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06章 联手抗敌,道歉【手打VIP】

重生之嫡女无双 106章 联手抗敌,道歉【手打VIP】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我并没有赢,棋局到最后是我输了,但是颜公子认为,他在棋道钻研这么多年,却始终无法攻下我所守的西北角,于是就认输了。”裴元歌坦言相告,冷声道,“即使我棋艺不如你,但七彩琉璃珠是颜公子亲手送给我的,那就是我的东西。九殿下你三番两次想要盗走,这算哪门子道理?”

    最可恨的是,当盗贼来偷她的东西,被她小惩大诫,居然还觉得委屈。

    这世道,盗贼也这么嚣张?

    听着裴元歌义正词严的谴责,宇泓墨也知道自己的确不讲理,原本挺得直直的脊背,一寸一寸地弯了下来,心虚地小声道:“我只是想要七彩琉璃珠而已,再说,我也帮了你不少的忙啊!沉香殿里,是我帮你拆穿裴元容的;你偷听我跟叶问卿的谈话,我也没有拆穿你;温府寿宴,是我帮你毁了那幅画;白衣庵遇袭,也是我救了你……。”

    “可是,九殿下,你也刁难了我很多次!”裴元歌瞪眼道。

    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初见面,这位九殿下就处处看她不顺眼,处处都想找她的麻烦,敢情是为了这颗七彩琉璃珠!裴元歌很想拿再抓起桌上的青釉五福贺寿茶壶,不过这次不是砸宇泓墨,而是很想把自己砸晕算了。就为了这么一颗珠子,就为了这个一颗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的珠子……。

    “九殿下!”裴元歌咬牙切齿地道,“能不能拜托,下次如果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看我不顺眼的话,请直接告诉我,我双手奉送!”说着,撩起衣袖,露出坠着七彩琉璃珠的红线,将接口处的活结解开,再向两边一拉,退了下来,连同红线带七彩琉璃珠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向着宇泓墨的方向推去。

    之前心心念念的七彩琉璃珠就在眼前,宇泓墨却没有预料中的惊喜。

    他看得出来,元歌很生气。而且,这种举动就好像一种交易,似乎元歌把七彩琉璃珠给他,然后,他们之间就两清了,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又将七彩琉璃珠推了过去,偷眼瞧着裴元歌,带着些歉意道:“元歌,我知道我以前的行为不太对,我给你赔不是,你别生气行不行?”

    这位祖宗居然给她赔不是?

    裴元歌有些愕然地转头,看着他偷眼瞧着她,带着点怯怯和讨好的模样,心中更觉得古怪。且不说宇泓墨身为皇子,高高在上,单就他的个性,十足嚣张放肆,听说连皇上都拿他没办法,居然会给她赔不是?

    总觉得,从上次他生病发烧闯入她闺房开始,宇泓墨就跟从前有些不太一样。

    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还生气啊?”宇泓墨有些愁眉苦脸,他本是口齿伶俐之人,无论哄人还是气人都堪称一绝,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还好,自从察觉到自己喜欢裴元歌开始,在她面前就莫名其妙地笨口拙舌起来,尤其是在她绷起脸时,想说鼓动如簧巧舌,说些甜言蜜语怕被她认为轻薄啊夸,但太过诚实平淡又怕被她当做无能平庸,总之,他觉得说什么都有问题,以至于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绝对是报应!

    裴元歌冷哼一声,没有做声。

    虽然不知道宇泓墨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以前被他捉弄那么多次,不趁现在他脾气好的时候捉弄回来,那就太错失良机了!

    “我真不是存心的,你别生气好不好?”宇泓墨抓耳挠腮,无奈地道,“要不,我下去给你找个鸡毛掸子?”

    裴元歌再也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干嘛?拿鸡毛掸子打你啊?”

