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1章 局,序幕!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1章 局,序幕!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这样,裴元歌和赵婕妤尽避心中各有盘算,言语暗藏机锋,但表面上却是一派的和睦温馨,听在别人耳朵里,看在别人眼睛里,只觉得赵婕妤的确是真心悔悟,想要拉拢讨好裴元歌,姿态摆得极低;而裴元歌更是温柔善解人意,对怀有龙裔的赵婕妤体贴入微,处处周到。

    尤其到了晚间,皇帝过来时,这两人的亲密热切更是到了巅峰。

    以皇帝的淡定沉默,看着两人亲如姐妹的画面,一时间都觉得有些无语,轻轻咳嗽一声,面无表情地赞了几句赵婕妤的知错能改,裴元歌的大人不记小人过,然后便借口国事繁忙,只留了一会儿就匆匆离开。

    看到皇帝远去的身影,赵婕妤心中非但没有觉得失落,反而更加自得。

    皇上对裴元歌的看重,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显然十分中意,但是现在明明看到裴元歌在这里,却没有以赵婕妤为借口多留,反而只是随意聊了几句便离开,显然是因为她赵婕妤在旁边,不想当着她的面表现得对裴元歌太过在意,让她心里不好受。这样说起来,现在在皇上心里,还是她的分量比较重!

    赵婕妤如此认为着。

    这样更好,皇上这般在乎她,那么到时候对裴元歌的行径就会越震怒,裴元歌就越没有翻身的余地!

    计划中的场景已经让想要看的人看到了,裴元歌见时间不早,便起身告辞。赵婕妤再三留她在寒露宫住,都被裴元歌婉言谢绝。但这次赵婕妤倒没耍什么幺蛾子,微笑着送她离开,又再三表示自己跟裴元歌聊得十分投契,心情十分开怀,竭力邀请裴元歌一定要再来寒露宫探她。

    裴元歌微笑着应了,走出两步,忽然顿足,转身看着赵婕妤。

    “元歌妹妹怎么了?”赵婕妤依然笑意满面。

    原本温和柔软,充满关切的眼眸慢慢褪去伪装之色,渐渐变得漆黑幽深,裴元歌静静地凝视着赵婕妤,眼眸中有着微弱的暗色光芒闪烁不定,忽然又向赵婕妤走过来,一直走到她的跟前,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泛着浅浅的光泽,轻声道:“赵婕妤,如果我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要跟你争些什么,也不会跟你争,你相信吗?”

    赵婕妤一怔,迎着裴元歌的眼眸,手微微握起,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但很快的,她就微笑起来,拉住裴元歌的手,笑吟吟地道:“元歌妹妹说什么呢?咱们将来都是姐妹,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争不争的呢?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如果以后有事,尽避来找我,不要把我当外人!”

    她还是不肯相信!

    裴元歌轻叹了口气,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赵婕妤。虽然她不清楚赵婕妤在谋划着些什么来算计她,但是她却知道,赵婕妤是皇后谋划中很重要的一颗棋子,这场她和皇后之间的对决,赢家是谁尚未可知。但无论如何,赵婕妤却绝对会是这场谋划的牺牲品!如果赵婕妤能够放下成见,跟她合作,或许能够齐心协力扳倒皇后,但可惜……

    她方才的那句话,是给赵婕妤的最后一线生机。

    而赵婕妤没有抓住!

    或许这样也好,总有要个后果足够严重的罪行,才能彻底扳倒皇后……裴元歌微微笑着,笑容中充满了薄凉之意,柔声道:“多谢婕妤娘娘厚爱,小女必定谨记!您放心,赵婕妤您为小女带来的便利,小女定会铭记终身!小女先告退了!”说着,微微颔首,带着紫苑和赵公公盈盈离去。

    不知为何,赵婕妤只觉得,裴元歌最后的那个眼神很奇怪。

    那种带着微笑的怜悯,似乎又透漏着淡淡的轻蔑,看得她浑身都不舒服,似乎……似乎裴元歌看待她,如同看待死人般,让她有种透心的冰冷和莫名的恐惧……赵婕妤凝眉思索着,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出缘由,最后归咎为这是裴元歌的疑兵之计,故弄玄虚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好在暗中设计对付她。

    想到自己的谋划,赵婕妤嘴角又露出自得笃定的笑意。

    这次,裴元歌死定了!

    赵婕妤和裴元歌和好,亲如姐妹的消息,很快就在皇宫中传扬开来,尤其是赵婕妤对裴元歌的刻意讨好和拉拢,更是或明或暗地流散开来,道尽了赵婕妤的煞费苦心。素来骄横的赵婕妤,居然对裴元歌做出如此的低姿态,宫中人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猜测。但无论众人怎么猜测,这些天里,赵婕妤跟裴元歌关系越来越亲密,却是众所周知的。

    而同时,赵婕妤依旧时不时地找其他妃嫔的麻烦,骄横如故。

    这种截然的反差,更让众人产生了无数的揣测,也曾有人旁敲侧击地用言语试探,但都只是提了个头就被赵婕妤挡了回来,只说自己确实意识到之前萱晖宫的错,又深切地感受到了裴四小姐的好,这才越来越亲密,无论别人怎么试探,怎么说都是这样的言辞。俗话说得好,谎话说了一百遍都能成为真的,看着赵婕妤这般表现,不少人心里开始暗暗犹疑起来。

    难道赵婕妤真打算拉拢裴元歌,二人联手了?

