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24章 姨娘渣男互掐

重生之嫡女无双 124章 姨娘渣男互掐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我爹……昏倒了?”裴元歌恍恍惚惚地站起来,目光茫然,“我爹怎么会昏倒?”似乎是在问林公公,又似乎在问她自己。

    太后见她神色不对,忙命林公公说出详情。

    “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今天早朝时,裴尚书刚站出来正要说话,突然就昏倒在地。朝臣们都吓了一跳,皇上忙命人将裴尚书移到东暖阁,又让人去请太医过来。只是裴尚书在昏迷中仍然喃喃呼喊着裴四小姐的名字,所以皇上命奴才请裴四小姐到东暖阁去探望裴尚书。奴才过来时,太医正在为裴尚书诊断呢!”林公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将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

    无缘无故,突然昏倒在地?

    父亲是武将,戎马多年,身体素来康健,别说昏倒,就连风寒脑热都没有过,怎么会突然昏倒?裴元歌迷茫地想着,忽然想起前世曾经见过的情形,心中一片寒冷恐惧。她记得,那也是个身体康健的商人,平日里无灾无病,就在那次的宴会上突然倒下,就再也没有醒来。大夫说,他心里损耗过度,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却已经是油枯灯尽。难道父亲也……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裴元歌在心中狂喊,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还没看到父亲的情形,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案亲不会有事的!想着,颤颤巍巍地道:“父亲在哪里?快带我过去!”说着,已经抢先跑了出去。

    林公公急忙跟太后行礼,跟了过去。

    因为有皇帝在,东暖阁聚集了不少人。见皇帝对裴诸城的病情如此看重,竟然将他移到已经起居的东暖阁休养,又宣召太医前来诊治,原本以为裴诸城已经失宠的朝臣顿时议论纷纷,心中暗自猜度着,难道皇上对裴诸城依然看重?还是说,那些传言是真的,裴府两位小姐真的要入宫,皇上爱屋及乌,又对裴诸城看重起来?

    这样一来,裴府是不是又要腾达了?

    因此,当裴元歌赶到时,众人下意识地让了条道出来,低着头不敢多看这位很可能入宫为贵人的裴四小姐,唯恐惹得皇帝不悦。

    裴元歌匆匆冲了进去,一眼就看到莲青色帷幕后那张熟悉的脸。

    只见裴诸城静静地躺在锦床上,双眸紧闭,面色微显苍白,一动不动,如同枯萎的树叶般毫无生机。见惯了父亲豪爽慈爱,意气风发的模样,裴元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先那些可怕的猜测,似乎在这瞬间化为现实,连同裴诸城的病容,如闷棍般狠狠地打在她的心上。

    她的父亲,怎么会变成这样?

    裴元歌心头揪痛,连旁边的皇帝都没看到,悲呼一声“爹”,就扑了过去,紧紧地握住裴诸城的手,不住地呼喊着:“爹!爹,你醒醒,我是歌儿,爹,你睁开眼看看歌儿呀!”

    似乎是听到她的呼喊,裴诸城身体微微一震,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似乎有些涣散的目光落在裴元歌身上,慢慢地清晰明澈起来,裴诸城手上微微用力,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嘶哑着声音道:“歌儿……。”努力地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摸摸她的脸,又是慈爱又是怜惜地缓缓道,“瘦了好些!”

    裴元歌从来没见过父亲这样虚弱,连想要摸摸她的脸似乎都不能够,连说句话都觉得吃力,心中悲怆痛楚,竟似乎比前世临死时更加剧烈,脸上却丝毫不敢露,勉强笑道:“女儿素来苦夏,爹你是知道的,等过去这夏天就好了。不信爹你就等着看,等到秋季,女儿就能胖起来了。”

    裴诸城笑:“我知道,你这孩子,到了夏天就不肯好好吃东西,才让人盯着才行。”

    “别人盯着我都不行,女儿会耍赖的,得爹亲自盯着才好,所以,爹你要好起来,好好盯着女儿。”离得越近,看得越仔细,就越能发现裴诸城面色微露青白,唇角干裂,气息微弱,似乎每个动作都耗费他无数的力气。裴元歌心头更加担忧,一时间急得眼泪在眼眶中盈盈转着,怎么都抑制不住。

    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担忧在心头盘旋着,萦绕不休。

    父亲对她素来是真心疼爱,可是她……

    之前被桂嬷嬷等人蒙蔽,挑拨离间他们父女的关系,让她以为父亲因为她生母早逝,容貌寻常所以冷落她,只喜欢裴元舞和裴元容;这次重生于世,虽然知道父亲疼爱她,可是她更多的却是想要利用父亲对她的疼爱,来扳倒章芸,对付裴元容,三分真心里总掺杂着七分的利用,直到寿昌伯府退亲,她才真正醒悟,真正地接受了父亲!

