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4章 局(上)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4章 局(上)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每天后晌,皇帝都会接着批阅奏折的空闲,前来探视怀孕的赵婕妤,风雨无阻。这份殊荣,更让宫中人确定赵婕妤的荣宠。这天,皇帝和往常一样,约莫申时左右过来,才刚进门就看到那片绚丽的千日红,艳红、紫红色的花朵汇成浪潮,从寒露宫门口一直蔓延到赵婕妤的内室,如火如荼,鲜艳热烈。

    这是赵婕妤最爱的花,不为别的,只为了它浓烈的颜色,以及别样的名字。

    都说花无百日红,偏偏这花却要叫做千日红!

    皇帝心中冷笑,错眼看到远处茑萝从中的裴元歌,正坐着跟寒露宫的宫女说着些什么,旁边站着紫苑和赵公公。眸眼微垂。赵婕妤喜爱浓烈的颜色,因此寒露宫中的花卉都是大红大紫,此时正是茑萝盛放的时候,艳红的花朵如同燃烧的火焰。裴元歌却是一身冰蓝色的轻纱衣裳,眉目沉静,却是瞬间便压下了这满园的酷暑热烈,只剩下淡淡的清冷。

    皇帝淡淡地收回目光,举步往寝殿走过去。

    腊梅和腊雪守在门口,见皇帝过来,慌忙行礼。皇帝挥挥手道:“起来吧!赵婕妤今天可还有低烧?”

    “回皇上的话,婕妤娘娘今天还是有些低烧,更加没胃口,整个早上都没用膳,中午好容易用了些,觉得困倦,就睡了,命奴婢守在门外。”腊梅恭谨地回答道,“奴婢想着,娘娘如今有了身孕,正该多休息,就没叫娘娘,没想到一转眼就到这时候了。奴婢这就去叫醒娘娘!”

    皇帝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通报声。

    “皇后娘娘驾到!”

    几乎是同时,衣着华贵雍容的皇后便出现在众人眼前,旁边还有柳贵妃、华妃,陈妃以及章文苑等人,众人说说笑笑,显得十分和睦。抬眼看到皇帝,皇后像是全没料想到他会在这里,满脸惊讶,行礼过后,解释道:“刚才众位妹妹来给臣妾请安,正说笑着提起了赵婕妤妹妹,想到她最近身体不适,妾身和众位妹妹便一道过来探视,没想到皇上也在这里!”

    这解释是在太欲盖弥彰了!

    他每天这时候都会过来,宫中人尽皆知,皇后特意挑这个时候,又带着一群妃嫔……皇帝心中想着,微笑道:“皇后如此关切赵婕妤,堪为后宫表率!”

    “再怎么说,赵婕妤妹妹还怀着龙裔,臣妾焉能不尽心?”皇后嫣然笑道,心情极好,连带着神采也飞扬起来,难得温婉地道,“皇上也是来探视赵婕妤妹妹的,听说妹妹这几日身体不适,妊娠反应严重,又常常低烧,不知道今天好些了没?”

    皇帝淡淡道:“朕还没进去。”

    “那正好,臣妾随皇上一道进去吧!说起来,怀孕的人最忌讳心思郁结,偏偏赵婕妤妹妹冲撞了太后,被禁足寒露宫,不得外出。整日闷在这里,哪能开怀得起来?也难怪身体不适!臣妾斗胆,想要跟皇上求个人情,希望皇上念在赵婕妤妹妹有孕的份上,解除了她的禁足吧?”皇后神色间尽是关怀,说着甚至福下身去,一副贤惠大度的模样。

    这是既能卖赵婕妤人情,又能讨好皇上,众妃嫔哪里肯让皇后专美于前,纷纷福身道:“请皇上开恩!”

    “朕何尝不想接触赵婕妤的禁足,但太后是朕的母后,孝字为先,朕岂能违逆母后的意思?皇后既然这样贤惠,不如去跟母后求求情,提前解除赵婕妤的禁足!”皇帝微露出一丝为难,幽深的眸淡淡地看向皇后,似乎想要看透她的内心。

    “皇后娘娘对赵婕妤如此关爱,定然会向太后娘娘求情的。”章文苑笑吟吟地道,忽然想起了蛇什么,“说起来,太后娘娘最疼爱的就是裴四小姐,这次赵婕妤妹妹被禁足,也是因为裴四小姐而起,如果裴四小姐肯向太后娘娘求情,太后娘娘绝无不允之礼。妾身听说这段时间,裴四小姐跟赵婕妤妹妹情同姐妹,亲热得很,在太后娘娘跟前帮赵婕妤妹妹说几句好话轻而易举,定然能够劝服太后娘娘,皇上就不要担心了!对了,怎么不见裴四小姐呢?”说着,头微微转动,四下搜寻裴元歌的身影。

    这话听起来平常,却隐约透漏出另外一层意思,让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在裴元歌身上。

    太后疼爱裴元歌,众所周知,如果裴元歌肯替赵婕妤为太后求情,接触禁足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到现在为止,赵婕妤依然被禁足寒露宫。这样简单的事情,裴元歌却始终不肯动口,亏得最近都说赵婕妤跟裴元歌情同姐妹呢!看起来,赵婕妤的心思尚未可知,裴元歌却是绝对没有把赵婕妤当做姐姐来看待的,说不定心里还在嫉恨赵婕妤强夺七彩琉璃珠之仇!

