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4章 赵婕妤被罚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4章 赵婕妤被罚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萱晖宫没有留多久便匆匆离开,紧接着,皇后及柳贵妃以及众位嫔妃也相继告辞离去,太后拉着裴元歌的手说话,没说一会儿张德海便来到萱晖宫,说是奉皇帝之命领裴四小姐前去国库挑选珍宝。目送着裴元歌离去的身影,太后沉默许久,嘴角忽然弯起了一抹笑意,缓缓道:“这个裴元歌,很好!”

    张嬷嬷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知道是裴元歌今日的谋划赢得了太后的认可,笑着逢迎道:“太后娘娘看中的人,自然是好的!”

    太后却只是微笑,并不接话。

    这头,裴元歌随着张德海往国库的方向而去,进入一栋威严庄重的庭院,没有其他宫殿那种明亮鲜艳的色彩所装饰出的华丽,显得十分沉稳恢弘。院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极为森严,裴元歌知道这必定就是国库所在,不敢轻忽,目不斜视地随着张德海向前而行。

    来到一扇黑漆大门前,张德海躬身道:“里面就是国库,裴四小姐请进吧!”

    见张德海站在一边,并无随她前去之意,裴元歌心中暗自思量,再看黑漆大门虚掩着,并没有上锁,心有所悟,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推门而入。果然,前方不远处,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背手而立,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也已经透漏出无数的威严和压力,令人不自觉的心神紧凝。

    裴元歌心中叹息,拜倒在地:“小女裴元歌,参见皇上!”

    虽然说是皇帝下旨,命她进入国库挑选珍宝,但国库重地,岂能没有人陪同,监督她的行为?再者,国库重地,放置着许多珍宝,守卫又是如此的森严,库门定然是紧锁,等她到来之后,再有掌管库门钥匙的人打开库门,绝没有提前打开库门等她前来的道理。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国库内有人在等着她。

    除了皇帝,还能有谁?

    才刚离萱晖宫没多久,就在国库等她,只怕所谓的赏赐补偿为假,找机会调她离开萱晖宫问话才是真。皇帝这样急切地要见她问话,不知道所为何来?裴元歌暗自猜度着,眉宇微蹙,不敢有丝毫松懈。

    听到她的声音,皇帝转过身,淡淡道:“起来吧!”

    裴元歌起身,垂手站在旁边,等待着皇帝的问话。

    皇帝却并没有急切地问些什么,反而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裴元歌,眼眸幽暗,许久才缓缓道:“裴元歌,本事不小啊,赵婕妤在宫中横行这么久,谁都拿她没办法,偏偏就在你这里碰了钉子。李代桃僵,瞒天过海,拿假的七彩琉璃珠设个圈套给赵婕妤钻,果然好谋算!”

    一番话难以分辨是喜是怒,是赞是贬。

    难道是为了赵婕妤的事情迁怒于她?裴元歌心中一沉,赵婕妤能够在宫中如此横行,天性骄纵,怀有身孕后言行放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显然也有皇帝的纵容。能够得宠,怀有身孕,又能让皇帝如此纵容,只怕这位赵婕妤还是有几分得圣心的,今日她故意算计拆穿赵婕妤,让赵婕妤当众折损颜面,难说皇帝心中会不会有所不悦恼怒,毕竟那是他的宠妃!

    “回禀皇上,此事乃是皇后所挑,小女觉得这并非皇后娘娘往日的作风,此举定有深意,只怕是……。”裴元歌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相信皇帝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皇后娘娘既然有心要在赵婕妤和小女之间挑拨离间,令我二人起冲突,小女若是违逆了皇后娘娘的心意,那皇后娘娘接下来的戏码,可就没有办法再演了。”

    她的意思很明白。

    按照她的设想,皇后为了除掉她,必定会做出罪行严重,难以宽恕的事情,再栽赃陷害到她的头上。现在皇后在她和赵婕妤之间挑拨离间,显然是把主意打到了赵婕妤头上,让她二人起冲突只是第一步,只有让所有人都觉得她跟赵婕妤势不两立的情况下,皇后才会对赵婕妤下手,进而把罪名栽赃到她的头上。而裴元歌则是要将计就计,正是要皇后做出难以弥补的罪行,再揭穿她,让皇帝有足够的理由能够定皇后的罪名,进而打击叶氏和宇泓哲。

