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29章 小小交锋

重生之嫡女无双 129章 小小交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乞愿节后的第二天,李明昊来到京兆府鸣冤,声称自己的父亲李树杰一直都在靖州任官,从来没有离开京城,更不曾为他定下任何亲事。他带来了父亲的画像,以及李府的家人,请温府的人当场指证,确定先前声称是李树杰之人并非真正的李树杰,而是冒名顶替,请求京兆府还他父亲清名。

    这件事自然又唤醒了人们关于先前温府婚事的记忆,一时间又在热议。

    而在确定这点之后,温阁老为人耿介,也坦诚王家小姐的事情是温府所安排,因为怀疑假李树杰的身份,但是因为靖州遥远,一时拿不到证据,假李树杰又咄咄逼人,煽动群众闹事,意图不轨,他不得已只能使出这招缓兵之计。如今李明昊在此,证明了先前的李树杰的确是假的,真相已经大白。而这段时间,温阁老也查证李树杰的为人,认为他行为端方,才智出众,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步步高升,并无任何违反律法的行为,特此澄清,并为此事向李明昊及其父亲道歉。

    对此,李明昊微笑接受,反而称赞温阁老机敏睿智,不曾为歹人所欺。

    证明先前的李树杰是假的,澄清了真正李树杰的清白,温府和李明昊双方和平落幕。

    消息传出后,京城人士纷纷称赞温阁老机敏练达,看破假李树杰的身份,巧计拖延直到真相大白;同时也对李明昊及其父亲的通情达理表示赞赏,一时间,原本已经沉寂的事件又再度被翻了出来,热议纷纷。

    对于这个结果,京兆府有喜有悲。

    喜的是,先前以为假李树杰是朝廷命官,失踪乃至可能被害,却迟迟找不到凶手,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无能这个帽子是跑不掉了,现在证明这个李树杰是假的,心头总轻松了许多;悲的是,先前的李树杰虽然是假的,但是堂堂京城,竟然有人敢冒充朝廷命官骗婚,而且骗到了当朝阁老的头上,同样影响极坏,皇帝严令详查此案,定要让此事水落石出,京兆尹仍然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倒也有明眼人,想想假李树杰骗婚的时间,种种反常的行为,也隐约猜到了真相,暗笑李阁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但没能借此抹黑温阁老,反而令他声誉更上一层楼,稳稳坐上了首辅的位置。

    这些议论自然也传到了元歌耳中,她只是一笑置之。

    在裴府的时光安逸闲适,但裴元歌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太后仍然想要掌控利用她,皇后仍然对她恨之入骨,若不能扳倒这两个人,连带她们身后的庞然大物叶氏,她可能永远都过不上安稳的日子。不过,经过她之前的种种铺垫设计,太后和皇后之间的关系已经僵硬而紧张,而她则是激化两人矛盾的最佳人选,皇帝也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让她长久离宫,给太后和皇后缓冲冷却的机会。

    果然,这天太后的懿旨到了裴府,而传旨的人则是赵林。

    “太后有旨,刑部尚书裴诸城任职勤勉,功在社稷,听闻其如今大病初愈,特赏赐千年人参两根,天山雪莲四朵……。”后面是一堆补身的药材。最后赵林将懿旨一合,笑着道,“太后娘娘吩咐了,如果裴四小姐要谢恩的话,可以直接随奴才入宫,这些日子不见,太后娘娘对裴四小姐十分思念。”

    听了这话,众人就都知道,赏赐东西是假,太后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于宣召裴元歌入宫。

    裴诸城和舒雪玉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太后对歌儿竟是志在必得,半刻都不肯放松,裴诸城身体才好些,她就命人来宣旨,又想让歌儿入宫。但先前裴诸城“病重”,歌儿要侍疾,还有借口推搪,如今他已经“病愈”,太后又这样说话,再不入宫就有藐视太后,欺辱皇室之嫌。

