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21章 担忧

重生之嫡女无双 121章 担忧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歌颔首领命:“是!小女这个故事,是从一本古书中看到的,叫做‘有二乞为友’,大概意思是说,从前有两个乞丐是好友,彼此无话不谈,但亲密如牙齿和嘴唇,也会偶有磕绊,两人有时候也是争执,彼此恼怒,厮打起来,乞丐甲可能会打得乞丐乙鼻青脸肿,乞丐乙也可能恼怒之下,几乎打断乞丐甲的腿,双方愤怒之时,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当冷静下来的时候,两人又会和好如初,仍然如先前般亲密。”

    “这样的好友,倒也有趣。”皇帝点头,微露笑意。

    “后来,乞丐甲因缘际会,参军立功,步步高升,成了大将军,威扬赫赫。偶尔经过一座城池时,却看到当年的好友乞丐乙。虽然乞丐乙仍是乞丐,大将军却并没有鄙视,依然将他视为故交好友,带入将军府,言谈一如往昔。乞丐乙也并没有把他当做大将军,依然当他是好友乞丐甲,彼此言谈无忌。结果有一天,两人又争吵起来,进而动手,大将军怒喝道,你给我去死!然后,就有一大群的护卫冲了进来,将乞丐乙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故事讲完了,裴元歌抬眼,静静地看着皇帝。

    乍听之下,是个平淡无奇的故事,但皇帝却微微蹙眉,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眼眸中原本的淡淡迷茫失神缓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惯常的清明幽深,

    同样的好友,同样的相处方式,前后却有着截然相反的结果。

    同做乞丐时,两人同样身强力壮,就算发生了争执,彼此动手相斗,打得再狠,彼此再恼怒对方,就算恨不得对方去死,却是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因为他们有着相同的实力,等到冷静下来,还能够继续是好友;而当乞丐甲成为大将军后,前呼后拥,侍卫侍从成群,一旦两人再发生争执,他恼怒乞丐乙,已经有了绝对压倒的力量,能够真的让乞丐乙死去,而这种力量,是乞丐乙无法反抗的。

    以前两人打斗再凶狠,冷静下来还能为好友。

    但现在乞丐甲恼怒时,乞丐乙已经丧命,就算乞丐甲冷静后再想跟乞丐乙和好,也不可能了。

    因为做大将军的乞丐甲,对乞丐乙有着绝对的生杀予夺的权利,双方并非处在力量对等的位置上。

    作为大将军的乞丐甲就有这种力量,何况他这个皇帝?

    真话大部分时候都是不够动听,甚至刺耳的,他这个皇帝也会恼怒,甚至有失去理智的时候,他拥有着比大将军更大的生杀予夺的权利,甚至,冒犯龙颜,本身就是大不敬能够处死的罪名,如果裴元歌永远对他说真话,他能够永远不恼怒得想要杀她吗?或者,不必杀,哪怕是责罚,或者只是厌憎,对裴元歌来说,都可能是灭顶之灾。

    因为她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保全自己,抗衡他这位帝王。

    人皆有气,皆贪恋生命……

    短短的一句话,平平淡淡的一个故事,包含着多少引人深思的道理?

    被故事点醒的皇帝立刻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不过因为裴元歌点醒得很隐晦,倒也没有不悦的感觉,倒是对裴元歌的机敏聪慧又多了一层认识。他刚才一时失态,说出那样的话,以裴元歌的立场,应该很难接话,答应不是,拒绝更不是,亏她转瞬间就能想到“有二乞为友”这样的故事,通过故事中的深意来提醒他。

    想了想,皇帝倒又微微地笑了。

    “你故事里的意思,是说不能永远说真话,那你讲的这个故事,岂不本就是真话?难道就不怕朕会一怒之下,命护卫将你拖出去乱棍打死吗?”

    裴元歌答道:“皇上英明睿智,既能体会其中的深意,又怎么会责罚小女?”

    “这句就又是砌词恭维的假话了。”皇帝叹道。

    知道皇帝已经清醒过来,裴元歌微微松了口气,微笑道:“皇上若是相信小女的话,那就是真话;皇上若是不相信小女的话,那就是假话。其实,并非逆耳的都是真话忠言,顺耳的也并非都是逢迎阿谀。真真假假,并非在于小女的话语,而在乎皇上的心。”

    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说,她说皇帝英明睿智,是出于真心。

    皇帝嘴角的笑意更深,摇头道:“真是个刁钻的丫头!朕听过许多阿谀逢迎的话,属你这句听得最顺心,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被你这么一说,朕几乎都要觉得,你是真的觉得朕英明睿智了。裴元歌,你灌米汤的本事不小,不在你的机敏之下!”微微地瞪了她一眼,转开话题道,“说正事,你告诉朕这些,想要朕做什么?”

