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105章 宇泓墨的心【】

重生之嫡女无双 105章 宇泓墨的心【】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外面的谣言传得如火如荼,完全偏向裴元歌,这次退亲不但没有影响到她的闺誉,反倒连之前被镇国伯府退亲的阴霾都被挥散了许多。那天,寿昌伯夫人来撒泼,又污蔑四小姐的清誉,还要退亲,裴府许多人都看在眼里,本就为裴元歌抱不平,对这个结果自然喜闻乐见。

    相对于下人们的欢饮鼓舞,裴府的主人们似乎就安静得多了。

    彤楼是静姝斋最高的楼,有四层,因为屋顶用的是红色琉璃瓦搭盖而成,鲜艳灿烂,十分醒目,所以命名为彤楼。将近黄昏,残阳如血,橘红色的余晖照在红色琉璃瓦上,光泽迷离,静美中隐约透漏出几分落寞,恰如此刻裴元歌的表情。

    “你们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紫苑和木樨对视一眼,虽然外面的传言对小姐有利,但遇到这种事情,女子哪有不介怀的?只是该劝的话她们都已经劝过,小姐那么聪明的人,连她门都明白的道理,她不可能不明白。只不过是需要时间来抚平罢了。二人双双福身,退了下去。

    彤楼的顶楼类似于亭,以方便站在彤楼上观赏四周风景。余晖擦着屋顶斜斜照入顶楼,一般光明一半阴影。裴元歌身着纯白衣裳,坐在余晖与阴影的交界处,阴影处的一半是落寞的白,被余晖照到的地方则是一片迷离的红,但无论哪一种颜色,都显得凄凉寂静,令人心伤。

    当裴诸城上楼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时间,心痛如刀绞。

    他很想上前安慰歌儿,告诉她不要担心,无论有什么样的风雨,他这个父亲都会为她担当起来,她这么好,这么冰雪聪明,乖巧懂事,将来必定会有一位如意郎君……。他有很多的话想要安慰她,让她开怀。可是,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这些话,轻飘飘的,毫无分量,说着轻松容易,做起来却是那么难。

    他与傅英杰相交九年,出生入死的交情,兄弟相称,君盛这个孩子也是他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以前以为傅老弟豪爽利落,男儿气概,君盛温润儒雅,细心体贴,这门亲事必定能让元歌终身幸福。谁知道却是一条外表华丽内在糟粕的船,平时看起来华丽优美,却经不起丝毫的风浪。

    连傅老弟这样相交九年的人,尚且会如此错眼,何况其他?

    世事善变,人心难测!

    他是如此的疼爱歌儿,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只要歌儿能好,就算要他拼上性命也无所谓。裴诸城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本心,愿意为歌儿倾尽所有,可是……。他相信这世间必定有着足矣匹配元歌的好男儿,可是天下之大,如此广阔,茫茫人海中能否遇到这样一个人呢?就算遇到了,有傅君盛的前车之鉴,他又怎么能确定这个人就是歌儿的良配,而能放心地把歌儿交给他呢?

    他只是个疼爱女儿的父亲,不是神仙!他疼她爱她,却只是父亲,不是她的丈夫,不能够陪着她走完一辈子……。

    他知道自己疼爱歌儿的心思,可是却无法强迫别人有着和他同样的心,他……。无法看透人心,无法操控人心!

    御前对峙,他赢了又如何?舆论导向于歌儿有利又如何?

    这一刻,裴诸城感到深深的无力和失败,明明他的歌儿这般好,为什么却无法找到一个能够全心全意爱护她的良人,让她一声平顺喜乐呢?

    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裴元歌转过头,讶然起身:“父亲!”

    因为她发现得突然,裴诸城还没来得及撤去眼眸中的哀伤和无奈,裴元歌愣了下,随即恍悟,浅浅一笑,走过去,挽着他的手臂在桌前坐下,柔声道:“父亲,您不要为女儿难过,经历风雨才能看透人的本心,现在察觉寿昌伯府并非良配,总比女儿嫁过去后再发现要好吧?至于其他……。父亲,人心难测,我们都是凡人,不能操控人心,所能做到的,只是努力维持自己的本心,凡事无愧于心就好,至于别人的心思,那不是我们能掌控的。父亲不要再为寿昌伯的事情忧心了,只能说,这样的人不配做父亲的兄弟!”

