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30章 七彩琉璃珠

重生之嫡女无双 130章 七彩琉璃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一听到裴元歌的话,太后就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思,最近皇后明显越来越针对她,这次更是听到元歌入宫就带着嫔妃过来,找麻烦的意味实在太过明显。裴元歌心思灵透,机敏练达,皇后想抓她的把柄不容易,但这位裴夫人的应变能力显然不如元歌,若是被皇后抓到什么把柄,嘲弄一番乃至处置惩罚,在萱晖宫内摆皇后的威风,那她这个太后也就跟着颜面无光了。

    “张嬷嬷,带裴夫人到霜月院歇息吧!”

    太后吩咐道,顺便给了她一个眼色。

    张嬷嬷会意,忙带着舒雪玉和紫苑出了偏殿,特意避过皇后等人,从侧门离开,将她在霜月院安顿好才赶过来服侍太后。进门见皇后坐在下座首位,笑意盈盈,眼眸却锐利如刃,只盯着裴元歌看,柳贵妃依旧温然笑着,低头啜茶,华妃面色冷冽,其余嫔妃也都或明显或隐藏地打量着裴元歌。

    这中间最肆无忌惮的,倒是柳贵妃下座的赵婕妤。

    她穿着一袭银红色绣石榴百子千孙图的对襟长襦,宽大的衣袖上绣着两只活灵活现的金雀,雀身竟是用一根根的细绒线粘聚而成,毛绒绒的一团,看上去栩栩如生。腰间系着天蓝色的长绦腰带,刻意突出了微凸的小肮,下身是条润红色的宫裙,看上去高贵华丽。

    虽然怀有身孕,但赵婕妤的肤色并不像其他孕妇般暗黄起斑,反而越发白腻,简直可以说是肤如凝脂,颊若飞霞,桃红李白,衬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殷红如樱桃般的小口,竟是越发的风情妩媚,再加上飞扬跋扈的神彩,顾盼傲然的气势,别说她上座的柳贵妃,就连皇后,几乎都被她压了下去。

    张嬷嬷不动声色地站到了太后身后,默不作声。

    “哟,赵婕妤妹妹,本宫还说,妹妹有了身孕后,这气色越发好了,尤其是这肌肤,简直吹弹可破,整个皇宫也找不出这样好的肤色来。今儿见了裴家四小姐,才察觉到这裴四小姐的肌肤也是花瓣般娇嫩,我瞧着竟比赵婕妤妹妹还要让人怜爱些,难怪太后这般喜欢,皇上也另眼相看呢!”皇后笑吟吟地道,寒暄过后,甫开口就是挑拨离间之语。

    裴元歌浅浅一笑,神色沉静,福身道:“皇后娘娘说笑了,赵婕妤娇艳美丽,又身怀龙裔,贵重无比,小女焉能与之相比拟?”

    这番话让赵婕妤听得很入耳,不过看到裴元歌白里透红,滑腻如脂的肌肤,清丽绝俗的容貌,再想想太后和皇帝对裴元歌的厚爱,心头仍然涌起了针刺般的感觉,皮笑肉不笑地道:“裴四小姐真是温婉乖巧,我见犹怜,难怪皇后娘娘夸奖呢!”

    裴元歌心中叹息,她之前的言语中点明赵婕妤是宫嫔,正自当宠,她只是白身,已经流露出不与相争的意思,又特意提到皇后,摆明了这话是皇后在挑拨离间。赵婕妤虽然骄横,但并非愚钝,定然能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却还是毅然决然地跳进了皇后的陷阱,跟她杠上……女人的虚荣和嫉妒心,真可怕!

    最开始想着赵婕妤得宠,若能消除她的敌意,与之联手也是一大助力。

    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种恃宠而骄,飞扬跋扈的人,天生就是给人做枪的命!想了想,笑着道:“多谢皇后娘娘和赵婕妤的夸奖,小女愧不敢当。不过,以小女看来,万紫千红固然各有各的好,但终究还是牡丹为花中之王,艳冠群芳。若论雍容华贵,气质优雅,又有谁能够跟身为国母的皇后娘娘您相比呢?萤火之光,怎么能与日光争辉?皇后娘娘,您说是不是?”

    这话听起来是在逢迎皇后,但原本是皇后挑拨离间,让赵婕妤和裴元歌比美,心生隔阂。但被裴元歌这么一说,皇后却也被拉下水。

    尤其是最后的话语,看似逢迎,实则刁钻。皇后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左右为难。

    裴元歌话里话外都在强调她是皇后,身为国母,这是她尊荣的来源,如果她否认了这些,等于否定了她这个皇后的权威和地位,当着众嫔妃的面否定别人的夸奖,认为自己不如别人,这种自打耳光的事情,皇后是绝对不会做的;但若是应了裴元歌的话,且不说她是否有自傲自负的嫌疑,单这话就明显地压了赵婕妤一头,以赵婕妤骄横自负,谁也不服的心态,肯定会因为这几句话,对她心生嫉恨。

    她不在乎赵婕妤嫉恨她,但这样一来,她想要挑拨裴元歌和赵婕妤的意图就彻底被击碎了。

    因为裴元歌姿态摆的那么低,赵婕妤纵然心中有刺,跟她这个皇后安然接受这番话的刺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最后最恨的,终究还是她这个皇后!

