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07章 懿旨赐婚,一见倾心【手打VIP】

重生之嫡女无双 107章 懿旨赐婚,一见倾心【手打VIP】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我接受傅世子的道歉,但是,不能原谅!”

    望着眼前消瘦憔悴的傅君盛,裴元歌沉声道。对于傅君盛,她并无恶感,虽然并不期待成为他的妻子,却也不反感,谨守着未婚妻的本分。但是,也许是傅君盛这一生的道路太过平顺,从未遇到过坎坷,所以温润儒雅中带了一丝懦弱,“傅世子,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够抹平的。”

    如果没有父亲为她御前争执,如果她不认识颜昭白,没有这个放风声的捷径,那么,现在的她会是什么样子?

    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道歉还能有什么用处?

    傅君盛愣了愣,也想到了这一层,脸色顿时惨白,心中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是的,父亲和母亲都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种地步,道歉又有什么用?看着眼前元歌冷淡而疏漠的神情,却是美人如花隔云端。明明离得这样近,却似乎很远很远,远得一辈子都无法靠近触摸……傅君盛的心从未如此痛过:“那么,元……裴四小姐,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来弥补吗?我是诚心的,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傅世子。”察觉到他话语中的真挚,裴元歌心中叹了口气,看来傅君盛跟他的父亲还是有所不同的,不过……。“事到如今,寿昌伯府和裴府已经决裂,再无挽回的可能。将来傅世子会有傅世子的生活,我也会有我的生活,全然不相干。如果傅世子真的为我好,那么就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听到这绝情的话语,傅君盛面色更加苍白。

    但他也明白,元歌说的是事情。傅君盛有些踉跄地后退两步,作揖道:“我明白了,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裴四小姐。”说着,又转身对裴诸城和舒雪玉深深一揖,咽下了其他的话语,转身脚步沉重地离去。

    然而,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再也忍耐不住,转过身来,看着裴元歌疾声道:“元歌妹妹!”不在称呼她“裴四小姐”,而是叫元歌妹妹,“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真的想娶你,我真的想保护你一辈子的,我真的……。真的……。觉得对不起你!元歌妹妹,你……。”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你有没有喜欢我?你的怨恨是不是只是因为我的父母?

    这些是他想要问的话,但是却像有着千斤重,哽在喉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即使事到如今,他们再也没有缔结良缘的可能,可是,他还是很想知道这些,很想听元歌妹妹也对他说声喜欢。可是,若不能结为夫妻,喜欢只是一种痛苦折磨,他又不舍得元歌妹妹受也这样的苦……。抑或,在他内心深处,其实也在隐隐害怕,害怕元歌妹妹的答案并非他所想听到的,所以问不出口。

    百转千回之后,傅君盛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身跑出了裴府。

    纵步狂奔,直到跑到僻静无人的地方,傅君盛才停了下来,扶着墙,紧紧咬着唇,神色痛楚。颤抖着手,从袖中取出那把紫檀雕花折扇,各个月份的花朵所构成的扇面依旧精美逼真,散发着隐约的香味。他曾经很想要元歌妹妹给他绣的东西,好不容易拿到这把折扇做借口,想让她绣个扇袋送他。但那时候太过紧张,最后也没能说出口,心中遗憾不已,想着下次一定要让她给他绣东西。

    却没想到,当时没有说出口,这辈子便也没有机会了。

    现在再看着这把折扇,傅君盛顿时心如刀绞,忽然发疯一样,将精美的紫檀扇面一页一页地掰了下来,扔到地方,提脚拼命踩去,将那一朵朵花儿踩得凋零枯败,零落沾尘才停了下来。怔怔看着已经成为碎片的紫檀折扇,又忍不住伸手将那些碎片一片一片地拾起,捂在胸口处,失声痛哭。

    为什么事情会到现在的地步?为什么他的父母要那么做?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捉弄他?为什么……。对于这件事,他完全地无能为力?

    也许是因为一生太顺遂,什么事情都能轻易做到,他曾经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知道太后殿的那件事,才让他察觉到自己的胆怯;而这次的时候,更是让他看到了自己的软弱和无力。明明是喜欢元歌妹妹的,但是却对现在的局面无能为力……。

    这样的他,真的算是男子汉大丈夫吗?

