的眼眸,以及紧紧绷着的身体,无不昭示着他的震怒。这使得皇帝周身充满一种压抑沉闷的氛围,令人不敢逼视。

    皇后和众妃嫔都知道皇帝对赵婕妤的宠爱,对此丝毫也不奇怪,只是难免有些酸涩。

    裴元歌却在沉思,太后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听太后话里的意思,显然连皇上在这里都不知道,也不清楚寒露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出事了就匆匆赶来。从萱晖宫到这里路途不近,显然是这里才出事,消息就传到了太后耳朵里,难道说太后在寒露宫安插的有人手?裴元歌沉思着,忽然从皇帝沉凝的眼眸中看到一抹转瞬即逝的光芒。

    她心中一动,微微地皱起了眉。

    就在这时,太医也诊断完毕,满头大汗也不敢擦拭,战战兢兢地禀告道:“回禀皇上,回禀太后娘娘,回禀皇后娘娘及众位贵人,赵婕妤娘娘……过世了!”做太医的都明白,后宫的事情纷繁复杂,稍不小心就会掉脑袋。现在皇上最宠爱的婕妤出事,只怕又会掀起血雨腥风,偏偏他就这么倒霉,被人揪来,因此心中十分忐忑。

    “赵婕妤是因何过世的?是不是被人害死的?”皇后追问道。

    太医取饼一根银针,刺入赵婕妤的喉咙,另外再取出一枚,隔着衣服刺入赵婕妤的胃部,两枚银针的针尖都变成了黑色,这才道:“银针变成黑屋,说明赵婕妤是中毒身亡,针尖变黑的部分有着夹杂着腥味的淡淡兰花香味,赵婕妤的口腔中也有同样的气息,应该是被毒兰之毒所害。”

    毒兰是从毒兰花中提炼出的毒素,在大夏王朝不算稀罕,经常被富贵人家用来处置姬妾。

    中毒?裴元歌眉头紧蹙,飞快地思索着。

    方才皇后说赵婕妤必定是被人所害,现在太医诊断过后,果然赵婕妤中毒身死,这份未卜先知的本事,实在是……听了太医的禀告后,众人一时间都将目光聚集在皇后身上,尤其是柳贵妃和华妃,眼眸中已经流露出怀疑之色。柳贵妃只是淡淡微笑,华妃却忍不住道:“皇后娘娘当真好本事,妾身自愧不如!”

    皇后哪里不知道自己方才的话引起了众人怀疑,正要辩解,却被人截断。

    “听说裴四小姐最近跟赵婕妤妹妹情同姐妹,现在赵婕妤妹妹出事,裴四小姐却依然沉静安稳,不见丝毫动容。看起来传言果然不可信!”一个身着浅蓝绣木兰花对襟宫装的女子叹息道,秀丽婉约的脸上尽是遗憾,不知道是在喟叹裴元歌的冷漠,还是在为赵婕妤不值。

    这人是陈妃,原本也很得宠,却被赵婕妤后来居上,再加上待选新入宫的章文苑等人,慢慢地失宠沉寂下来。她对赵婕妤原本也恨得牙痒痒,但现在赵婕妤八成出事了,不足为虑,便趁机将矛头对准了裴元歌。她本就是皇后的人,这时候说话,将众人的注意力从皇后身上移开,转到裴元歌身上,也不无对皇后的讨好之意。

    不过,她如今荣宠远不如前,不敢太放肆,神情和语调都很柔婉。

    听陈妃的意思,似乎将矛头对准了裴元歌,太后心中不由恼怒,冷冷道:“照陈妃这样说,元歌是不是非得哭天抢地,鬼哭狼嚎得所有人都听到,才能证明她跟赵婕妤亲近?这里是皇宫,皇上,哀家和皇后都在这里,就算再哀痛,也得顾忌规矩,难道如同村野泼妇般才能说心里难过?元歌这孩子本就内敛,又知书达理,体谅皇上和哀家的心情,顾念皇室的颜面,这才忍着没有表露,你这样说话究竟是何居心?”

    陈妃本就畏惧太后,现在失宠更加没有底气,顿时低头不语。

    裴元歌雪白的贝齿紧咬着唇,眼泪在眼眸中滚来滚去,满面委屈地道:“方才还听说章御女还说太后罚赵婕妤禁足,不得离开寒露宫,害得赵婕妤心情郁结,这才常常身体不好,赵婕妤如此垂爱小女,小女却不曾为赵婕妤向太后娘娘求情,解除禁足。现在陈妃娘娘又说这样的话,定要让人觉得小女与赵婕妤不睦,难道是想要把谋害赵婕妤的罪名扣到小女的头上不成?”

    闻言,太后心中更怒。

    裴元歌是萱晖宫的人,众所周知,偏偏刚才陈妃一个接近失宠的妃子也敢当着她这个太后的面挑衅,言语中隐约有怀疑裴元歌的意思,这已经让她很恼怒了。这会儿听到章文苑这样说话,似乎在指责她这太后罚赵婕妤禁足,因而导致了赵婕妤身体不适,似乎在指责她这个太后的处置不妥,心中哪能不怒?小小的御女也敢这样放肆,显然是仗着皇后的势,没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

    章文苑一怔,没想到裴元歌会拿这个做文章,还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将焦点从裴元歌转移到太后身上。

    有心想要解释,但那些话是当着众人的面说的,无法否认,更不能解释说她只是针对裴元歌而不是针对太后,那就明显表现出对裴元歌的敌意,待会儿再说什么,都可能被认为是故意陷害裴元歌,一时间进退维谷,暗自咬牙——这个裴元歌,果然狡诈!

