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6章 鹬蚌相争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6章 鹬蚌相争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理所当然的,裴元歌再次留在了萱晖宫,舒雪玉也随之留下。晚上,太后设宴宴请舒雪玉,这次舒雪玉没有提要元歌回裴府的事情,太后也表现得十分和蔼可亲,倒也算得上宾主尽欢。

    用过晚上,路太医照例前来请平安脉。

    就在这时,宫女突然禀告,说皇上派人来请路太医。太后微微一怔,在太医院,路太医可以说是医术最高超的太医,皇帝把这个太医指派到萱晖宫,足见对太后的敬重,这些年来,极少特别宣召,难道说是皇帝出了什么差错?太后想着,忙问来人道:“出什么事了?皇上龙体哪里有恙?”

    来请人的太监为难地道:“这个……。”

    见他吞吞吐吐,太后更急,皱眉道:“别磨蹭时候,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回禀太后,皇上龙体安康,是……。是赵婕妤动了胎气!”太监说着,小心翼翼地看着太后的脸色,“听说赵婕妤回寒露宫后,突然说肚子疼,原本照看赵婕妤的李太医又被罢了职。皇上连召了几位太医,说是动了胎气,却都没法子,没办法这才派奴才来请路太医过去看看!”

    暗叫倒霉,怎么就是他摊上这么个苦差事?今天的事情早传开了,谁不知道赵婕妤今天在太后这里吃了裴四小姐的瘪?这回去就动了胎气,根本就是明摆着跟太后叫阵,这会儿又来请路太医……。

    小太监都能明白的事情,太后怎么可能看不清楚?

    今天的事情,赵婕妤在萱晖宫败在了裴元歌手下,被罚回寒露宫反省,裴元歌却被皇上赏赐入国库挑选珍宝。这明摆着是赵婕妤在和裴元歌的交锋中落败,她仗着身孕,在后宫中横行无忌,招惹了不少人的怨憎,如果说就这样偃旗息鼓,收敛起来,只怕还觉得别人以为她好欺负,因此定要仗着怀有身孕扳回这一局,这才闹腾出这么一出。

    因为赵婕妤动了胎气,皇上兴师动众,甚至连太后的御用太医都被宣召去,给赵婕妤诊脉。

    皇宫众人最善于观察风向,这件事一旦传扬开来,谁不说赵婕妤仍然得宠,仍然是皇上的心头肉,仍然让皇上紧张挂心?这样一来,非但能够扳回白天输的那局,只怕气焰还能更嚣张——才刚犯了错被罚禁足反省,转眼就能连太后的御用太医都夺过去,这位赵婕妤不得宠,还有什么人敢说得宠?

    赵婕妤这是在赌,赌皇帝在乎她的身孕,从而翻身,洗脱白天的阴霾。

    太后微微咬牙,这个赵婕妤真是嚣张得没边了,才刚唉了她的训斥,不收敛锋芒,反而越闹越过,甚至想要欺压到她这个太后头上来!微微一笑,太后轻轻咳嗽两声,沉着声音道:“真是不巧,哀家今晚也有些不舒服,路太医正在为哀家诊脉。还请皇上另外再请太医,务必要好好诊治婕妤的病,不容有失!”

    声音虽然平静,却不容违逆。

    太监早知道这差事不好办,苦笑着躬身退下。

    等到皇帝派来的太监离开,太后顿时怒色满面,拍案道:“这个赵婕妤,实在太嚣张,也太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真以为她怀着身孕就是得了金牌令箭不成?怎么就敢这样放肆!”

    “太后娘娘明鉴,小女倒觉得,赵婕妤这不是放肆,而是逼于无奈。”裴元歌端起一盅茶,奉给太后,分析道,“跟皇后和柳贵妃不同,赵婕妤娘家势弱,在宫中也没有什么力量,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皇上的宠爱。她这些日子仗着身孕在宫中横行,定然招来许多嫉恨,如果白天的事情传扬开来,让宫里的人认为她已经失宠,之前被她欺压过的娘娘们联手反击起来,赵婕妤必定情形凄惨。所以,无论如何,赵婕妤都要扳回这一局,要让众人知道,她在皇上心中仍然有着不可动摇的分量和地位,这才能保全自己。所以,赵婕妤不得不赌,因为她已经骑虎难下,没有退路,一旦示弱,就可能万劫不复!”

    只可惜,赵婕妤永远都不明白,她以为的宠爱,只是镜花水月。

    太后久在深宫,本身又敏锐精干,哪能不明白其中的内情?只是最近被皇后处处针对,已经很恼怒了,现在又被一个婕妤欺压到头上来,一时间有些昏头,被裴元歌这样一点,顿时醒悟过来,接过茶盅,喝了口茶,慢慢地平静下来,沉思了会儿,这才拍着裴元歌的手,道:“还是你这孩子沉得住气,哀家倒是有些昏头了。那以元歌你之见,哀家应该怎么应对?”