    裴诸城回府后,对于御前对答的时候说得很简略,只说皇上明察秋毫。

    但后来,那些话语却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乍然听到的时候,裴元歌真的被震动了。父亲对她好,她一直都知道的,但也许是前世和父亲疏远淡漠的记忆影响,也许是她心中也有对他的迁怒,也许是他们父女间的相处实在太少,这次重生之后,尽避他们看起来父慈女孝,其乐融融,但其中有多少真心,只有她自己清楚。

    更多时候,她只是在利用父亲的宠爱来扳倒章芸,报复章芸而已。

    可是,这次的事情不同。

    重生后,她习惯于凡事依靠自己解决,从来都不曾指望别人做她的依靠。寿昌伯夫人大闹裴府之后,她又气又急又怒又恨,居然不能在第一时间冷静下来思索对策,最后唯一想到的就是修书给颜昭白,想通过他的商行更快地占领舆论优势。

    但这种扯皮的事情,虽然先入为主会有优势,但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洗刷对她的不利的。

    没想到,就在她犹自思索对策时,父亲却已经抢先她一步,砸了镇国候府,既为她出了气,又将这件事闹到御前,又巧妙设计,让二姐李代桃僵,让皇上做中间人决断,处置了镇国侯,甚至还逼镇国侯向她赔礼道歉。有了这些,任谁都会详细此事是镇国侯造谣,而她是清白的。

    尤其,父亲御前对答的那番话传出来后,更让她心中震动,甚至有着诸多的愧疚。

    即使前世他们父女关系冷淡,那也是因为章芸挑拨,她总是忤逆父亲才会如此,但即便这样,父亲也从来都没有亏待过她这个女儿。而这一世更是对她呵护备至。她对父亲的心思,也许有着一丝真心,但多半还是利用,但父亲对她却是全心全意的疼爱,没有丝毫的掺假。

    这种纯粹的感情,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而这次事件,稍有不慎,她就有可能身败名裂,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做些什么,却已经有人帮她解决,并且事后在她跟前半点功劳都没有表过,这种天经地义的呵护,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只觉得心中暖暖的,涨得满满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泡在温泉水中,温馨柔软。

    第一次感觉到,她在这个世界上并非孤苦无依。

    经过这件事,她才真正地将裴诸城当做是她最亲的人,而这番劝慰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真心。

    裴诸城自然察觉不到其中的微妙,但莫名的,歌儿的这番话就是让他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温馨,这是他的歌儿,明明这次事情,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看到他这个父亲伤心,最先做的却是劝慰他。不由得心中更加怜惜疼爱这个女儿,伸手摸着她的头发道:“歌儿,父亲对不起你!”

    “不,这样的父亲,才真的是女儿的运气!”裴元歌柔声道,“爹,别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无论以后的情况会变成什么,女儿还有您呢,不是吗?”

    “嗯!”裴诸城觉得心中一阵酸楚,“傻丫头!”

    有了这次交谈,父女二人似乎更贴近了一层,说着说着,原本心事重重的两人倒都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些许微笑。见女儿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裴诸城也暂时放下心事,正巧石砚有事找到静姝斋,他只好先离开,临走前,叮嘱裴元歌不许在这里久坐,虽然是盛夏,但黄昏时分也微有些凉意,怕歌儿身体弱,禁不住风。

    等到裴诸城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前,裴元歌脸上的笑意又慢慢地消失了。

    这次退亲时间能够轻易解决,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声誉,又察觉到父亲的真心,父女感情更深厚了一层,这些都是好事。但是,并不代表者再没有后顾之忧。

    寿昌伯府的退亲,还是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自从寿宴上,太后与皇上的那番话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太后和皇后看上她了,这次寿昌伯府的退亲,则更坐实了这件事。寿昌伯府身为勋贵,又是在此之前跟裴元歌订的亲事,尚且如此畏惧,急急退亲,以至于闹得满城风雨,何况别人?恐怕自此之后,未必有人敢再向她提亲。

    而且,想起那日太后殿的事情,在她禀告太后已经婚配后,太后仍然对她那般和蔼柔和,唯一的解释就是,太后并没有放弃利用她的打算。甚至,这次寿昌伯府的退亲背后,未必就没有太后的推动。现在她没有了婚约,再也没有推搪的借口,太后定会将她视作囊中之物,不容许再有波折出现,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宣召她入宫,向世人昭示太后的心思。

    在这风口浪尖上,谁敢跟她有牵扯,那是明目张胆地跟太后抢人,对皇家的大不敬。

    至于皇上……。裴元歌微微皱起眉头,太后的心思她还能揣摩一二,却丝毫也看不透皇上的心思。这件事如果只是太后私心作祟想利用她,皇上在寿宴上那句话只是不愿拂逆太后的话,那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沉下心神,潜心思索着当日皇上的言行举止,试图从中找出些许蛛丝马迹。

    只有还有一线希望,她就要试试,因为她的确不愿意入宫。

    如果到最后还是逃不开这个结局的话……。裴元歌暗暗地握紧了拳,眸眼中闪过一丝锋锐,是谁将她逼入绝境的,将来她必定百倍以报之!