    这样的他,就算将来能够取元歌妹妹,又能给她安稳和幸福吗?

    他其实也只是笼中的金丝雀而已,没有经过风霜的洗礼,没有磨练出强有力的羽翼翅膀,甚至连父母的意思都无法违逆,根本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他不要这样,被养在笼中过一辈子,他要成为能够翱翔九天的雄鹰,要强大起来,强大到有一天能够完全地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傅君盛想着,心中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听着傅君盛那些失态的话语,看着他踉跄离开的身影,裴诸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相交九年,他还是看错了傅英杰,但是,从刚来的情形来看,君盛这孩子的确对元歌有意。如果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他很不错,除了性子有些软弱之外,人品上进,能够接受意见,肯吃苦,完全没有京城纨绔的习气,只要加以磨练,磨去常年养尊处优养成的软弱,日后一定能够成为顶梁柱的。

    可惜了……。

    但很快的,裴诸城就抛开了这种想法,虽然说现在外面的舆论有利于歌儿,但毕竟被退过两次亲事,歌儿的清誉实在不能再出差错。正如歌儿所说的,事到如今,歌儿不宜再跟傅君盛再有任何牵扯,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歌儿!

    傅君盛的到来,显然又引来了退婚事件的阴霾,裴诸城和舒雪玉本来想安慰安慰裴元歌,没想到说着说着,到最后却变成了裴元歌安慰他们,两人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再回到静姝斋,天色已经全黑。

    裴元歌本以为宇泓墨早就离开了,因此,跨入内室后,看到那个在她寝房里活蹦乱跳的红色身影,不由得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你没走啊?”

    宇泓墨拿了块布蒙在绣绷上,悬挂在中间,拿着裴元歌的绣针,穿上线,像练暗器一样,瞄准了位置飞射出去,在绣布上划出一道线,然后再跑到另外一边,同样瞄准位置射出去,就这样跑来跑去地射暗器,慢慢地弄出一个七扭八歪的“裴”字。正玩得不亦乐乎,见裴元歌进来,吓了一跳,忙把绣绷收起来,有力无气地趴在桌上,气息虚弱地道:“饿了,走不动了。”

    裴元歌看着他装模作样,到最后却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今晚苦瓜宴,你要吃吗?”

    “不要吧?”宇泓墨的脸顿时皱得跟苦瓜似的,坚决抗议,“我想吃豆腐!”

    听到这三个字,裴元歌神情陡然转冷,面色不善地看着宇泓墨。

    在她这样的目光下,宇泓墨的头下意识一寸一寸地缩了下去,小声道:“不吃就不吃嘛!小气!不过我也不要吃苦瓜,我要吃水晶蹄膀,佛跳墙,水煮鱼,水煮牛肉……。菜里不要有葱和蒜的味道,粥要不稀不稠,不咸不淡……”在裴元歌的注视下,声音又慢慢小了下去,道,“好啦,随便你,只要不是苦瓜就好!”

    真想不通,只是一道豆腐而已,为什么每次提到,元歌都会翻脸?

    不过,当晚膳呈上来时,宇泓墨看到还是有他之前报的几样菜肴,粥也熬炖得不稀不稠,不咸不淡,顿时心中大乐。原来元歌还是听进去他的话了,正要伸筷子去夹,却被元歌一筷子打落,按住不动。

    宇泓墨默默地看着裴元歌,总不会她又想自己吃,他看着吧?

    “想吃可以,帮我一个忙!”裴元歌沉声道,虽然说她现在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静姝斋也基本都是可信的人,但可信的人并不代表可用,尤其是在裴府以外的地方。至于那些可用的护卫,却还是听从父亲的,如果利用他们设计万关晓或者裴元容,必然会被父亲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以前是不愿意让父亲知道她存心算计,进而失去他的宠信和庇护。

    现在则是不想父亲为此伤心。

    但万关晓和裴元容的仇不能不报!

