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27章 强吻!

重生之嫡女无双 127章 强吻!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介于元歌现在的敏感处境,如果被人看到她和自己在一起,传到太后耳朵里,只怕会引起太后的怀疑。而且,宇泓墨也很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元歌独处,安安静静地说话,而不必时刻防备身边的人。思索许久,他忽然想起有座叫清平乐的酒楼,在外城算是最高的建筑,视野开阔,风景独好,想必此时在清平乐的顶楼,欣赏京城的繁华夜景,也会别有一番风味,因此便提议过去。

    裴元歌点点头。

    两人漫步走过去,特意挑了偏僻幽暗的道路走,因此周遭十分安静。

    隐约察觉到身边莫名地弥漫着一股温柔而又和谐的沉默,谁也没有想要开口去打破它,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安乐,温馨和睦,偶尔彼此相望,目光相触,微微一笑,又各自低下头去,继续走着。

    就这样来到清平乐的门前,却被告知顶楼早就被人包下。

    乞愿节这样的夜晚,固然有许多年轻人喜欢出游赏乐,但也有稳重矜持,或者自视高贵,或有其他原因不愿意抛头露面,包下酒楼的雅间,居高临下欣赏乞愿节的热闹繁华。而清平乐这样的好去处,被人包下也并不稀奇,裴元歌虽然有些遗憾,却并没有太失望,笑着:“看来我们来晚了,那就算了吧!”

    能不能在清平乐顶楼欣赏京城的夜色,其实并不重要。

    宇泓墨却没打算放弃,赏给小二一锭银子,问道:“顶楼是被谁包下的?”

    “是户部侍郎孟大人,看公子您的衣着气度不凡,想必也知道这位孟大人,最喜欢寻欢作乐,所以今晚特意包下了咱们清平乐的顶楼,把召来了百花楼的十几位姑娘,吹拉弹唱正乐呵呢!要是别位好说话的主子,小的就是拼了小命也替您说和说和,腾出一间来也不算太难,可这位孟大人实在不好说话,动不动就要掀桌子的,实在对不起了!”得了这样丰厚的赏钱,店小二顿时眉开眼笑,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虽然眼前的这位公子外衣包着头,又站在暗处,看不清楚模样,但衣着华贵,身后又站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八成是哪家的贵公子跟情人私会来着,他多讨好两句,说不定还有赏钱拿。

    听了店小二的回答,裴元歌也隐约听到了顶楼的靡靡之音,眉头微蹙。

    “哦,原来是户部侍郎孟延寿,这就好办了!”宇泓墨招招手,命店小二靠近过来,悄声道,“你去替我给孟延寿传个消息,回来我再赏你两锭银子!”

    这样的好事,店小二焉有不从之理?

    宇泓墨在他耳边吩咐两句,店小二连连点头,上楼去了。

    裴元歌好奇地问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待会儿告诉你,现在,你只等着看就好了!”宇泓墨笑吟吟地道,眼眸中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退后两步,跟元歌并肩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阴暗处,静静等待着。

    裴元歌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他一副不打算说的模样,也只能咽下。

    没多大一会儿,便听得顶楼忽然哗乱声大作,一堆噼里啪啦东西倒地的声音后,便见一个留着三缕长髯的中年男子慌乱地边往下跑着边整理着衣裳,后面跟着一堆跑得东倒西歪的莺莺燕燕,情形之狼狈跟那个所谓的孟大人有一拼,一群人慌乱地跑出了清平乐,看得满楼的人都目瞪口呆。

    最后跟下来的,是莫名其妙的店小二。

    宇泓墨缓步上前,笑吟吟地道:“现在顶楼没人了,我能包下来了吧?”

