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41章 寒露宫初交锋

重生之嫡女无双 141章 寒露宫初交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被玉清这么分析过,太后稍加思索,便命人召裴元歌过来。

    再次离开偏殿时,裴元歌神色沉静,心中却在不停地思索。最近赵婕妤闹出的事端,很明显是在针对她,又千方百计想要她到寒露宫去,必然有阴谋算计。这点太后绝对知道,所以这些天一直都在犹豫,为什么突然决定,让她到寒露宫去探望赵婕妤?就算要去,按理说,太后也应该陪她一起去,却偏偏让她独自过去!这就等于是往赵婕妤的圈套上撞!

    从她这次入宫后,太后对她的信任和器重加深了许多,颇有视她为心腹的趋势。

    但方才的言行神态却略有不同,再加上这样的决定,倒像是又回到了之前视她为棋子,拉拢防备,同时又打压制衡的模样……这其中的变化虽然微妙,但裴元歌却能够敏锐地察觉到。是她的行为露出了什么破绽,引起了太后的疑虑?还是说,有人在太后面前说了什么,勾起了太后的疑虑?

    忽然看到旁边走来的张嬷嬷,裴元歌心中一动,上前道:“张嬷嬷,小女有事想要请教!”

    “裴四小姐请讲!”这位裴四小姐温文沉静,从不骄横,更不曾仗着太后的宠信欺压人,但张嬷嬷就是觉得她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半点不敢小觑,因此态度倒十分恭敬。

    “刚才太后娘娘说,赵婕妤因为对小女怀有歉疚,以至于思虑过甚,对养胎不利,让小女前去探视,安一安赵婕妤的心,同时也能平定下宫中的谣言。”裴元歌微笑着道,大家都是聪明,她只要点出事由就够了,其中的权衡轻重,以张嬷嬷的阅历心计,自然能够明白。“张嬷嬷是太后娘娘的心腹,小女也不再拐弯抹角,就直说了。小女愚钝,不懂张嬷嬷为何会让小女前去寒露宫?所以想要请张嬷嬷指点!”

    张嬷嬷莫民奇妙地道:“裴四小姐说笑了,奴婢怎么会让裴四小姐前去寒露宫呢?”

    “小女并无怨怼之意,只是知道自己所思所率必定有不周密的地方,所以才想要请教张嬷嬷,张嬷嬷又何必遮掩隐瞒呢?”裴元歌笑着,秋水般澄澈的眼眸清亮分明,如明珠晓露般清丽绝俗,“小女早上才刚见过太后娘娘,那时候娘娘尚在犹豫,只是转眼的功夫就下定决心,定然是有人为太后娘娘分析利弊。张嬷嬷是太后娘娘跟前第一等得意的人,无人能及,放眼萱晖宫,能够影响太后娘娘决定的人,除了张嬷嬷还能有谁?小女是诚心请教,还请张嬷嬷不必多想。”

    张嬷嬷眼眸倏然一沉,神色沉凝起来,在心中思索良久,才诚恳地道:“裴四小姐,此事确实与奴婢无关。奴婢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在御制监盘点这一季宫女的首饰用度,才刚刚回萱晖宫。裴四小姐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别人,奴婢断然不敢说谎。”

    “哦?这样说来,那就的确不是张嬷嬷了。看来是我弄错了,还请张嬷嬷不要见怪!”裴元歌微微颔首,歉意地笑了笑,垂首思索着离开,嘴里喃喃道,“奇怪了,我原本以为,张嬷嬷是太后娘娘最看重的人,应该最清楚太后的心思,也最能影响太后,看来萱晖宫里的高人还很多呢……”

    裴元歌喃喃自语着离去,似乎无心,但听在张嬷嬷耳朵里,难免有些刺耳。

    她是从小就服侍太后的贴身丫鬟,从叶府到太子宫殿,再到后宫,素来是太后最得用的人,也是太后最信任的人。而现在,居然有人也能够怂恿太后,并且动摇太后的心思,影响太后的决定……这让张嬷嬷产生一种危机感。她终身未嫁,最大的依靠的就是太后,如果说真有人心思叵测,趁着她不在出谋划策,想要取代她在太后心中的地位的话,那她接下来的余生,恐怕就……

    “闵兰,去查查我不在的时候,是谁在贴身服侍太后!”

    张嬷嬷沉着脸吩咐道,神色阴郁。

    离开张嬷嬷的视线后,裴元歌的神色也微沉,从张嬷嬷的反应看来,这次的确不是她出谋划策,而是另有其人。这样心切地撺掇太后,让她去寒露宫,必然不怀好意,这人恐怕跟皇后有关……不过没关系,她在张嬷嬷跟前说了那么一通话,张嬷嬷肯定会对这个人起猜疑之心,尽心竭力地查出此人是谁,并且会想要抓住她的把柄,避免被这个人取代。

    如果这人真是皇后的人,并且被张嬷嬷抓住,那可就更妙了!

    如此亲信,甚至能够采纳她的计谋,这样的人都被皇后收买,设计陷害,太后必然会有危机感,对皇后的不满和恼恨益深,等到皇后设计她的阴谋爆发后,太后必然更加不愿意维护皇后,那对扳倒皇后的计划就更有利。

    而且,裴元歌隐隐有种预感,离那天不会太远了!