    裴元容倒也罢了,毕竟还在裴府,但万关晓所处的生活圈却是完全游离在她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外,想设计他并没有可用的人手。直到刚才看到宇泓墨,忽然灵机一动,宇泓墨身为皇子,必定有可用的人手,而且他的性子也并不迂腐,反而十分跳脱,反正现在在合作,不如顺便借用下他的人手,来算计下万关晓。

    “不要连吃你一顿饭都要弄得跟交易似的,就算你不给我吃,我也会帮忙!”宇泓墨有些伤心,还以为元歌对他有些上心,原来是有事要找他帮忙。不过算了,肯找他帮忙也算好事,“说吧,什么事?”

    等到听裴元歌说完,宇泓墨的眼眸染上一抹晦暗:“你为什么这么针对这个万关晓?”根据他的调查,他们应该是素不相识,只是被镇国侯攀诬到一起的才对,怎么元歌却好像对这个万关晓分外在意?

    “如果我说,当日镇国侯其实并没有说谎,万关晓的确曾经到镇国候府去,说与我有私情,你相信吗?”前世的事情当然不能告诉宇泓墨,但即使只是今生,裴元歌也有着足够的理由要对付万关晓,“有人指使他这样做,目的是想要毁掉我的清誉,最后设计我嫁给他。这样的人,我不应该针对他吗?”

    宇泓墨一怔,心头先是一紧,随后又一松,紧接着又是一股怒气。

    再想到他为了偷七彩琉璃珠,曾到裴府来踩点,当时曾经看到的一些情形,宇泓墨顿时明白了:“是那个什么姨娘,对吗?”居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污蔑陷害,根本就是想要将元歌逼上绝路。难怪那次在温泉房,元歌看着那个姨娘的眼睛会变得那般森冷阴寒,就好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冤鬼一般,甚至想要拉着那个姨娘一道沉下去。

    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怜惜,小猫咪在裴府的生活,只怕也并不轻松容易。

    原来他们都是生在荆棘丛中,长在荆棘丛中的人。

    “我知道了,你说的事情,我会吩咐人办妥,以后如果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避说就是了。”宇泓墨点点头,然后拿筷子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小心翼翼地道,“现在,我可以吃饭了吧?”

    “……。可以。”

    ※※※

    “母后,您说什么?”萱晖宫中,皇后满脸惊愕,惊疑不定地看着斜卧在美人榻上的太后,“这个时候,您要赐婚给寿昌伯世子?”

    现在寿昌伯和镇国伯的名声可以说臭到了极点,几乎整个京城都在唾弃他们,说镇国伯卑劣无耻,攀高枝悔婚不算,还想把污水泼到裴小姐身上;说寿昌伯虚伪懦弱,卖媳求荣,却是做了婊一子还想立牌坊,连那样荒谬的话都信,还想先下手为强,污蔑裴小姐的清誉。这种言论不止在酒楼茶甚嚣尘上,还蔓延到了朝堂之中,御史连番上奏弹劾这两个人,说他们品行不端,要求褫夺勋爵,以儆效尤。

    可是说,寿昌伯府现在根本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时候人人都对寿昌伯府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太后娘娘反而要凑上去?还要赐婚?尤其想到寿昌伯府这一退亲,裴元歌又成自由之身,将来十有**是要入宫,成为她的劲敌,皇后每当想到这里,就对寿昌伯府恨得牙痒痒,明明都是之前就订了的亲事,退什么亲啊?要要是退得彻底,把裴元歌名声弄臭了,永远不可能进宫也就算了,偏偏行事愚钝,居然一点都污到裴元歌,反而连她先前被镇国伯府退亲的阴霾都一扫而空。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懂什么?”太后横了皇后一眼,对她的想法再清楚不过,忍不住教训道,“你是皇后,就该有母仪天下的气度和风范,别整天只知道争风吃醋,遇事动动脑子。镇国伯府就算了,才到第二代就没落了,没什么人才,没有必要拉拢。但是寿昌伯府不同,寿昌伯那可是实打实地军功拼出来的爵位,没有半点掺假,领兵打仗自然有他的一套,在军中也很有影响力,算是难得的勇将。”

    皇后不屑地道:“勇将又怎么样?那也得皇上用他,现在御史台弹劾他的奏折都快堆成山了,都要求褫夺他的爵位,永不录用呢!”