    “打呗,一顿鸡毛掸子而已,你就是打断了,我也不会吭一声!”见她这样,宇泓墨顿时稍稍放下心,不再那么拘谨,眼珠一转,突然来了精神道,“不过打我没意思,不如我帮你揍别人去,就当我将功赎罪,怎么样?最近的事情的确让人挺憋屈的,我猜你心里一定窝着不少火,我们找个地方砸场子,发泄发泄如何?”

    裴元歌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算一算,你最近的倒霉事,都跟叶家脱不了关系,先是五皇兄想要逼婚,害得你匆匆定下了寿昌伯府,结果又因为太后的一句话,让事情闹到了现在的田地,头上还悬着太后那把利剑。而且,五皇兄背后支持的广致斋又在给你们裴府的简宁斋找麻烦,弄得你们铺子问题重重。”宇泓墨如数家珍,潋滟的美眸中闪烁着熠熠的光辉,期待地道,“听说,现在裴府还关着广致斋的一些管事,我猜,你一定对广致斋这事儿很窝火,很想教训他们一顿,但是又不想因为一间铺子,让裴府跟叶家彻底对立,所以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件事,对不对?”

    裴元歌凝眼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之前偷换假货的那件事,抓到的那些人手还在裴府关押着,她的确很想教训广致斋,最好弄得他彻底倒闭。但是,父亲先砸了镇国候府,又御前对峙,让皇上狠狠地处置了镇国侯。在这风口浪尖上,实在不宜再有过激的举动。

    尤其,广致斋后面还牵扯到叶家,五殿下有那么大的野心,想要垄断整个京城的丝线和刺绣行业,简宁斋在中间挡着,已经够碍眼了。若再把广致斋斗得倒闭,将垄断丝线和刺绣的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肯定会彻底激怒五殿下。在两位殿下的争斗中,父亲一直保持着中立,不偏不倚,既没有刻意地偏向哪位殿下,却也不想得罪哪位殿下,这才是当前局势的明智之举。

    为了一间铺子激怒五殿下,这不划算。

    因此,得知事情的详细缘由后,父亲和母亲都觉得没必要为此激怒五殿下,毕竟裴府并没有涉及商业的打算,损失一间简宁斋固然可惜,但也不算什么。

    只是,正如宇泓墨所说的,她最近先是被五殿下逼婚,然后是太后,现在铺子里的事情又有叶家和五殿下在背后撑腰,接二连三的事情,实在让她觉得憋屈窝火,很不甘心就这样放手。不过,她也不是会被情绪左右决定的人,分得清轻重,因此百般思索后,也还是觉得放人。

    现在听宇泓墨的话,裴元歌忍不住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后族的势力还是很雄厚的,裴府的确犯不着为了一个简宁斋跟叶家杠上。”宇泓墨也点头道,“所以,关在裴府里的那些广致斋的人,教训一顿就放了的好。至于简宁斋这件铺子,还是盘出去的好,免得被叶家记恨上。”

    以裴诸城的身份,即使广致斋背后有五殿下撑腰,但把跟自己铺子捣乱的家伙教训一顿,只要没死人,就不会有麻烦。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

    裴元歌有些失望:“这算什么主意?”

    还以为他有法子,让她既能够折腾跨广致斋,又能不牵连裴府呢!结果跟父亲和母亲的看法一样,也是要把铺子盘出去,不掺和叶家的这件事。

    “别急啊,把铺子盘出去的确不算什么办法,关键是要把铺子盘给什么人?”宇泓墨微微一笑,唇形优美的薄唇勾出一抹魅人的弧度,眼眸中波光潋滟,“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登门求价,这其中肯定也会有广致斋的人。明面上的理由就说商业决策,决定把铺子迁到别处,私底下却可以放出风声,说是广致斋总是出阴招,逼不得已才要盘铺子。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盘给广致斋的人,这也符合裴尚书的个性,广致斋的人也好,五皇兄的人也好,都不会起疑心。总之,你们就先拖着,直到一个叫莫全的人上门后,再把铺子盘给他!”