    清平乐的顶楼有六个雅间,狼藉不堪的天字甲号房显然就是孟大人和那群青楼女子寻欢作乐的地方,宇泓墨和裴元歌厌恶地摇摇头,来到离得最远的天字己号房。推开窗户,只觉得一股清冽的风吹了进来,令人心旷神怡,两人一人倚着一边的窗棂,遥遥望着远处的景致。

    夜色深沉,无星无月,苍穹如同一匹被墨色浸染的锦缎,黑暗而神秘。

    白昼的京城飞檐拱角,朱楼林立,往来熙熙攘攘,掺杂着无数的世情。而夜晚的京城却是沉睡的猛兽,褪去了那些繁华浮躁,露出了难得的静谧安详。虽然今晚是乞愿节,有着无数的烛火灯笼在京城处处燃烧,衣香鬓影往来如梭,欢声笑语不绝,但在夜色的浸润和熏染下,隐隐约约地带着些虚无缥缈,反而更衬托出夜的安静寂寥。

    远远望去,那些闪闪烁烁的烛火灯笼,在漆黑的夜色中,宛如繁星满天。

    不知道是因为方才的那场烟花太过绚丽,还是因为温逸兰和秦灏君的相处太过温馨和睦,以至于感染了裴元歌,又或许是因为宇泓墨刚刚的出现太过及时……总之,看着这样的夜景,再看看身边的宇泓墨,裴元歌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安静祥和。

    安静得,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却没有丝毫孤单寂寞的感觉。

    她原本有着许多话想要问宇泓墨,但在这样安静和谐的气氛下,却又突然什么都不想说,只想这样静静地走着,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必理会,就这样并肩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景致,心情安静而平和。

    旁边的宇泓墨也有着同样的感受。

    数日未见裴元歌,他的心中充满了思念,每时每刻,只有稍有空闲,就会想起她。

    好容易才趁着乞愿节元歌外出的机会,又终于找到机会跟元歌独处,宇泓墨本来有着满肚子的话想要跟她说。可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在阑珊的灯火下再次相遇,看到她熟悉的容貌,浅浅的笑颜,满腔的话语突然又化作绕肠柔情,只是忍不住地开心想笑,却再也记不起来该说些什么,却又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必说。

    这样好的夜色,这样好的氛围,又何须再说些什么?

    他们都是生活在荆棘丛中的人,总要面对无数的阴谋诡计,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算计,神经总是绷得紧紧的,就像是这座京城,因为是大夏的权力中心,因为总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勾心斗角,即使有着百般的繁华壮丽,也无法掩饰各种的诡谲莫测,很少能拥有现在这样安详静谧的时光。

    不仅仅是因为周遭的环境,更是因为身边有着彼此。

    你身之所在,即我心之所系。

    你若安然,我便静好。

    打破这种和谐温馨的暧昧氛围的,是店小二惊慌失措的禀告声:“公子,小姐,不好了!那位孟大人又回来了,听说顶楼被您二位包下,怒不可遏,正要上楼来找你们的麻烦!”他慌乱而带着些谄媚讨好地道,“您二位还是先避避风头吧!小的现代您二位下去,随便找个房间躲下,等孟大人过去了再离开?”

    宇泓墨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店小二话中的意思,笑着道:“已经回来了?跑得倒是挺快的!”

    “哎呦,我的公子爷,您就别消遣了,那位孟大人的脾气可不好!”见他不当一回事,店小二也有些急了,当然不是为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安危着急,而是担心这两位跟那位孟大人冲突起来,会直接砸了他们顶楼,到时候他们找谁要损失去?

    “没事,你再帮我把这封信笺送过去给他就好!”

    宇泓墨说着,随手拿起雅间内的笔墨纸砚,刷刷地写了几行字,折好交给店小二。

    店小二惊疑不定地接过信笺,见宇泓墨身姿沉静,似乎十分笃定这封信笺会有用,半点也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只能无奈地跺跺脚,冲了下去。然而,不到片刻他又跑了上来,惊喜地道:“公子,您真是厉害!那位孟大人看了信笺上的字,原本怒气冲冲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竟然慢慢沉静下来,托小的告诉您,说孟大人请您慢慢欣赏顶楼的风光,所有的费用都算他账上,就当交个朋友,请您千万不要客气!”

    “没事了你就下去吧!”宇泓墨这时候显然不希望有陌生人在场。

    等店小二下去,裴元歌也想起了方才的疑惑,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位孟大人为什么突然慌乱地跑了出去?你托店小二告诉他一句话,是什么?”

