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19章 帝王震惊,元歌的敏锐

重生之嫡女无双 119章 帝王震惊,元歌的敏锐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太后之所以能够胁迫她,不只是因为她是太后,更重要的是,她身后有着实力雄厚的叶氏的支持。只要叶氏不倒,就永远不可能对太后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皇帝对太后十分恭顺,从不愿意跟她翻脸,不仅仅是因为孝道,更是因为顾忌她身后的叶氏。

    想要扳倒太后,就必须除掉叶氏这个庞然大物。

    这是皇帝跟太后的争斗,是朝堂的诡谲漩涡,这其中能够让裴元歌插手的余地很小。她曾经以为,在很长时间内,她所能做的,大概就是将太后和皇后的行踪禀告给皇帝,只是一个监视的眼线,而无法起更大的作用。但现在,听着太后和皇后的对话,看着两人的神情,她终于发现,前朝的争斗固然能够影响后宫的荣辱,而后宫的争斗也能影响前朝的兴衰。

    而现在,就有一个绝妙的机会,能够削弱叶氏的力量。

    不过,裴元歌现在有的,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想要付诸实践,打击叶氏,还需要很多情报,缜密的分析,更需要宇泓墨和皇帝的支持。

    但至少,她已经有了头绪,有着施展的余地。

    裴元歌认真地倾听着太后和皇后的话语,寻找支持自己猜想的证据,在心头慢慢地思索着。等到陪太后用过午膳,回到霜月院后,趁着别人不注意,她悄悄地走近一个打扫的丫鬟身边,低声道:“告诉九殿下,我有要事要见他!”然后又扬起声音道,“可惜这些花儿,昨天还红艳艳的,今天就凋零了。你打扫的时候小心些,别碰到了树枝,弄得好好的花儿也枯了。”

    昨晚分手前,宇泓墨曾经告诉她,如果有事,可以通过这个叫香翠的丫鬟联络他。

    香翠继续打扫着庭院里凋零的花瓣,恭声道:“奴婢遵命。”

    打扫完花坛边的枯萎花瓣,香翠手中的笤帚忽然坏了,她起身出去调换,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后回来,继续打扫,经过裴元歌所在的窗台时,飞快地道:“九殿下说,请裴四小姐半个时辰后到御花园去,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引您去见九殿下。”然后又默默地扫着地走远了。

    自从裴元歌向太后表明投效之意后,她在萱晖宫的行动就变得很自由。

    于是,半个时辰后,裴元歌借口烦闷,带着紫苑楚葵朝着御花园而去。时值盛夏,草木繁盛,浓翠如海,各色时令鲜花绽放得如火如荼,繁华似锦,为这炎热的夏季再添三分热烈之意。裴元歌挑着凉清爽之路走着,经过一架紫藤花缠绕而成的长廊时,眼前忽然人影一闪,宇泓墨俊美无铸的容颜便映入眼帘。

    裴元歌早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紫苑楚葵却没想到会见到九殿下,被他吓了一跳。

    “我找人绊住了跟踪你的萱晖宫宫女,现在跟我来!”

    看到裴元歌清丽绝俗的容颜,宇泓墨的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嘴角弯起一抹笑,抢先在前领路。他对御花园的路径十分熟悉,七拐八拐之后,便来到一处极为隐蔽的假山群中,寻了处不易被发现的角落,又拍手命暗卫去放风,这才笑着问道:“找我什么事?”

    “有些事情想要问你。”裴元歌也让紫苑楚葵到附近看着,随即开门见山地道,“我想知道,皇后是不是经常要到萱晖宫请安?而且每次都会坐很久,会跟太后单独谈话?”

    宇泓墨不明其意,却仍然答道:“太后借口年迈,让皇后和众妃嫔不必天天请安,但皇后差不多每天都要去,有时独自前去,有时与妃嫔结伴。但正如你所说,每次皇后都跟单独跟太后谈话,不知道她们谈些什么,时间有长有短。叶家曾经以此为借口大肆造势,盛赞皇后的孝心贤德。不过,这也很寻常,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都是叶家人,利益攸关,亲密些也是常事啊。”

    “那么,皇后的行事呢?”裴元歌追问道,“是不是时而愚钝,时而高明?”

