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22章 太后吐血

重生之嫡女无双 122章 太后吐血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正在沉思中的裴元歌闻声抬头,向着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一女子身着五彩百蝶穿花纹绣对襟滚边上襦,下着泥金绣深蓝折枝花卉的齐腰宫裙,头戴赤金嵌宝垂珠凤簪,耳后明月珰,眉目如画,带着皇室贵族天生的尊贵和气势,静静立在蔷薇花架旁,顿时让娇艳的花朵黯然失色。

    见来人是宇绾烟,裴元歌秀眉暗蹙。

    虽然裴诸城在裴府封锁了消息,但入宫后没多久,裴元歌就听说了宇绾烟和傅君盛的婚事,这会儿这位绾烟公主叫住自己,会有什么事?想想叶问筠的前车之鉴,虽然宇绾烟的神色平和,裴元歌还是暗生警惕,盈盈福身道:“小女裴元歌,见过公主。”

    宇绾烟微微一笑,迈步过来,边道:“裴四小姐不必多礼。”

    见宇绾烟似乎有拦路的意思,赵林当然也知道,这位绾烟公主的驸马傅君盛,曾经是裴元歌的未婚夫,绾烟公主这般,很难说有没有找茬的意思,于是忙弯腰赔笑道:“绾烟公主,奴才奉太后娘娘之命,前来找寻裴四小姐,不敢久待,怕太后娘娘等急了,要是有冒犯的地方,奴才改天专门给您赔罪?”

    却是搬出太后,希望宇绾烟能够有所忌惮。

    “赵公公别拿皇祖母来吓我,本宫知道裴四小姐现在是皇祖母的心头肉,连我们这些孙儿孙女都要靠后。可本宫不信,本宫找皇祖母的心头肉说几句话,难道皇祖母还能不许?怕是皇祖母也希望裴四小姐能够跟宫里的人相处和睦吧!赵公公不必担心,待会儿若有不是,皇祖母恼怒,本宫担待就是了。”宇绾烟盈盈笑道,对太后的心思猜度得**不离十。

    赵林一时结舌,不知该如何应对。

    宇绾烟不再理他,转身挽上裴元歌的手臂,笑容可亲:“裴四小姐,且随本宫到那边小坐,本宫有些话想要想单独跟你说。”说着,又笑着对赵林道,“赵公公,本宫可是说清楚了,是要单独跟裴四小姐说,你不许跟过来。放心,本宫又不是老虎,难道还能吃了裴四小姐不成?就在那边的石桌前,你遥遥看着,知道本宫不曾为难裴四小姐就是,可不许跟过来!”

    说着,吩咐自己的随侍宫女原地静候,挽着裴元歌过去。

    紫苑楚葵心中担忧,有心想要跟上去,却被宇绾烟的随侍宫女拦阻,再接触到裴元歌摇头眯眼,警示她们不要轻举妄动的眼神,只能按捺住,双眼死死地盯着两人远去的身影。

    这是一处蔷薇花架丛绕的幽僻所在,正值蔷薇花盛开的季节,大朵大朵的蔷薇花争相怒放,大红,深红,粉红,粉紫,花瓣繁复,鲜艳绚丽,淡淡的花香幽幽飘荡在这片寂静的小天地中,蝴蝶翩翩飞舞,熏人欲醉。

    “裴四小姐请坐,不必拘束。”宇绾烟先坐下,点头致意,“我只是有话想要问问裴四小姐而已。”

    敏锐地察觉到宇绾烟此刻的自称是“我”,而非“本宫”,似乎并无敌意,裴元歌心思百转,侧身坐下,恭声道:“不知道绾烟公主何事相询,小女但凡能回答的,必定知不无言。”

    “裴四小姐真是聪慧,我还没说要问什么,你就先拿话来堵我了。”宇绾烟看破了她的心思,淡淡一笑,道,“我想问的话,没有什么不能回答的,只看裴四小姐愿不愿意回答。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相迫,但……。”顿了顿,神色微带迷茫,“我还是很希望裴四小姐能够答我,我会感激不尽的。”

    听她言语颇为真诚,并无以势压人的意思,裴元歌想了想,问道:“公主想问什么?”

    “瞧我,说了半天都还没有说到正题。”宇绾烟有些苦涩地失笑,眸眼低垂,原本繁花盛景般的尊荣烟消云散,只剩下淡淡的哀愁,“我是想问问裴四小姐,寿昌伯府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寿昌伯、寿昌伯夫人以及寿昌伯世子为人如何?按理说,这种话我不该来问裴四小姐,只是如今我实在没有人可问了。”

    裴元歌本就猜到,宇绾烟找她,应该跟寿昌伯府有关,却没想到她竟问她这些。

    “你觉得很奇怪是不是?如果想知道,为何我不自己派人打听,却要来问你?”宇绾烟苦笑道,“我和母妃看似在宫中华耀,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叶家的棋子而已,所能依仗的只有叶家。现在,母妃宠爱寻常,我婚事已定,又是寿昌伯府这样的新受勋爵,如今又是这样的名声……对叶家来说,我们母女利用价值已经不大,他们又怎么会在我们身上浪费心力?若是我和母妃要打听些对叶家至关重要的事情,他们定会帮忙,可是现在问的是我的未来夫婿,除了母妃真心为我担忧,别人都不会在意。就算勉强应了,也不会尽心尽力地打听,多半敷衍了事。与其如此,我还不如来问裴四小姐更可靠些。”

    还未从她这里得到答案,宇绾烟倒是先将自己的处境坦然以告,表示诚意。

    裴元歌当然不会倾心,揣摩着这番话的真假,问道:“公主应该知道,小女与寿昌伯府已经结下深怨,拿寿昌伯府的话题来问小女,难道就不怕小女因为私愤,言辞偏颇吗?”