    裴元歌本是冰雪聪慧的人,一点就通:“这个莫全是什么人?”

    “他是什么人不重要,只是中间转手的人罢了,只不过兜兜转转之后,这件铺子最后会落在我的名下。到时候我出人出力出钱,你出主意,我们一起把广致斋弄垮!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宇泓墨笑眯眯地问道,既能帮小猫咪出口气,又能打击五皇兄,最重要的是,这样他以后就有借口经常来找小猫咪,甚至把小猫咪约出去,毕竟,要商量怎么弄垮广致斋嘛!

    他真是天才!

    “好主意!”裴元歌喜笑颜开,计帐道,“这样一来,简宁斋跟裴府再没有关系,而你跟五殿下本来就不和,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打击他。到时候,不说别的,你就是死守着简宁斋不放,都足够恶心五殿下和叶家的人了!不过,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把广致斋斗垮,未免太便宜他们了,不如缓上一缓,让他们吃个大大的哑巴亏!”

    宇泓墨一愣,目光灼灼地盯着裴元歌,问道:“怎么说?”

    “九殿下你大概不知道,五殿下派家臣开这个广致斋,可不是只想开一间赚钱的铺子这么简单。”裴元歌将五殿下垄断丝线和刺绣行业的意图大概说了一遍,道,“所以,只要九殿下你买下简宁斋,这件事你就稳赚不赔!”

    宇泓墨只是无意中知道简宁斋跟元歌有关,进而发现有个广致斋老根简宁斋过不去,这才让人查了下,知道这是宇泓哲派家臣经营的铺子,却不知道,原来宇泓哲有这么大的野心,想要垄断整个京城的丝线和刺绣。

    他虽然对商场上的事情不太了解,但经裴元歌一提点,便知道,如果广致斋的阴谋得逞,最后宇泓哲将会得到怎样丰厚的利益。而在朝堂的争斗中,各种拉拢人的手段都少不了银钱的支持。如果再让宇泓哲得到这么可怕的一笔财富,那么无异于让他如虎添翼,这样说起来,这件事他更是必须要拦阻,义不容辞。

    “那元歌你说,让五皇兄大大地吃个亏,怎么说?”

    裴元歌微微一笑,眼眸湛然,连带着身上也多了许多神彩,光彩照人:“我打听过来,这条街道上的铺子,大多都是中等官宦人家所开,再不就是支持叶家的官员所开,只有简宁斋是我裴府的产业。我父亲是刑部尚书,又是执拗的性子,因此简宁斋算是最硬的一块骨头。所以广致斋会先挑简宁斋下手,一来简宁斋本来就是经营丝线的,二来也是杀鸡儆猴,如果连简宁斋都被逼得无法经营下去,那其他的铺子自然要权衡一二,到时候广致斋想要收购这些铺子,就会容易很多。”

    宇泓墨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裴元歌脸上。

    比起方才沉默静思得甚至有些凄凉的元歌,此刻的元歌眼眸中充满了异样的光彩。他在后宫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也见过她们谋划算计时的模样,都带着一股阴测测的冷。可是元歌不同,这时候的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光彩夺目,让他转不开眼神。

    “我所谓的让五殿下吃个大亏,就是想请九殿下先按捺下,晚一段时间再开始跟五殿下作对。简宁斋一旦盘出去,广致斋再去收购别的店铺,一定会以简宁斋为范例,也许会遇到波折,但一定会很顺利。我们何不等一等,等五殿下将整条街的店铺收购得八**九时再出手,让他花费偌大的人力物力,金银钱财,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元歌的这个主意的确很解气,但中间也有纰漏。

    宇泓墨沉思着道:“虽然我不懂商事,但如果是我的话,已经把店铺收购得八**九,那么,五皇兄绝不会甘心就此认输。广致斋背后有景轩商行雄厚财力的支撑,我虽然不缺钱,但是也不可能拿出太过的银钱来跟景轩商行耗!到最后恐怕只能撑着简宁斋恶心恶心我那五皇兄而已。”

    这个问题裴元歌早就想过:“所以,我们需要找个帮手!”