    “这个孟延寿娶的是叶氏的族女,所以才能坐上户部侍郎的位置,因此孟延寿对妻子十分敬畏。但他天生贪花好色,喜好风流,最是秦楼楚馆的常客,却又不敢让孟夫人知道。据说有次他闹得太过分,孟夫人干脆冲到了青楼了把他揪了出来,丫鬟婆子揪住那些莺莺燕燕好一顿打,最后还差点要放火烧了那座青楼。”宇泓墨向裴元歌解释着事情的起因。

    裴元歌恍然:“所以,你告诉他孟夫人要来了,他就吓得赶紧走了?”

    但是好像又不对,如果是因为这个,那这位孟大人为何会去而复返呢?难不成他离开后还在旁边盯着,见孟夫人久久未至,意识到上当受骗了?

    “不是,我托店小二告诉他说,孟夫人正在往王剪子胡同里弄的第二间宅邸里过去。”宇泓墨悄声道,“这是我前些天才知道的,孟延寿不知道在哪里又迷上个女子,不敢带回家,就在那里买了宅邸,把那女子安置在那里做外室,听说正迷恋着呢!罢才听说孟夫人往外室那边过去,还不赶紧去救人?”

    “所以,他赶到外室那里,发现没事就知道受了骗,回来又听说顶楼被人包了,于是就知道是有人在捣鬼。”裴元歌点点头,“可是,你那张纸上写的又是什么?为什么他看到纸上的内容就偃旗息鼓了?你总不至于在纸上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吧?”

    “对付这种人,哪里就用得着摆出身份来?”宇泓墨不在意地道,“我只是告诉他,刚才孟夫人的确没去他的外室那里。但是,如果他执意要找我的麻烦的话,那很快孟夫人就真的会知道那个外室的存在,找上门去!能在朝堂为官的人,大多数都能屈能伸,他权衡下,当然还是不要招惹我为妙,所以就安安静静地离开了,还说愿意替我记账,就是示好的意思,让我不要透出风声来。”

    裴元歌想想也是,不禁失笑:“这么说,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既然我知道这件事,想要找他的麻烦就很简单,身份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再说,我能知道他这么隐秘的事情,他也能猜到我有一定的势力,于公于私得罪我都不是明智的选择,还不如见好就收,顺便卖个人情。官场上的人,这点小心思还是有的。”宇泓墨久在宫廷,又常常接触官员,对于这种人的心思把握得十分准确。

    “对了,听说你偶遇了万关晓,对他十分欣赏,在大力拉拢他?”裴元歌又想起一件事,问道。

    显然,虽然已经解决了孟延寿找事的问题,但经过这么一场打岔,两人却也再难恢复到之前那种和谐默契的氛围。宇泓墨心中怨念,越想越觉得恼怒,为什么今晚总有不识相的人出来打岔?想着,忽然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搓在唇边,吹出一声响亮的声音,尖细而锐亮,在夜色中远远地传了开去。

    没一会儿,身着黑衣的寒铁便从夜色中现身,躬身待命。

    宇泓墨对他低声附耳说了些什么,寒铁点点头,又从窗户跃出,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裴元歌有些不解地看着宇泓墨:“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像孟延寿这样的人应该要受点教训,所以让寒铁去传个消息给孟夫人,说孟延寿在王剪子胡同安置了外室,现在又在跟青楼女子寻欢作乐!”宇泓墨义正词严地道,心中却愤愤地想着,让你打扰我和元歌,让你打扰我和元歌,让你打扰我和元歌,让你打扰我和元歌……

    活该!

    这点裴元歌倒是很赞同,家有妻妾,又安置了外室,还跟青楼女子寻欢作乐,这种人的确应该受点教训!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哦,你说那个万关晓,放心,我知道你要对付他,所以只是逗他玩而已。像这种利益熏心的人,最好的惩罚,莫过于让他以为自己能够下一刻就能攀上权利的高峰,结果下一刻却狠狠地摔了下去,这种天壤之别,恐怕会让他痛不欲生!”宇泓墨漫不经心地道,“反正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再说,整治这种人,看着他们从云端跌落深渊的表情,也很有意思啊!我喜欢看这种热闹!”

