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7章 渔翁得利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7章 渔翁得利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听到通报声,太后眉头微蹙,这时候皇后怎么会过来?口中道:“请皇后进来吧!”

    凤钗珠翠,身着红色宫装的皇后匆匆入殿,脚步声和神色中都带着关切焦虑之色,只是在看向裴元歌时眸光闪烁,令人捉摸不透。行礼过后,皇后便温文地道:“母后,臣妾这次前来,是为路太医之事。臣妾知道,赵婕妤最近的行为放肆,冲撞了母后。只是,赵婕妤毕竟怀有龙裔,皇家子嗣乃是大事,还请母后宽宏大量,以大局为重,原宥了赵婕妤这遭吧!”

    貌似恭谦的话语中,对太后的指责之意却十分明显。

    事情才刚发生没一会儿,皇后就匆匆赶来……太后心中愤怒,表面却还是笑着,淡淡道:“哀家怎么不明白皇后你的意思呢?哀家还以为皇后这时候过来是为了请安,怎么开口闭口道都是在指责本宫?皇后别忘了,哀家是太后!”

    “臣妾不敢!”听太后搬出身份,皇后十分不忿,话里带刺地道,“母后这实在是误解了臣妾,臣妾是听说赵婕妤妹妹动了胎气,前去探视。听说好几位太医都束手无策,只剩下路太医医术最为高超,却偏偏在母后这里耽搁。臣妾也是为了大局着想,毕竟皇室子嗣是大事,所以想来劝劝母后,就算真对赵婕妤妹妹有什么不满,也该看在她怀有龙裔的份上多宽容些,母后您说对吗?”

    被太后压制了这么久,终于抓到太后的把柄,心中的舒畅可想而知,因此这番话说得十分顺溜。

    听了这话,太后就知道,方才自己被气昏了头,赌气说出那样的话语,这点错漏竟是被皇后牢牢抓住,现在故作姿态地来劝说自己,待会儿再带着路太医过去给赵婕妤诊治,便将心胸狭窄,不顾及皇室子嗣的罪名牢牢实实地扣在了她这个太后头上,同时又表现出皇后的大度贤惠,以大局为重,踩着她这个太后的颜面,为皇后的形象增辉……。很好!很好!

    太后慢慢点着头,眼眸中流露出尖锐狠厉的精芒。

    难得在与太后的争执中占了上风,皇后十分得意,看到太后那样的眸光,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觉得舒畅快意,越发贤惠地道:“如果说母后您还在生气,不如冲着臣妾来吧!再怎么说,统御六宫是臣妾的职责,赵婕妤妹妹冲撞了母后,臣妾也难辞其咎。赵婕妤妹妹怀有身孕,身体贵重,不能受刺激,臣妾倒是无妨,只要能让母后气顺就好,免得伤了身体,那就是臣妾的罪孽了。”

    眼眸微弯,溢出的光彩中充满了宛然的笑意,话语谦和卑微,眼眸中却全是挑衅。

    “皇后娘娘恐怕是误解了。”裴元歌见时机成熟,插话进来,先向皇后福了福身,这才道,“听皇后娘娘的意思,似乎是为了路太医而来。今晚太后娘娘身体有恙,路太医为娘娘诊断平安脉时,建议以针灸调养。皇上派人来时,路太医正在为太后娘娘施针,不能中断,又担心赵婕妤的情况,这才说先请别的太医。现在太后娘娘施针完毕,立刻吩咐路太医前去,还在准备安胎养身的药材,要一并带给赵婕妤呢!太后娘娘身为太后,对皇上的子嗣当然关切,若非事出有因,又怎么会留着路太医呢?”

    听到裴元歌开口,巧言令色地替太后辩解,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皇后忍不住心头怒火,死死地盯着她,冷笑道:“裴四小姐跟太后果然情深啊……。”

    “太后娘娘待小女如若己出,小女又不是不懂感恩之人,怎么可能对太后的厚爱不感激呢?”裴元歌言笑晏晏,貌似天真地道,“不过皇后娘娘可别以为,小女是因此才替太后娘娘说话,实在是事实如此,就算到皇上跟前,小女也是这样的话,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了!”

    皇后听着,忍不住咬牙切齿。

    听裴元歌话里的意思,似乎还想到皇上跟前为太后作证。裴元歌现在本就深得皇上的心思,她说的话,皇上必然相信。到时候以裴元歌的伶牙俐齿,再添油加醋几句,夸大施针中断对太后身体的影响,甚至可能会弄出个性命之忧。到时候,她这个皇后方才的话,非但不再是宽容大度,体恤妃嫔的贤惠,反而会变成对太后的大不敬,以及不孝。

    这个罪名,就算她是皇后,也很难兜得稳。

    好个裴元歌,当真是聪明伶俐,巧舌如簧,只是几句话便扭转乾坤!

