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16章 真相,一箭四雕【VIP手打更新】

重生之嫡女无双 116章 真相,一箭四雕【VIP手打更新】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元……元歌……”

    裴元歌笑眯眯地看着他,心头却暗自气恼,宇泓墨的伤势明明没有那么重,却装得行动困难,骗她给他穿衣喂药,自然是……自然是……若是不知道宇泓墨心思前,只当宇泓墨又在捉弄她,但这会儿明白他对她的感情,却知道是他在耍小把戏,想要亲近她。因此,说是恼怒,不如说半是羞赧,半是不忿,尤其想到之前被他百般捉弄的情形,新仇旧恨,心头那股怨气越发重了。

    看着宇泓墨尴尬紧张,惊慌无措的模样,裴元歌心头大为快意。

    之前仗着是九殿下,处处欺负她,现在总该她一报还一报!

    “元歌,其实……”宇泓墨支吾许久,也没说出所以然来,总不能说自己喜欢她,想要跟她亲近,所以才骗她吧?若如此说出来,被元歌回一句“多谢九殿下厚爱,小女蒲柳之姿,不堪匹配”,要他日后不要再扰她,那他该如何是好?应,还是不应?

    裴元歌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元歌!”宇泓墨忙追上去,心虚地喊着。

    裴元歌不理他,径自往前走。

    “那个,元歌,你走错方向了。父皇在信中说,要在物德宫见我们,应该往这边走……。”宇泓墨小心翼翼地道。知道自己这会儿惹恼了元歌,需得小心谨慎,不敢再耍性子,老老实实地在前领路,一路上偷偷瞧着元歌的神色,见她微微板着脸,心头暗暗叫苦。

    物德宫是处早就荒废了的宫殿,偏僻幽寂,所以皇帝才要在此处见他们。

    裴元歌和宇泓墨到物德宫时,皇帝已经到了,站在一丛美人蕉前,看着含苞绽霞的花蕾,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沉郁间带了三分感伤。

    其余心腹护卫早三三两两地暗中隐藏,只留了张德海在旁边伺候,听到护卫的通禀,小声道:“皇上,九殿下和裴四小姐到了。”

    皇帝转过身,看到裴元歌走进来,心头微微一震。

    裴元歌眉目与阿芫固然相似,但他与阿芫相遇时,阿芫已然及笄,芳华初绽,沉稳大度,宛如一朵盛开的鲜花;而裴元歌却只有十三岁,容貌中犹自带了三分稚气,眉目尚不分明,恰似含苞待放的花蕾,本来颇有区别,不易混淆。只是,裴元歌这孩子有种超乎她年龄的沉静稳重,尤其那双眼眸漆黑幽深,虽然清澈分明,却不带丝毫孩童的幼稚天真,任谁看着那双眼睛,都不会认为这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在裴府见她时,她尚有着三分娇憨,眉目神韵与阿芫颇有不同。

    但在皇宫之中,裴元歌却是一派全然的沉静机敏,以至于皇帝每次看到她,都会有些恍神。

    尤其是今晚,在这物德宫旧地,乍见裴元歌袅袅娜娜地走进来,神色沉静大方,他几乎以为时光倒流,恍惚间似乎又回到那年的繁华似锦,在明媚的春光中,阿芫踏入物德宫,言笑嫣然的模样,心头一阵恍惚。但很快的,皇帝就定下心神,审视着宇泓墨和裴元歌,淡淡道:“泓墨你动作很快啊!”

    他的书信才送出去没多久,宇泓墨就将裴元歌救了出来?

    宇泓墨深知自己这位父皇多疑谨慎,不敢怠慢,恭谨地答道:“回禀父皇,儿臣刚刚刺杀荆国三皇子后,恰好看见裴四小姐被荆国死士劫持,关押在梧桐苑中,便相机救了她出来。回到儿臣外城的私宅,接到父皇的书信,得知父皇要见裴四小姐,便护送裴小姐入宫。”

    在解释的同时,顺便交代了此行的结果。

    原来如此!皇帝神色微缓,听说荆国三皇子已经伏诛,眼眸中微微透出一丝光亮,点点头道:“你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一遍。”

    宇泓墨依言将刺杀经过三皇子的经过详细讲述,关于裴元歌的事情却一笔带过,只说离开时遇到荆国护卫围攻,恰遇赵华轩,挟持赵华轩后离开。皇宫之中,越是看重在乎的人,越容易被别人算计,何况元歌现在身份敏感,处境复杂,因此他恋慕裴元歌之事,连柳贵妃都没有告知,更加不愿意这位多疑的父皇知道。

