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8章 分析利弊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8章 分析利弊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其中的关窍,太后当然也能想通透。

    但是,赵婕妤特意示好,这本身就是承认太后的权威,又当面狠狠地打了皇后的脸,虽然其中有设计的成分,却仍然让太后觉得十分舒畅,心想赵婕妤前段时间虽然嚣张得有些昏头,却还不是榆木疙瘩,吃一堑懂得长一智,微笑着道:“刚才元歌丫头还跟哀家说,赵婕妤也是个明事理的,定然能够体谅哀家的苦衷,转眼赵婕妤就派人来了,难不成你们两个是商议好的?”

    说着,展颜而笑,十分的和蔼。

    裴元歌微笑垂首,她之所以那样说,只是想着如果到皇上跟前辩解,皇上定然会附和她的言辞,而赵婕妤虽然骄横,却是针对嫔妃,断然不敢公然违逆皇上,也只能选择相信。却没想到赵婕妤会来这么一手,腊梅又来得恰是时候,倒也真是凑巧。

    皇后在旁边坐着,一张脸赤橙黄绿青蓝紫变幻无端,神态十分精彩。

    听说赵婕妤身体不适,她就赶到了寒露宫,正好听到太监从萱晖宫回来冰糕的话语,原本以为终于抓住了机会能够狠狠地削太后的颜面,又能在赵婕妤和皇上跟前表现贤惠。当时赵婕妤还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皇后以为此举会让赵婕妤对她感恩,怎么也没想到赵婕妤居然会倒打一耙,利用她向太后示好,自己堂堂皇后,竟像是傀儡般被人操纵利用,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赵婕妤跟裴元歌同样可恶,正该一句除掉,谁都不能放过!

    皇后心中恼恨,但因为另有谋算,还不至于失态。只是赵婕妤这般行径,扰乱了她原本的布局,接下来的谋划竟然有些搁浅,努力地思索着,要如何才能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

    似乎没想到裴元歌会替赵婕妤说话,腊梅怔了怔,随即恭声道:“赵婕妤还叮嘱奴婢说,如果见到裴四小姐,让奴婢代婕妤向裴四小姐致歉,婕妤有了身孕后,脾气难免有些古怪,今日无意冲撞了裴四小姐,现在已经知道行为不妥,还请裴四小姐莫要计较,以后大家都是姐妹,裴四小姐若喜欢,也可以多到寒露宫走动走动,彼此亲热亲热!”

    赵婕妤居然跟她道歉?

    裴元歌唇角微弯,这可不像赵婕妤的作风。不过赵婕妤当着太后的面向她服软,她也不好再咄咄逼人,遂淡淡笑道:“多谢婕妤娘娘厚爱,小女若有空闲,定然前去拜访。”

    听裴元歌的话,腊梅就知道她至少表面上是接受了赵婕妤的示好,嫣然一笑。

    太后看了眼旁边的皇后,对这个情形十分满意,刻意温和地道:“赵婕妤有心了!”说着吩咐张嬷嬷赏了腊梅,又道,“正好,路太医已经施针完毕,就随你一道去寒露宫,好好为赵婕妤诊治,如果需要什么药材,尽避来告诉哀家,不要拘束!”

    裴元歌虽然好,毕竟年纪还小,想要入宫还得等两年,赵婕妤却是已经得宠,又怀有身孕,既然现在识趣地向她这个太后示好,正好可以暂时利用她来制衡皇后,给皇后找些麻烦。免得皇后这个位置坐得太稳当了,就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处处跟她作对!

    “多谢太后娘娘赏赐!”腊梅恭谦地行礼,随着路太医一道离去。

    兴冲冲地前来向太后兴师问罪,结果却被裴元歌和赵婕妤联手回击得灰头土脸,还打乱了她原本的爱拍,皇后心中的憋屈和烦闷就别提了,满身怒气地回到凤仪宫中,立刻命人去叫章文苑过来,先发了一通脾气,稍稍宣泄心中的怒火,这才道:“这个赵婕妤当真是反复无常,原本想着她若继续撒泼下去,弄得太后和裴元歌灰头土脸,本宫也能够顺势安排。现在却全被搅乱了,你说怎么办?”

    在皇后发脾气的过程中,章文苑已经将萱晖宫里发生的事情弄清楚了,沉思了会儿,微笑道:“皇后娘娘不必为此担忧,以妾身看来,赵婕妤此举,无非是将我们的布局往后推延几日,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影响。”

    “你昏头了是不是?没听到本宫说,赵婕妤跟裴元歌和解了?”皇后扬头,怒色满面,“她们要是和解了,我们怎么算计她们?”

    “娘娘放心,以妾身之见,赵婕妤只不过是想跟太后和解而已,毕竟太后是皇上的母后,本身精明,又有叶氏为依托,赵婕妤得罪不起,能够和解自然最好。但是裴元歌不同,她和赵婕妤之间可是有着厉害冲突的。”章文苑被骂,心中也有恼怒,却只能按下,解释道,“娘娘想一想,赵婕妤娘家势力弱小,即使真的诞下皇子,所能依靠的,还是只有皇上的宠爱。而皇上明显对裴元歌极为中意,等到裴元歌年纪长成,入宫得宠,若再有个身孕,到时候还有赵婕妤的立足之地吗?”