    她当然不是要请教裴元歌,只是想考考她的应变和谋算。

    “小女不敢说!”裴元歌低着头道。

    太后露出和蔼的微笑,柔声道:“你这孩子,到现在还跟哀家见外什么?说吧!”

    “小女觉得,太后娘娘方才的应对不太恰当。您是太后,她是婕妤,身份上的差距,就注定了您处在强势,赵婕妤处在弱势,您没必要跟她赌气,反而会让人觉得您……”裴元歌顿了顿,知道太后必定能够了解她的意思,继续道,“小女觉得,这时候太后娘娘您对赵婕妤应该更加慈爱宽和,关心体贴,一来更能衬托赵婕妤的骄纵蛮横,二来也能体现您的心胸豁达,以大局为重。毕竟,赵婕妤现在还怀着身孕,孕育着皇家子嗣,身份特殊。您不让路太医过去,万一赵婕妤的身孕出了问题,那岂不是……。”

    太后冷笑道:“她不过是在借机示威而已,哪里就真的动了胎气?这个女人虽然骄横,却不是不知轻重的,她也应该清楚,身孕是她现在最大的筹码。如果身孕出了问题,她就真的完了,赵婕妤没那么蠢!”

    “赵婕妤当然不希望自己的身孕出问题,可是,”裴元歌扬眸,沉声道,“别人呢?”

    太后心中一凛,她竟然没有想到这层。

    赵婕妤骄纵蛮横,仗着怀有身孕欺压宫嫔,宫里恨她的人不知凡几,若是有心思恶毒的人,趁着赵婕妤假装动了胎气的时候做手脚,而她这个太后又故意扣着路太医不让去诊断,如果赵婕妤的身孕出了问题,说不定到最后全能推到她这个太后的身上来。到时候既除掉了赵婕妤最大的筹码,又让她这个太后背了黑锅……

    宫里人心叵测,不能不防!

    想到这里,太后再看眼前的裴元歌,心中更觉得满意赞赏。这个裴元歌倒是有种胜不骄败不馁的感觉,这时候竟然比她这个太后更能沉得住气,想得更深更周密,果然是棵好苗子!不过,裴元歌的聪慧固然让太后觉得满意,更令太后欣喜的是,裴元歌竟然在为她出谋划策,甚至会半掩饰半坦白地指出她的舛误,这种态度,显然表明了裴元歌已经完全地站在了她这个太后这边,没有丝毫的避嫌和见外。

    既然裴元歌表示了亲近和效忠之意,太后也就顺水推舟,道:“那元歌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弥补?”

    相对于前面的试探,此时此刻太后的语气中更多了三分信任。

    “小女觉得,这时候不能任由赵婕妤装可怜,太后您应该先发制人,这就派路太医过去,就说……”稍加思索,裴元歌便道,“就说太后您身体不适,刚刚皇上派人过来时,路太医正在给您施针,不能中断,所以耽误了时候,听说赵婕妤动了胎气,您十分挂忧,施针一结束,就立刻派路太医过去,最好再顺便送些药材,好让人知道,您很看重赵婕妤的身孕,把皇家子嗣大事放在头位!”

    “可是,这样一来,赵婕妤的气焰不就更加嚣张了吗?在后宫可不能太过示弱啊!”太后道,却是点拨的意味更多于质疑。

    “这也要分情形来看,就像小女之前说的,您是太后,又有叶氏撑腰,在宫中素来德高望重,难道谁还能昏了头,觉得您会畏惧一个婕妤不成?”裴元歌微微一笑,眉眼弯弯地道,“再说,您是太后,身份尊贵,不值得为了大老鼠伤了玉瓶。以赵婕妤的行径,就算您让她一步,早晚也会有别的人看她不顺眼,毕竟这里是皇宫。让别人动手,您坐着看戏,最后出来收拾残局,不是更好吗?”

    太后被那句“这里是皇宫”触动,顿时恍悟。

    的确,这里是后宫,统御后宫,是皇后的职责,赵婕妤这样嚣张放肆,最先损害的是皇后的利益,以皇后那自视甚高的德行,怎么可能不记恨赵婕妤?又怎么可能容许她就这样嚣张下去?早晚会动手收拾赵婕妤,这中间就有很多操作的余地,让她们鹬蚌相争,她做那个得利的渔翁,岂不是更好?皇后近来对她越发不恭敬,正应该趁这个时候好好地敲打敲打!

    裴元歌这个孩子,果然聪明灵透!

    太后微笑着,正要发话,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通报:“皇后娘娘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