    但是,没多久她就被太后宣召入宫,这期间父亲还在为她被退亲的时候担忧。

    算起来,她几乎从没真正对疼爱她的这个父亲真正尽饼孝心,如果这时候父亲出了什么意外……。裴元歌不敢再想下去,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紧紧握着裴诸城的手,哽咽着道:“只要爹能好起来,女儿以后一定听话,一定好好孝顺你,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爹,我给你做的衣裳还没做好,你说了想穿穿看得,我……爹!你不要有事,你要有事,我会很生气,我再也不要理你!”

    越说越觉得伤痛恐慌,知道这时候应该冷静,不该让父亲忧心,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什么沉静,什么机敏全都没有了,只剩下女儿纯粹的慌乱,害怕失去父亲的惊惶无措,就像是暴风雨中即将失去方向的小船,沉浸在一片冰冷漆黑之中,看不到一点光亮,完全不知所措。她不敢想象,如果如此疼爱她的父亲就这样离开,丝毫不给她机会弥补,那要怎么办?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她不会急着报仇,她会先好好地孝顺父亲。仇什么时候都可以报,可是亲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皇帝在旁边站着,默默地凝视着裴元歌和裴诸城,眼眸深邃,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小拌儿这般心痛悲伤,以至于语无伦次,言行彻底没了章法,心头又是感慨又是怜惜,任歌儿平日里再冷静机敏,终究还是个孩子!裴诸城叹息,紧握着她的手,柔声道:“傻孩子,说什么呢?爹没事的,你别担心!”

    听她这样说,裴元歌越发觉得心头哽咽,抽噎难以成语。就在这时,裴元舞也赶到了,听到裴元歌的哭声,心头也是一沉,难道父亲的情形很危急吗?虽然担心,但却比裴元歌冷静得多,一眼就看到了明黄锦绣的皇帝,很合规矩地先向他行礼问好,这才步履匆忙地来到床边,看到裴诸城的情形,和裴元歌失声痛哭的模样,心头也恐慌起来,颤抖着唤道:“父亲!”

    声音种满了担忧和焦虑。

    这些担忧和焦虑中,固然有对父亲的担忧,但更多的还是对自身的恐慌,想要在后宫立足,自身的才智、宠爱和心机的确重要,但家族的支持也不容小觑,父亲虽然失了圣宠,但毕竟还在任职刑部尚书,在军中和朝堂都还破有影响力。如果这时候父亲有什么意外,撒手西去,裴府再没有其他的男丁支撑门户,会迅速地落败下去,到时候……。

    想着,心头越发慌乱,四下环顾着,终于看到一个穿太医服色的中年男人在旁边,也顾不得男女之嫌,拉住他追问道:“太医,我父亲他是怎么了?要不要紧?会不会有事?太医你说话呀!”

    裴元歌这才注意到太医,忙转过头来,泪眼朦胧地盯着太医。

    太医摇头晃脑地道:“裴尚书常年征战,总有些旧伤在身,虽然都不要紧,但累积在一起也不容小觑,如今又心神损耗过大,心情郁结,”接着说了一堆的医术名词,最后道,“这病症似乎不严重,但也不能轻忽,若是拖延下去,难免有性命之忧。需得好生调养,保持心绪开朗,最好能休养几日,照我这几个方子煎药吃着,以后也要注意养生才好!”

    他说得含糊不清,似轻又似重,只听得裴元歌和裴元舞越发焦虑,只是原因各异。

    不过,得知裴诸城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裴元歌还是微微放下心来。

    皇帝也道:“既然如此,裴尚书,朕准你半个月的假,刑部的事情先不急,先把身体调养好!”

    “多谢皇上!”裴诸城神色虚弱地道,“皇上,臣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说着,看着裴元歌和裴元舞,神色煞是慈爱眷恋,眸光中充满了哀求。

    皇帝眸眼微动,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裴诸城和裴元歌,再扫了眼太医,神色有些喜怒难辨,忽然将太医开的方子取来看着,末了沉思不语。

    见皇帝不答,反而有了这般举动,裴诸城心头一沉,紧张地道:“皇上——”

    “朕听说裴尚书你素来疼爱女儿,刚刚太医说你心情郁结,难不成是多日不见爱女,思女成病了?罢了,既然太医说你要保持心绪开朗,才能对你的身体好,再者,你这个父亲病了,裴四小姐和裴大小姐自然要侍疾,这就随你一道回裴府,太后那边朕会处理,你不必担忧!”皇帝似笑非笑地道,特别叮嘱道,“要记得按时用药,遵从医嘱,好好养病才是!”

    裴诸城听着这些话,心头猛地一滞,瞥了眼皇帝幽深的眼眸,心头莫名地虚了起来,不会吧?口中却道:“多谢皇上体谅微臣,微臣感恩不尽。”

    皇帝似笑非笑,走到太医身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太医身体猛地一僵,心惊胆战地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忽然磕头如捣蒜:“皇上放心,微臣定会遵从圣命,竭尽全力诊治裴尚书,定会治好裴尚书!”