    与皇后的抑郁相反,太后却是心中暗喜,这些辩解的话,她自己当然也能够说,但自己为自己辩解,许多事情只能点到为止,远不如由裴元歌这个局外人说得淋漓酣畅。尤其,她话语中隐隐透漏出指责皇后忘恩负义,翻脸针对她这个太后的意思,更是戳中了太后的心窝。

    “唉,还是元歌你这孩子贴心,懂哀家的心思!”

    太后当即神色黯然,又是伤怀又是因为地拉着裴元歌,紧握着她的手,动容地道:“先皇过世已久,哀家这心早就是槁木死灰,早就有心随先皇于地下,只是心里记挂着皇上,放心不下,这才勉强活着。就是这样,还有人质疑哀家的心思,真是……。”说着伤痛地叹息,声音微微哽咽,揽着裴元歌道,“还好有你这孩子!”

    “太后娘娘千万别这样,您对皇上的心思,对宫里嫔妃的慈爱,大家都是知道的,皇上跟您是母子,深知太后娘娘您的性子,定然不会被小人谗言所欺,对太后娘娘产生误解。别说皇上,就算是赵婕妤,小女想她也明白您的慈善,知道是事出有因,绝不会多想的。太后娘娘您就不要为此难过了!”裴元歌柔声劝慰着。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尽显太后的委屈和皇后的霸道无理。

    偏巧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通报声,说是赵婕妤派了贴身大宫女腊梅前来拜见太后。

    腊梅袅袅婷婷地上前,拜倒在地,恭声道:“奴婢腊梅,奉婕妤之命前来向太后请安。婕妤白天在萱晖宫冒犯了太后娘娘,被皇上斥责后认真反省,已经深知其错。只是没想到突然身体不适,甚至惊动到了太后这边,婕妤心中十分不安,又听说太后娘娘贵体有恙,婕妤更加担忧,只是尚在禁足之中,不敢随意出寒露宫,所以命奴婢前来探视,不知道太后娘娘如今可好些了?”

    太后有些捉摸不定赵婕妤的用意,淡淡道:“有劳赵婕妤挂心了!”

    听着腊梅的话语声调,裴元歌心中一动,忽然道:“腊梅姑娘来得正好,路太医刚刚在为太后施针,不能中断,这才耽误了时间。为了这个,皇后娘娘还替赵婕妤抱不平,特特地到萱晖宫来理论呢!”

    腊梅看了眼皇后,眼眸微垂,文文静静地道:“原来路太医是在为太后娘娘施针,针灸之术需得一气呵成,不能中断,难怪路太医无法分身呢!听到这个消息,赵婕妤本就说,太后娘娘对宫里的嫔妃素来慈爱,又心系皇室子嗣,若知道婕妤身孕有恙,定然比别人还要着急,岂有不让路太医前来的道理?定然是有事情绊住了,果然!不知道太后娘娘的凤体如何?赵婕妤特意叮嘱奴婢,说娘娘您是太后,身体康健必系着皇宫乃至大夏王朝的安稳,可千万不能轻忽,定要调养好了才是!”

    听了这番话,太后和裴元歌顿时明白了赵婕妤的如意算盘。

    若是皇后不在此处,赵婕妤派腊梅前来说这番话,倒还有可能是故作姿态,以此来挤兑太后,表示她的忍让和以大局为重,顺便讨好皇上,那就有向太后示威挑衅的意思;但现在皇后就在旁边听着,腊梅却仍然如此说,而且丝毫不带犹豫,处处都提着赵婕妤的叮嘱,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看来,今天栽了个跟头后,赵婕妤也意识到自己锋芒太过。

    太后毕竟是太后,又有叶氏撑腰,在宫中威望素著,连皇上都对她十分敬重,少有违逆。赵婕妤虽然怀有身孕,毕竟只是婕妤,又是晚辈,跟太后对抗不会有好结果,倒不如找个机会和解。因此晚上闹了这么一出,又故意闹腾到太后的萱晖宫,如果太后派路太医过去,她可以说太后不计前嫌,令她十分感动悔愧,就此向太后示弱示好;如果太后不派路太医过去,她就会向现在这样,派腊梅过来为太后解释掩饰,婉转地表明自己的示好之意。

    尤其,皇后是从寒露宫过来,皇后和太后关系不睦这件事现在已经不算秘密,赵婕妤想必也能猜到皇后过来后会说些什么,挑准时机让腊梅过来,为太后掩饰,当着太后的面打了皇后的脸,示好之意再明显不过。

    看着皇后越发扭曲的脸,裴元歌忍不住怀疑,皇后会到萱晖宫来,这其中是不是也有赵婕妤的功劳?利用太后和皇后不睦的事实,算计皇后一把,踩着皇后,借此来修复跟太后的关系?

    倒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宫里的女人,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