    听说赵华轩也被他斩杀,皇帝嘴角难得露出一丝笑意,道:“很好,荆国三皇子和赵华轩是荆**政的顶梁柱,他二人同时身死,荆**政必定要重新洗牌,到时候别说进犯大夏,只怕内部就先乱了!哼,议和?不过是诈降而已,难道以为朕不知道荆国的虎狼之心?泓墨你这次做得很好,朕以后必有嘉奖!”随即又转头问裴元歌她被劫持一事。

    宇泓墨斩杀荆国三皇子和赵华轩,他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好,倒是裴元歌被劫持一事,皇帝却问得十分详细,不肯错漏半点细节。

    听他这样问,裴元歌就知道这其中必有缘由。

    她虽然已经向皇帝表明了心迹,但为帝之人只怕都多疑,没那么容易轻信她,需得自己努力。见皇帝对此事关注,便努力回想,将一概细节都说了出来,却都只讲述事情经过,丝毫也不掺加自己的猜度,全由皇帝决断。

    听她的讲述,皇帝自然能察觉到她的灵慧,微微点头。

    一直听她讲到被掳到八方馆,皇帝突然问道:“你确定没听错,那人说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见皇帝着重此句,裴元歌又仔细回想,肯定地道:“是的,那人说‘什么?妈的,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了!’,然后又吩咐人将小女带下去看管,后来九殿下到来,救了小女出来。”

    皇帝眼眸中闪过一抹怒色,狠锐冷厉,冷笑道:“果然如此!”

    神情语气,似乎十分恼怒。

    裴元歌和宇泓墨惑然不解,却也不敢询问。

    皇帝似乎猜到了他们的疑惑,缓缓道:“今晚皇宫有三处遇刺,朕的玉龙宫,泓墨的春阳宫,泓哲的夏昭宫。玉龙宫和春阳宫护卫死伤惨重,夏昭宫护卫也有受伤,幸无丧命,尤其泓哲置身夏昭宫内,侥幸分毫无伤。因为打斗声引起了大内护卫的注意,围攻之下,刺客分散开来,一部分挟持裴四小姐离开,一部分杀出重围,还有一部分被困的见势不妙,服毒自杀,没留下一个活口!”

    他说得轻描淡写,平淡无奇,似乎只是在叙述事情经过。

    但宇泓墨和裴元歌却都听出了话语中隐含的深意,心中都是一凛。

    裴元歌凛然之后,却也有着淡淡的欣慰,皇帝肯对她讲述宫中的情形,显然对她不甚怀疑,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信任。现在太后对她逼迫甚紧,能多得皇帝一份信任看重,将来就多一份安稳保障。

    皇帝淡淡地看着宇泓墨,道:“泓墨,你行事太过鲁莽激进了!”

    宇泓墨垂首,低头道:“儿臣知错。”

    “今晚宫廷遇刺,太后十分震怒,说宫廷禁卫军统领督管不严,致使刺客横行,朕与两位皇子皆遭行刺,裴小姐更在宫内被劫持,大损皇室体面,着革去其禁卫军统领之职。”皇帝淡淡地道,“今晚之事,宫廷禁卫军统领失职显而易见,朕也无法维护,已经将人拿下。皇后和泓哲举荐李世海接任此职,朕已经应允了,明日便要上任。泓墨,你且斟酌着办吧!”

    宇泓墨点头,恭声道:“儿臣明白。”

    见他已经领悟了自己的意思,皇帝也不再多说,道:“张德海,取朕的旨意过来,交给裴四小姐。事后,裴四小姐就对太后说,出西华门时,门口的张统领和禁卫军看出异常,悄悄跟随马车。出宫后那些刺客便杀了赶车太监,正要杀你时,禁卫军赶到,救了你的性命。再后来,朕便派人给你送来了这道圣旨。其余的细节,你自己安排吧!泓墨,送裴四小姐出宫吧!”

    张德海忙从衣袖中取出一卷明黄圣旨,双手捧着递交给裴元歌。裴元歌双手接过,见皇帝并无其他吩咐,两人不敢再多逗留,跪拜过后,一同退了下去。

    等到空寂荒芜的庭院只剩下皇帝和张德海,皇帝的脸上才显现出毫不遮掩的怒色来,随即化为神思。

    “一箭四雕,不愧是太后啊……”

    出了物德宫,裴元歌这才展开圣旨,上面并无他字,只说太后身体欠安,甚是思念叶府厨娘所做的荷叶饼,皇帝为表孝心,命裴元歌连夜携叶府厨娘入宫,专为太后制作荷叶饼云云。

    裴元歌看完,便明白皇帝是一番好意,心中稍定。

    她出宫之事,虽然隐秘,但萱晖宫知道的不在少数,难保消息不会泄露出去。如果被人联想到今晚的刺客事件,猜到她被人劫持。孤身女子,被刺客劫持许久,终究对清誉有损,皇宫中的妃嫔对她敌意甚重,若是以此为把柄攻讦她,后果难料。皇帝给了她这份圣旨,她便能凭借圣旨到叶府宣召厨娘,再连夜进宫代为遮掩,至少在表面上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宇泓墨看过圣旨后,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裴元歌。