    “小女初入宫廷,太后这边小女尚能进言,但皇后那边小女就鞭长莫及了。”裴元歌神色微敛,也换了说正事的表情,沉静地道。这是她最大的弱点,空有机敏才智,谋划算计,但因为在偌大的宫廷无人可用,因此想要做些什么,就必须与人合作,或者宇泓墨,或者皇帝,而眼前这件事,最好的合作对象,当然是皇帝。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这个弱点,同时也是她的依仗。

    因为无人可用,必须要与人合作,有这个明显的弱点在,纵然她表现出出类拔萃的聪明才智,也不会让皇帝感到备受威胁,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对她起防备警戒之心。

    皇帝点头:“朕明白了。”

    这句话的意思,无疑是说,皇后那边的事情他会安排。以皇帝对太后和皇后以及叶氏族人的防备和敌意,不可能在皇后身边没有安插眼线,大的动作不好做,但言辞挑拨这种事情想来绰绰有余。既然皇帝已经答应了,裴元歌也就放心地吁了口气。

    一直审视着裴元歌的皇帝忽然一怔,眉宇微皱:“你真的是裴元歌吗?”

    裴元歌一怔,茫然地道:“小女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裴诸城的女儿裴元歌,今年应该只有十三岁,你觉得你像十三岁的女孩吗?”皇帝凝眸问道,之前听她分析,献计,神色沉静,总会让人忽略她的容貌,只记住那双黑白分明的睿智双眸。

    现在说完了正事,再看她的脸,皇帝才突然想起,眼前的这个女孩应该只有十三岁。十三岁的孩子,或者天生聪慧细敏,能够察觉到太后和皇后之间的异样,但后面所献的计策,却是赤一luo一luo的心机和智谋,没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对人心的揣测焉能如此深刻,一针见血?

    “朕听说,你在裴府原本沉默守拙,容貌寻常,很少出院子,更少与外人接触,结果一场大病后却突然光彩潋滟,不止容貌,还有心计也是。虽然说你的容貌中的确带有稚气,但也许有的人天生容貌幼稚,可心机和谋算是遮掩不住年龄和阅历的。”皇帝眼眸微眯,静静地道,“朕绝不相信,你只是个养在深闺里的十三岁的女孩。难道裴诸城都没有怀疑过你吗?”

    裴元歌心中一跳,既没想到皇帝对她的事情所知甚详,也没想到皇帝会看出她的异样。

    “皇上,小女知道,有些话单凭言辞无法令人信服,但是,小女的确是裴元歌!”裴元歌低头思索许久,才慢慢地抬起头,一字一字力沉千钧,直直地看向皇帝。

    那双眼眸,如同冰雪从中拥簇的幽幽黑珍珠,光泽幽然,然而,却又似乎带着坦荡的真切和勇气,没有丝毫的胆怯、伪饰或者欺瞒。能够这样坦荡荡地看着他的眼睛,似乎表明了她的绝对信心和理直气壮……。皇帝沉吟着,虽然脑海中仍然有着许多疑虑,但莫名的,心中却相信了她的话,相信她的确是裴元歌!

    不过,就算她不是裴元歌又有什么要紧?

    真正要紧的是,她是能够为他献策,并以身为饵对付太后和叶氏的人!皇帝沉思着,道:“好了,你可以下去了,以后有事就通过赵林禀告朕。”

    等到裴元歌远去,望着她纤弱还未长开的身形,皇帝莫名的又想到了她所讲的“有二乞为友”的故事。转过头,眼眸凝视着身侧的映日荷花,在酷热的阳光下,却纯洁净白得宛如冰雪,一时间忽然想到了无数的事情,竟然微微有些出神,许久才轻声道:“张德海,你说是做乞丐的乞丐甲开心,还是做将军的乞丐甲开心?”

    张德海不想勾起他的心事,陪笑道:“当乞丐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什么开心?”

    “你连裴元歌都不如,越来越不敢说真话了。”皇帝缓缓地道,言语之中却并无怒意,有些惘然地道,“将军起居奢华,出入拥簇,可朕猜,只要他是个有心的人,总有一天会觉得,还不如做乞丐时好,固然有百般苦弱,心中却知道自己有个能打架能和好的好友……”

    目光望向蔚蓝天空,白云深处,隐隐地浮现出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裴元歌离了荷塘檐亭,只觉得里衣几乎被汗水湿透,但有赵林在旁,不敢表露出心中的如释重负。皇帝的心思瞬间百转,或喜或怒全然无法猜度,已经让她很耗费心神了,刚才的情形又让她多了一重担忧……边想边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裴四小姐请留步。”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呃,请亲们无视吧……明天回去,然后恢复万更,另外开始还债……欠债累累的蝴蝶艰难地挥动翅膀飞过……。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