    帮手?听元歌的意思,应该是跟商行有关,宇泓墨略一沉思,忽然道:“庆元商行?”

    “你怎么知道?”裴元歌一怔。

    宇泓墨冷哼一声道:“庆元商行的少东家对简宁斋的东家小姐一见钟情,大献殷勤,不但认了假货的事情,还特准简宁斋以后进货全部进价,连运费都不挣。这么好的关系,的确应该好好利用利用。”

    裴元歌顿时有些不自在。

    当时突然灵机一动出这个主意,只是为了迷惑简宁斋的内奸,所以要求颜昭白配合她演一场戏。但这种事情毕竟有些尴尬,因此这个消息也只局限在庆元商行和简宁斋内部。不知道怎么会传到宇泓墨的耳朵里去?裴元歌郁闷地想着。

    “庆元商行虽然也算有名气,但是跟景轩商行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即使能够说动它来帮我,只怕也未必能耗得起!”小小地酸了下后,宇泓墨的神色又正经起来,“何况庆元商行也是颜昭白的产业,一明一暗两个商行都是自己的,却要互相打消耗战,颜昭白那个死要钱未必会愿意。”

    裴元歌愕然睁大眼睛:“你连这个都知道?”

    颜昭白是庆元商行的东家,这件事当然是极为保密的,连他所依附的五殿下都不知道,宇泓墨是怎么打听出来的?这天底下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

    宇泓墨扭过头去,感觉脸上有些在发烧。

    难道他能告诉裴元歌说,因为他发现裴元歌是简宁斋的东家小姐,又听说庆元商行的少东家对简宁斋的东家小姐一见钟情,大献殷勤,因此大吃飞醋,想去砸庆元商行的场子,所以派人搜集这个商行的资料,结果发现商行的东家是颜昭白这才作罢?

    就算当时元歌已经跟傅君盛订亲,他决定放弃,但也不是随便阿猫阿狗就能打元歌的主意的!

    见他没吭声,裴元歌也没有追问,继续道:“不会的,我想对于五殿下的企图,颜公子绝不乐见。想要垄断丝线和刺绣,需要雄厚的资金,而这些资金,绝对是由景轩商行供给的。但是,如果叶诚如愿以偿控制了京城的丝线刺绣,积累出大量的资金,有了这个依仗,到时候五殿下绝对会转头来对付景轩商行,直到彻底吞并景轩商行的全部财产。虽然说明面上颜公子不能做什么手脚,但如果私底下能够阻止叶诚,绝对也是颜公子所喜闻乐见的。”

    “但是景轩商行和庆元商行毕竟实力悬殊……”宇泓墨仍有顾虑。

    “九殿下不要把朝堂上的争斗套用在商场上,商场上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赢得利润,五殿下授意叶诚这么做,一来是贪图事成之后的巨大利润,二来是这个过程中的投资都是由景轩商行提供,他只需要坐享其成。但是,如果简宁斋跟广致斋斗起来,让广致斋无法盈利,却要往里面投入大量的钱财,这种亏本的生意,谁都不会做。五殿下再怎么愚钝,也不会为了一个前途艰难却只是可能的利润,而搭上整个景轩商行。所以,只需要坚持一个月,我想五殿下就会放弃叶诚。这点,庆元商行一定能够做到。”

    对于这点,裴元歌倒是很有信心。

    见她信心满满的模样,再想想五皇兄的为人,宇泓墨点点头,觉得她分析得很对,笑道:“好,那就这样,我去找颜昭白谈这件事。”说着,忽然以手撑头,神色古怪地看着裴元歌,道,“元歌,我发现,你比我还狠,我不过是想弄垮广致斋,你倒是比我更大手笔,连颜昭白都想拉过来,一起让五皇兄彻底栽个大跟头!”