    裴元歌早就猜到他的用意,只是确认下而已,但听了他的话,心中还是有些触动。

    这个宇泓墨,即使到这个时候,也只说他设计万关晓是为了自己好玩,却丝毫也不提是因为她,真是……傻瓜!

    但说到接下来这件事,裴元歌就有些不悦了:“我爹装病把我骗出宫,是你出的主意吧?”

    “呃……。”宇泓墨自觉这件事做得很隐秘,没想到会被裴元歌揭出来,顿时有些小小的心虚,“呃,你怎么会知道这个?裴尚书告诉你的?”

    “我爹才不可能出这种歪招!再说,我爹在宫里没人,如果说拿他的帖子去请太医看病还没问题,但是要那个周太医在皇上跟前瞒天过海,我爹还没有那个本事!除了你,我想不到还有谁会出这种歪主意?”裴元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悦地道,“宇泓墨,这是欺君之罪,而且皇上那么多疑,我爹才开口,还没明说是要带我们出宫,皇上就看出了不对。亏得当时皇上是没有发作,如果他恼怒起来,执意要追究我爹的欺君之罪,那怎么办?这样做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听到元歌为了裴诸城而责怪他,宇泓墨心里有些顿时有些不舒服,也隐隐泛起一股恼怒之意,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给她听。

    “我毕竟是皇子,对父皇的性情有所了解,之所以敢出这样的主意,当然是有把握父皇不会因此降罪于裴尚书。再说,我就在旁边,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我也可以加以补救,不会让裴尚书有事的。”

    “皇上性情难测,你怎么就能保证一定不会出事?当时是怒是恕,只在皇上一念之间,如果有意外怎么办?如果皇上当场拆穿此事,那我爹就是铁板钉钉的欺君之罪,逃都逃不掉。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撺掇我爹装病?”裴元歌越说越觉得生气,尤其想到当时皇帝最初看穿父亲装病的情形,当时还不觉得,但是后来知道父亲是装病,再想起那一刻,顿时觉得浑身冷汗直流。

    如果说是特殊情况,逼不得已要赌,那她无话可说,只会感激。

    但是明明原本是跟父亲没有关系的,宇泓墨为什么要偏偏从中挑事,撺掇父亲装病,将父亲置身于险境之中?官场上勾心斗角,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如果是别人设计陷害父亲倒也罢了,但是宇泓墨不行!她不能接受宇泓墨莫名其妙地将她父亲置身险境!

    听得裴元歌语气越来越激烈,宇泓墨的怒气也跟着上涨起来,言辞也有些不客气:“我说了,我有把握的,不会让你父亲出事!再说你父亲现在也没事,说明我赌对了,不是吗?你干嘛还这样咄咄逼人?”

    “这天底下哪有什么事是有十足把握的?尤其那边是皇上!我父亲的生死不是让你拿来赌的!你干嘛没事挑事,弄这种事情出来?”

    “对啊,这天底下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是有十足把握的,尤其那边是喜怒难测的父皇!既然这样,你找我给你传递消息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我会不会因此被父皇忌讳?你要我在父皇跟前演戏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父皇可能会降罪于我?你爹是碰不得的瓷娃娃,我就是金刚不坏之身,可以随意让你拿来赌,是吗?”宇泓墨越听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他知道只是他喜欢元歌,而元歌对他,顶多是有些好感,而裴诸城是她父亲,如果要比,他肯定比不过裴诸城在她心里重要。

    但是……。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差别待遇?

    明明是你看得很重的人,却在心里把你看得那么轻,这种滋味,谁都不会觉得好受,宇泓墨越是喜欢裴元歌,就越是觉得不忿。明明他是为她着想,可是她却因为裴诸城来怪他!