    如果说这次她去寒露宫的事情,真的是皇后的人在撺掇,那就意味着,皇后的阴谋大概就是这些天。所以,从这刻开始,她要加倍的谨慎小心,处处提防,必须要能够在皇后的阴谋中求得生机,并扭转乾坤,彻底地扳倒皇后!只要皇后倒台,叶氏的势力起码被砍掉十之三四……

    那么,就来看看,究竟谁是最后的赢家吧!

    猜到这次寒露宫之行必定凶险重重,裴元歌让舒雪玉留在了霜月院,带了紫苑和赵公公前去。才进寒露宫,就看到赵婕妤扶着小肮迎了出来,神色极为欢欣感动,热切地道:“元歌妹妹,你能来看我,我实在是太开心了。之前萱晖宫的事情,是我不好,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

    说着,甚至屈膝想要福身下去,满是道歉的诚意。

    这次不再恃宠而骄,骄横欺压于她,而改成口蜜腹剑这套了吗?连皇上和太后都免了赵婕妤的礼,她哪里能受?裴元歌微笑,既然赵婕妤将姿态摆得这么低,她自然更不会矜持,忙上前扶住赵婕妤,言辞关切地道:“赵婕妤千万别这样,小女万万不敢当您的礼。就算赵婕妤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腹内的孩子,那可是龙裔,皇上和太后都十分重视,赵婕妤您更该谨慎小心,仔细呵护才是,怎么能这样鲁莽呢?”

    说着,对腊梅腊雪道:“赵婕妤性子直爽,不拘小节,腊梅姑娘和腊雪姑娘作为赵婕妤的贴身宫女,也该仔细看着,怎么能让赵婕妤做这样大幅的动作呢?也太不谨慎小心了!还不快扶着赵婕妤进去。”

    语调柔和关切,表情诚恳真挚,将一个温和大度,关切赵婕妤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

    腊梅腊雪急忙福身请罪。

    赵婕妤完全没想到裴元歌会这样,愣了下,眼眸微眯,随即又笑道:“元歌妹妹果然跟着太后久了,教训起人威势十足,这些小蹄子,平日里连我都敢劝诫顶撞,却都对元歌妹妹毕恭毕敬。元歌妹妹有什么教训下人的诀窍,也教教我,免得我整日里被她们欺负!”

    娇柔婉转的语调中,却是暗指裴元歌不该教训她寒露宫的宫女。

    “有这种事情?”裴元歌故作惊讶道,“这些宫女居然连赵婕妤您都敢顶撞?这也太放肆了,赵婕妤您现在怀有龙裔,正是需要开怀心情的事情,身边居然是这么群放肆的宫女,难怪赵婕妤心思郁结呢!不如跟皇上说说,革了这些宫女,另外挑些听话温顺的来服侍赵婕妤?您看这样可好?”

    赵婕妤微微咬牙,皮笑肉不笑地道:“元歌妹妹到真是热心,连我寒露宫的人事调任都要管了!”

    “婕妤娘娘不知道,裴四小姐就是这样的脾气,在萱晖宫里,但凡看到那些宫女嬷嬷伺候太后有不周到的地方,就忍不住要说话,容不得娘娘有丝毫的闪失,太后娘娘睿智,反而更加喜欢裴四小姐,因为她知道,裴四小姐是太过看重太后娘娘才会如此紧张的!”这种情形下,紫苑显然不方便开口,赵公公便不紧不慢地道,“不过说起来,裴四小姐您也忘形了,这毕竟是寒露宫呢!”

    “呀,真是抱歉,小女听说婕妤娘娘受了委屈,就昏了头,也没多想就说了那些话。多亏赵公公提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实在是太过冒失,还请婕妤娘娘降罪!”裴元歌故作惊慌道,既然赵婕妤要装柔弱贤惠,那就看看她能装到什么地步?

    裴元歌这样说,赵婕妤反而不好再说什么,毕竟有赵公公的话在那里摆着,都说了裴元歌是太过紧张赵婕妤才会如此,如果赵婕妤就此发作,那岂不是显得无理取闹?但是,原本是想要给裴元歌添堵,膈应膈应她,结果最后却把圈子绕到了自己身上,被裴元歌指手画脚寒露宫的事情,却又不能辩驳,不能发作……

    赵婕妤只觉得心头又堵又闷,却还得强装出笑脸,道:“元歌妹妹这是哪里的话,你只是关心我而已,我又哪里会为这种事情计较?你也把我想得太小心眼了!”虽然不能发作,却是接着玩笑的语气,不轻不重地表现出裴元歌对她的不满和抹黑。

    “婕妤娘娘恕罪,小女只是以为,婕妤娘娘为了之前萱晖宫的事情,一定要向小女致歉才能觉得心安,以至于忧思过甚,动了胎气,所以有些担心,怕婕妤娘娘再记着这件事,所以要急忙解释清楚,免得婕妤娘娘再忧思过甚,那就是小女的罪过了!”裴元歌笑吟吟地解释道,语调十分温和柔婉,完全听不出其他的意味。

    但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本身就带着别样的意味。偏偏忧思过甚这件事本就是赵婕妤闹出来的,裴元歌说的是事实,而且还用这样关切的语调神情表达出来,似乎只是单纯处于关心。以至于赵婕妤也无法辩驳些什么,更不能揪着跟别人分析说裴元歌这些话根本就是在讥刺她……

    这种模棱两可,表面上似乎是关心,听在她耳朵里却极端刺耳,偏生又抓不住把柄的感觉……

    真是太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