    “皇后这个人很有些愚钝鲁莽,又爱掐尖要强,摆皇后架子,小事上行事绝不算高明。至于大事,也曾经因为处事不当闹出些事端,但最后关头总能收场善后,倒也没出过太大的乱子。总的说起来,是小错不断,大错不怎么犯,我和母妃都猜想,背后肯定有太后在指点迷津,毕竟都是叶家人,生死荣辱相系。想要对付皇后比较简单,但要算上她背后的太后,那就事倍功半了。”宇泓墨叹息,随即又关切地问道,“怎么突然问起皇后的事情了?我听母妃说,今天皇后拿昨晚的事情刁难你,是不是她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你要对付她?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想想办法。”

    他知道现在裴元歌的处境敏感危险,因此时常提心吊胆,生怕她会出事。

    “皇后是有刁难我,不过被我设计,让太后推掉了。”裴元歌漫不经心地道,“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让你帮我想办法,而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想请你帮我参详参详,看可行不可行。毕竟,这件事我只能做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得靠你和皇上了!”

    听说裴元歌暂时无恙,宇泓墨顿时放心,饶有兴趣地问道:“什么办法?”

    裴元歌附耳,低声说了一通话。

    随着他的话语,宇泓墨的神情从最初的饶有兴趣,到惊讶,再到震撼,赞叹,眼眸中陡然绽放出无限光亮,潋滟生辉,看向裴元歌的眼眸中充满了赞赏和欣喜。但听到最后几句话时,却突然面色一变,猛然摇头,断然道:“不行,若这样做,皇后必定恨你入骨,会想方设法地除掉你!这样太危险了!”

    “可是,只有这样做才能算计皇后,现在的情形,我是最好的诱饵,不是吗?”裴元歌明白他的心思,柔声劝慰道,“即使不这样做,皇后也已经把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地想要除掉我,早晚会算计到我身上来,我这样做,只是先下手为强,化被动为主动。”

    “还是不行!”宇泓墨思索了会儿,犹豫着拒绝了。

    “九殿下,我明白你对我的一番好意,可是,置身皇宫这个漩涡中,本就是危机四伏,我处在这样的位置,又怎么可能丝毫都不必受风霜雪雨呢?这时候,我不应该因为畏惧而缚手缚脚,应该要勇敢地迎上去,在风口浪尖为自己打开局面,找到曙光和升级,不是吗?”裴元歌凝视着他的双眼,诚挚地道,“虽然我是裴府的嫡女,父亲对我疼爱异常,但我并不是温室中的花朵,我能应付很多的事情和风浪,请你相信我,好吗?”

    宇泓墨一怔,猛然无语。

    的确,她不是温室中的花朵,她有足够的聪明才智为自己谋算,只是……只是他希望,她可以不必动用这些聪明才智,也能够平安喜乐地过一辈子;只是他希望,他能够替她抵挡一切风霜雪雨,让她能够生活在温室中,不必为外界的酷暑冷寒所侵袭;只是他希望,他所喜欢的女孩,能够不必呕心沥血地谋划,算计,也能够有着由衷灿烂的笑意,天真娇憨真正如同十三岁的女孩……

    然而,凝视着元歌如此坚定从容的双眸,听着她温和淡静的话语,心中却有着别样的情愫在翻滚。

    也许是他错了……元歌从来都不是笼中的金丝雀,她从来不会被动地等待着别人的施舍和怜悯,保护和周全,她聪慧、敏锐,能够洞察先机,凭借自己去营造对自己有利的局面,无论多艰难的处境都会竭尽全力去拼搏,永不言弃。

    也许正是这样与众不同的元歌,才会打动他。

    因为他们都在荆棘丛中奋力拼搏,凭借自身,努力周旋,要为自己打开局面!

    拼搏的过程是苦的,每一步前行都充满了汗水和血泪,但是哭中亦有甘甜,因为他们是靠自己走出来的,虽然艰辛却也扎实,因为他们心中都有信念,都相信自己绝对能够打拼出结果,能够走到自己所希冀的美好结果!

    “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其实,不止是富贵,很多东西都需要拼搏,需要险中求,比如自由,比如安全,比如海阔天空。我不想做太后的棋子和傀儡,所以我就必须要面对这些危险!”裴元歌浅浅微笑,“如果九殿下真的为我好,就请相信我,然后竭力地助我达成我的谋划!罢才你的神色和目光都告诉我,我的计划是可行的,是不是?”

    嶙峋的假山群中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两人浅淡的呼吸。

    许久,宇泓墨幽幽叹息,有些懊恼地道:“我也算伶牙俐齿的,怎么却说不过你呢?”

    “因为置身皇宫这个漩涡,就不可能置身事外,想要得到什么,都要去努力拼搏,这个道理,九殿下您比我更清楚!”裴元歌嫣然一笑,眼眸中似乎闪烁着某种光华。对于宇泓墨的处境和情形,她并不清楚具体的经过,也没有刻意打听。但是,经过李世海的事情,以及以前一些零碎的片段,隐约也能猜到些情由。

    听出她话语中隐含的深意,宇泓墨眼眸微微凝定,旋即微微一笑,风华绝世:“好吧,我能做些什么?”