    眼见着众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显然对裴元歌的心思有所猜疑,皇后心头暗笑。

    章文苑的确是个不错的谋士,在现在就挑起了人们对裴元歌的疑心,让所有人都觉得裴元歌对赵婕妤怀恨,那么待会儿的事情就能容易栽赃给裴元歌!皇后想着,更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接下来的场景,笑着道:“这些都是后话了,赵婕妤妹妹整日闷在寒露宫,没人说话,说不定本宫和众位妹妹这一来,赵婕妤妹妹就高兴起来,身体也能好些!腊梅腊雪,还不快去通报赵婕妤妹妹?”

    “是!”腊梅腊雪应声道,朝着里屋走去。

    众人在外厅按份位坐下,还没等宫女上茶,便忽然听到腊梅凄厉而尖锐地惊叫声:“娘娘!婕妤娘娘,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娘娘!快人哪,快来人哪!太医!太医!”

    凄惶而恐慌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祥意味。

    “皇上,似乎是出事了!”皇后猛然起身,步履匆忙地朝着内室走去,众人纷纷随后。

    珠光宝气,华美迤逦的内室里,只见腊梅和腊雪慌乱无措地瘫坐在金碧辉煌的锦帐旁边,被周围华美的颜色映衬出脸上纸一般的苍白,恐慌得完全没了方寸,边慌乱地惊呼着,边拼命地摇晃着床上的人。赵婕妤双眸紧闭,面色红润,笑容安详,仿佛熟睡在最甜美的梦境中,但无论腊梅腊雪怎样的呼喊摇晃,她却没有半点反应,怎么都醒不来。

    众人纷纷变色,眼前的情形分明是出事了!

    “赵婕妤妹妹!”皇后惊呼出声,神色恼恨震怒已极,“这实在太过嚣张放肆了,赵婕妤妹妹是皇上的宠嫔,又怀有身孕,是谁这样大胆,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谋害赵婕妤妹妹,和她腹内的龙裔,真是反了天了!如果让本宫查出元凶是谁,定要将她千刀万剐!皇上,您说是不是?”

    这次的事情,无论如何裴元歌是逃不掉的,她只担心,皇上会存心偏袒,因此要在指控裴元歌之前说这些话,得到皇上的允诺。这样,待会儿如果查证出凶手是裴元歌,皇上也不能再推翻前言,偏袒纵容裴元歌!

    皇帝沉默着,眉峰紧皱,还未说话,便被另一道声音截了过去。

    “皇后娘娘好厉害的本事,只看到眼前的情形,就知道赵婕妤娘娘和她府内的龙裔都已经离世,更知道他们是被人谋害的。这份未卜先知的本事,小女实在佩服!”轻柔微冷的声音来自裴元歌,腊梅腊雪的惊叫声极为尖锐刺耳,她虽然隔得远,也遥遥听到,知道事情有变,就立刻赶了过来,正巧听到皇后的话语,当即借口道。

    眼前的情况,赵婕妤必然已死,而这一死,便揭开了裴元歌和皇后这场争斗的序幕。

    不是皇后死,就是裴元歌亡!

    所以,裴元歌一反平日的沉稳静默,抓到皇后话语中的破绽立刻发难。

    章文苑暗骂皇后太过心急,忙遮掩道:“眼下的情况,赵婕妤显然是出事了,不然怎么会怎么叫都叫不醒?赵婕妤正当圣宠,又怀有身孕,难道还会自己寻死?自然是被人谋害,皇后娘娘会这样想也是理所当然。倒是裴四小姐这时候插话,难免让人有些疑虑。皇后娘娘想要为赵婕妤报仇,这才向皇上请命,要求严惩真凶。裴四小姐为何却偏偏在这时候打岔?难道有什么内情不成?”

    她说话就委婉多了,但那句“内情”,再加前面刻意的误导,反而更让人疑虑联翩。

    “章御女误会小女了,小女只是以己度人。至少小女看到眼前的情形,最先想到的是,赵婕妤是不是生了急病,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昏迷?那么当务之急并非缉拿真凶,而是先请太医,看能否救赵婕妤!所以,小女已经吩咐紫苑随同寒露宫的宫女去请太医,即便赵婕妤真的遭遇不测,也该先由太医诊断出赵婕妤的死因,才好追查凶手!”裴元歌不紧不慢地道。

    听了她的话,众人仔细一想,都觉得有道理。

    的确,赵婕妤虽然不醒,但面色红润,说不定只是昏迷,皇后上来就说赵婕妤被害……。这中间恐怕有什么蹊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