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1章 巧取豪夺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1章 巧取豪夺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皇后对她怀恨在心,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这点裴元歌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以皇后的身份地位,性格手段,故意找茬整治她,借故刁难她都是正常的,裴元歌不会有丝毫意外。但现在看她的言行,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却像是在努力挑拨她和赵婕妤之间的关系,务必要让两人生出矛盾来。

    难道是怕她和赵婕妤联手?

    应该不可能!裴元歌入宫,第一个来找麻烦的就是赵婕妤,显然是把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了。而以赵婕妤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跟她和解,或者联手;难道皇后自认为手段不够,所以想借刀杀人,通过赵婕妤来对付她?皇后可不是这样能够隐忍的人,否则她也不可能在皇后和太后之间挑拨离间,

    那么,皇后这样做,意图何在?

    尤其,她今天刚入宫,皇后就带着众嫔妃来向太后请安,绝非巧合。

    等等,宫中嫔妃都在,故意挑拨她和赵婕妤的关系,这样子似乎是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她和赵婕妤的矛盾……。裴元歌思绪如飞,迅速地整理着脑海中的想法。皇后对她十分忌惮,必定会想办法除掉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栽赃陷害,名正言顺而且光明正大,所以要证据确凿,而且罪名也一定要够重,才能让她无法翻身。那么,皇后今天反常的言行举止,是想打赵婕妤的主意吗?

    故意挑拨离间,让她和赵婕妤当众产生矛盾,如果赵婕妤出现意外,那怀疑她也就是理所当然。

    赵婕妤怀有龙裔,如果有意外,这个罪名也足矣让她万劫不复!

    若皇后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倘若她不跟赵婕妤冲突下,接下来的戏码,皇后恐怕就没法演了……裴元歌思索着,神情却沉静如故,微笑浅淡:“皇后娘娘谬赞,赵婕妤的夜明珠自然生辉,宛如明月,优雅美丽,这种瑰宝,也只有赵婕妤这般圣眷隆盛,貌美如花的娘娘才能够拥有,真是物如其主。”

    这个裴元歌,还想息事宁人?

    皇后心中暗自冷笑,以为逢迎赵婕妤几句,赵婕妤就会放过她了?真是天真!

    这段时间,赵婕妤仗着怀有龙裔,在宫中越发的嚣张放肆,见到喜欢的东西就会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还每次都拿肚子里的孩子做借口,嚣张跋扈到了极点,偏皇上还纵着她!这些天,宫里的嫔妃,包括她这个皇后在内,都受了赵婕妤不少气,其中也不乏想要息事宁人的,最后结果却都一样。刚才她这样盛赞七彩琉璃珠,以赵婕妤的气性,肯定会生出强夺的心思,可不是几句恭维就能够敷衍了事的。

    果然,听了皇后的话,赵婕妤的确生出了其他心思。

    因为怀有龙裔,皇上对她颇为宠溺纵容,尤其是那次雪果膏的事情,她跟皇后对立,皇上居然站在她这边,显然在皇上的心中,皇后的地位远不如她,这让她的气焰越发嚣张,更觉得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越发在宫中横行无忌,没少给人排头吃,每次看着那些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赵婕妤就觉得心头一阵畅快。

    总要有事实才能让这些人明白,现在后宫是谁的天地。

    这些天,从皇后到柳贵妃,再到华妃钱才人章御女,有身份有地位,或者正得皇上宠爱的,她差不多欺辱了个遍,现在就剩下这个裴元歌了。小小年纪,既得太后看重,又得皇上青眼。听说皇上之前居然主动邀请她下棋,听说她要出宫,也不管正在搜查刺客,居然亲自下旨命人护送,半个月前更是为了她连皇后都甩脸子瞧,还没有入宫就是这样的威势,在宫中可谓风头无二了。

    “哼,就知道找我们这些软柿子捏,有本事去招惹那位裴四小姐试试!”

    “就是,太后宠着,皇上护着,那才真正是人物,等那位裴四小姐入了宫,哪里还有赵婕妤的余地!”

    ……。

    昨天路经御花园时听到的话语又在耳畔回响,赵婕妤嘴角微弯,露出一抹妩媚明艳的笑意,哼,裴元歌又算什么?在她面前还不是点头哈腰,处处逢迎?今天就让那些人知道,她和裴元歌,究竟谁才是皇上心尖上的人!