    “这件事不只需要九殿下您的帮助,但更需要皇上的认可和协助。现在正是最佳时机,时间不容延误,但是我本身并没有跟皇上联络的方式,所以请九殿下帮忙,告诉皇上,我想要见他!”裴元歌轻声道。

    宇泓墨眉头微蹙:“你确定吗?”

    “我确定。”裴元歌肯定地道。

    告诉父皇,这实在是一步险棋,但是,宇泓墨仔细思量,这件事如果能够得到父皇的认可和协助,的确能够事半功倍。而且,现在元歌处境尴尬,父皇虽然接受她的投效,但心头未必没有见疑之意,这个时候,元歌最应该的就是坦白,的确不适合自行其是,因此必须要告诉父皇才是。宇泓墨稍加权衡,便点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如果有消息会告诉你!”

    恋恋不舍地看了眼裴元歌,却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立刻离开去见皇帝。

    裴元歌微微地松了口气,虽然她觉得自己的计划应该可行,但毕竟才刚入宫,对宫中的情形所知不多,未必能够准确看清形势,所以她要找宇泓墨商量。有了宇泓墨的认可和肯定,就多了几分把握。现在就看,她能够说服皇帝,按照她所献的计策行事了。

    暂时不想回到霜月院那个牢笼,裴元歌带着紫苑楚葵,寻了藤蔓盘绕,凉寂静的长廊坐下

    裴元歌跟紫苑楚葵说笑着,忽然遥遥地看到一个萱晖宫的太监走过来,恭声道:“裴四小姐,太后娘娘听说您在御花园游览,怕您不熟悉路径,所以派奴才前来为您领路识径,如果您已经休息好了,请随奴才前来!”

    裴元歌看着那个太监,轻声道:“有劳公公带路。”

    她认得这个太监,不止是因为他是萱晖宫近身伺候太后的赵公公,更因为他就是上次太后寿宴时送她出宫,结果却将她带到皇帝跟前的那个太监。这位深得太后信任的赵公公显然是皇帝的人,恐怕是宇泓墨已经将话带到,所以皇帝传信赵公公找借口出来,带她前去见皇帝。

    皇帝正在一处八角檐亭赏荷,荷叶田田,莲花洁白如雪,空气中弥漫了水的清爽净澈,以及荷的清香优雅,静谧芬芳,沁人心扉。

    紫苑和楚葵遥遥地就被拦阻,裴元歌孤身来到皇帝跟前,福身道:“小女参见皇上!”

    “泓墨说你要见朕!”皇帝临水而坐,感受着四周淡淡的荷香,静静地看着裴元歌,“上次太后寿宴,赵林将你带到朕的跟前,你该知道,赵林是朕的人,为何不托赵林传信,而是要泓墨转告朕?”

    裴元歌恭声道:“小女虽然得知,但未经皇上同意,不敢私自联络赵公公!”

    “你倒是谨守本分。”皇帝审视着她,淡淡地道。

    皇帝的语调听不出喜怒,似乎是赞赏,又似乎含着其他的深意,裴元歌仔细地揣摩着,沉声答道:“小女素来谨守本分,只愿安守自己所能拥有的天地,平静度日,从来不会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更无心攀附荣华,若非逼至绝路,无路可退,绝不会妄起事端,滋生是非,还请皇上明鉴。”

    这话似乎是在说她现在的处境是逼不得已,又似乎有弦外有音。

    皇帝眸光幽暗深邃,许久之后缓缓道:“以后如果有事,可以托赵林转告朕,这是朕许你的。”顿了顿,便将话题转回正事上来,“你这样急匆匆地要见朕,有什么事?”

    裴元歌先将今日太后和皇后的言谈,一字不差地转述出来。

    这是皇帝现在要求她做的事情,监视太后的言行,不定时地向皇帝禀告。

    皇帝静静地听着,眉宇微蹙,眸露深思,手指微微地在栏杆上敲打着,似乎在沉思什么,好一会儿才道:“除此之外呢,你还想说什么?”皇后和太后的这些话的确对他有用,但以裴元歌的沉静子,不会为这种事情就匆匆来报,必定还有其他的事情。

    裴元歌咬咬牙,道:“小女斗胆问皇上一句话,您要对付太后和叶氏吗?”

    这个问题显然逾矩了,皇帝眸色微沉,盯着她不说话,良久方道:“你怎敢问朕这样的问题?”