    皇帝点点头,道:“那就好!朕前朝还有事情,你好好照料裴尚书,先让他喝了汤药,确定暂时无恙了,再让禁卫军送裴尚书和裴小姐回府。你也跟着到裴府去,照料裴尚书,直到他安然无恙再继续回宫任职。记住,你要代朕好好照顾裴尚书,不得松懈偷懒!”

    言罢,举步走出东暖阁,连带众朝臣也跟着纷纷离去。

    不过,皇帝对裴诸城如此看重,众人心里盘算着,不多时裴诸城重获君恩的谣言便甚嚣尘上。

    太医很快便以要取药煎药为名离开,恢弘沉稳的东暖阁,顿时只剩下裴诸城父女。见裴元歌和裴元舞面露焦虑,忧心不已,裴诸城又是欣慰又是怜惜,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这才坐起身,悄然道:“歌儿华儿不要担心,爹壮得跟头牛似的,根本没病。刚才那模样呀,”说着,压低了声音,道,“是装的!”

    见裴诸城突然精神奕奕地做起来,裴元歌已经有些惊讶,再听这话,顿时愣住了。

    裴元舞也莫名其妙地看着裴诸城,但听说他没病,心头的担忧顿时消减,低声道:“父亲还是叫我舞儿吧!女儿在宫中,因为名字与华妃娘娘的封号相撞,所以皇上特意赐名裴元舞,以后不能再叫女儿华儿了!”虽然她很痛恨这次改名,但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

    裴元歌则急切地问道:“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裴诸城脸上顿时露出得意的神色,一时也忘了追问裴元舞改名的细节,笑呵呵地道:“父亲不装病,怎么能把你们两个丫头引过来?又怎么能把你们带出宫?我故意在早朝上昏倒,然后喊着你们姐妹的名字,皇上肯定会把你们宣召过来,我再求情,说思念你们,好歹我也是你们的父亲,我就不信,父亲病重,想要女儿侍疾,孝字当头,天经地义,太后能好意思再留着你们不放?”

    裴元歌蓦然睁大眼睛,怎么也没想到,父亲竟然会用这种招数:“可是,太医说……。”

    “傻丫头,那个太医当然是事先就安排好的,故意把病情说得可轻可重,又说要保持心绪开朗才能好起来。可我两个女儿都被扣在宫里,连面儿都见不到,我心虚怎么开朗得起来?我都想好了,要是太后还不放人,我就病得再重些。除非太后像被人骂说有违人伦,拦阻父女,致使朝臣重病至死,要真这样,天下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裴诸城抚摸着裴元歌的头发,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接你们出宫,过几天安生日子再说,瞧歌儿你,这才几天,都瘦成什么样了?”

    裴元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想到方才所受的惊吓,又有什么恼怒,但看到父亲安然无恙,又觉得欣慰。

    好一会儿,她才娇嗔道:“可父亲你也不该拿这个开玩笑,女儿刚才差点没吓死!”

    “小拌儿,父亲知道你关心父亲,可是还不是担心你会露了行迹吗?”裴诸城心中歉疚,他还从没见歌儿哭得那样伤心痛楚,“这不是没别的法子了吗?太后宣召你们入宫,绝对没安好心,你们母亲曾经试图求见太后,想带你们回府,结果在宫门口就被拒了,爹在宫里又没有人脉,连你们的消息都打听不到,别提多心急了,就怕你们出事!”

    “对不起,父亲!”裴元歌歉疚地道,“女儿应该托人给您报平安的!”

    只是入宫以后就接连面对各种是非,让她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费尽心力地应对,竟然忘了父亲会担心。

    “没事没事,我的歌儿华儿没事就好!”跟爱女们久别重逢,见她们安然无恙,裴诸城心情早就飞扬起来,哪里还会为这点小事生气?

    就在这时,得到消息的紫苑楚葵和流霜流絮也已经打点好东西赶过来。虽然裴诸城说没事,但裴元歌终究不放心,又命紫苑替他诊脉,确定他身体康健无事,这才彻底地放下心来,想想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没好气地瞪了眼裴诸城,父亲也太胡闹了!

    门外忽然传来太医的声音:“裴尚书,裴小姐,卑职送汤药过来。”

    “进来吧!”裴诸城道。

    因为太医是知情人,裴诸城也就没再伪装,就那么大咧咧地坐着。一个面色苍白,满面病容的人就这样精神奕奕地坐着,这种情形实在很诡异。但太医视若无睹,径自将药碗放在床边的小几上,道:“裴尚书,汤药已经熬炖好了,请您趁热喝了,再稍等等就能够离宫了。”

    裴诸城知道太医开的只是养身健体的方子,当即拿起药碗就喝了一大口。

    谁知道汤药才入口,裴诸城便吐了出来,不住地咳嗽着,问道:“周太医,这汤药怎么这么苦?”