    皇后一怔,这才凝神思索,慢慢地平静下来。

    “赵婕妤今天的事情做得太过,又被裴元歌算计,抓到了把柄,明面上的确是赵婕妤理亏,如果她再死不承认,难免会让皇上觉得她恃宠而骄,不明事理。现在当着皇上的面派腊梅去跟太后和裴元歌致歉,自然会让皇上对她有好感,这只是权宜之计罢了!”章文苑有条不紊地分析道,“赵婕妤虽然骄横,却不是没脑子的人,她心里肯定也明白,现在她正得宠,又怀着身孕,而裴元歌尚未入宫,正是她最占优势的时候,若不能趁现在压制裴元歌,将来就更加没有机会!所以,赵婕妤绝对不会真的跟裴元歌和解,而且绝对会在近段时间耍手段对付裴元歌,所以娘娘大可以放心!”

    皇后心意稍平,思索了下,道:“就算你说得有理,可是太后对裴元歌这般看重维护,赵婕妤若是对付裴元歌,岂不是在向太后挑衅?看今晚的情形,赵婕妤显然想要靠拢投效太后,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太后虽然看重维护裴元歌,有心想要扶持裴元歌坐上后位,但是娘娘要明白,太后这样做,不过是想扶持个傀儡,好把后宫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而裴元歌又是那样聪明伶俐的人,太后虽然喜爱她的聪明伶俐,可是又怎么可能不防备她的聪明伶俐?若是有个人能够来制衡裴元歌,太后娘娘只会高兴,绝不会因此迁怒。再说,皇上纵然中意裴元歌,但她年纪毕竟太小,还不适合入宫,在这期间,赵婕妤若能为太后所用,太后又怎么可能为了裴元歌,拒绝这样的棋子?甚至,如果赵婕妤表现得好,能够对付裴元歌,太后说不定会改变心意,转而扶持赵婕妤也难说。只要赵婕妤明白这点,她就更不可能跟裴元歌和解了!”

    章文苑笑着道,表情十分笃定。

    太后缜密**的性格,皇后知道得很清楚,越想越觉得章文苑说得有道理,但又质疑道:“万一赵婕妤想不通透其中的诀窍,认为裴元歌跟太后是一体,暂时不去动她,那怎么办?”

    “如果赵婕妤不明白,难道娘娘就不能让她明白吗?”章文苑笑着道。

    看着她饱含深意的笑容,皇后顿时恍悟,也笑了起来:“不错,赵婕妤若不能明白,自然会有人提点她,让她明白的。”

    “不过,单赵婕妤明白了还不够,萱晖宫这边也需要有人推动太后一把,不然我们的算计也很难成功。只是不知道……”章文苑顿了顿,略有迟疑地看着皇后。

    皇后明白她的意思,冷笑着道:“放心,虽然太后心腹的人,本宫不可能收买得了,但是能在她跟前说上话的,本宫还是有人的。毕竟都是叶氏的人,虽然太后此刻尊荣,但本宫身为皇后,又有哲儿傍身,为了长久着想,就连爹娘都站在本宫这边,何况萱晖宫里的那些奴才?年纪老的也就算了,年纪轻的,总要为将来考虑,又怎敢违逆本宫?”

    “那就好!”章文苑轻舒口气,“娘娘想必也明白,想要把谋害赵婕妤的罪名安在裴元歌头上,就一定要把握好时间,不能出差错。无论是萱晖宫,还是寒露宫,都必须要清楚她们的动静,才能安排得宜,让裴元歌百口莫辩!”

    皇后点点头,道:“这点本宫自然明白!”

    想着,心头却是一阵恼怒,原本以为,借着今晚的事情,她这个皇后再施加压力,这两天就能够设计,一举除掉赵婕妤和裴元歌,结果却被赵婕妤的反复无常所打乱,不得不再忍耐这两个狐狸精一段时日,想想就觉得心头憋屈烦闷。恨不得将搅事儿的赵婕妤千刀万剐。

    “娘娘稍安勿躁,只是多等两天而已!”章文苑看出皇后的暴怒,深怕她冲动行事,忙安慰道,“娘娘放心,赵婕妤比我们更加焦虑,只要等这件事情暂时平息,她绝对会出幺蛾子。不然也不会请裴元歌去寒露宫,到时候我们相机行事就是了!”

    皇后有些焦躁地道:“可万一裴元歌不去呢?”

    “娘娘放心,看赵婕妤今晚这手,连太后都不得不接受她的示好,何况区区裴元歌?赵婕妤有的是办法让她去寒露宫!再说,太后如果想要拉拢赵婕妤,又岂能不向赵婕妤示好,再加上我们在旁边推动,让裴元歌吃个亏,事情只会比先前更顺理成章!”章文苑对此很有信心。

    任何在后宫有所图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裴元歌,她章文苑尚且如此,何况赵婕妤?

    只不过,聪明人出口,笨人出手而已!

    果然,没过几天,皇后和章文苑便等来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