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18章 太后的弱点【手打更新】

重生之嫡女无双 118章 太后的弱点【手打更新】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哪里还用打听,这件事,在早朝前就传遍朝堂了。”皇后神色恼怒,气急败坏地道,“温璟阁和几个文臣今早上朝时,正好遇到李世海被一个中年汉子殴打,温璟阁上前拦阻询问,那汉子说,说——”皇后脸色微红,不知是气还是羞于出口,最后道,“说他常年生意奔波在外,李世海却跟他妻子……。今天凌晨,那汉子归家,将两人逮个正着,一怒之下,就拎根门闩追着李世海打了出来。”

    太后眉头紧皱,深思不语。

    “当时李世海衣衫不整,旁边还跟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女人不住认错,当着温璟阁和一众文官的面,其中还有个本就是御史台的御史,又引来了京城巡卫,无论如何遮掩不住,就这么传扬开来。早朝上御史弹劾,温璟阁参奏,还有人说,”皇后说到这里,恨得将手中的茶盅“砰”的一声掷在地上,摔个粉碎,“还有些居心叵测的人私下传言,说李世海是哲儿推荐的,一丘之貉,都是道德败坏!”

    临江仙之事过去得还没多久,才刚有平息的迹象,这会儿又被李世海的事情掀起,谣言愈演愈烈。

    也难怪皇后会如此恼怒!

    太后也十分不悦:“你们要推举人也该推举个有分寸的,怎么会找李世海这种不分轻重的人?如此重要的关头,应该要谨言慎行,不被人抓到把柄才是,他倒好,居然做这种事情!”

    皇后分辩道:“妾身和哲儿岂是这般不辨是非的人?父亲早派人问过李世海,他说他虽然与那女子有染,但总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哪能在这时候做这种糊涂事?昨晚他明明是在李府歇息的,也不明白为何一觉醒来会出现那女子的家里,又偏偏这么巧,那女子的丈夫此时归来,恼怒不已,追打之下,竟然正好撞在了温璟阁的轿子前。以臣妾说,天底下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情?分明是有人存心陷害,设计安排,就是为了不让李世海坐上禁卫军统领这个位置。偏皇上偏听偏信,丝毫不给李世海辩解的机会,乾纲独断,褫夺了他的官职,放逐出京,永不录用。”

    “哼,被温璟阁和一众官员撞个正着,人证物证俱在,皇上难道还能维护这么个德行败坏的人?”太后恼怒地道,恨铁不成钢地瞥了皇后一眼,“算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个李世海已经废了,再追究也没意思。现如今禁卫军统领这个职位,皇上委派了谁?”

    被太后这一瞪,皇后心头暗自恼怒愤恨,却仍然答道:“还没有指定人选,现在有副统领王贤敬暂时统御,不过这个王贤敬资历和威望都不够,不可能提拔为正统领。但这样暂代总不是办法,迟则三个月,快则一个月,必定是要拟定人选的。但除了李世海,现如今再没有合适的人选。”

    太后揉着太阳穴,苦恼不已。

    作为太后,作为叶家人,对于叶家在朝堂的情况,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得清楚透彻,叶家的软肋就在军权兵权上,偏偏努力了这些年,也没有能够拉拢到好的人才,这个李世海只是中上,却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拉拢到叶家旗下,却偏偏就这样被废了!这件事的安排设计,跟当初设计哲儿的手法相似,八成就是宇泓墨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拦阻她叶家的人接手禁卫军统领!

    想到这里,太后怒火中烧,这个宇泓墨,实在太阴损狠毒,居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偏偏又直指要害,灵验无比!偏就这么巧,昨晚他正好不在春阳宫,躲过了荆国刺客那一劫,不然又哪里会有现在的烦心事?

    这个祸害,定要找机会除掉才好!

    皇后看了眼裴元歌,试探地道:“母后,不如举荐寿昌伯府——”

    “胡闹!”太后瞪了眼皇后,净会出馊主意!