    “卑职遵从皇上的吩咐,在药里多加了一味黄连,另外还有一套强身健体的推拿手法,不过过程会有点疼。皇上吩咐,汤药每天三次,推拿手法每天一次,卑职要跟随裴尚书回府,监督裴尚书服药,知道裴尚书彻底病愈为止!”周太医苦着脸道,“裴尚书,您就行行好吧!皇上说了,卑职要敢有丝毫懈怠,就立刻摘了卑职的脑袋!”

    其实,周太医心中还是庆幸的,算起来,他这可以算是欺君重罪,皇上没有追究,只是让他监督裴尚书服药,算是极轻极轻的发落了。因此,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做好这个监军的差事,不畏艰辛,攻坚克难,定要让裴尚书按时用药,每天都为他施展推拿手段!

    裴诸城和裴元歌裴元舞都听得目瞪口呆。

    显然,皇帝已经察觉到了裴诸城病得蹊跷,只是没有拆穿,而是吩咐了周太医这回事,算是个小小的警告!敝不得皇帝临走前,再三强调要裴诸城服药,好好养病,原来这汤药中另有玄机!

    本来看着皇帝那些举动,听着他似乎句句弦外有音的话语,裴诸城心中已经在揣测,皇上是不是已经知道真相,这会儿听周太医这么说,反倒安定了,当即将药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道:“周太医放心吧,我一定全力配合,不会让你为难的!”

    一份苦药方子,一套有些疼的推拿手法,换来歌儿和华儿出宫,划算得很!

    更重要的是,皇上明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让歌儿和华儿出宫,应该也明白他不愿意歌儿和华儿入宫为妃。但是皇上并未拆穿,还是让歌儿和华儿伴他出宫,那是不是意味皇上断了这样的心思呢?裴诸城暗自猜度着,若真是如此,那就更好了!

    按照皇帝的吩咐,有禁卫军的护送,裴诸城带着两个女儿乘坐宫中的马车回到裴府。

    舒雪玉本就知道此事,但为了不让人察觉到这是裴诸城的计谋,只能装作浑不知情的模样,照惯常处理着府内的事情,却始终心悬此事,七上八下的没有着落。好容易看到裴诸城带着裴元歌回来,先在心中暗暗喊了声阿弥陀佛,随即拉着裴元歌细细打量,也连连说瘦了,心中十分疼惜。

    裴诸城猜测裴元歌和裴元舞在宫中的日子不会太轻松,因此便先让两人回院子梳洗,歇息,等到晚间再好好相聚。

    裴元歌带着紫苑楚葵回到静姝斋,木樨青黛和其他人早拥簇了上来,又是哭又是笑。别后重聚,自然有一番嘘寒问暖,各种询问,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紫苑和楚葵被问得满头大汗,尤其是楚葵,本就不善言辞,又被这么多人追问,一时间头大如斗,只想抱头大哭。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容,听着熟悉的声音,裴元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终于又回到了!

    在皇宫里,她毫无根基,处处都要防范,平日里一言一行都要再三谨慎,毕竟周围到处都是眼睛,都是耳朵,稍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也只有偶尔跟宇泓墨商议时,还能觉得轻松些,其他时候神经都是紧急绷着,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格外谨慎,生怕睡梦中说出不该说的话,被人听了去。

    而在裴府就不同,虽然也会又不怀好意的人,但是,有父亲,有母亲,还有静姝斋这群丫鬟……。

    真好!

    卸去了心头的戒备,褪下了满身的谨慎,沐浴梳洗过后,热水洗掉了周身的疲惫尘埃,又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下午醒来时,裴元歌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适意。房间中有木樨和青黛折来插在美人抱肩白瓷瓶中的莲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将整个房间的空气都熏染得水润轻柔。

    因为裴元歌不喜欢熏香的味道,因此静姝斋内从来没有熏香,都是时新花卉,或者瓜果茶香。

    裴元歌推开窗户,清风从外涌入,吹得床帏飘摇颤动,只觉得连空气都是轻松的。

    在这瞬间,她忽然想起宇泓墨,想起那晚他高烧昏迷,却不留在皇宫,而是莫名坚持着闯入她的闺房,然后昏倒。也许他那时的心情,跟她现在是一样的吧?她不过才在宫里呆了半月有余,已经觉得如此疲惫,而他却是从小就生长在那里,所承受的压力和沉重不知道要比她多多少……。

    想到宇泓墨,心头忽然有个模模糊糊的念头闪过。

    裴元歌微微一怔,凝神细思,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大。父亲这次装病把她带出宫,不会是宇泓墨那个家伙撺掇的吧?毕竟,以父亲的性格,很难会想到这种手段,倒是很想宇泓墨那种无赖会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装病必须要有宫里的太医配合,不然只要太医诊断说父亲无恙,那就是实打实的欺君之罪!而父亲也说了,他在宫中毫无人脉,所以得不到她的消息,又怎么可能轻易收买通周太医为他遮掩?