    裴元歌心里更明白,来宣纸的人是赵林,就意味着这也是皇帝的意思。

    “多谢太后垂爱,小女数日不见太后,心中也十分思念,还好家父已经痊愈,小女也能够抽身,正巧借谢恩的机会看看太后。”该来的躲不过,再说,裴元歌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她更喜欢迎难而上,因此笑盈盈地道,“有劳赵公公走这遭了,请到偏厅用些茶点,小女稍候即来。”

    赵林不敢在裴元歌跟前拿大,忙躬身道:“裴四小姐请便,咱家不急。”

    既然皇上派赵林来,那应该就意味着,太后和皇后的关系已经冲突到了顶峰,随时都可能爆发,所以才命她入宫来做这条导火索,因此丝毫没有掉以轻心,在更衣的同时做好了各种准备,并让紫苑随她同去。不知道这次入宫会面对什么样的漩涡,紫苑懂医懂药,也许能够帮上大忙。

    当她准备妥当,带着紫苑来到偏厅时,却在门口遇到了舒雪玉。

    一向素雅的舒雪玉现在却换了正红色的品级大妆,凤冠霞帔,隆盛异常,正是入宫的正装打扮。看到裴元歌有些怔楞的模样,舒雪玉微微一笑,摸着她的头道:“傻孩子,再怎么说我也是裴夫人,太后赏赐老爷这许多贵重药材,我这个裴夫人的入宫谢恩是天经地义,符合礼法规矩的,哪有让你一个女儿家单独入宫谢恩的道理?”

    裴元歌明白她的心思,心中一阵感动。

    母亲显然是怕太后借谢恩的名义让她入宫,然后趁机就留她在宫中住下,所以便要借谢恩的名义陪同她一道入宫,想办法拦阻太后,竭力能带她一道回来,避免又在宫中长留。

    虽然感激她的好意,但裴元歌却也知道,宫中的事情纷繁变化,诡谲难测,不是母亲能够应付得来的,如果太后要留她的话,母亲只怕也没办法。更重要的是,如果母亲跟着她进宫,也被卷入这场争斗,那绝不是她想看到的,再说,皇后和太后的事情早晚要解决,如果必要的话,她反而必须要留在宫里。

    但是,这些却不能跟母亲明说。

    “母亲,女儿明白您对我好,可是,皇宫是非多,您还是不要去了!”裴元歌软语央求着道。

    舒雪玉摇摇头,坚持道:“就是因为皇宫是非多,我才要陪你一起去。瞧你上次入宫一趟,至少瘦了一圈,这次太后说不定会直接留你,有些话你不好说,但是我这个做母亲可以替你开口。无论如何也要去试试,再说,我也的确不放心你这个孩子!”

    裴元歌无奈地紧皱眉头,思索着要如何说服舒雪玉。

    就在这时,赵林已经出来,看到舒雪玉正装打扮,他在宫中许久,心思通透,看着两人的神色就猜出大概,笑着道:“裴夫人也要和裴四小姐一道入宫谢恩吗?”

    “正是。”舒雪玉以为赵林是太后的人,神色端庄地道,“赵公公,我身为裴夫人,太后如此厚爱裴府,我当然要入宫谢恩。再说,这种事情本就该我出面,哪有让元歌一个女孩家入宫谢恩的道理,裴府又不是没有女主人。赵公公久在宫中,事理通透,您说我说得对吗?”

    赵林察言观色,知道这位裴夫人脾气多半执拗,再说她也言之成理,稍加思索便笑道:“裴夫人说的是,既然如此,您和裴四小姐就一道入宫吧!”裴夫人说得合情合理,他也无法辩驳,拦阻不许她入宫,反而有碍太后声誉,既然如此,索性让她前去,让太后来应对好了,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

    裴元歌还想着赵林或许能拦阻舒雪玉一二,虽知道他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

    这样一来,舒雪玉更加坚持,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已经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裴元歌忙追了上去,扭头见赵林故意落在后面,知道他是腾出空间让她们母女说话,便压低声音道:“母亲,您要跟我一道入宫可以,但是,您要答应我,到时候看我的眼色行事,如果我跟您摇头,不管您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要按捺住。宫里的事情比府里要复杂百倍,我不希望母亲您有什么意外。”