    经历裴府一事,寿昌伯府的名声现在又能好到哪里去?才举荐和李世海闹出这种德行败坏的事情,又要举荐正声名狼藉的寿昌伯府,别人会怎么看待叶家和哲儿?定会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反而连哲儿的名声也要再蒙一层羞,这个皇后,是要帮哲儿,还是要害哲儿?

    “算了,暂时无人无用,虽然禁卫军统领这个位置很重要,却也只能搁置了。”尽避心头有着无限愤恨怨怒,无奈麾下无人,太后也只能无奈叹息。

    哼,训斥了她一顿,最后不也没有好的办法吗?皇后愤愤不平地想着。

    裴元歌在旁边歪着脑袋听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看起来煞是天真可爱,似乎全然不太能听懂她们的话,心中却不停地思索着。毫无疑问,李世海的这件事绝对是宇泓墨安排的,短短几个时辰内,他就能打听出李世海的私隐,巧妙安排,连环设计,将李世海弄得身败名裂,这份心机能力,不可谓不厉害。只是……。她心头有着深深的忧虑,虽然这件事看起来似乎是巧合,但太后和皇后应该都能猜到是宇泓墨在幕后幕后安排,这样一来岂不更加记恨他?

    随即一转念,便又笑自己的痴傻。

    临江仙的事情,宇泓墨弄得宇泓哲名誉扫地,昨晚太后和叶家勾结荆国死士,想要刺杀宇泓墨,双方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等等,昨晚的事情……。裴元歌忽然心头一动,昨晚的事情虽然已经跟理出一个大概的脉络,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倒是听了刚才太后和皇后的话,裴元歌的心里隐隐约约地浮起了一个念头。

    “还有一件事,母后,您也该管管那个赵婕妤了!”说到这个,皇后比方才更加气恼,毕竟,能捧李世海坐上禁卫军统领固然好,但即使坐不上,对叶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对皇后本身更是没有多少影响,但赵婕妤的事情就不同了,“母后您知道她今天有多嚣张吗?西北炎国进宫来的雪果膏,皇上赏给了臣妾,结果今天被她看到,居然说什么她身子正虚,太医说需要以雪果膏进补,话里话外挤兑着要臣妾给她。偏皇上也偏帮她,说什么她有身孕,臣妾应该格外体恤,最后命人将雪果膏赏赐给她!臣妾堂堂皇后,居然被一个婕妤欺辱,传扬出去成何体统?”

    说着,心中越发怨恨。

    “这赵婕妤的确太过嚣张了,不过她如今怀有身孕,皇上就算凡事多偏了她些,也是正常。”太后有些厌倦地道,身为皇后,应当以大局为重,些微小节,根本不必理会。这个皇后倒好,处处都掐尖要强,争风吃醋,偏偏连摆平这种小事的本领都没有,居然好意思告到她这里来?

    裴元歌看看皇后,再看看太后,心头一动,忽然开口道:“皇后娘娘身为国母,又有五殿下傍身,岂是一个婕妤所能撼动的?且不说赵婕妤能否生下龙子,就算生下来了,也未必就能成器。皇后娘娘何必跟赵婕妤较真呢?不过是雪果膏,赏给赵婕妤就赏给她了,就算传扬出去,别人也只会说,皇后娘娘体恤婕妤,贤德大度,倒是赵婕妤恃宠而骄了!”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又忍不住横了皇后一眼。

    这个傻侄女,也做了近三十年的皇后,居然连裴元歌的见识都不如!

    雪果膏虽是贡品,却也不算什么,赵婕妤有孕想要争宠,皇后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赏给她,以示荣宠,以及她这个皇后的大度。毕竟,以叶家的权势,又有哲儿,任谁也不会觉得皇后会畏惧赵婕妤,只会称赞皇后贤德大度,体恤嫔妃,就算再皇上那里,也能落个好印象。皇后倒好,居然闹到皇帝出面,亲口下旨将雪果膏赏给赵婕妤,这样一来,倒是让所有人都看清楚,在这件事的立场上,皇帝是偏向赵婕妤,才真正落了皇后的颜面!