    “就算裴四小姐真的言辞偏颇,能够令你这般,寿昌伯府的人品也可略见一斑。再说,把寿昌伯府的处境想得可怕些,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总比把那里想得花团锦簇,进去了却是风刀霜剑来得好些吧?”宇绾烟微笑道,笑容中却颇有苦涩之意,“实不相瞒,我与寿昌伯府的婚事,已经定在了七月初三,眼看着没多少的时间,我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实在忐忑难安。身为女子自然会担心未来夫婿的人品才敢,公婆的为人处世,媳妇毕竟不比女儿家自在娇贵。我想,同为女子,裴四小姐想必也能理解我这种待嫁的忧虑吧?”

    她这般坦诚,动之以情,裴元歌倒不好相欺或者敷衍,将自己与寿昌伯府众人的几次会面说了出来。

    看起来这位绾烟公主颇为冷静聪慧,有决断,因此,裴元歌言谈之中并未掺加自己的看法,只从旁观者的角度,将众人的言谈举止描述了一遍,末了又道:“小女与寿昌伯府众人会面次数并不多,所知的也就这些,希望能对公主有所裨益。另外,公主毕竟是公主,小女想寿昌伯府众人总是不敢慢待的。”

    宇绾烟点点头,道:“多谢裴四小姐的坦然相告,我明白了。”

    “公主若没有其他事情,小女就先告退了。”裴元歌道,站起身来,福礼正要离开,却被宇绾烟叫住。

    “裴四小姐请留步!”宇绾烟忙道,拉住她的手让她坐下,微微笑道,“裴四小姐对我这般坦诚相告,我岂能没有答谢?金银珠宝那些东西,我想裴四小姐也不稀罕,除此之外,我唯一能够答赠裴四小姐的,不过是我在皇宫的所知。太后垂爱裴四小姐的用意,我想裴四小姐应该也明白,多了解些皇宫的情况,对裴四小姐的将来有益无害。”

    裴元歌现在的确很需要多了解些皇宫的情况,自己的所见所闻是一方面,若能从旁人口中得知也是办法。

    见裴元歌安静坐下,双眸凝视自己,宇绾烟就知道她是答应了。

    整理了下思路,宇绾烟这才慢慢开口。

    “太后和皇后暂且不说,裴四小姐必定会常见,认识也许比我更甚,我若说了,说不定会误导你。皇后之下是四妃,柳贵妃是已经致仕的柳阁老的女儿,甫入宫被备受恩宠,从才人一路升到妃,又因为诞下皇子被封贵妃,在后宫二十年荣宠不衰。淑妃早逝,并无子女留下,德妃也早逝,却留下了六皇兄。不过,六皇兄身体病弱,深居简出,在皇宫等于隐形。贤妃年老色衰,早已经失宠,也不必在意。”

    说完四妃,宇绾烟又简略地说了下妃位的女子,接下来却没有按位份一一讲述,而是挑了些出挑的来说。

    “妃位以下,如今是以赵婕妤最为受宠,如今又怀有身孕,地位荣宠更高了一层。赵婕妤并非待选入宫的,而是柳贵妃在一次宴会上所见,因赵婕妤容貌艳丽,十分出挑,便召入宫中,原本是想着为自己添一臂膀,谁知道赵婕妤随着自己的得宠,越发不把柳贵妃放在眼里,等到怀有龙裔后更是目空一切,别说柳贵妃,连皇后都不放在眼里。而赵婕妤非但不曾因为知遇之恩感激柳贵妃,反而对她比对皇后更加敌视。她又是个头脑简单的,三两句挑拨就要生事,因此宫中许多人都不喜欢她。”

    裴元歌没有想到,赵婕妤原来竟然是柳贵妃挑中的,心中颇为惊讶。

    如果这样说的话……。

    果然,宇绾烟继续说道:“因为赵婕妤年轻貌美,又正当宠,为了制衡赵婕妤,柳贵妃这才开了赏花宴,选中了吴侍郎的庶女,封为才人,如今在父皇那边也很得宠。而吴才人出身庶女,惯会做小伏低,不止柳贵妃,在太后那里也十分殷勤,表面上人缘很好。不过,我觉得这个吴才人心机深沉,说不定比赵婕妤还难应付。不过,如今还是很听柳贵妃的话,柳贵妃素来谨慎缜密,有她压制着,吴才人暂时应该生不出事端。”