    只有在宫中有一定权势的人,才有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裴元歌越想越觉得肯定,心头顿时来气,这个宇泓墨,居然让父亲玩弄这种手段,也不想想这可是欺君的罪名,这亏的是皇上没有追究,若是追究起来,要惩治父亲怎么办?真是太胡来了!如果真的是她猜测的这般,真是他撺掇父亲这样做的话……。她就咬死他!

    春阳宫中,刚接到手下传来的周太医消息的宇泓墨,忽然莫名觉得脊背一阵发冷,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奇怪,六月底正是暑天,我怎么会打寒颤?”宇泓墨喃喃地道。

    而当他打开纸条,看到皇帝吩咐的话语后,宇泓墨顿时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正如他所料,父皇果然没有拆穿,但是居然用这种手段折腾裴尚书?推拿也就算了,苦药……。宇泓墨又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连着喝苦药二十天,真是太残忍,太恐怖了!”

    还好不是他喝,万幸万幸!

    裴元歌正站在窗户口吹风,木樨和青黛掀帘进来。

    紫苑和楚葵陪着裴元歌在皇宫带着,心思紧绷,紧张疲惫之处不下于裴元歌,因此裴元歌命她们去歇息着,不必来伺候。见裴元歌一觉醒来,面颊红色,眼眸悠然,气色神情都比之前好得多,两人相视而笑,考上前来,向裴元歌禀告这段时间府内的动静:“小姐,前段时间章姨娘又被老爷狠狠地斥责了一顿,您不在府内,不知道前段时间章姨娘闹腾得有多厉害!”

    章芸?

    裴元歌蹙眉:“她闹腾什么?又为什么被父亲斥责?”

    从上次真假裴元歌的事情,章芸被父亲禁足后,倒是很安分,丝毫也没有生事,难道是想趁着她不在府内的时候,先解除禁足,讨得父亲怜惜吗?这样就算她再次归来,无缘无故的,也不好强要父亲继续禁足?

    “好像是因为万公子!”青黛伶牙俐齿地道,“奴婢都不明白,明明老爷越来越器重万公子,对他的好感显而易见,怎么章姨娘却这样发昏,偏往这风口上撞呢?”

    万关晓的卑劣行径,裴元歌只对紫苑说过,木樨等人都不知道,因此对他并无恶感。

    因为万关晓?裴元歌隐约猜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而接下来青黛木樨的讲述,也证明了她的猜想。

    因为上次胡同里的巧遇,裴诸城和万关晓一番彻谈,越发觉得欣赏这个年轻人,因此这段时间常常邀请万关晓过府,谈论诗词,指点武艺,简直把他当做了一家人。因为裴诸城的看重,万关晓在裴府的地位也一路攀升,裴府众人对他恭敬有加,见面都恭恭敬敬地称一声“万公子”。

    然而,莫名其妙的,被禁足的姨娘章芸却跟这位万公子对上了。

    先是万关晓某次过府,章芸想办法让个漂亮丫鬟将他引到偏间,然后又故意让人把裴诸城引过去,想让他看到万关晓和丫鬟的不堪画面。结果裴诸城来了倒是来了,推门进去,却见万关晓正襟危坐,丫鬟则跪在他的脚下哭泣,满面愧色,等裴诸城询问,便哭泣着说是章姨娘让她来勾引万公子,结果万公子是正人君子,不为所动,反而对她细加劝慰,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荒唐,诚心认错。

    裴诸城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事怎么会跟章芸有关,就命人将章芸请来。

    章芸本不承认,但那丫鬟说得有理有据,她原本就是四德院的丫鬟,父母都是章芸曾经的得力助手,又取出章芸所给的金银首饰,经过辨认,的确是分派给章芸的东西。章芸眼见不能抵赖,只好承认,说是万关晓言行无德,行为败坏,不堪与裴府相交,她不愿意老爷受骗,因此才安排这出计谋,想要揭露万关晓的真面目。

    万关晓自然信誓旦旦地表明自己是正人君子,绝不会做这种苟且失德之事。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裴诸城当然相信万关晓,觉得章芸行事越发荒唐不成体统,严词斥责了一番,又命她向万关晓赔礼道歉。

    结果章芸情急之下,说出万关晓曾经到镇国候府去,说跟裴元歌有私情一事,力指此人行为败坏,卑鄙下流。万关晓则大喊冤枉,说镇国候府一事早已经水落石出,是镇国侯想要攀诬裴四小姐,因此编造出来污蔑他和裴四小姐,章芸却拿这个说事,不知道是何用意,他万关晓的名声尚在其次,裴四小姐清誉要紧云云。