    裴元歌十三岁的孩子都能看透的得失,她这个皇后偏偏看不透,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

    赵婕妤之所以能够横行,其根本就是因为她怀有身孕,可能会诞下龙子,若是生下公主,或者没了身孕,又怎么能骄横得起来?皇后如果真的要对付赵婕妤,就应该在赵婕妤的身孕上做手脚,而不是为了一个雪果膏闹得众人皆知,还告状告到她这个太后跟前来!

    真是成何体统?

    太后对皇后的不满越来越深。

    裴元歌这一插话,太后固然满意,皇后却是更加恼怒起来。她本就对裴元歌深怀敌意,现在裴元歌话里的意思,隐约是在指责她身为皇后却小肚鸡肠,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哪里还能忍受?若非顾忌太后对裴元歌的器重,这会儿都忍不住要命人将裴元歌带下去责罚了。

    然而,皇后终究城府不够,气冲冲地道:“本宫身为皇后,威势尊严何等要紧?要是赵婕妤小小一个婕妤都能欺到本宫的头上,本宫又如何统御六宫,母仪天下?”才刚说到这里,心头忽然一阵气苦,这近三十年来,她虽然身为皇后,上面却还有个太后,处处掣肘,又哪里能够谈得上统御六宫,母仪天下?恼怒之下,脱口而出道,“既然裴四小姐说得这样轻松,不如你来替本宫应对赵婕妤?”

    裴元歌慌忙跪倒在地,怯弱地道:“小女愚昧,出言冒犯了皇后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太后正是拉拢裴元歌,收心之时,何况她本就对皇后手段不满,觉得裴元歌所言极对,也不等皇后开口,就将裴元歌扶将起来,嗔道:“你这孩子,本是一片劝慰的心思,是为皇后着想,皇后和哀家岂能不知?皇后跟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瞧把你吓得!你诚心劝慰,是一片好意,皇后堂堂国母,岂能因为这个恼你,责罚你?”

    话里虽然给皇后留了颜面,心中对皇后的愚钝却是越来越深。

    听着太后这般维护裴元歌,皇后心头越发嫉恨,还没入宫就敢教训她,又有太后护着,皇上也中意,若是入得宫来,给皇上再吹吹枕头风,这皇宫还有她这个皇后的立足之地吗?忽然想起自己方才所说的话,心中一动,忙堆起笑意来,道:“太后所言甚是,你一片好心来劝慰本宫,本宫岂能不知?又怎么会责怪你?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这弯拐得煞是生硬,听得太后和裴元歌都是一怔。

    裴元歌立刻接口道:“皇后娘娘贤德大度,是小女妄自猜度,还请皇后娘娘恕罪。”神情言辞之中,赔罪道歉之意十分诚恳。

    “无罪无罪!”皇后笑眯眯地道,转向太后道,“裴四小姐年纪虽小,却是十分通情达理,顾大局,知进退,冰雪聪慧,难怪母后如此疼爱看重她。臣妾身居皇后之位这许久,倒是还没有她看得清楚,臣妾真是十分惭愧。”

    太后对自己这个侄女认知透澈,知道她是个愚钝却又掐尖要强的人,这会儿居然自认不如元歌?

    “母后也知道,如今赵婕妤气焰十分嚣张,臣妾愚钝,无法钳制,也不能总是来劳烦母后。既然裴四小姐如此为本宫着想,你又是个冰雪聪慧的,又得母后和皇上喜爱,不如你来替本宫除掉这个祸患,如何?若你能为本宫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本宫自然会感激你,倚你为臂膀,将来一个妃位是少不了你的。这样一来,本宫和母后也能相信你的真心,母后,您说是不是?”

    皇后言笑嫣然,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极好。

    太后器重裴元歌的心思,皇后心知肚明,不过就是用美人来拉拢皇上,巩固叶家的地位。这在皇宫是极常用的手法,不过,为了防止手中的美人将来做大,反而成为威胁,一般都会在手中留下个能够掌控威胁她的把柄。现在正好利用裴元歌除掉赵婕妤,以这件事为把柄,方便以后挟制裴元歌,想必太后不会反对。

    现在赵婕妤是她的眼中钉,裴元歌也是肉中刺,何不让这两个人斗得你死我活?