    裴元歌点头,在她看来,柳贵妃比皇后沉稳得多,几次接触,柳贵妃都表现得温柔可亲,且不说是真是假,总比皇后和太后更容易给人好感。

    “因为接连受宠的赵婕妤和吴才人,都是柳贵妃所举荐的,皇后有些着急,所以借这次待选的机会,让数名已经被叶家收买拉拢过去的女子入宫蒙宠。这批待选的秀女,前前后后都颇为受宠,不过,最出挑的一个是封为才人的吏部钱侍郎之女钱洁鱼,一个就是被封为御女的御史台御史章显之女章文苑。钱洁鱼容貌秀雅,擅长歌舞,章文苑却是琴棋书画皆会,尤其精于奏琴。不过,章文苑最厉害的,不在于她的才艺,而在于生了张巧嘴,千伶百俐,十分会讨人欢心,而且心思细敏,惯会给人下套,借刀杀人,论心计比钱才人可要高得多了。”

    宇绾烟说着,冷笑道:“她们争斗她们的,我本来不想理会,不过这章文苑居然算计到我和母妃的头上,在皇后和太后跟前上眼药,话里话外说我母妃年老色衰,又只生了位公主……”说到这里,眼眸中忽然闪过一抹痛色,顿了顿继续道,“子却太过骄横,如今已经失宠……为了这个,我昨儿才教训了她一顿,警告她以后别再打我母妃的主意!不过,这个人能伸能屈,所以才更可怕,你要小心她才好!”

    裴元歌点头道:“多谢绾烟公主相告。”

    “对了,我还听说一件事,这个章文苑跟你们裴府是不是有关系?”宇绾烟问道,听了裴元歌的解释,才恍然道,“原来裴元舞的生母,是章文苑的亲姑姑。难怪呢!对了,说正事,我听说是章文苑在皇后和太后跟前说裴元舞的好话,而且话里话外,似乎很想把裴元舞弄进宫来,彼此倚助。说老实话,我有些不解,章文苑也是个聪明的,应该知道裴元舞容貌既盛,心计又深,只怕比章文苑更甚,又怎么会想把裴元舞弄进宫来?而且,我还听说,裴元舞此次入宫,最初受了母妃和赵婕妤的气,父皇改名之辱,原本该是没指望的,后来却渐渐在父皇跟前挽回,这其中固然有太后在出力,但我听说章文苑也常在父皇跟前说裴元舞的好话。”

    这其中的缘由,宇绾烟想了许久都没有想通透。

    裴元歌也是一怔,秀眉微蹙。在前世,裴元舞待选入选,章文苑落选,也曾经随同章夫人来拜访章芸,她在旁边见过,当时只觉得这女孩笑得很甜,说话如同水激冰玉,叮叮咚咚十分好听,倒是跟她颇为亲近。后来,她嫁往江南,便很少再联系了。现在再想想,章文苑跟章芸是姑侄,又怎么可能真的跟她亲近,多半也是做戏,难得的是表情诚恳,伪装的本事不在裴元舞之下。

    而这世,裴元舞能够入宫为太后贺寿,也是因为章文苑的缘故。

    章文苑绝非愚钝,跟裴元舞本就关系密切,应该对裴元舞的为人有所了解,又为何要这样拉拢裴元舞入宫,为自己树一强敌?她总不会天真地以为,有章芸这层关系,她为裴元舞创造了机会,裴元舞就会对她感恩戴德,不会对付她吧?还是说,这其中另有其他的缘由或者……交易?

    裴元歌慢慢地思忖着,沉吟不语。

    不过,有宇绾烟在旁,裴元歌并没有出神太久,片刻便恢复了沉静的模样,微笑点头道:“多谢绾烟公主相告这些,小女初入宫廷,对宫中的情形两眼摸黑,公主能够告知这些,让小女省去了许多思索打听之苦。”

    当然,宇绾烟毕竟是华妃的女儿,也算叶氏的人,她的话倒也不能尽信。

    还要在日后的接触中一一验证,不能轻易便信了。

    宇绾烟微微咬牙,心头犹豫着,那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裴元歌许久都没有听到她的话语,以为她已经说完,眼看着正要起身离开。宇绾烟却猛地霍然起身,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终于下定了决心,道:“还有一件事,我也要告诉你。就在刚才,叶夫人,我指的是叶问卿的母亲入宫来探望太后,为太后送上了四盒千年人参补身体,还有其他一些滋补养身的药材,东西就在刚刚,已经送入了萱晖宫。”

    这在宫中本是寻常的事情,但宇绾烟的模样却十分异常,裴元歌眸眼微敛,思索着其中的含意。

    这番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宇绾烟倒微微松了口气,凝视着裴元歌的眼眸,提点道:“宫中的药材管理十分严格,御药监都是父皇的人,任何人取药,取何种药材都要一一登记,丝毫也不能做手脚。所以,如果想要特别药效的药材,就必须从宫外弄,别人我不清楚,但是叶夫人也曾经给我母妃送药材,夹带了其他的药材。”