    “怎么了?”面对皇帝时,裴元歌总有着深重的压力,再加上皇帝透漏出来的信息太过骇人,以至于她一时都不敢相信,所有的心神都凝聚在上面,早忘了之前跟宇泓墨置气的事情。

    宇泓墨摇摇头,没有说话,心中却平添忧虑。

    圣旨之意十分明了,显然是为裴元歌的清誉着想,这本是好事,只是……宇泓墨从来没有见父皇对哪个女子如此仔细,连这种善后之事都替她想好,代为遮掩。再想想太后寿宴上,父皇说的那几句话,心中阴霾更重。

    物德宫早就荒废,周围也都是冷宫废殿,荒凉幽僻。

    “九殿下,皇上之前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漫步在寂静荒芜,杂草丛生的道路上,裴元歌反复斟酌着皇帝之前的话语,总觉得自己所想太过惊骇,不敢确定,但似乎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解释先前她的诸般疑惑,因此心头惊疑不定,忍不住开口问道。

    “放心吧,这里不会有其他人,你想说什么尽避说吧!”宇泓墨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微笑道。

    裴元歌不太确定地道:“难道说……太后和五殿下,跟荆国有什么联系吗?”

    这实在太过骇人了!

    但是,听皇上先前的意思,似乎皇宫三处遇刺,夏昭宫只是虚招,玉龙宫和春阳宫才是真正行刺的目标。如果说在这场行刺中,皇帝遇刺驾崩,宇泓墨被杀,成年皇子之中,六殿下病重,其余殿下都还年幼,叶家又实力雄厚,宇泓哲本为嫡长,继承皇位顺理成章。如果说太后和宇泓哲没有跟荆国勾结的话,荆国的刺客怎么会如此配合,单单放过宇泓哲?

    而且,这次议和,虽然说荆国使者怀有不轨之心,意图行刺,但若非与大夏的权重人物有勾结,又怎么敢孤军深入,难道就不怕行刺之后,无法脱身吗?再说,荆国使者初到大夏第一晚,便敢入宫行刺,而且能够准确地找到玉龙宫、春阳宫和夏昭宫,必定有人告知他们大夏皇宫的地形,以及各人的宿处。

    再想到那些黑衣人能够不惊动禁卫地潜入萱晖宫,挟持她,太后又轻易答应送他们出宫,裴元歌忍不住怀疑,这条后路,是不是原本就是备好的?若是行刺成功,一切好说,但如果失败的话,安排这个后招,既能借口她被挟持,送刺客离开;又因为太后对她的器重,她却被挟持而洗脱与刺客勾结的嫌疑;同时又在刺客面前表现了对裴元歌的看重,让她感恩戴德,可谓一箭三雕!

    这也就能解释,在太后殿,刺客明明有机会劫持太后,却分毫未动。

    这种连环计谋,倒是跟当初假李树杰事件有些相像,一环扣一环。

    当真是好算计!

    听了裴元歌的猜想,宇泓墨心中暗暗惊叹。他早就知道元歌十分聪慧,但是却没想到她片刻便能想通其中关节,点头都:“我想多半是如此了!案皇一再追问黑衣人那句调虎离山之计,应该也就是为了确定这点。毕竟,若无人撺掇荆国死士入宫行刺,这调虎离山的调字,又如何解释?只怕荆国死士回来,察觉到三皇子遇刺身亡,以为是我大夏皇室设下的圈套,这才恼怒之下,扣住了你!否则,太后不可能真的舍了你的性命,只会护送那些刺客出宫!”

    裴元歌点头:“不错,定是如此!”

    怪道皇帝听了许久,只追究了那句“调虎离山之计”。

    “不过,还有一点,你也错了。”宇泓墨点醒她道,虽然很想元歌一声平顺喜乐,但既然被卷入了皇室的纷争,就必须仔细谋划,事事顾虑周全,不能有分毫错漏,因此教导她道,“不是一箭三雕,而是一箭四雕。宫廷禁卫军统领原本是柳府推荐的人,算是母妃和我的人,太后借口刺客事件,他失职,正好趁机将他撤换下来,换上叶家的人。”

    裴元歌恍然:“是了,那李世海既然是皇后和五殿下推荐的,自然是叶家的人。宫廷禁卫军统领是保护宫门和宫廷各处安危的,事关重大,皇上应该不愿意这个位置落入叶家人手里。那么,皇上那些话的意思,是让你设法阻止李世海接任宫廷禁卫军统领吗?”