    这番话又勾起了裴诸城关于真假裴元歌的回忆,想到裴元歌当时被逼解衣证明清白,只觉得章芸这般,又是为了污蔑歌儿,心头十分恼怒。

    章芸眼看着万关晓伶牙俐齿,非但没有被她问倒,反而倒打一耙,心头郁卒得几乎吐血,力指万关晓进裴府不怀好意,是在打裴府小姐的主意,想要攀附高门,作为自己的踏脚石,让老爷千万不要上当,更咄咄逼人地质问万关晓,说他如果真的这般正人君子,就对天赌咒自己没有这个心思,绝不会迎娶裴府的小姐,否则永世不能为官。

    万关晓略有迟疑,章芸便指证他心中有鬼,请求老爷将此人逐出裴府,再不许他进来。

    裴诸城自然觉得她在胡搅蛮缠,命人将她拖回四德院,并严查是谁放她出来,任由她惹是生非。为此,裴府好些下人都受到牵连,统统被重责。

    结果,章芸还不肯停歇,前几天又哀求裴诸城,说夫人从来不理会三小姐那边的事情,三小姐无人照养甚是可怜,请求老爷允许她出院,就近照看三小姐。但她这般言行,裴诸城又怎么可能答应,二话不说就拒绝了,说若是有她这样的母亲照看,裴元容还不知道将来要变成什么模样。

    “这位章姨娘也真奇怪,从前听说她精明能干的,怎么奴婢瞧着她净做傻事呢?”青黛不解地摇摇头,知道小姐跟这位章姨娘颇有仇怨,见她倒霉,自然乐得开心嘲笑,“莫名其妙的,偏偏就跟老爷看重的万公子杠上了,做出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来!这般行事,老爷怎么可能依从她?”

    木樨也连连点头,觉得章姨娘被关了这段时间,脑子有些坏掉不够用了。

    她们莫名奇妙,裴元歌却一听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章芸想必是知道了裴元容和万关晓的事情。以她这般歇斯底里,鱼死网破的举动,这段时间内,万关晓跟裴元容想必大有进展。而章芸当初千挑万选,选中了万关晓来设计裴元歌,自然知道他的为人,知道这是条翻脸无情,利欲熏心的毒蛇,愚钝的裴元容绝不可能斗得过他,若是被万关晓设计,骗上了手,将来必定万劫不复。

    只可惜,章芸要顾念着裴元容的清誉,不肯说出裴元容的名字,因此只能设计陷害。

    偏偏万关晓也是个狡诈有手段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收服了那个丫鬟,非但没有掉入陷阱,反而把章芸折腾了进去。

    失了先机的章芸本不该再乱来,但事关裴元容的终身幸福,又不能置之不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搬出镇国候府的事情。可惜这件事虽是她一手设计,章芸对真相知道得一清二楚,但偏偏她不能说自己为了毁掉镇国候府的婚事,派人去诋毁裴元歌的清誉,说她与人有私情,因此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结果又被万关晓反咬一口。

    至于最后逼万关晓起誓的手段,是逼急了无奈的办法,可惜有她前面的疯狂行为,裴诸城根本就没在意。

    深知其中真相的裴元歌当然明白章芸的用意,但可惜,这中间的情由,章芸没一句能说得出口的,以至于在旁人看来,她的行为实在荒诞不经,不可理喻。呵呵,原本是她布下的局,她明明知道一切真相,却偏偏无能为力,想必章芸此刻会郁闷得想要吐血吧!

    裴元歌引到促成了万关晓和裴元容的事情,原本是对这二人的报复。

    没想到两人婚事还未成,却因为裴元容,章芸和万关晓先互掐了起来……裴元歌微微冷笑着,万关晓是章芸自己选出来,想要设计陷害她,毁掉她的终身的,结果现在却报应却落在了裴元容身上,而且万关晓的狡诈奸猾,连章芸也不能奈他如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一步一步地发展。

    章芸亲自选出来的毒蛇,现在却反过来狠狠地咬了她一口,这就叫自作自受!

    两边都是她厌恶的人,这件事她倒不必插手,只管稳坐钓鱼台,看着这两人狗咬狗,一嘴毛地对掐,想必会很精彩!

    悠闲地与众人闲话,聊着这段时间裴府的事情,又闲来无事,动了几针刺绣,等到将近晚膳时间,裴元歌便更换衣裳,前来蒹葭院请安,顺便与父亲和母亲一道用晚膳。这也是原本就说好的,今晚为了庆祝她和裴元华归来,大家一起用膳,热闹热闹,也算为二人洗尘。

    还没到蒹葭院,裴元歌却先撞上了裴元容。

    数日不见,裴元容的气色倒是好了许多,穿着一身浅红色软纱连身长褙子,下身是条浅紫色软罗烟裙,面色红润,眼眸晶亮,口齿吟春,更显得娇艳俏丽。

    只是看到裴元歌,裴元容原本春风满面的脸就立刻拉了下来,尤其想到她得了太后的青眼,是从宫中回来,心里就更加不舒服,忍不住刻薄道:“听说太后对四妹妹十分看重,想要四妹妹入宫做贵人。皇上今年有四十多快五十了吧?好像比父亲年纪还大许多,四妹妹如此花容月貌,青春年少,不知道作何感想?”