    裴元歌心忽然狠狠抽紧,隐约猜想到了什么。

    见她的神色,宇绾烟就知道她明白了,轻声道:“也许是我多疑了,也许那些药材不是为你准备得,不过还是小心为上。毕竟,皇后已经有了五皇兄,那是流着叶家血液的皇子,又是嫡长,我想,即使太后不太喜欢皇后,但是绝对会维护五皇兄的利益,不容其他人侵犯,就算是自己手里拿捏的人,也未必可靠。赵婕妤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裴元歌心头砰砰跳着,随即又镇静下来:“绾烟公主,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前面宫里嫔妃的情形倒也罢了,大体情形总能打听出来,但关于章文苑的事情已经算是叶家的私密了。而现在,宇绾烟更直接说出叶夫人夹带药材入宫的秘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算是在背叛叶家,尤其对她透漏的那些话,更有让她防备太后之意,说起来根本就是在违逆太后的意思,破坏太后的谋算,乃至损害叶氏家族的利益。

    她不相信,宇绾烟仅仅因为可怜同情她的遭遇,就说出这些话来。

    深宫高院中的公主,就算有同情心,有怜悯心,也应该是在不损及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她不可能平白冒着背叛家族的危险,来跟她裴元歌说这些话。

    宇绾烟也知道自己这些话会产生的影响,咬咬牙,道:“告诉你也无妨。母妃在生下我后不久,就被下了绝育药,根本就不可能再生育了,下药的人是皇后,外祖父外祖母和太后都知道,却置之不理。所谓的亲姐妹,亲姑母,乃至亲生父母,也不过如此!这是我前几天从皇后那里偷听到的,我不敢告诉母妃知道,但是,对叶家,我已经不再抱有任何亲情和希望!”

    她知道,母妃和皇后虽是亲姐妹,却不和睦,知道外祖父外祖母偏向皇后,但是,下绝育药这种事情太过分了,这等于毁了母妃一声的指望!那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亲侄女,他们却丝毫都没有为母妃想过!从前,他们或许还在打她婚事的主意,所以对母妃,对她还算厚待,如今她婚事已定,再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于是明面上还不显,暗地里已经有着各种苗头漏了出来。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只有权势,根本没有丝毫的亲情,从来都没有为她和母妃考虑过!

    这样的亲人,要来何用?

    “也许你认为,我是因为私愤,所以对你说这些话,想要挑拨你和太后皇后相斗,借刀杀人。当然,我不否认,我说这些话,有这样的心思。”宇绾烟坦然无讳地道,“但是,我所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从你刚才的话语中,我也听得出来你对我并我隐瞒,也没有误导,我承你这份情;再说,有母妃的前车之鉴,我不想你落得和我母妃同样的下场!”

    她和裴元歌都是聪明人,聪明人说话,有聪明人的分寸。

    若说她这般心思,全是为了裴元歌好,连她都自己不信;倒是这样坦然说出想要借刀杀人的心思,再说这些是实话,以及对裴元歌的怜惜,反而更容易取信于裴元歌。

    “无论如何,多谢公主的提点,以后公主出嫁,如果有机会的话,小女会将这份恩情回报给华妃娘娘。”裴元歌诚心地道。

    宇绾烟闻言大喜,如今她唯一挂心的就是生母华妃,她知道自己母妃子急,容易被人挑拨,对娘家又没有戒心,城府又浅。以前有她在身边提点还好,她这一出嫁,显然不能常常回宫,最担心的就是华妃会被人挑拨,或者陷害,做出自毁的事情来。现在裴元歌这样说,就表明紧要关头,她会想办法拉华妃一把。

    裴元歌聪慧沉静,尤胜于己,有她这个承诺,宇绾烟顿时安心许多。

    “如此的话,我代母妃多谢裴四小姐。”

    和宇绾烟分手后,回想着她所说的话,裴元歌慢慢陷入了沉思。

    刚才宇绾烟的神态言语,显得颇为诚恳,对她所说的话应该没有虚言,对她帮助不小,尤其宇绾烟提醒她药材的事情,可谓卖了个极大的人情给她,礼尚往来,她才答应会在紧要关头,帮华妃一次。现在看来,回萱晖宫后,她要小心谨慎,尤其注意饮食。不过,毕竟身在萱晖宫,又不能跟太后硬来,如果太后把药下在茶点中,要看着她吃下去,根本就无法推拒,最好的办法,还是想办法打消太后这个念头。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不行的,太后绝不会听,那就只有……

    裴元歌正想着,赵林忽然恭声问道:“裴四小姐,您遇到绾烟公主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太后?”