    “因为小女必须问,如果皇上有心要对付太后和叶氏,接下来的话小女才能继续说。皇上若没有这个心思,那下面的话,小女就不该说了。”感觉到皇帝的话语中似乎喊着恼怒,裴元歌也知道自己逾矩,已经触怒了这位帝王。但是这个问题她必须问,必须从皇帝这里得到明确的答案,将这一切开诚布公,接下来的话题才能够顺利进行。

    “若是别人问朕这个问题,朕会以妖言惑众,离间朕与母后关系的罪名,将他拖出去斩首!”皇帝冷冷地道,凝视着裴元歌微微僵硬的身体,神情有些冷凝。他对裴元歌的确有种特殊的感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容许她不知天高地厚,逾越雷池。不过……。皇帝忽然垂眸,微微叹息,道:“你说吧!”

    这无疑于默认了,他有对付太后和叶氏的心思。

    要对付太后和叶氏,这种话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人跟前说起,最多只是不置可否,连这样的默认都没有过,避免被人抓到把柄,至于亲信如张德海等人,即使他不说,他们也能够明白,根本不必言明。就算是裴元歌,在她面前暴露过他跟太后有嫌隙的事情是一回事,但是承认他有对付太后和叶氏的心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是……

    “小女想说的是,小女这里有一计,或许能够削弱叶氏的实力,只是需要皇上认可并协助小女。”裴元歌沉声道。

    皇帝有些明白裴元歌为何要问他那句话了。不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不开诚布公地把这件事说清楚,接下来的话题根本就没办法继续。因为,她接下来所要说的话,赤一luo一luo就是要对付太后和叶氏,这已经无法凭借暗语遮掩,而只能明白地说出来了。

    微微皱眉,皇帝淡淡地道:“朕想,但是朕现在还没有把握。”

    “小女明白,叶氏实力雄厚,太后久居宫廷,手段高明,又有一个孝字压着皇上,若没有十足的把握,的确不宜与叶氏正面相抗,只能静待时机。”裴元歌侃侃而谈,“但是小女所想,不必皇上动手,外界的力道再大,也不如内部的分裂和内讧更能损耗实力,皇上有没有想过离间叶氏内部的势力,让他们彼此对抗,彼此相杀呢?”

    “皇后身为国母,上有太后相助,下有皇子傍身,华妃无法相抗。”皇帝简洁地道,既然承认有对付太后和叶氏的心思,他也不再遮掩,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他何尝没有想过让华妃和皇后内斗,但是有太后的指点,华妃和皇后最多有些摩擦,却很难造成叶氏的内耗。

    裴元歌抬眼,眸眼清澈:“皇上,小女说的不是皇后和华妃,而是太后和皇后!”

    “太后……和皇后?!”皇帝眼睛微眯,原本微有些慵懒的靠姿立刻停止起来,神色凝重,随即又微微一缓,继续靠在美人靠上,静静地道,“皇后生下五皇子,是正统所在,也是太后和叶氏最大的希望所在,虽然愚钝,但是却对太后言听计从,两人可谓一体,很难离间。”

    言语之意虽然否定,但语调中却多了几分郑重。

    裴元歌摇摇头,道:“皇上,小女不这样认为。以小女今日的所见,皇后似乎事事都会禀告太后,但如果她真的对太后言听计从,处处都谨记太后的吩咐,那以太后的精明机敏,早就应该将皇后调教出来。皇后的所作所为,断不会是今日这般情形。皇后会为了雪果膏与赵婕妤起争执,心思如此,就说明她并没有听进去太后的话,相反,她并不认可太后的话,所以才会依然自行其是!”

    皇帝眼眸中精芒一闪,猛地坐直了身体,震惊地看着裴元歌。

    的确,如果皇后处处听从太后的吩咐,谨记太后的叮嘱吩咐,三十年了,行事怎么可能还是这般模样?小错不断,大错上有太后在紧要关头指点收拾才能不出乱子。也就是说,对皇后来说,只有在遇到她解决不了的难题时,才会听从太后的吩咐,而平时的情况下,根本并未理会太后。太后那样敏锐的人,又怎么会感觉不到这点,不过是看在叶氏的份上,才会在紧要关头拉皇后一把,但心里又怎么可能舒服?

    这样的两人,绝对有心结!

    而他,却只注意到皇后和太后的利益一致,危难关头共度难关,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地方。不,不只是他,柳贵妃、宇泓墨,还有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离间太后和皇后的关系……。但是,裴元歌却注意到,而且推测出两人的关系并不如表面所见的和谐!

    这个女孩,真是好敏锐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