    裴元歌也被他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是我错了,我不该把尊贵的九殿下扯入我的是非当中,让九殿下屡屡置身险境,小女真是惶愧无地,以后我再也不会麻烦九殿下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果被人看到,又要连累九殿下的清名,小女告辞,最好这辈子再也不要见面了!”

    混蛋,这能一样吗?

    她的确是请他帮过忙,可是什么时候想过要将他置身于险境了?请他帮她向皇帝传消息,是因为在皇帝的认知里,宇泓墨毕竟救过她,两个人有过接触,她知道皇帝对他有信任;至于请他帮忙设计皇后,事先都已经告诉了皇帝所有的安排,得到了皇帝的认可才会照计划行事。这跟他撺掇父亲装病瞒骗皇帝,能一样吗?

    说着,一扭头,怒气冲冲地朝着门口走去。

    听元歌这样说,宇泓墨顿时感到一阵心慌,慌忙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元歌,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解释,我觉得九殿下说的很对,你我素昧平生,没有任何关系,我的确不应该多次麻烦九殿下,把九殿下牵扯到我的事情当中来。九殿下请让开吧!”裴元歌冷冷地道,是她错得太离谱,因为宇泓墨明明喜欢她,却一直隐瞒,只是默默地帮她,这让她以为宇泓墨跟其他皇室中人不一样,他懂得尊重别人,为别人着想。现在看来,她错了,如果他真的懂得为别人着想,就不会弄出这么回事来。

    最可恶的是,他居然还觉得觉得自己没错。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以后还会继续再做同样的事情,还有可能继续置父亲于险境吗?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是为你照相,我觉得你在皇宫太辛苦,时时刻刻都脑子都紧绷着弦,难得放松,所以我才想让裴尚书接你出宫,在裴府能够放松一段时间,好好休养一下,不要总是那么累,那么紧张,我怕……。”宇泓墨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他是为她着想好不好?

    元歌才十三岁,就这样在皇宫中耗尽心血,时刻提防谋划,他很担心她会支撑不住。

    裴元歌微微一怔,没想到宇泓墨居然是为了这个才设计这样一件事出来,但随即又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激怒了:“多谢九殿下的好意,可是,我不需要!我在皇宫之中怎样是我的事情,和我父亲无关,我不要把我父亲牵扯进来!就算我自己死一千回,我也不要我父亲出一丁点儿的意外!”

    “……。”宇泓墨气结。

    他宁可自己死一千回,也不想元歌出一丁点儿的意外,她倒好,居然把自己看得这样轻?

    而且……。把裴诸城看得这么重!

    “你的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他做镇边大将,驰骋沙场,难道不会有危险吗?他身居高位,置身庙堂,会有多少诡谲莫测的阴谋诡计,难道不会有危险吗?现在做刑部尚书,处理的每个案件都可能牵扯道诸多关系,可能会引来无数嫉恨,可能会有无数的人恼怒他,设计他,想要他死,这难道不会有意外危险吗?难道这些你都能替他避免吗?”宇泓墨也怒气冲冲地回道,心中又酸又涩又是嫉妒。

    为什么她能把裴诸城看得那么重,却不能多在意他一些?

    裴元歌一滞,随即怒声道:“别人都可以设计陷害我父亲,但你宇泓墨不可以!”话一出口便察觉到不对,心砰砰乱跳,觉得这句话说得太过露骨,只怕会被宇泓墨听出不对来。一直以来,他虽然喜欢她,却从来没有说过,而她也一直都装作不知道,也许心里有些想法,却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

    毕竟,两人之间有着太多的难题和沟壑要跨越。

    但现在她一时情急,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如果被宇泓墨抓到不对,一直追问怎么办?怎么办啊?

    “为什么我不可以?”宇泓墨心中本来就在嫉妒,裴元歌的话在他耳边打转,没来得及在心中细想,只听表面意思似乎他不如别人,正好打翻了此刻她心中的醋坛子,想也不想就道,“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只有我不可以?我哪里比别人差,为什么你就是把我看得这么轻?凭什么?”