    “那些酸儒懂什么?整天只知道进谏弹劾,可你瞧瞧,若论被弹劾,宇泓墨哪年不是榜首,结果呢?皇上不还是宠信有加?”太后揉了揉太阳穴,对皇后的愚钝几乎要绝望了,却还耐着性子道,“别的事情倒也罢了,领兵打仗是半点都含糊不得的,若没有本事,就算是孔圣人重生,领着兵那也只能打败仗。大夏王朝能打仗的将领没几个,这点皇上心知肚明,所以,别看寿昌伯现在声誉狼藉,皇上也冷着他,可将来还是得用他!”

    皇后不以为然,大夏别的不多,人难道还少吗?每三年一届的武举,能出多少人才,这中间难道还找不出一个能打仗的?母后未免把寿昌伯看得太重了!

    “那等他重用的时候,咱们再拉拢他也不晚啊!”

    太后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发作,道:“锦上添花有什么意思,雪中送炭才能让人铭记。现在寿昌伯正在落难的时候,别人都远着他,他自己大概也觉得会被冷冻冰封,在这时候哀家为他赐婚,扫了他之前的阴霾,让他有了指望,他岂能不记哀家的好?再说了,他是为了跟裴府退亲一时弄到如此田地,事后哀家又为他的儿子指婚,别人想当然就会把他归入叶家的阵营,到时候就算他想不站在叶家都难!再尝到叶家能给他的好处,他能不尽心尽力地扶持叶家,扶持哲儿吗?只需要推出去一个公主,就能为叶家,为哲儿赢得一把尖刀,一个有力的臂膀,这账你会不会算?”

    听太后的意思还是在为哲儿打算,皇后便不再相争,问道:“那依母后的意思,要赐婚给哪位公主呢?”

    “想要把寿昌伯拉拢过来,这公主最好是咱们这边的人,年龄又要相当……”太后思索了下,道,“就绾烟吧,她是华妃的女儿,有着咱们叶家的血脉,对自然会尽心竭力为叶家打算,身份地位也高,更能让寿昌伯感受到咱们的诚意,对叶家感恩戴德,而且刚好比傅君盛小两个月,年龄正好。就她吧!”

    听说是华妃的女儿,皇后心中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她跟华妃虽是嫡亲的姐妹,却从小就不和睦,处处相争,原本她只占了长姐的好处,处处都不如她,偏偏就是这一差,当初嫁给皇上的人是她!之后皇上登基,她做了皇后,华妃虽然入宫,这些年却也只是华妃,连四妃都没挣上;她有了皇子哲儿傍身,华妃却只有一个公主宇绾烟。现在,母后要把宇绾烟指给根基浅,又声誉狼藉的寿昌伯府,连宇绾烟这个指靠都没有了,以后看华妃还怎么在她面前嚣张?

    太后何等精明,一看皇后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更加不满。

    随即又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再徒惹自己生气。

    当年是只有这个侄女年龄合适,不然,她其实更想扶持华妃的,不过,两个人也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强到哪里去。如今叶家的小一辈就更加不用说,叶问筠完全上不得台面,叶问卿嚣张跋扈也就算了,居然还被宇泓墨给迷住了,整日里心神就放在那个容颜美得近乎妖异的宇泓墨身上,天天追着宇泓墨跑,倒是她的寿诞,这丫头居然称病没来。这般没眼力,没心机,也是个愚钝不堪用的。

    若是娘家的人争气,皇后和华妃能齐心协力,这会儿她早就该颐养天年了,哪里还用在这里苦心谋划?罢罢罢,事情已经如此,再想其它也是多余,还不如把心神多用在裴元歌的身上。想到裴元歌那张清丽绝俗的容颜,沉静有度的气质,太后终于觉得心中安慰了些许,虽然裴元歌竭力掩饰,但有些不经意的事情上,依然流露出了她的聪慧,尤其,经过这些日子的大厅,太后更确定这一点。

    这样的女子,如果能够收复,为她所用,用来拉拢皇上再适合不过。

    尤其,她还有着那么一张得天独厚的脸。

    只不过,裴元歌似乎无意于宫廷……。太后微微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那又如何?皇宫这个地方向来最由不得人随心所欲,只要卷进来了就别想抽身。只不过,相比较威逼压迫,还是攻心为上,最好能让这丫头心甘情愿地听她命令。反正,还有一两年的时间,太后不相信自己会收服不了一个十三岁的小泵娘!