    “嗯,父皇不便违逆太后的意思,何况,今晚之事,原本的禁卫军统领的确失职,所以这件事由我来出面才是最好的。”宇泓墨点头,按规矩,这种调任之事,应该会在明日早朝宣布,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宣布此事之前,想办法让李世海身败名裂,无颜接替这个位置。若是李世海的错,太后也无话可说。

    算起来,还有约莫三个时辰,时间有点近,需得尽快安排。

    裴元歌点点头,仍然面露疑惑,问道:“九殿下,虽然说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但是,有件事我想不太明白。这次刺客事件,矛头直指你和皇上,你和五殿下虽然不睦,但是,你们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这种白热化的程度了吗?”

    这和前世的情形截然不同啊!

    前世,直到她过世位置,宇泓墨和宇泓哲的争斗仍然僵持着,怎么这一世却激化得如此之快?尤其,那些刺客居然胆敢行刺皇上,这究竟是太后或者叶家的意思,还是荆国刺客的自作主张呢?按理说,宇泓哲身为嫡长,叶家又实力雄厚……忽然心念一闪:“九殿下,是因为临江仙的事情吗?”

    临江仙里,宇泓墨设计了宇泓哲,又闹出众人捉奸一幕,宇泓哲可谓名誉扫地。

    是因为这件事让宇泓哲在官员中声威大跌,又被皇帝责罚禁足,让叶家觉得,宇泓哲做太子的希望实在渺小,所以才会兵行险招,一并除掉皇帝和宇泓墨,然后趁乱以叶家的势力,拥护宇泓哲继位?再想到临江仙的事情,心头又是一动,记得当时,宇泓墨曾经对她说过,“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然后就出了那件事情……

    难道说,她当时的猜度是错的?

    宇泓墨并非是为了扳倒宇泓哲而做这件事,而是为了她?

    “皇上责备你行事鲁莽激进,是不是就是因为临江仙的事情?”裴元歌仔细思索着,前世宇泓墨和宇泓哲一直僵持到她过世,都不曾真正翻脸,这世没道理突然激化,唯一的解释,就是临江仙的事情使得两人的矛盾急剧激化,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才会如此。

    也因此,皇帝才会责备宇泓哲行事鲁莽激进,指的是,他不该把事情闹得如此之大。

    想着,心头顿时百感交集……

    “我和五皇兄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我好容易逮住他的把柄,为什么不闹大?”宇泓墨看出了裴元歌的心思,顿时觉得很不自在,就好像原本藏在心底的秘密,突然被人挖掘出来,下意识地反驳道,“父皇说我行事鲁莽激进,指的是别的事情,才不是临江仙的事情。就算是为了临江仙的事情,那也是我跟五皇兄之间的事情,你别想太多了!”

    这意思就是说,临江仙的事情,只是皇室争斗,与裴元歌无关。

    裴元歌歪着脑袋,挑眉问道:“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当然!”宇泓墨想也不想就道。

    裴元歌思索了会儿,点头道:“嗯,我想也是,应该是我想太多了,你和五殿下的争斗众所周知,抓到五殿下的把柄,公之于众打击他,顺理成章,应该跟我没关系才对,那我就放心了!”说着,如释重负地嫣然一笑,盈盈前行。

    宇泓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郁闷地转身拿头去撞墙。

    他白痴啊!多好的机会啊,向元歌示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眼睁睁地溜走了……他真是白痴!反驳什么呀?让元歌记他的好,知道他为她做出了多大的牺牲,不好吗?说不定能趁机打动元歌,说不定能有机会一亲芳泽……。啊啊啊啊啊啊,他真的白痴得没救了!

    想着,宇泓墨撞死在墙上的心都有了。

    听着后面传来的闷响,裴元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忍不住低声嗔骂:“白痴!”心却莫名地飞扬起来。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吵闹的声音,似乎某个宫殿内出了什么事情,喧嚷不休。

    宇泓墨猛然惊醒,上前拉住裴元歌,飞身一跃,跃上了旁边一棵大树,藏在浓密的树叶和阴影之中。他们这次是秘密入宫,无论是他还是裴元歌,都不宜被人发现深夜出现在这里,因此下意识地就藏身起来。但很快的,他就察觉到这里是什么地方,立刻知道前方是怎么回事,微微咬唇,神色压抑。

    裴元歌离他极近,察觉到他的异常,问道:“你怎么了?”

    【手打更新】“以后再告诉你。”宇泓墨轻声道。

    这时候,接着月色,裴元歌也隐约察觉到这个地方有些眼熟,思索着会儿,忽然想起,这个地方就是她被太后宣召入宫的第一天,迷路后不知不觉走到的荒芜庭院。再看看前方喧哗声传来的方向,似乎正是之前那个神智失常的宫嫔所住的地方,对前方的喧哗顿时有所了悟,点头道:“原来是她!”

    宇泓墨神色剧变:“你知道那座宫殿里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