    “说到七彩琉璃珠,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太医说我体热烦躁,对龙胎不利,如果能有七彩琉璃珠让我随身佩戴,凝神静气,将来皇子出生后必定能够聪明健康。只可惜七彩琉璃珠珍贵难得,五处寻觅,皇上为此心焦不已。唉……”赵婕妤如同没听到皇后和裴元歌的话般,喃喃自语着,一手摸着微凸的腹部,神态唏嘘,似乎颇有遗憾。

    如果裴元歌识趣,自己乖乖地把七彩琉璃珠双手奉上倒也罢了,不然的话……

    周围的嫔妃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

    这些天,赵婕妤处处拿龙裔做借口,从她们那里抢走了不少好东西,只恨她怀着身孕,又买通太医狼狈为奸,总是打着为龙裔着想的幌子,皇上又纵容她,谁也拿她没办法。而裴元歌最近的势头,也让这些嫔妃颇为忌惮,现在看到两个人对掐起来,都是一阵兴奋。

    无论是赵婕妤欺辱了裴元歌,还是裴元歌羞辱了赵婕妤,都是她们所喜闻乐见的。

    柳贵妃温柔的眼眸凝视着裴元歌,微带深思。

    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皇后心头一阵快意,之前裴元歌不是口口声声说她急躁,只会耍威风,口口声声说着如果她裴元歌易身而处的话,现在终于轮到裴元歌了!想着,皇后忍不住笑吟吟地施压道:“这倒真是巧了,刚好裴四小姐有颗七彩琉璃珠。本宫也知道有些夺人所爱,不过,裴四小姐如此明事理,识大局,想必也明白皇嗣为重,不如就将七彩琉璃珠献给赵婕妤妹妹,也算是裴四小姐的功劳!”

    哼,皇嗣为重,就因为这四个字,赵婕妤在宫中越发横行。

    现在她倒要看看,裴元歌要如何应对?

    太后眉头紧锁,赵婕妤在宫中越来越嚣张,这她是知道的,念在她怀有身孕,正好可以拿来做打击皇后的利刃,因此暗地里也有挑唆纵容。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裴元歌是萱晖宫的人,这里又是萱晖宫,她这个太后又在旁边坐着,赵婕妤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向裴元歌索要七彩琉璃珠,这未免太不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

    若不给她点教训,只怕这个赵婕妤都要反了天了!

    想着,太后表面上不动声色,右手却捏了捏裴元歌的手,悄悄地在她手心写了个“不”字,写了个“训”字,示意裴元歌拒绝,并想办法给这个赵婕妤一点教训。

    听着赵婕妤的话,虽然并未直接向她索要七彩琉璃珠,但话中的意思再分明不过,再看看周围众妃嫔的神色,裴元歌就能猜出这段时间赵婕妤的行径,忍不住眉头紧蹙,这个赵婕妤未免太过骄纵,真以为她怀有龙裔便所向无敌,行事居然这样霸道强横,她已经处处忍让,赵婕妤居然还想强夺她的七彩琉璃珠。

    若是在此之前,裴元歌或许就把棋鉴轩赢来的七彩琉璃珠送出去。

    但现在,那颗七彩琉璃珠已经送给了宇泓墨,手腕上戴的这颗,是她生母明锦的遗物,怎么可能轻易送人?再接到太后的暗示,裴元歌心念电转,已经有了主意,浅笑着道:“皇后娘娘所言甚至,按理说小女应当奉上七彩琉璃珠。只是,这七彩琉璃珠是小女生母所留的遗物,对小女有着特别的意义,多有不便,还请皇后娘娘见谅。”

    皇后眉头微锁,定定地道:“哦?这倒是奇了。裴四小姐赢得棋鉴轩斗棋,夺走七彩琉璃珠,众所周知,怎么又变成了你生母的遗物?裴四小姐若不愿意割爱也就算了,怎么却编造出这样的谎言来欺瞒本宫与赵婕妤妹妹,未免太过了。”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这其中另有缘由。”裴元歌解释道,提到已经过世的生母,脸上顿时流露出哀伤悲戚的神态,缓声道,“小女生母生前有颗七彩琉璃珠,她有个心愿,就是希望能够找到另一颗七彩琉璃珠,凑成一对。只可惜,这个愿望直到小女生母过世,都没有能够实现。小女生母过世后,小女父亲悲痛万分,为了完成小女生母的遗愿,四处找寻,却都未能找到七彩琉璃珠。直到前些日子,小女与父亲路过棋鉴轩,听说斗棋的奖品是七彩琉璃珠,父亲便携小女前去,或许正是小女生母的在天之灵保佑,小女才能机缘巧合拿到另一颗七彩琉璃珠,这才完成生母的遗愿。父亲将这对珠子交给小女,再三叮嘱,这是小女生母生前最珍爱之物,一定要好好保管,不容有失。”

    一颗七彩琉璃珠是她生母的遗物,另一颗她又再三强调是生母的遗愿,又口口声声说“生母在天之灵保佑”才能拿到,为这对七彩琉璃珠冠上了“孝”字的名义,百事孝为先,谁也不好斥责她行事不对。

    她此时的言辞还算温和,如果赵婕妤肯见好就收,倒也罢了;如果赵婕妤非要刁难她,定要巧取豪夺她的七彩琉璃珠的话……。裴元歌默默地想着,心中暗下决心。

    那她这次非让赵婕妤碰个硬钉子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