    与此同时,看着来探视众人的神色,赵婕妤就知道,时机已经慢慢成熟,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这天裴元歌再次来到寒露宫。赵婕妤喜好华奢,因此寒露宫名字虽然清冷,但装饰却素来豪奢辉煌,雕梁画栋,飞檐勾角上都有着华美的纹饰,殿内更是以红黄二色为主色调,显得灿烂华美。一派的耀眼光华之中,赵婕妤却半躺半卧在床上,虽然面色红润鲜艳,却似乎有力无气的虚弱。

    裴元歌忙上前,关切地问道:“婕妤娘娘这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这些天一直有些低烧,太医说怀孕的女人体温偏高是正常的,再说这时候也不敢乱吃药,只能熬着。”赵婕妤气喘吁吁地道,面色娇艳欲滴,倒真有几分低烧的模样,柔和地拉过裴元歌的手,笑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多亏是有元歌妹妹你来看我,以前我只顾着跟你作对倒还没发现,这些天相处下来,才觉得跟元歌妹妹实在是投契,现在只要看到你,我心情就霍然开朗了。”

    裴元歌微微笑着:“既然如此,那我以后常来探视婕妤娘娘便是。”

    “还叫我婕妤娘娘,岂不见外?我都叫你元歌妹妹,你就叫我赵姐姐好了,除非你你嫌弃我鲁莽骄横,看不上眼!”赵婕妤佯作嗔怒地道,语气神色里却满是宠溺欢喜之意,“不许再说什么身份的高低差距,我这人就这脾气,不投缘的,别人怎么讨好我都没用;投缘的,我就忍不住想要剖出心来待!”

    话既然说到这个地步,裴元歌便淡淡笑道:“赵姐姐!”

    这个裴元歌还真是狡猾,风向转得极快,丝毫也不让人抓住把柄!就像这件事,如果裴元歌还推拒,赵婕妤就能趁势或发作,或装作伤心难过,闹讲起来,定能让裴元歌吃个小亏,偏裴元歌丝毫机会都不给她,无论她是装柔弱可怜,还是暗藏机锋,裴元歌都能应付自如……想到这里,赵婕妤便忍不住一阵暗恨,但很快就又逝去,重新露出了笑意,道:“元歌妹妹这样就对了!”

    反正,裴元歌已是将死之人,犯不着在这时候再跟她起冲突,免得被她看出端倪来。

    赵婕妤想着,便又笑着问道:“听说元歌妹妹刺绣手艺可谓一绝,连太后都赞不绝口,想必烹饪手段也是了得,真可谓贤妻良母的典范。说到烹饪,我倒也懂得些许。”说着,就跟裴元歌聊起烹饪的事情来,从各大菜系的特色,一直说到声名远扬的特色菜肴。在提到一道名为燕影金蔬的菜肴时,赵婕妤忽然惊喜地喊了出来,道:“元歌妹妹对烹饪果然知晓甚多,连这道菜都知道。”

    燕影金蔬本就是江南的名菜,裴元歌前世在万府时,也曾洗手调羹,也略有所知。

    再说到这盘菜的刀工用料后,赵婕妤忽然叹息道:“说起来,我在入宫前曾经到过江南,尝过这道菜,点菜时只觉得名字好听,没想到吃到嘴里才发现味道也十分美妙,真可谓色香味俱全。只可惜,这是江南的名菜,京城的厨子大半都不知道,本宫怀有身孕后,胃口越发刁钻起来,好些菜肴都难以入喉,倒是越发想念这道燕影金蔬了。”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裴元歌,微笑不语。

    这意思,是想要她做到燕影金蔬给赵婕妤用膳吗?裴元歌思索着,眼眸幽深。

    就在这时,腊梅忽然凑前说道:“婕妤娘娘最近的胃口越发不好,眼看着用膳比前些日子少了许多,今天更是一天都没有用膳,难怪娘娘最近总觉得头晕目眩不舒服,又常常发低烧。明明是怀了身孕的人,胃口却这般不好,怎么能扛得住呢?若是能有些可口合心的菜肴,娘娘的身体想必能好许多。”

    说着,像是忽然醒悟到什么,欢欣鼓舞地道,“对了,娘娘最喜欢燕影金蔬,可惜连皇宫的厨子都不会这道菜,可是裴四小姐不是刚好会做吗?裴四小姐对娘娘的身体如此关切,为了娘娘的身体着想,定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