    见章文苑不说话,连解释或者赔罪都没有,太后心中越发恼怒起来,却忍着不说话。

    周围顿时沉默下来,压抑得让人有些窒息。

    皇后却没心思理会章文苑和太后的冲突,现在赵婕妤已死,她满腔满怀只想着要如何除掉裴元歌,开口道:“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赵婕妤妹妹的事情。无论如何,胆敢谋害宫嫔及龙裔,绝不能宽恕!裴四小姐若是和赵婕妤妹妹亲热友爱,应该更想为赵婕妤妹妹报仇雪恨,如果能够找到真凶,裴四小姐也会想要将凶手千刀万剐,不容许她脱逃!裴四小姐,本宫说得没错吧?”

    双眸定定地看着裴元歌,在等着她的回答。

    “那是自然!”裴元歌点头,清澈的眼眸漆黑如墨。

    皇后趁机道:“皇上,母后,连裴四小姐都这样说,可见对于赵婕妤遇害一事,众位妹妹都与臣妾一般愤怒伤痛。赵婕妤妹妹怀有龙裔,如果是被人谋害,这种穷凶极恶之徒,无论是谁,无论有着怎样的身份,都定然要绳之于法,绝对不能宽恕!还请皇上和母后明断!”

    虽是向皇上和太后请旨,眼眸却是看向了裴元歌。

    这次的设计,裴元歌不可能逃脱,唯一可虑的是,到时候皇上和太后会包庇裴元歌。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得到皇上和太后的应允,确定待会儿不会徇私,这样,只要证据确凿,皇后就能抓住这点将裴元歌处死,让皇上和太后无法做手脚。

    皇帝素来淡漠的脸上早流露出震怒之色,恨声道:“皇后所言极是,胆敢谋害朕的妃嫔,以及子嗣,绝不能轻饶!”

    太后深沉的眼眸凝视着屋内众人,最后在床帏和皇后处不住巡梭,思绪如飞。且不论赵婕妤究竟是被谁害死的,眼下皇后却是将矛头对准了裴元歌,显然是想将这个罪名扣到裴元歌头上……赵婕妤被害,皇后却正好带着众妃嫔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亲眼看到赵婕妤之死,又当众这样咄咄逼人,不留分毫余地,难道说谋害赵婕妤之事,是皇后所为?目的就是想借赵婕妤之死除掉裴元歌,一箭双雕?

    如果是这样的话……太后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这段时间她跟皇后的矛盾的确越来越大,但是,浸yin后宫这么多年,太后虽然恼怒皇后,却还不至于昏了头脑。赵婕妤被害的事情,如果真是皇后所为,意图以此来嫁祸裴元歌,那么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都不是她想看到的……若是裴元歌被陷害,那么她就失去了这颗要委以重任的棋子;但如果最后证明是皇后所为,那么谋害宫嫔以及龙裔,这样的罪名,就算是皇后也兜不起。皇后若因此栽了跟头,失了权势,那对宇泓哲,对叶氏都是极端不利的……

    “母后为何不说话?”皇后双眼灼灼,言辞尖锐,“谋害宫嫔及龙裔,犯下这样的滔天大罪,即使处以极刑也不为过,母后究竟在犹豫什么?还是想要包庇谁?”说着,弦外有音地看了眼裴元歌,显然是指太后想要包庇裴元歌。

    这话已经十分不恭敬了,太后眉头皱得更深,有些捉摸不定。

    皇后这样言辞咄咄,究竟是对自己的算计有着十足的信心,还是说这件事并非皇后所为?想着,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裴元歌,又微微地摇了摇头,裴元歌沉静敏锐,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难道说是另外有人从中作梗,想要借助皇后对裴元歌的心结挑事生非?若是这样的话,胆敢同时谋算皇后和裴元歌,乃至裴元歌身后她这个太后,这个人当真可恶,绝不能宽恕!

    但如若是皇后呢?

    她说句严惩凶手不要紧,但如果最后真的证明是皇后的话,无论叶氏势力如何,她都不可能出尔反尔,替皇后说话求情。若真是依罪而论,谋害宫嫔及龙裔,事情又闹得这么大,削减统御六宫之权,乃至打入冷宫甚至废后都是可能的,到时候对叶氏的打击着实太大……

    “这么明白的事情,母后为何犹豫不决,难道这中间有什么内情吗?还是说赵婕妤遇害一事,跟母后您有什么关联?”皇后见太后迟迟不语,越发咄咄逼人,眉峰凌厉。

    这次无论如何,太后都别想庇护裴元歌!

    眼见得旁边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就连皇帝都在凝眉看她,太后只觉得后心口越发烦闷,一股甜腥之气涌到喉咙,又生生地咽了下去。她在这里犹豫,是在为皇后,为叶氏着想,结果皇后却越来越声势凌厉,甚至想要把她这个太后拉下水,暗指谋害赵婕妤的事情与她有关……这个愚蠢的皇后,为了针对她这个太后如此的不择手段,她不计前嫌地想要给皇后留条后路,结果皇后却一再相逼!

    好!真好!

    太后咬牙,知道眼下的情形再不接话,只怕连她都要扯上嫌疑,又被皇后这种愚蠢的行径激怒,再加上心中存着一丝侥幸,皇后能如此笃定,或许这件事另有元凶,并非皇后所为也说不定……想着,遂冷冷道:“皇后,注意你的言行!赵婕妤连带龙裔一同亡故,若是被人谋害,此人实在是胆大包天!这般行径,哀家绝不能容许后宫之中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定严惩不贷!”

    说着,双眸眨也不眨地盯着皇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