    如果她避开这件事,没有跟赵婕妤冲突起来,皇后第一步计划就夭折,很可能不会再继续算计下来。

    虽然说也可以跟皇帝联手,共同设计陷害皇后,但皇后毕竟是皇后,有宇泓哲这个皇子,有叶家扶持,还有太后的摇摆不定,若是凭空诬陷,很难做到十全十美,只要稍有空隙,都可能被皇后逃脱,甚至暴露她和皇帝。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让皇后动手,实打实地做出些事情来,才更保险。

    所以,她必须要跟赵婕妤冲突起来,而且,冲突不能小。

    这点皇帝自然也明白,听她的话,就知道裴元歌心中在想什么。这个裴元歌,聪慧固然聪慧,对他这个皇帝却总是满怀戒心,凡事总是从他要对她不利的角度去想,着实令他有些不舒服。虽然明知自己是个阴沉难测的帝王,裴元歌是聪明人,聪明人自来多疑,难免会对他怀有戒心,但被她这样警戒地对待,皇帝还是觉得心中颇为不悦,但很快就又惆怅地释然了…。

    虽然说因为裴元歌容貌神态与阿芫相似,他对她有些另眼相看,多了些格外的情分。

    但说到底,他是帝王,而她并不是阿芫。

    他对她,本就是利用和谋算之心为多,就像现在,他利用她在皇宫的敏感地位,离间太后和皇后之间的关系,这无疑是将裴元歌置身十分危险的境地,但是他偶尔会为她担忧,却并没有丝毫的犹疑,也没有生过要阻止她的想法,甚至,在合适的时机,他会毫不犹豫地用赵林暗示裴元歌入宫,引爆她和皇后之间的矛盾。

    他终究还是薄情冷酷的帝王,处处以自己的利益为先,裴元歌的安危次之。

    皇帝微微摇了摇头,平复了下心情,淡淡道:“不必解释,朕知道。”顿了顿,道,“这些日子,你不在宫里,皇后和太后的对立越发尖锐,已经到了巅峰。你在这时候入宫,无疑是火上浇油,皇后只怕无法再忍耐,很快就会动手。虽然说这在你的预料之内,不过这本就是火中取栗的事情,危险很高,皇后究竟如何谋算的,朕也得不到消息,到时候只能看你的反应和机敏,一个不小心,不能扳倒皇后,说不定还会把你自己折进去。你……自己小心!”

    “是,小女必会谨记皇上的话。”裴元歌应声道。

    皇帝转眸,淡淡地看着她沉静的容颜,许久,才缓缓道:“刚才听太后说,你有七彩琉璃珠,能取出来给朕看看吗?别说你入宫没有佩戴七彩琉璃珠,朕知道,你身上戴有七彩琉璃珠。也许你不知道,佩戴七彩琉璃珠之人,身上自然而然会有一股宁静之气,你瞒得过赵婕妤,却瞒不过朕!”

    裴元歌的气质本就偏冷清宁静,所以不易察觉,但是皇帝却是初见面就知道了。

    听皇帝的话语,似乎对七彩琉璃珠十分熟悉,裴元歌心中思量着着。不过,虽然皇帝是用疑问的语气说的,但后面的话却明显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显然不容拒绝,裴元歌微微侧身,遮掩住身形,这才将左手臂上的七彩琉璃珠解下,双手递了过去:“皇上请过目。”

    皇帝接过七彩琉璃珠,送到眼前。

    晶莹剔透的珠体内,七彩光晕流转不定,宛如活物一般,一刻也不停的变幻着着,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更衬得这颗珠子光华璀璨,世所罕见。琉璃清透,七彩蕴转,果然是七彩琉璃珠!

    凝视着七彩琉璃珠,皇帝眼眸忽然间迷离起来。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七彩琉璃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