    闻言,裴元歌微微一怔。

    赵林笑道:“方才张德海公公已经吩咐奴才,在萱晖宫里,奴才一切全听裴四小姐吩咐,任您驱遣。”

    这应该是方才对皇帝献计所赢得的认可,裴元歌稍加思索,便道:“你只将你所看到的告诉太后就好。”宇绾烟应该不知道赵林是皇帝的心腹,只当他是太后的人,所以才会把她带远,不让赵林听到他们的谈话。如果赵林回去后没有把这件事禀告给太后,宇绾烟得知,必定能猜得出来,赵林恐怕是听命于她,并非忠心太后。

    这样一来,反而暴露了赵林,因此还是告诉太后为好。

    一路思索着要如何应对绝育药的问题,回到萱晖宫后,赵林先去见太后,随即太后果然宣她,问起了宇绾烟的事情,裴元歌言辞含糊,只隐约透漏是跟她和寿昌伯府原本的婚约有关,任由太后去猜想。太后以为宇绾烟是警告或者刁难裴元歌,倒也没有在意。谁知两人正说着话,裴元歌忽然面色苍白地昏倒在地。

    急忙请太医来诊治,说是体弱中暑,开了解暑的汤药便离开了。

    因为裴元歌正昏睡着,汤药暂时也无法下咽,太后吩咐紫苑楚葵好好照顾裴元歌,就离开了。紫苑楚葵满面忧色,悉心照料着,见裴元歌呼吸渐趋平顺,才松了口气。为了让裴元歌好好休息,紫苑拉着楚葵到了外间,忽然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道:“楚葵,我很担心。”

    楚葵神色不解:“你担心什么?”

    “你是后来才到的静姝斋,所以不知道。小姐小时候曾经大病一场,底子极虚,那些年我又不在小姐身边,府内是章姨娘掌权,她不敢明着苛待小姐,却暗地指使丫鬟们克扣占用小姐的份例,根本就没有补养,因为十年来,小姐的身体是越来越虚弱了,后来又因为镇国候府的退亲,大病一场,更是几乎掏空了。而且,更要紧的是……。”紫苑忽然顿口,咬着嘴唇不说话。

    听她说话说一般,楚葵也忍不住焦虑起来:“是什么呀?”

    “这件事对小姐来说,是个天大的秘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尤其不能让萱晖宫的人知道,不然……。”紫苑显得十分忐忑,犹豫不决。

    楚葵催促道:“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啊!难道我还会对小姐不利吗?”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当时小姐那场病虽然不轻,但更严重的是,章姨娘趁机暗害小姐,在她的汤药里下了美人泪,那是大寒之物,对女子身体尤其有害,能够让女子终身无法生育。”紫苑轻声道,“虽然后来解了毒,但是损害已经造成,小姐身体本就虚弱,又在病弱时被美人泪的药所激,我想,小姐恐怕这一生很难怀有身孕了。我没敢告诉老爷和小姐这个消息,但这件事压在我的心头,实在很难受。”

    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神色极为忧虑沉郁。

    楚葵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神色颓败,忽然急切地道:“会不会是大夫弄错了?其实没有这么严重的!”

    “你懂什么?小姐中美人泪之毒,是我诊治的!我的医术是跟着夫人学的,别的不敢说,但这种辨药认药,各种药的相生相克,我知道得绝不比坐堂的大夫少。”紫苑似乎感觉被怀疑了,有些恼怒地道,“当初谁都没发现小姐的汤药里混有美人泪,是我发现的,难道这还不能证明吗?这些天,小姐的药膳也都是我开方熬炖的,小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既然你能用药膳替小姐补养,难道就不能想办法……。”楚葵急得都快哭了。

    紫苑幽幽叹息:“我身受夫人大恩,如果能够治好小姐,哪怕让我拿命去换,我都愿意!可是,这些非人力所能逆转……。别的不说,小姐今日不过在太阳下走了会儿,就中暑昏倒,正是当初被美人泪伤了元气,才会如此虚弱。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再想想小姐的将来,实在是很难过!”

    说着,几乎垂下泪来。

    楚葵伸手揽住她,陪着她掉眼泪。

    但很快的,紫苑又擦掉眼泪,双眸郑重地看着楚葵,道:“楚葵,你要记住,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不能让萱晖宫的人知道,更不能传到太后的耳朵里,知道吗?”

    楚葵似乎被这件事惊得有些傻了,呆呆地问道:“为什么?”

    “你傻呀!”紫苑点了点她的额头,看看四周,低声而急切地道,“子嗣延绵是何等大事,就是寻常人家娶妻,也想要找好生养的,谁会愿意娶个不能有孕的女子?更何况是皇室!我看太后似乎有意想让小姐入宫,如果知道,小姐终生不可能有孕,肯定会反悔,这名声一出去,小姐往后怎么办?”

    楚葵这才反应过来,忙点点头,坚决地道:“你放心,我谁也不说!”

    然而,两人似乎都没注意到,窗外一道人影悄悄闪过。

    不一会儿,这话便传到张嬷嬷耳朵里,再有她转告给了太后。闻言,太后眉头一挑,道:“有这种事情?裴元歌本身就可能无法有孕?”