    “敢对当今天子出言不敬,不知道是什么罪名呢?”裴元歌淡淡微笑,“要不要妹妹代姐姐问问父亲?父亲掌管刑狱,想必清楚得很。”

    裴元容结舌,随即怒气冲冲地道:“我哪里有对皇上不敬?你不要乱加罪名给我!”

    想想却还是知道这个话题不妥,看看四周,再看看自己和裴元歌身后跟着的贴身丫鬟,裴元容忽然故作亲热地拉起裴元歌,往前走了几步,确定众人听不到她们的谈话,这才拿起一方洁白如雪的丝帕,在裴元歌跟前扬了扬,挑衅地道:“四妹妹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知道懂不懂这方丝帕的典故?”

    裴元歌冷眼瞧着她,悠悠笑道:“丝帕的典故多得很,不知道三姐姐说的是哪桩?”

    在皇宫中遇到的人,就算张扬愚钝如赵婕妤,也是个有心机,处处设陷阱的人,倒是裴元容这种拙劣的炫耀和挑衅,实在蹩脚又无聊,裴元歌丝毫不理会,只当是看戏,慢悠悠地敷衍着她。

    “不写词句不写诗,一方素帕寄相思。望卿仔细反复看,横也丝来竖也丝。”裴元容吟诵着。

    裴元歌微微一怔,这首诗词她并不陌生,前世曾经在万关晓的诗集里看到,按照上面写的时间,应该就是在今年所做。后来花言巧语蒙骗她时,也曾经送了方这种丝帕给她,随附着这么一首诗。当时年少无知的她还未感动不已……只是没想到,这世万关晓居然还用同样的手段,只是对象换成了裴元容。

    更没想到的是,裴元容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拿出这方丝帕,还敢吟诵出这首诗来。

    要知道就算是前世的她,收到那方素帕,固然心喜,却也只敢隐秘地藏了起来,不敢被人看到。她这位三姐姐胆子到真是大,居然拿在手里不说,还敢对着她吟诵出这首诗来。裴元歌倒是来了兴趣,想看看裴元容究竟能胆大到什么地步,因此很配合地露了个惊艳的表情给她看。

    裴元容见状十分得意,越发想在裴元歌跟前炫耀,以证明自己绝不弱于她,道:“四妹妹可知道这首诗词是谁所写?听说当初寿昌伯府的婚事闹到御前,曾经有位万公子拒绝镇国候府的拉拢,坚持不承认与四妹妹有私情。以四妹妹的容貌身世,这位万公子居然都看不上眼,眼光还真是高,四妹妹你说是不是?可奇怪的事,这位万公子看不上四妹妹你,却对姐姐我情有独钟,送了这方丝帕给我,还有那样一首诗,还说如果能够迎娶我过门,将来必定不会纳妾纳通房,一生一世只对我一个人好呢!”

    这种话,亏她女儿家也能说出口!裴元歌暗自摇头,继续笑着看着她。

    “当然了,这位万公子身世差了些,不过女子嘛,这一辈所求的,不就是个有才有貌,能一生一世对自己好的良人?若是大家公子,三妻四妾,通房丫鬟日日闹腾,伤心都伤心不过来,哪里有这种一生一世一双人来得令人艳羡。再说,万公子才华出众,武艺超群,今科科举必然是要中的,而且父亲对他青眼有加,也大赞他是栋梁之才,最重要的是,当今九殿下偶遇了万公子,对他也十分欣赏,大力拉拢,这样看起来,万公子将来的前程也必定不可限量,若是嫁给他,将来至少三品的诰命夫人是跑不掉的。妹妹觉得呢?”裴元容继续炫耀。

    裴元歌当然明白,裴元容这是针对她可能会入宫为贵人而言的。

    皇上年近五十,后宫佳丽三千;而万关晓正年轻俊美,才华横溢,又对裴元容“一往情深”,文武双全,前程远大,只要不是太利欲熏心的人,大概都会觉得万关晓比较好吧?不过,裴元歌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刚才裴元容所说的“九殿下偶遇万公子,对他也十分欣赏,大力拉拢”……

    宇泓墨这是在搞什么?

    他应该知道她要对付万关晓,为什么要拉拢他呢?难道是看出了她的用心,猜出她想要促成万关晓和裴元容,又打听过裴元容是个嫌贫爱富的,怕她因为万关晓家境寻常,身份贫寒而心存犹豫,所以故作姿态,从而推了两人一把?毕竟,能得到皇子青眼,尤其是手握实权的皇子,将来的晋升之路会容易很多。

    不是说,宰相门房都三品官呢吗?何况是皇子!