    “你放心吧!”看到裴元歌担忧的眼神,舒雪玉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微微一笑,抚摸着她的脸,道,“元歌,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你不明白做父母的心情。那些天,你在宫里,我却连宫门都进不去,丝毫都得不到你的消息,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急,有多担心,因为完全不知道你究竟处在怎样的环境里,要面对怎样的困境,因为完全不知道,越想越觉得可怕,所以才更担心。因此这次我想陪你一道进宫,即使帮不到你,也能看看你的处境,看看你的应对,至少让我心里有个底。不止是我,你父亲也是这样想的,他比我更担心你。”

    裴元歌心中一怔潮涌:“母亲……。”

    她只是想着,皇宫的事情,裴府根本插不上手,与其告诉父亲和母亲,让他们担心,还不如不说。却从来都没有想到,父亲和母亲也是历经世事的人,当然知道皇宫的凶险,却对她在皇宫的事情一无所知,反而会更加担忧。

    “我明白了,母亲。”裴元歌点点头,“可是您要答应我,不要为了我不顾一切,遇事要沉着!”看母亲这模样,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随她入宫,而且父亲也是知道,甚至是赞同的。这种执拗,只怕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一再叮咛嘱咐,希望她不要卷入宫里的是非,被她牵连而受到伤害。

    到了萱晖宫,裴元歌和舒雪玉稍候,赵林先进去通报。

    没多大一会儿,他出来躬身道:“太后请裴夫人和裴四小姐进去。”悄悄地朝着裴元歌翘起了小手指,表示太后心情不好,需要小心谨慎。

    到裴府宣旨,明明是让请她入宫,怕她离得久了,心野了,不再听从太后;结果却连母亲也跟着一道入宫,以太后的玲珑心思,必定早就猜透了是怎么回事。因此,当裴元歌进了偏殿,看到太后雍容华贵地端坐在那里,嘴角虽然带着淡淡笑意,眼睛却是略显阴沉,就知道她心中定然对母亲不满,行礼过后,便笑着上前道:“许久不见太后娘娘,见您还是这般康健,小女就放心了。这是我母亲,听说太后娘娘在宫中对小女诸多喜爱照顾,母亲心中十分感恩,所以特意入宫来谢恩的!”

    听到裴元歌的话,太后唇角的笑意微微加深。

    看起来,回到裴府半个多月,裴元歌这只幼鸟的翅膀还没有变硬,依然对她敬畏有加,因此上来就是逢迎讨好,连带着裴夫人也捎带上了,就是怕她降怒于裴夫人。

    太后笑着拉过她的手,道:“还是你这个丫头嘴巧,怨不得你走后,哀家这萱晖宫都冷清多了。”然后才向舒雪玉道,“裴夫人快起来,只管做,不必多礼。哀家实在是喜欢元歌这丫头,简直把她当一家人看待,所以裴夫人也不必拘礼。”完了又转头去看元歌,蹙眉道,“瘦了,在裴府侍疾,想必很辛苦吧!得好好补一补才行,不然太叫人心疼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里,却透漏出无限深意。

    明明舒雪玉是有品级的诰命,按规矩太后应该先招呼舒雪玉,但是她却偏偏先去夸奖裴元歌,又说她离开后萱晖宫中冷清,显然是有留她再住爆中的意思;然后才去理会晾着的舒雪玉,又口口声声只说是喜欢元歌,所以才允许舒雪玉不拘礼;最后则点出侍疾辛苦,更是挽留之意浓重。

    舒雪玉虽然未必能分清楚这中间的细节,但是却也听出了太后的言外之意,是想留元歌,便笑着道:“可不是吗?元歌这孩子最孝顺,这次见她父亲病了,担心得很,处处都周全体贴,也难怪我家老爷最疼爱元歌,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一刻不见都觉得不对劲儿。皇上说他这次是思女成病,依妾身看,倒有八成准!”