    “反正这件事对九殿下您只有好处,不是吗?”裴元歌反问道。

    这些日子,她被叶家折腾得翻天覆地,只是碍于裴府,不能跟叶家正面相抗。现在有机会让五殿下和叶家吃个大亏,又不会连累裴府,自然会不遗余力。

    “是对我只有好处,不过让我想起几句古语。”宇泓墨咳嗽一声道,“古人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可见小人比君子更可怕。但古人又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女子的排名还在小人之前。嗯,古人说的话,果然很有道理!”

    调侃她?

    裴元歌浅浅一笑,眸眼妩媚:“九殿下,您别忘了,您现在还得罪着我呢!”

    宇泓墨头一缩,低头去喝花茶,不敢再说话。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青黛的声音:“小姐,有人——”说话声中,盈盈上楼,骤然看到绝美的九殿下突然出现在小姐身旁,神色愕然之下,声音戛然而止,愣愣地看着两人,好一会儿才道,“有人要见小姐,是傅世子。老爷看到他很生气,本来不许他进门,但傅世子再三央求,最后老爷打发人来,说问问小姐的意思。如果不见,就直接打出去!”

    九殿下怎么又出现在静姝斋?

    上次更蹊跷,九殿下还发着烧,却……而且昏迷的时候谁也不许近身,却肯让小姐靠近。青黛思索着,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说九殿下喜欢小姐?心头顿时闪过一抹欣喜,这样说,那小姐将来其实有可能会嫁给九殿下?

    看青黛的目光,裴元歌就知道她一定在奇怪宇泓墨的出现。

    但认真来说,她也不知道这位祖宗殿下怎么会又跑到这里来,索性也不解释。尤其,青黛所说的事情也让她有些惊愕,傅君盛要见她?是为了什么?

    沉思良久后,裴元歌道:“你先下去,就说我随后就到。”

    等青黛下楼,宇泓墨忍不住冷哼道:“寿昌伯府都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了,你还去见傅君盛那个懦夫做什么?”尤其想到那次在温府寿宴,元歌那样娇糯地喊着“傅哥哥”,心里就更不舒服,什么时候元歌能那样甜甜地叫他一声“墨哥哥”?

    “不管傅世子是为什么要见我,这件事总要有个了断,我不想以后还纠缠不清。”裴元歌淡淡地道,将桌上的七彩琉璃珠拿起,推向宇泓墨,道:“既然你想要这个,那就拿去吧!”见他愕然的模样,微微一笑,道,“九殿下出的主意很合我的心思,所以以前的事情就算了,我原谅你了!以后太后应该会宣召我入宫,恐怕需要九殿下帮忙的事情还很多,这颗七彩琉璃珠就当是谢礼吧!”

    该来的事情躲不掉,既然避不开太后的算计,那就只有迎面而上。

    虽然她是太后,很多时候都不是她一介尚书嫡女所能违逆的,但太后也并非金刚不坏之身,她也并非全无反击的能力。之前一味地忍让,只是想忍一时风平浪静,不必卷入皇宫这个漩涡。但现在寿昌伯府退亲后,她显然不可能再避开这场风波,那么,就来斗一斗吧!

    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太后,也会有弱点,也会有敌人,而这些都是她的机会!

    如果有必要的话,为了自己,为了裴府,她也会不择手段地把太后拉下来,让她再也不能成为自己的威胁!