    这个宇泓墨……裴元歌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暗暗腹诽,插手裴府的事情也插手得太勤快了吧?当然……。他这次插手让她觉得很爽就是了!就算万关晓将来高中,最高也不过授五六品的官职,宇泓墨身为皇子,想玩死他都是简单的,这就是身处高位,以权压人的好处!

    怪不得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也想往高处爬,以权弄人,肆意欺负旁人……。其实挺爽的!

    裴元歌想着,不耐烦再跟裴元容纠缠,笑着道:“三姐姐这话不如去跟父亲说,我想,父亲定会因此对三姐姐另眼相看的!”随口拿这话堵了裴元容的嘴,便不再理会她,径自往蒹葭院而去。

    裴元容只是想刺一刺裴元歌,她当然知道这种话不能乱说,所以才要背着丫鬟们,听裴元歌这样说,忍不住慌乱地道:“你不要总想去父亲跟前告状,告诉你,我不会承认的!你别想赖我!”

    晚膳众人集聚一堂,裴诸城不住地给裴元歌和裴元舞夹菜,舒雪玉则专心照顾裴元歌,偶尔也会招呼裴元巧,裴元巧也很乖巧地劝着裴元歌和裴元舞。原本最可能出幺蛾子的裴元容,因为害怕裴元歌真的把那些话告诉裴诸城,虽然心里不忿,却也只能忍着,不敢发作。

    因此这场晚膳,裴元歌倒是难得用得舒心。饭后众人三三两两地说笑着,聚了会儿就散了。

    回到雨霏苑,裴元舞躺在美人榻上,心中却在沉思。父亲今日只关心她们,没有问起宫里的情形,但迟几日定然会问,裴元歌也绝不会为她遮掩,到时候就算她再辩解。因为有绣图的前科,父亲只怕还是会起疑心,看出她的心思来。如果父亲从中作梗……微微地咬着唇,思索着应对之策。

    就在这时,流霜忽然进来,小声通报道:“小姐,有位嬷嬷想要见小姐。”

    “嬷嬷?”裴元舞眉头微皱,“是谁?”

    然而,还不等流霜回答,流絮已经将那位嬷嬷引了进来,跟流霜对视一眼,双双退了出去,顺带关上了门。裴元舞见状,正要怒斥两个丫鬟,那青衣嬷嬷身边身着粗布衣裳,低垂着头的仆妇忽然抬起头来,解下了遮掩的斗篷,神情憔悴,眉目焦虑,赫然竟是被禁足的章芸!

    裴元舞大吃一惊:“你来——”看到旁边的青衣嬷嬷,忙改了口,先命她出去守着,这才冲到章芸跟前,压低声音喝道,“你还在禁足里,怎么就敢偷偷溜出来?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大姑娘,我知道我身为卑微,处处拖累大姑娘,不配做大姑娘的母亲,可是,容儿总是你的亲妹妹,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啊!”章芸神情急切地握住她的手,眼眸中流露出全然的恳求之色,快速地将裴元容和万关晓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哀声道,“大姑娘,你也知道,万关晓是什么人,容儿若是被她骗上手,后果不堪设想!你要帮帮容儿,想法子把那个万关晓撵出裴府啊!”

    万关晓?

    裴元舞又是憎恶又是恼怒,裴元容再没脑子也该有个限度,居然跟万关晓那种货色搭上?“你就告诉她万关晓不怀好意,让她离万关晓远点!”

    “我说了,可是不知道万关晓给容儿灌了什么迷药,容儿非但不听,反而觉得是我在挑拨离间,反而连我都厌恶了。我也试着去设计万关晓,让老爷看清他的真面目,结果却被他反咬一口,反而让老爷觉得我不可理喻。”章芸心痛地道,她已经用尽镑种办法,却都没办法拦阻,实在无奈了,才想到来找裴元舞。

    裴元舞不耐烦地道:“那你就告诉父亲这件事,让父亲来拦阻他们!”

    “不行,如果被老爷知道,说不定会认为容儿不自爱,又说不定会觉得万关晓是良配,真的成全了他们,那岂不是反而害了容儿?再说,这种事情,毕竟容儿是女子,名誉要紧,怎么能闹开呢?”章芸忙否定掉。

    裴元舞自己烦心事就一堆,哪里有功夫理会裴元容这种糊涂事,敷衍道:“既然你用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行,那我又能怎么样?你不行的办法,我当然也不行。那就真没办法了,听天由命吧!”

    见她如此绝情,章芸心都凉了:“大姑娘,那是你的亲妹妹啊!”

    “是啊,我的亲妹妹,我好心劝慰她,她还我一耳光;我在天外天被叶问卿打的时候,她在旁边看笑话,只嫌打的不够狠,回来后又在父亲那里添油加醋。她真是我的亲妹妹!”裴元舞恼怒地道。

    听她意思,似乎是不想管了,章芸眼眸中闪过一抹决绝的光芒,缓缓道:“大姑娘,这件事你真的不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