    虽然是开玩笑的神态,却透露出裴诸城对裴元歌的看重,离不得她,用个孝字,和父女天伦,试图说服太后放人。

    太后眉头微皱,她久经世事,哪里听不出这其中的机锋?果然这位裴夫人是来者不善!当即也笑着道:“也难怪,毕竟裴尚书只有四个女儿,至今仍无子嗣,自然疼女儿多了。说起来裴尚书如今也快四十了,仍然没有子嗣,着实令人心忧,裴夫人这般知书达理,又对裴尚书如此体贴,想必也在为此担忧吧?听说裴府原本还有四房妾室,只是两个出了事端,一个被禁足,一个闭院不出……这样吧,哀家改日跟皇上说说,为裴尚书赏赐几位美人,毕竟子嗣为重嘛!”

    舒雪玉神色一僵,太后的话正点出了她心中最大的刺痛,无子;又点明那四位妾室的情形,隐约有斥责她嫉妒的意思;最后更是开口要皇上赏赐美人下来,若真是如此,就连裴诸城也拒绝不得……。心中既痛且怒,却也知道这事不好推拒,不然定然会被太后扣上嫉妒的罪名,连带无子,不知道还会折腾出什么事。

    这个太后好敏锐的心思,好狠厉的手段,开口便直指要害!

    元歌伴在这么位厉害的太后身边,要耗费多少心思才应对她,难怪从宫里回来后会那么瘦!

    舒雪玉一会儿想想元歌,一会儿想想自己,心中的警戒和担忧越来越重,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应对的办法。

    “怎么?裴夫人不谢恩吗?”太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裴元歌却知道,太后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裴府的家务事,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因为母亲话里透漏的意思,想要阻止太后留她,引起太后的不满,这才借机发作,来刁难母亲。不过太后也只是借此威胁,让母亲自觉地放弃原本的想法,否则就会直接下旨赏赐美人,而不是说什么“改日请皇上下旨”,这就是留了商榷的余地,只要她留下,太后也不会坚持,不然后果难料。

    想到这里,裴元歌笑着摇着太后的手臂,道:“太后娘娘还说喜欢小女,却又来拆小女的台。如果父亲真得了儿子,那眼里岂不是没了我这个女儿?小女才不要!太后娘娘不能赏赐美人,不然小女就不陪您了,就让这萱晖宫冷清着好了!”

    话语娇嗔,似乎是在大发娇嗔,却已经透漏出了太后想要的含意。

    “你这个丫头!”听到裴元歌的话,太后的脸顿时阴天转晴。

    以裴府的情况看来,这位裴夫人只怕不是能容人的女子,不会喜欢看到裴诸城身边多女人,但她是太后,如果她或者皇上下旨,别说裴夫人,连裴诸城也没办法。故意这样说,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要么裴元歌留下,要么她就下旨赏赐美人,而且打的是体恤功臣,为裴诸城的后嗣着想,谁也无话可说。

    既然裴元歌已经答应了会留下,她也就没必要再理会裴府的这些琐碎的事情。

    舒雪玉心中一急,正要开口,抬眼却见裴元歌正冲她摇头,想起元歌之前的叮嘱,只能硬生生按捺下来,心中暗骂自己没用,才刚开口就败下阵来,心中懊恼不已。

    裴元歌知道,太后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母亲想要拦阻太后,简直是螳臂当车,但不让母亲试下,她也不会死心,所以刚刚才没有做声。反正她要留在宫中早就是定局,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并不意外。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通报声:“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携众位妃嫔来给您请安!”

    裴元歌心中一动,转头去看太后,见她也是面色微凝,就知道皇后只怕是已经知道她入宫的消息,所以迫不及待地前来找麻烦。稍加思索,裴元歌沉声道:“太后娘娘,小女母亲前些日子照料父亲,十分辛苦,来时又一路乘坐马车,恐怕有些劳累,您给个恩典,让紫苑带她到霜月院先歇息歇息,可好?”

    太后存心要拉拢利用她,还会对她和母亲留些情面,但皇后绝对不会。

    绝不能让母亲留在这里,跟皇后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