    张嬷嬷点头:“那两个丫头是这样说的。”

    “哀家也想起来了,那日路太医替裴元歌诊治时,曾经说过她幼时生场大病,因此底子虚,有不足之症。也说到有人开药膳替裴元歌调补,看来就是这个叫紫苑的丫鬟了,这点上,那个紫苑倒没有说谎。”太后想起前些时候的事情,倒是有些信了,“而且,美人泪的确是对女子身体有害,会导致终生难以有孕,裴元歌底子本就虚,又是在大病时被府里的姨娘动了手脚,因此坏了根本也是可能的,这丫鬟倒不是虚言。”

    宫中子嗣比寻常人家更要紧,因此对于能导致不孕的药材,太后清楚得很,知道紫苑所言无误。

    当时路太医也说过,为裴元歌开方熬炖药膳调养的人方子用得极精准,应该是个高手。若就是这个紫苑,那她的诊断,八成没有错,裴元歌恐怕真的无法有孕。

    “奴婢也听说,之前柳贵妃的赏花宴,也邀请了这位裴四小姐,结果裴四小姐身体虚弱,半路不适,这才没有去成。这样看起来,这位裴四小姐的身体底子的确不怎么好,虚得很。”张嬷嬷也道,却是更加验证了太后的猜想。

    “派人去打听下裴府的事情,看裴元歌之前病重时,是否真的被人做了手脚,下了美人泪。”太后吩咐道,等张嬷嬷安排好人手出宫,又转回来道,“若事情真是这样,倒是不用哀家动手,就能绝了后患。再说,听那两个丫头的言语,那个叫紫苑的似乎颇通药理,辨药认药都很精通,若是将药掺杂在茶点汤肴中,被她察觉出来,再告诉裴元歌,反倒不美了。”

    现在她正在对裴元歌示好,给她足够的甜头,让她贪恋,威逼利诱,双管齐下,更加确定地能够控制她争宠,若被裴元歌发现,她对她下绝育药,想要断绝她众生的指望,虽然裴元歌跟她身份悬殊,在宫中全无根基,不可能对她这位太后不利,但毕竟事关重大,难保裴元歌不会心生它念,绝望之下铤而走险,生出事端来。

    若裴元歌当真被裴府的姨娘所害,本就无法有孕,她又何必冒着暴露的风险,多此一举?

    “太后娘娘说得是!”张嬷嬷恭维道,又问,“那裴大小姐……”

    “嗤,裴元舞那里,待会儿就送补汤过去,好好地赏她!”太后漫不经心地道,“裴元歌这里倒不用急,毕竟年纪小,还有两年才能入宫,慢慢打听着,等确定了再做决定。裴元舞已经十六岁了,芳华正盛,本就能直接伺候皇上,这汤药绝不能含糊。不过,今年待选罢过,哀家在这个时候再送美人过去,名声不好听,且再过段时间,顺便吊吊皇上和裴元舞的胃口吧!”

    张嬷嬷笑道:“太后娘娘圣明!”

    就这样,晚膳时分,流霜流絮便从太后的小厨房中捧回了一盅银耳莲子汤,经过霜月院时,正巧看到紫苑从院子里出来,忍不住炫耀道:“紫苑姐姐,您这是去给四小姐去解暑的汤药吧?真巧,我是也从小厨房取这盅银耳莲子汤回来,这是太后特意命人为大小姐熬炖了这盅银耳莲子,里面加了许多珍贵的药材,是今日太后的娘家人来探望太后,特意送来的。没想到太后转眼就惦记着大小姐,命人熬炖了整个下午,十分的滋补!”

    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太后娘家人送来给太后补身子的珍贵药材,太后却赏给了裴元舞,还特意熬炖好,可见对裴元舞的看重。

    紫苑懒得跟她斗嘴,淡淡道:“那你还不快给大小姐送去,这在里磨蹭什么?”

    没有看到紫苑羡慕的眼神,流霜心里难免有些遗憾。最开始进宫的时候,太后对大小姐格外看重,反而是本来看重的四小姐给撇到了一边,连带着她们这些贴身丫鬟在萱晖宫也远比紫苑楚葵有体面,真可谓志得意满。只可惜,好景不长,也不知道裴元歌对太后下了什么迷药,又将宠爱争夺了过去,原本对采晴院逢迎阿谀的宫女太监,如今全跑去霜月院献殷勤了。

    这种心理落差,无疑是难受的,流霜在心里憋了许久,难得这会儿大小姐有补汤,四小姐却因中暑没有,流霜总觉得是大小姐压了四小姐一头,连带着她这个贴身丫鬟,也似乎比紫苑更有光彩,忍不住继续炫耀道:“紫苑姐姐,听说你很懂药材,不如替我辨一辨这汤里都加了什么药材,怎么珍贵,也好让我长长见识?”

    说着,揭开汤盅,朝着紫苑跟前递了过去。

    闻到香甜可口的香味中,似乎夹杂了淡淡的气息,紫苑心中一惊,面上却丝毫不露,没好气地道:“我要赶着给四小姐取解暑汤药,没工夫跟你闲磕牙!”说着,扭身朝着小厨房的方向去了。

    见她这幅模样,流霜流絮心头终于觉得舒坦了些,将汤盅带回采晴院。

    听说是太后特意为她熬炖的,裴元舞惊喜异常,她还担心,太后得了裴元歌的讨好,会不再理会她,现在看起来,分明还是记挂着她的,原本悬着半空七上八下的心顿时安稳下来,当即将一整盅的银耳莲子汤喝得干干净净。