    九殿下想必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来找她,才会这样反常的,甚至有些低声下气地跟她赔礼道歉,又想办法替她出气,应该是因为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很可能会经常有合作的机会,所以来向她示好,乃至拉拢。

    既然如此,那送颗七彩琉璃珠做人情也不算什么。

    毕竟,这颗不同于父亲送给她的那颗,那是娘的遗物。而这颗七彩琉璃珠,却只是她从棋鉴轩斗棋赢回来的意外,就算送给宇泓墨也不可惜。

    没想到她会把七彩琉璃珠送给自己,宇泓墨微微一怔,随即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欢欣。虽然她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合作利用的意味,但至少,她原谅他了,不再因为黑衣银面人的事情恼他。而且,七彩琉璃珠一直都是他的心愿,现在是元歌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他都很欢喜。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想要七彩琉璃珠吗?”宇泓墨抬眼,这一刻,如果她问,他会愿意告诉她,即使这件事牵涉到他和那个人的身家性命。

    就是因为这件事牵涉到他和那个人的性命,他不敢相信任何人,不愿意露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被人怀疑。但是,他又真的很想拿到七彩琉璃珠送给她,所以他才会小心谨慎,用尽种种手段,试探裴元歌,甚至不惜去偷。

    但是现在不同,他相信,就算告诉元歌,元歌也会为他保守秘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这颗七彩琉璃珠既然能让九殿下这样耗费心机,就一定很重要。九殿下放心,关于七彩琉璃珠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连我父亲也不会。我还有事,先下去了。”裴元歌浅浅一笑,向他颔首致意,随即起身走下楼取。

    堂堂九殿下,要黑衣遮面来偷这个七彩琉璃珠,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这颗珠子落在了他的手里。那么,这件事一定是很私密的,不能让人知道的。这样一来,对于之前宇泓墨对她的种种刁难试探,裴元歌心中也有了底,应该都是为了这颗珠子吧!宇泓墨很想得到这颗珠子,但又不愿意让人知道,这颗珠子被他得到,所以才会百般试探刁难她,想摸清她的脾气,弱点,看要怎样施展手段压制,才能让她保守秘密。

    这颗珠子,据父亲说,只是对身体虚弱的人很有好处。

    那么,宇泓墨费尽心机想要得到它,应该是为了送人吧?能够让宇泓墨这样的人耗尽心机,求得此珠相赠,那个人对宇泓墨来说,应该很重要。都说皇家无情,却能让身为皇子的宇泓墨这样重视,实在很难得。

    来到后院大厅,果然看到傅君盛的身影,裴诸城和舒雪玉都坐在旁边。

    数天不见,原本温润儒雅,莹莹如玉的傅君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身形消瘦,神情憔悴,再也没有从前那种意气风发,谈笑自如的感觉。看到裴元歌进来,傅君盛眼眸猛地亮了起来,冲到裴元歌跟前,随即又记起根由,脸上的神采慢慢消退,眸色黯淡:“元歌妹妹——”

    “傅世子,您应该叫我裴四小姐!”见到傅君盛如斯憔悴,裴元歌心头闪过一抹恻然,随即想起寿昌伯府所做的事情,又被恼怒代替。即使知道这一切应该与傅君盛无关,但他毕竟是寿昌伯府的世子,而且,两人今后也不适宜再有任何牵扯。

    原本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说,但是却都被这句“傅世子”和“裴四小姐”打散了。

    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他叫她“元歌妹妹”,而她会娇糯地叫他“傅哥哥”。每次看到她娇小纤弱的身影,傅君盛都会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当知道父亲有意让他和元歌妹妹定亲,知道她会是他一生的妻子时,他真的很开心。可是没想到,这个开心却是那么短暂。太后殿上,他一时的懦弱曾经让他痛恨不已,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元歌妹妹,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天,父母居然背着他做出这种事情来!

    从母亲大闹裴府那刻起,就注定了他们再也不可能了!

    傅君盛的眼睛里涌出隐隐的泪光,却没有流下来,而是双手向前,接着作揖的姿态掩饰起来,强自平静地道:“我这次来见元……。裴四小姐,是为之前家父家母的所作所为,向元……裴四小姐道歉!”微微抬眼,看着裴元歌那张清丽绝俗的脸,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