    这个裴元歌,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三言两语,又将赵婕妤的目光引到了她的身上。

    越是如此,这样聪明伶俐的人,就越不能留!皇后心中的忌惮越来越深,更坚定了要除掉裴元歌的心思,不但要除掉她,而且还要她死得凄惨无比,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果然,见皇后默然不语,安然接受了裴元歌的恭维,赵婕妤看向皇后的眼眸变得不善起来,心中暗自冷笑,皇后早就人老珠黄,失了皇上的宠爱,不过就是仗着有皇后这个头衔而已!皇上现在最宠爱的人根本就是她,只要她能够生下皇子,就能晋封为妃,若她的皇子能够得封太子,将来扳倒皇后,坐上皇后的宝座也并非不可能,到时候她倒要看看,皇后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后宫的争强好胜的女子,哪有不瞄着后位的?赵婕妤也不例外。

    看着两人的眼神变化,裴元歌悠悠然地坐着,神情极为温顺乖巧。反正她已经被赵婕妤嫉恨了,也不在乎因为这话再被多恨一点,反正这番话在赵婕妤心中埋下了一根刺,最让她痛的当然是高高在上,身份地位压着她的皇后。要被赵婕妤嫉恨,大家一起被嫉恨!

    太后看着,轻轻地拍了拍裴元歌的手,示意她做得很好。

    这个裴元歌,比皇后机警得多,心机手段也高明得多,皇后身为国母,跟她这样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较劲儿,本身就有些贻笑大方,如今还被裴元歌不动声色的反击回去,更是一场笑话!就这样愚昧的皇后,这些年若非她指点,皇后焉能坐稳这个位置,早就出了纰漏了!现在翅膀硬了,就想取而代之,真是痴心妄想!活该她吃瘪!

    能在宫里得宠的嫔妃,别的倒罢了,这察言观色的本领,谁也不会逊色。

    其余妃嫔显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知道皇后吃了哑巴亏,都笑吟吟地看着。

    察觉到其余众人的目光,皇后心中更觉得愤怒,偏偏这种字里行间的深意,不能够拿出来当做借口发作,否则只会更显得她气量狭小,无事生非。这种吃闷亏的感觉,这些天皇后在太后那里已经受得多了,没想到在裴元歌这个十三岁的小泵娘身上也会尝到这种滋味,难怪太后会这么看中这个小泵娘,难怪裴元歌那天敢在她面前那么嚣张……。

    想起那些让她恨入骨髓的话,皇后的牙齿慢慢地咬上了嘴唇。

    不过,毕竟是在萱晖宫,当着一众妃嫔的面,皇后还是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开始谈论衣着首饰,说着说着,忽然又笑盈盈地道:“听说前些日子,皇上把南蛮进贡的夜明珠赏赐给了赵婕妤妹妹,不知道妹妹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呢?”

    这等炫耀帝王宠爱的事情,素来是赵婕妤所乐为的,当即命人回去取。

    不多一会儿,宫女捧着一个黑紫檀木的雕花盒子进来。赵婕妤接过,打开盒子,黑色的丝绒衬布上,一个鸡子般大小的珠子静静躺着,在纯黑色衬布的衬托下,更显得珠身光华莹润,泛着珍珠色的光泽,优雅高贵,令在场女子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就连太后也被夜明珠所吸引,近前观看。

    因为是白天,光线明亮,显不出夜明珠的特别之处,太后命人将房门关上,拿厚毡来遮住了窗户,原本亮堂富丽的偏殿,立刻晦暗下来,宛如夜色。而在这片晦暗的光线中,夜明珠慢慢绽放出如月色般悠淡冲虚的光泽,映得周围众人脸上都泛着莹莹的光芒,飘渺朦胧,如仙如幻。

    这般的美丽景致,让众人交口称赞。

    见状,赵婕妤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这颗夜明珠是南蛮进贡的贡品,美丽如梦,就算在皇宫也是独一份的,皇上把这颗夜明珠赏赐给她,可见对她的宠爱之深,在场众人难以匹及。何况,女子谁有不爱首饰珠宝的,这样贵重美丽的夜明珠,想必将在场众人的珍宝都比了下去,赵婕妤喜欢这种感觉。

    “赵婕妤妹妹这颗珠子真是漂亮,连本宫都忍不住心生赞叹。”皇后看着那颗夜明珠,心中对皇帝的偏心更加不满,这样的明珠应该是她这个皇后所有,居然赏赐给赵婕妤,让赵婕妤把她比了下去……。忍耐着道,“若论美丽,恐怕也只有传闻中的七彩琉璃珠能够与之相媲美了吧?琉璃清透,七彩蕴转,不止如此,戴在身上还有养身凝神,清心静气的功效,当真是举世无双的瑰宝!”

    皇后啧啧称赞了,目露向往,言下之意显然是说,若论美丽,七彩琉璃珠与夜明珠不相上下,但七彩琉璃珠对身体好,这点却将夜明珠比了下去。

    众人一下子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裴元歌的身上。

    裴四小姐赢得棋鉴轩斗棋,夺走了七彩琉璃珠,京城众所周知,皇宫中这些嫔妃也有所耳闻。

    赵婕妤闻言,更是露出了恼怒的神色,显然不满皇后对七彩琉璃珠的评价比对夜明珠更高,那岂不是意味着她这个自认为是珍宝的夜明珠,连裴元歌一个白身的珠子都比不过?这些天,赵婕妤在皇宫顺风顺水,连皇后和柳贵妃都要避她的锋芒,哪里甘心被裴元歌比下去?

    裴元歌心中一凝,隐约觉得今天的事情不对劲。

    皇后似乎在竭力地挑起她和赵婕妤之间的矛盾,到底有什么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