    他虽然追问起来,但问的内容,却跟裴元歌话里的意思有着天渊之别。

    原本的忐忑担心和羞涩,被宇泓墨这几句话轻易地浇成怒火,裴元歌气得一跺脚,几乎掉下眼泪来,咬牙道:“我不跟白痴说话!”手一甩,就想要离开。

    宇泓墨想也不想就抓住她的手,将她扯了回来,另一手握住她的腰身,将她固定在自己怀中,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生气地问道:“为什么骂我是白痴?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差,居然觉得我是白痴?”越想越觉得生气,“对,你说得真没错,我就是白痴!”只有白痴才会像他这样傻,明明知道她不喜欢他,却还是默默的守着她,护着她,想方设法地要为她谋一片天地,不愿她受到丝毫伤害;明明就喜欢她喜欢得要死,却连说都没有说一句;明明就想跟她亲热想得要死,明明身份武力都比她强,却总是怯怯地不敢冒犯她,唯恐她生气……。

    结果,在她眼里,只觉得他是个白痴!

    宇泓墨想着,愤怒,生气,不平,不甘,失落,以及深深的嫉妒忍不住都涌了上来,盯着眼前清丽娇怯的容颜,看着她樱红娇嫩如花瓣般的唇,突然间再也不想按捺,手上微微用力,将她抱得紧紧地,俯下身去,朝着他朝思暮想的唇强吻了下去。

    既然想,为什么不能去做?

    反正,她都觉得他是白痴了,难道还会更糟吗?

    见他突然住口,眼眸中透漏出了淡淡的赤红,像是恼怒到了极点,神色颇为有异,裴元歌心中微感恐慌,再见他突然俯头,投下一片浓郁的阴影,而且越来越大,心中更是慌乱:“宇泓墨,你要做什么——唔——放开我——唔唔……”双手奋力地想要推开他。

    察觉到裴元歌的抗拒,宇泓墨心中越发恼怒,反而刻意加重了力道,带着些惩罚的意味,辗转深吻。

    然而,渐渐的,感受着唇齿间所拥有的柔滑娇嫩,芬芳甜蜜,以及真实在怀中的娇躯所散发的幽香,宛如一种毒药,将他慢慢地侵蚀,使得他原本因为怒气而紧绷的身体慢慢的柔和下来,转变为另外一种悸动的燥热,似乎连血液都燃烧起来,催促着他更加深入一点,却又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更加用力地亲吻着她的唇。

    但此时此刻,却已经是全然的柔情和激情,再不带有丝毫的怒气,只剩下满腔涌动的情潮。

    而不知道是不是被宇泓墨控制呼吸太久,裴元歌只觉得脑海中有着微微的眩晕,原本的抗拒也在不知不觉中软化,只觉得宇泓墨身上太过强烈的男子气息,和唇齿间的掠夺柔情让她有些难以承受,呼吸不知不觉中变得急促起来,面色绯红,只能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

    许久,唇分。

    宇泓墨终于从恼怒和嫉妒中走出,看着裴元歌面颊嫣红,双眸迷离的模样,想到方才的美妙滋味,心中又是一阵悸动,只觉得那越发艳红的唇像是罂粟花,诱惑着他再次重温,忍不住柔声唤道:“元歌……。”低头想要再次吻上他所渴望的唇,然而,一个不小心,手肘碰到了旁边的花几,顿时将一个白底蓝釉彩的花瓶碰到在地。

    “哗啦——”清脆的碎裂声,惊醒了原本混沌的两人。

    裴元歌猛地清醒过来,猛地一推,挣出了宇泓墨的桎梏,后退两步,侧垂着头不知所措,猛地抬起头来,半是恼怒半是羞赧地道:“宇泓墨,你——”

    宇泓墨这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震惊而惶恐。

    “元歌,对不起,我刚才……”宇泓墨偷眼去瞧裴元歌的表情,声音虽然诚恳,嘴角却带着一抹难以抑制的狂喜和餍足,他刚才……。居然吻了元歌,而且元歌似乎并不是很抗拒,这是不是意味着,元歌对他也……。而且,这种亲吻的美好滋味隐约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尝到过……。