    消息传到霜月院中,已经苏醒过来的裴元歌但笑不语。

    “奴婢确定,那盅银耳莲子汤里的确掺了能够令人绝育的药材,不过味道很淡,不容易分辨出来。因此,奴婢特别谨慎小心,将小姐的汤药和饮食全部检查过了,还好小姐这边没有。”紫苑将所谓的结束汤药倒在盆栽中,又将土翻了过来,遮掩痕迹,点上一炉香,驱散药味,这才继续压低声音道,“看来,小姐的计谋有了效果,太后真以为小姐身体不足,怕是打消这个主意了。”

    原来,这整件事都是裴元歌所布的局。

    所谓的中暑,只是紫苑配置的药材,让裴元歌出现中暑的症状,表明她身体的确很虚弱。然后通过中暑,再引出紫苑的忧心,故意跟楚葵说那些话。裴元歌早料定,太后疑心重,凡事都会穷根究底,虽然太医也诊断她是中暑,但太后说不定会多心,怀疑她有什么算计,尤其,霜月院的宫女太监居然都不在房间伺候,只留紫苑和楚葵,就更证明太后有疑心,定会派人暗自偷窥,看她们的言行有没有异样。

    于是,紫苑和楚葵便演了那出戏,故意让人传入太后耳中。

    首先,这让太后更相信裴元歌身体虚弱,中暑是真的;其次,则告诉太后,裴元歌年幼大病,又被裴府姨娘所害,本身就难以有孕,可以不用太后动手;最后则是点出紫苑懂得分辨药材,而且十分精通,汤药饮食中稍有不对,就能分辨出异样来,这样,太后如果给裴元歌下绝育药,暴露的可能就很大。

    三点相辅相成,目的就是要打消太后下药的心思。

    毕竟,裴元歌如今身处萱晖宫,想要完全隔绝萱晖宫的饮食根本不可能,若是做得明显了,又会被太后察觉,因此思前想后,裴元歌便安排出这场计谋,让太后以为她本身就不能有孕,身边又有个懂药的丫鬟,如果再给她下药,风险大而且也是无用功。

    当然,以太后的谨慎,定然会派人去打听裴府的事情,但妙就妙在,紫苑所说全是事实,裴元歌当初被下了美人泪,因此驱逐了桂嬷嬷,阖府皆知,只要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但裴元歌早就得到紫苑的提醒,中毒并不深,这点却是只有紫苑和裴元歌两人知道,绝对查不出来。

    所以太后最后查证的结果,只能更证明裴元歌的确无法孕育子嗣。

    再加上紫苑懂药,太后如今又在刻意拉拢示好裴元歌,种种考虑之下,太后绝不会再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做徒劳无功的事情。而如今,太后给裴元舞送去的银耳莲子汤里含有绝育的药材,她这边却寂无动静,说明裴元歌的计谋已经生效,太后暂时已经按捺下对她下药的心思。

    这件事宇泓墨提醒过她,她也本就在警戒,但说到底,还是要感谢宇绾烟的提醒,让她能够先发制人。

    至于裴元舞……。

    裴元歌眸眼微微变冷,裴元舞也算聪明人,偏偏一遇到争名夺利的事情就昏头,还真以为太后对她另眼相看,宽厚仁爱,也不想想,如今宇泓哲身为嫡长,又是叶家女子诞下的,太后岂能不尽心尽力地扶持他?其他的美人,不过是太后用来拉拢皇帝,稳固叶家地位的棋子而已,焉能不早作防备,避免她怀有身孕,诞出皇子来威胁宇泓哲的地位?

    刚进宫时,裴元歌还曾经暗中提点她,裴元舞却执迷不悟,还说她是嫉妒她得太后的宠。

    说起来两人还算有仇怨的,白衣庵遇袭时,在山林中推她,致使裴元歌差点丧命的凶手,有九成五是裴元舞。若非担忧裴府被她连累,裴元歌才懒得提醒她,既然裴元舞死命地要往火坑里跳,她又何必拦她?她倒是很想看看,将来有一天,裴元舞知道真相,得知她所以为慈爱,对她另眼相看的太后暗中下这样的毒手,断绝了她一辈子的指望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裴元歌想着,忍不住暗暗冷笑,到时候想必有趣得很!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通报,说太后来看望裴元歌来了。还没等裴元歌反应过来,太后已经带着张嬷嬷走了进来,将她按在床上,不许她行礼,笑吟吟地道:“你身体弱,好好养着,不用在乎这一时的虚礼。要是真想对哀家尽孝,就赶紧把身体养好,别再让哀家为你操心了。”

    语调十分柔和慈爱。

    裴元歌惭愧地道:“小女又让太后担心了。说起来一方面是小女病弱,另一方面也是小女有些惊吓,因此才会如此,让太后为小女操心,小女真是惶恐。”

    “受到惊吓?”太后神色惊讶,“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不成?”