    “来人,传旨下去,将今年南方新进贡上来的鲜果,赏一篓子给裴四小姐。”太后顿了顿,眼眸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再赏一篓子给裴家的长女。”

    赐婚的消息传到锦华殿,华妃霍然起身,满面怒色。

    “这是做什么?居然要把绾烟你赐婚给傅君盛?别说寿昌伯府根基浅,原本就配不上你,现在又做出这种事情,哪家的女儿愿意嫁给他?何况你是堂堂公主!这事一定是皇后在那里挑事儿,我去找太后娘娘评理,一定要让她收回旨意。”

    “母妃别急。”相比较华妃的急躁,宇绾烟倒是很沉静,“就算真是皇后挑起的,太后既然同意了,这件事也就板上钉钉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太后这是想趁这个机会拉拢寿昌伯府,所以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体贴,以清扫这段时间的阴霾,让寿昌伯府对太后和皇后感恩戴德,所以才会这样做。”

    “哼,她们要给宇泓哲铺路,拿自己的女儿,再不成,不是还有叶问卿吗?为什么却是绾烟你?那种人家怎么能嫁过去,这会毁了绾烟你的一辈子的!”华妃又气又急又心疼女儿,“这分明就是欺负我们母女,可恶!我去跟皇上求情,绝不能让这桩婚事做成。”

    “母妃,父皇对太后娘娘一向敬重,从来不曾违逆她的话。何况,公主的亲事本来就应该由皇后和太后决定,这件事就算闹到了父皇那里,只怕也没有用。”对于太后的算计,宇绾烟也能猜出一二,拿一个公主,就能为五皇兄换来臂膀;退一步来说,即使将来寿昌伯府没有崛起的一天,太后也没有损失什么,这么划算的事情,太后又怎么会让人破坏?

    至于她宇绾烟一生的幸福,比起五皇兄的太子之位乃至新帝,又算得了什么?

    听女儿说得有理,华妃更是焦虑:“那怎么办?难道这件事就任由她们安排,任她们毁了绾烟你一辈子?看这次寿昌伯府做的事情就知道,那里绝非善地,绾烟你要是嫁过去了怎么办?”

    “母妃,自古以来,公主的亲事能有几桩是美满的?还不都是为皇室拉拢奖励功臣?”虽然心中悲凉,宇绾烟还是竭力安抚着华妃,不愿母妃因为她得罪了太后,“女儿倒觉得这桩亲事不错,寿昌伯府根基浅,现在又是声誉狼藉,女儿这时候嫁过去,那是救他们于危难,他们必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女儿的地方,何况女儿本就是公主。至于其他小麻烦,难道女儿还摆不平吗?母妃您就放心吧!”

    劝慰着焦虑的母妃,宇绾烟的心头慢慢浮现起端午节偶遇傅君盛的情形,神思迷茫。

    与华妃相反,接到赐婚懿旨的寿昌伯却是一脸的欣喜。

    这些天来,因为退亲的事情,寿昌伯府受尽了别人的唾骂和白眼,同僚鄙视,御史弹劾,谣言纷起,甚至有人说,他这个寿昌伯的爵位都快保不住了。种种的事端,弄得寿昌伯心力憔悴,几乎无以为继,心中充满了绝望。

    而就在这时,太后却亲自下旨,赐婚绾烟公主,对于风雨飘摇的寿昌伯府来说,真可谓雪中送炭。寿昌伯府虽是勋贵,但根基尚浅,有些资历的勋贵之家都不愿意和他们来往,但现在君盛娶了绾烟公主,做了驸马,有了这层关系,寻常的勋贵之家根本无法和寿昌伯府相比。这不但能够稳住寿昌伯府此时的混乱,更向世人表明,寿昌伯府依然恩宠眷隆,不容欺辱。

    这道圣旨,真可谓是久旱逢甘霖!