    宇泓墨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唇,冥思苦想。

    见他这般举止,显然是在回味方才的事情,元歌又羞又气,跺脚怒道:“宇泓墨,你又在想什么?”一时间只觉得面颊如烧,再也不敢去看宇泓墨,握着脸就想离开。

    宇泓墨慌忙拦住她:“元歌,对不起啦,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好不好?”他再傻也知道,这时候如果让元歌离开,还不知道两人之间会僵持到什么地步,正该趁这个时候把是事情说清楚才是。

    偷到了腥的猫这时候就变得很温柔,轻声道:“元歌,我承认,让你父亲装病这件事,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让裴尚书冒险了。可是,就算是我给裴尚书出的主意,裴尚书在朝中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一点轻重都不知道?他自然是觉得可行才会这样做,当然我有错,但裴尚书也应该有点错吧?你不能舍不得对裴尚书撒脾气,就把气都出到我身上吧?要骂应该一起骂才公平啊!”

    潋滟的凤眸眨呀眨的,神情煞是哀怨可怜。

    “我——”裴元歌结舌,坚决不想承认她的确是不想生父亲的气,所以就把错全怪到了宇泓墨身上,许久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他是我父亲,是我的长辈,我怎么能骂他?再说这主意本来就是你出的,不骂你骂谁?”

    “好好好,都是我出的主意,都是我的错,好不好?”终于亲到了元歌,满足的宇泓墨顿时化身好好先生,抚慰她道,“可是,你也要想想,裴尚书是你的父亲,他那么疼爱你,对他来说,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呢?所以你应该更要好好地保护自己,照顾自己,如果你有什么差错,裴尚书心中岂不更疼?父亲保护女儿,天经地义,裴尚书分得清轻重,他愿意为你这样做,再说还有我呢!”

    裴元歌眼眸圆瞪:“总之,你就是觉得你没错是不是?”

    “呃……我有错,这样好不好,以后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我一定事先跟你商量,如果你同意我再去做,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做,好不好?”宇泓墨很有耐心地道,“不过,刚才你说的话也有些过分了吧?什么叫做别人都可以,只有我不可——”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被人都可以设计陷害我父亲,但你宇泓墨不可以!

    这话的意思……。

    宇泓墨的神情顿时僵掉了,木然地想着,再木然地抬起头,看着裴元歌,眼眸从温柔的半月形慢慢睁大,最后完全成为圆的,不停地眨呀眨,会是他想得那种意思吗?是因为把他当做特别亲近的人,所以才会认为别人都可以设计陷害裴尚书,但是他不可以吗?宇泓墨猛地跳了起来,不住地拍着脑袋,欣喜若狂:“元歌,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个白痴,你就不要跟个白痴计较了,好不好?”

    承认自己是白痴又怎么样?最要紧的是,元歌对他也有意……

    早知如此,他跟裴尚书较什么劲儿啊?

    见她终于察觉到那句话的意思,裴元歌顿时觉得很不自在,匆匆地说了句“这次饶了你”,但是想起方才的事情,仍然觉得有些说不清楚的恼怒,紧紧地盯着他:“那刚才你做的事情……。”

    如果是不确定元歌的心意前,宇泓墨一定会“诚恳”地道歉,但现在嘛——

    “呃,元歌,要不我给你欺负回来?”宇泓墨笑眯眯地道,闭上眼凑到她的脸前,一脸自得的模样。

    “……无赖!”

    无赖就无赖呗,能亲到元歌,别说被骂声无赖,就算被打一顿他也很愿意!宇泓墨洋洋自得地想着,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悄悄地靠近裴元歌,摸着嘴唇,笑着轻声道:“元歌,我好想知道,为什么裴府的豆腐会特别好吃了……。”他终于想起来,那种滋味跟他那次昏迷时,记忆中那种软软滑滑,香香甜甜的感觉十分相像。

    怪不得当时他只要提到“吃豆腐”三个字,元歌就跟她翻脸,原来如此!

    不过,清醒的时候似乎感觉更好。

    “宇泓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