    至于以后……。皇后心中暗自算计,赵婕妤虽然可恨,但毕竟怀有龙胎,等赵婕妤倒台后,自己再将这件事揭发出来,裴元歌必定死罪难逃。到时候就算太后察觉她的用心,木已成舟,裴元歌和赵婕妤已经双双倒台,难道太后还能为了个裴元歌废了她这个皇后不成?

    一举除掉两个心腹大患,何乐而不为?

    看着皇后的神态,眼眸中闪烁的光芒,裴元歌就能猜的出来她心中的想法,这位皇后只怕不是想要自己为她除掉赵婕妤,而是想一箭双雕,想让自己为她除掉赵婕妤,然后再用赵婕妤的事情除掉自己。心思微转,将目光看向太后,见她沉吟不语,就知道太后意动了。

    毕竟,太后看中的就是自己的聪慧,又怎么可能不防备这份聪慧呢?

    谋害皇嗣,无论有什么理由都难逃死罪,有这个要命的把柄在太后手里,她裴元歌如果想活命,自然要听从太后的吩咐?太后会威逼她去做危及性命的事情,作为把柄掌控自己,这点早在裴元歌的意料之内,不然她也不会决定向皇帝表明忠心。就是为了出现这种状况时,能够将实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皇帝,听从他的吩咐安排,这样能够将风险降低到最小。

    但是,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来推拒这件事。

    裴元歌思索着,并没有掩饰目光中的犹豫和沉吟,面对这种情况,如果她没有犹豫和沉吟,反而会令太后生疑。许久之后,裴元歌深吸一口气,跪地道:“小女……小女愚钝,不知该如何去做,还请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指点迷津。两位请放心,就算将来出现意外,事发暴露,小女也绝不会拖累两位娘娘,自会一力担当,至于小女的家人,还能两位娘娘代为照应,不要牵连到他们!”

    有些担忧地看着眼皇后,随即毅然决然地看向太后,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太后心中一动,裴元歌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这是自己在让她交投名状,怎么会说这种话?倒好像料定了这件事会败露一样?心思一起,对裴元歌的神情自然格外注意,丝毫没有错过她看向皇后的那一眼,顺势望去,却见皇后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心念电转,顿时明白了皇后的意图,心中十分恼怒。

    太后如此费尽心血地栽培裴元歌,可不只是为了对付一个小小的赵婕妤!

    皇后这样做,分明是想借裴元歌的手除掉赵婕妤,再反过来用这件事来除掉裴元歌,除掉她辛辛苦苦栽培的棋子,真是岂有此理!她栽培裴元歌,不就是为了让叶家的地位更加稳固,让皇上的心思更偏向叶家,偏向皇后,偏向哲儿。她一片苦心为皇后着想,皇后不能体谅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毁掉自己的布局,真是……。愚钝得不可救药!

    裴元歌是必须要有把柄在自己手中的,但这把柄只能自己知道,绝不能让皇后知晓!

    太后暗暗下定了决心,笑着道:“元歌丫头胡说什么呢?哀家是真心疼你,哪会让你去做这种事情?”说着一顺手将裴元歌拉了起来,搂入怀中不住地摩挲,双眼冷冷地看向皇后,道,“皇后今日的心情真好,先是开玩笑假装生气,这会儿又玩笑要元歌丫头除掉赵婕妤,不知道待会儿是不是要玩笑让哀家给你斟茶倒水?”

    说是玩笑,眼眸和神态却是一片寒冷恼怒之意。

    裴元歌将头埋在太后的怀中,心中浮现出了一缕喜悦。

    她以为对付太后会是个漫长而无从入手的过程,毕竟太后有叶家做后盾,本人又阴毒狠辣,手段高明。然而,经过这次刺客事件,以及今天皇后和太后的对话,倒是让她无意中看到了一点曙光——她似乎找到了太后的弱点,以及对付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