    裴元歌忙摇头道:“太后娘娘误会了,小女是在游览御花园时,偶尔听到隔壁院落有人说话,说起那晚刺客的事情,说皇上所住的玉龙宫和九殿下所住的春阳宫血流成河,死伤无数。因为他们说得吓人,又让小女想到了当时被劫持,差点被那些刺客杀死的情形,惊出了一身冷汗,又因为失神,在太阳底下站得久了,这才会中暑昏倒。”

    太后淡眉微蹙,眼眸中陡然绽放出慑人的精芒:“你说,当晚皇上遇刺,情形十分凶险,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嗯,小女听那些人是这么说的,好像刺客挺厉害的,杀了很多侍卫,以及玉龙宫的宫女太监。幸亏皇上当时不像往常一样宿在玉龙宫,不然定会……。”裴元歌突然察觉到不妥,忙改口道,“定然会很受惊吓。听说后来查点人数,死了好几十的人,比九殿下的春阳宫还要惨烈。反正那些人说得好生吓人!”

    太后的身体猛地紧绷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好一会儿她才道:“别听那些人瞎说,你是不知道,这宫里的侍卫都爱夸大其词,把刺客说的厉害无比,把死伤情形说得严重无比,不过是为了邀功,证明自己救驾辛苦有功而已。实际上,恐怕没有那么严重!”

    “也是,当初禁卫军救小女时,跟那些此刻交手,看起来倒是斗得旗鼓相当,何况皇上所住的玉龙宫护卫?定然武功更是出类拔萃,怎么可能轻易让刺客闯入行凶?”裴元歌倒并没有多说,反而释然道,“还是太后娘娘圣明,多亏您的开导,不然小女就被那些人的闲言碎语骗了去!”

    太后微微笑着,抚慰了她几句,便起身回了寝殿。

    等到殿内只剩下心腹后,太后的脸色顿时彻底变了,铁青僵硬,浑身都气得发抖,喝道:“张嬷嬷,去给哀家打听清楚,前晚皇宫遇刺的情形,是否真如裴元歌所听到的,皇上的玉龙宫死伤惨重,比春阳宫更甚?”

    张嬷嬷知道事关重大,忙起身去安排人打听。

    太后独自坐在雕刻精美的刻千佛万寿图的紫檀木华床上,眼眸中射出恼怒已极的神色,紧握成拳的手不住地颤抖,胸口急剧地起伏着。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张嬷嬷匆忙的脚步声,太后抬眼望去,只见张嬷嬷神色颓败,言行慌张,牙一咬,道:“说!打听出什么结果来了?”

    张嬷嬷颤抖着道:“裴四小姐听到的一点都没错,当晚皇上的玉龙宫和九殿下的春阳宫情都十分惨烈,尤其是玉龙宫,几乎有一半的刺客闯入,出招狠毒,玉龙宫的护卫难以招架,几乎被屠杀殆尽,宫女太监更是一个不留,幸亏皇上当时不在宫内,否则恐怕真是结果难料啊!”

    尽避看到张嬷嬷神色时,太后就有所猜测,但真听她说出来了,却还是怒火中烧,猛地一拳砸在柔软的床铺上,霍然起身,忽然间感觉到胸口中似乎有着一股甜腥之气不住地上涌,又生生地咽了下去,但却按捺不住脑海中的眩晕空白,身体摇晃着又瘫坐了下去。

    张嬷嬷吓了一跳,忙上前替她揉着心口,劝慰道:“太后娘娘别急,这事未必跟皇后有关,说不定是那荆国刺客自作主张!”

    “若是荆国刺客自作主张,皇后和叶家焉能罢休,自会派人去跟他们理论!再说,若是荆国刺客自作主张,她又何必隐瞒哀家,早告诉哀家,让哀家想主意惩治荆国了,哪里会像现在,连裴元歌在御花园闲逛都能听到真相,却惟独将哀家瞒在鼓里,不就是做贼心虚,怕哀家知道她的算计吗?”太后怒气冲冲地道,只觉得那口心头之血又冲到了喉间,冷笑着道,“好个皇后,好个算计,一面利用哀家替她收拾烂摊子,一面想着除掉哀家。想一举刺杀皇上,除掉宇泓墨,然后扶持哲儿上位。这样一来,她就是太后,大权在握,皇帝是她亲子,到时候想要架空哀家这个太皇太后易如反掌!真是好算计,好谋划!”

    张嬷嬷顿时哑口无言,无法再替皇后辩解,只能拣话来劝慰开解。

    听着张嬷嬷的劝解,再想到这件事皇后置身深宫,根本无法联络荆国使者,必须要通过叶家才行,那叶家想必也知道皇后的算计,却照做不误……。枉她为叶家保驾护航这么多年,居然连告知她一声也不,就这样做,无非是因为皇后有个宇泓哲,能做将来的皇帝,而她这个太后已经日薄西山……。太后越想越怒,又顿觉心灰意冷,很快的,这股心灰意冷又化作怒焰,熊熊燃烧着她的心脏。

    “好!好!既然她要跟哀家斗,哀家就让她知道,不是坐上皇后这个位置就能稳当的,没有哀家的指点善后,她这个皇后什么都不算!”

    太后恶狠狠地道,再也按捺不住心头那股奋勇之气,只觉得喉间一腥,哇的一声呕出一大口鲜血来。

    “太后娘娘!”

    ------题外话------

    回来了,恢复万更,然后努力还债~o(n_n)o~话说,有亲们统计蝴蝶欠了多少字数的吗?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