    赐婚,绾烟公主……。

    傅君盛面无表情地听着圣旨所宣读的内容,这就是父母出卖了元歌妹妹所换来的荣耀吗?原来他不止是笼子中的金丝雀,还是任人摆布的傀儡!但纵然有万千不满,懿旨已经赐下来,这桩婚事就势在必行,他一个小小的寿昌伯府世子根本不可能违背太后的懿旨。

    真是可笑,可悲,可叹!

    因此,宣读完后,傅君盛连圣旨都没有接,转身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但要说郁闷的,最郁闷的绝不是傅君盛,而是寿昌伯夫人。看着那道绣着丹凤朝阳的懿旨,寿昌伯夫人欲哭无泪裴元歌只是个尚书府的嫡女,就已经让她压力倍增;好容易千方百计退掉了这门亲事,结果居然又来了个公主?虽然说出嫁从夫,但公主是君,他们是臣,就连她这个正经婆婆,也得向自己的儿媳妇行礼下跪。

    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娶了裴元歌呢,至少那丫头见了她还算恭敬。

    寿昌伯夫人忍不住心中一阵哀嚎:往后这日子没法过了!

    ※※※

    太后亲自下旨,为傅君盛和宇绾烟赐婚,这个消息轰动朝野,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裴诸城自然也知道这个消息,不过,在他看来,这不一定就是好事。眼看着五殿下和九殿下的争斗越来越激烈,五殿下占了嫡长的优势,以及有后族的支持,但九殿下却是心思精明,手段狠辣,又有柳贵妃和柳家的支持,谁输谁赢尚难定论。在这个时候,不偏不倚的中立态度才是明智的。

    但有了宇绾烟这么一层关系,寿昌伯府难以避免会被认为是五殿下一派。

    在这种情况下,寿昌伯如果不坚定立场,真的被叶家拉拢过去,结果恐怕会很糟糕。至少,裴诸城觉得,五殿下虚伪狡诈,自负毒辣,外戚势力又强大,要成为太子乃至将来的新帝,并非大夏之福。

    不过他和傅英杰恩断义绝,因此也没有去提醒他。只是担心歌儿听到这个消息会难过,所以下令在裴府封锁这个消息,过段时间再慢慢地告诉歌儿。刑部的公务依然让他头大,但那天皇上的话语一直在心头盘旋。听皇上的意思,并不是对他有什么不满,因此武将转文官,倒像是觉得他有哪点很适合刑部尚书,才会这样任职。

    那皇上到底是看中了他哪一点呢?

    裴诸城纵马奔驰在从刑部回府的路上,百思不得其解。身后跟着几名裴府的护卫,都是纵马紧随,英姿飒爽。

    就在这时,旁边的偏僻胡同里,似乎传来打斗的声音。

    裴诸城是上惯战场的人,对这种声音十分敏感,当即勒马止步,分辨了声音道来处,当即翻身下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除了两名护卫留下看守马匹外,其余人也跟下马跟了过去。没走多远,就见到七八名身着劲装的彪形大汉,将一位白衣公子围在中央,神情颇为不善。

    “各位壮士,究竟为何找我万关晓的麻烦?”

    “谁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过是个小小的举子,居然敢得罪镇国伯府,害得镇国伯被削减爵等。你以为镇国伯府是那么好得罪的吗?今儿就是给你个教训,让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支眼!”

    万关晓冷笑:“我还以为是什么来路,原来就是那个沽名钓誉,想要收买我往别人身上泼污水的镇国伯?哼,这样卑鄙无耻的人,就算是镇国伯又怎么样?我得罪了就是得罪了,你们就上来试试!”

    众人一拥而上,又开始打斗起来。

    御前对质时,裴诸城对万关晓这个光明磊落又略带傲气的举子本就有好感,何况万关晓是因为歌儿才会得罪镇国候府,这时见他被镇国候府的人为难,正要开口相助,见万关晓这般模样,似乎有所依仗,倒是来了兴趣,想想他的身手。

    转眼间,万关晓便与那些人过了百余招,随时以一敌众,却也没有落下风。

    裴诸城点点头,万关晓的身手虽然不能和他比,甚至比起裴府的护卫也稍逊,但贫寒子弟,能练到这种地步,想必也是下了苦功的,加以点拨磨练,日后还是能够成器的,倒也是块不错的材料!眼见已经看得差不多了,裴诸城便开口喝止:“住手!”

    被他这一喝,那些彪形大汉便有些胆怯,纷纷停手。

    看到裴诸城,万关晓眼眸里闪过一抹亮光。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些刁奴,居然意图殴打今科举子,好大的胆子!”裴诸城怒喝道,“来人,把这些刁奴都给我拿下,送到京兆府去,要京兆尹好好惩戒,绝不能宽待。”

    裴府的护卫齐声应是,上前就要拿人。

    见势不妙,那些彪形大汉不敢留恋,转身朝着胡同的另一头狂奔而去。裴府的护卫正要追敢,万关晓却拱手道:“多谢裴尚书相救,不过,学生认为,这些人还是不要送到京兆府的好。毕竟之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若再生事端,对贵府小姐的名声恐怕有所不利,好在学生也没受大伤,就算了吧!”

    裴诸城想想也是,却又有些担心:“那他们以后再找你的麻烦怎么办?”

    “那又如何?学生虽然不才,好歹也是武举出身,难道还怕这几个刁奴吗?”万关晓微带傲然地笑了笑。虽然借助御前对质的机会,给裴诸城留下了好印象,但之后却再也没有机会攀关系,若是直接上门求见,逢迎攀附之意未免太明显。因此万关晓百般思索,打听了裴诸城每天的路线,然后雇佣了这些彪形大汉,守在裴诸城回府的路上,演出了这场好戏。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不被人发现破绽,雇用这些彪形大汉的事情,他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改头换面,兜兜转转,经过好几道弯才办成的,因此,就算这些大汉被抓住,也不可能会供出他来。

    他得罪镇国伯的事情,本因裴府而起,以裴诸城的性子,绝不会袖手旁观。

    而且,他曾经仔细地研究过裴诸城的性格,知道他为人豪爽利落,喜欢有担当,毫不畏缩的年轻人,因此所说的话都是针对裴诸城的个性而来,务必要借助这件事,加深裴诸城对他的好印象,进而攀附上裴府。

    果然,听了这番话,裴诸城对他好感更深,再想到这件事本是裴府和镇国伯府的恩怨,万关晓只是无辜受连累,更觉得过意不去,笑道:“之前御前对质,多亏万公子仗义执言,我还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道谢,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遇到。既然你也受了伤,我的府邸离此不远,不如到我府上敷了药,再整治一桌酒菜,咱们好好聊一聊!”

    万关晓自然愿意,于是由一名护卫腾出马匹,万关晓翻身骑上,动作倒也利落。

    裴诸城暗自点头。

    万关晓随裴诸城一道回府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裴元歌这边,她早就料到万关晓这个善于钻营的人,绝不会放过跟裴府攀关系的机会,何况她还让人传了那么一番话到他耳朵里。万关晓必定会耍花招,让父亲对他心生好感。果不其然!

    裴元歌微微冷笑,悄悄对紫苑说了一番话,紫苑点头,领命而去。

    同泽院内,万关晓敷过伤药,来向裴诸城道谢,两人便交谈起来。裴诸城本就对万关晓有好感,万关晓又是个心思通透的人,又打听过裴诸城的脾气,言谈投其所好却又不露痕迹,因此两人越说越投契,气氛十分和谐。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呼喊:“父亲!”

    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声音,一道红色的身影闯入房内,却是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身着银红色印盎贵牡丹的软罗上襦,下着红色石榴裙,头戴赤金嵌宝的双鸾簪,一身的富贵气息,容貌明艳,双目顾盼间带着几分骄纵之气。万关晓分辨得出来,这种骄纵既有先前个性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后天娇宠疼爱所养成的,显然,这位小姐应该很受裴诸城的疼爱才是。

    看年龄比之前在御书房见到的二小姐要小,气质形容又不像是众口盛赞的四小姐,难道这就是裴府的三小姐裴元容?

    万关晓心中一动,目光中顿时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惊艳之色。

    裴元容没想到会在父亲院子里见到外男,而且是个如此俊美出众的年轻男子,脸也微微一红,再看到万关晓露骨热切的目光,似乎尽是痴迷惊艳之意,心中更是砰砰直跳,暗自娇羞地想着,难道这位俊美的年轻人,对她一见倾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