    不过,当是皇上曾经说过,她年纪太小,这件事暂时还能搁置,拖延上一两年。而皇宫的事情诡谲莫测,一两年内会发生什么变故,谁都说不清楚,因此眼下倒不用太急。倒是另外一件事,让此刻的裴元歌更加介意,也更加无法释怀。

    御前的事情,别的她知道的只是大概,但万关晓的那番对话,她却原原本本地从裴元巧嘴里听说了。

    对于这个结果,裴元歌并没有感到意外,前世夫妻四年,她很清楚万关晓的个性,极尽钻营之能事,最会察言观色,顺风转舵,虚伪做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替自己寻找升迁的契机。

    如果按照章芸或者裴元华的计划,这件事是在裴府内部爆发,由父亲来质问,有章芸或者裴元华在旁边助阵,他或许会假装情深意重的情郎,打动父亲,让父亲把她嫁给他。但是在御前对质这种情况下,如果承认了跟她有私情,他就前程尽毁,因此绝不会承认,反而会借此表现自己的光明磊落,赢得皇上和父亲的好感,反咬镇国侯一口。

    虽然镇国侯得到了教训,但却成为万关晓的踏板,这点让她觉得很不爽。

    还有章芸,对于章芸和万关晓在镇国候府的婚事上所做的手脚,她千想万想,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敢无中生有,诋毁她的清誉,这样的行径,根本就是要让她万劫不复!

    心中的恨又深了一层。

    也好,万关晓是个善于钻营的人,既然把握住机会赢得父亲的好感,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想办法跟裴府扯上关系。这样也好,之前他的生活圈离裴府太过遥远,即使想要做些什么,都没有得力的人手。如果万关晓想要借此接近裴府,甚至有其他心思的话,那倒是个对付他的机会!裴元歌思索着,慢慢地陷入了沉思。

    “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一道慵懒而熟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边,裴元歌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叹了口气道:“我还一直以为,裴府的守卫很严谨呢,现在看起来,漏洞还很多,才能让九殿下这般来去自如!”

    这位祖宗,没事又跑到她这里来干嘛?

    “难得元歌你肯夸我!”宇泓墨毫不犹豫地把这当成是夸奖,在她旁边坐下,很自来熟地自己给自己斟了杯茶,看着玫瑰花在清冽的茶水中慢慢舒展开花瓣,盛开得鲜艳恣肆,却没有喝,而是握在手中把玩,道,“还没回答我的话呢!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眉头都皱起来了,丑死了,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有区别吗?”经过上次照顾宇泓墨的事情,裴元歌对他的感观有所改变。他高烧失去意识时,不允许其他人近身,却肯让她靠近,至少这说明他潜意识里对她并没有恶意,因此倒没在意他的毒舌,淡淡笑道,“现在寿昌伯府已经退亲,还会有人敢娶我吗?”

    宇泓墨当然明白,她所指的,并非两次退亲的影响,而是太后和皇帝的话。

    “其实你不用担心,虽然说镇国候府退了亲事,没有了推诿的借口。但短时间内太后也不会册封你,会招来非议。这段时间,她也许会召你入宫,你只要敷衍应付好她,不要让她抓到把柄或者痛脚,剩下的事情……我会解决!”说到最后四个字,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沉,完全不似平时的慵懒风情,给人一种坚决如铁的感觉,让人不自觉地想要相信。

    似乎也察觉到这四个字的分量,裴元歌转过头,心中划过一抹奇怪的直觉,却说不清道不明,是用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宇泓墨,微微蹙眉。

    宇泓墨素来沉静,但被裴元歌这样看着,却不自觉地紧张起来,有些不自在地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

    “九殿下您为什么要帮我?”裴元歌有些疑惑地道。

    宇泓墨心跳微微停滞了片刻,几乎以为元歌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反驳道:“谁帮你了?太后和皇后都是叶家的人,五皇兄又是皇后的儿子,我跟五皇兄是死对头,跟皇后和太后也是,我对付太后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解决你的麻烦只是顺便而已,谁有心情特意来帮你?来告诉你一声,不过就是让知道,你又欠了本殿下一个人情,不要假装不知道。我做事向来有风使尽帆,施恩必图报!”

    心慌意乱之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乱说些什么。

    说完之后,顿时想要给自己一个耳光。

    真是白痴!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对裴元歌的注意是因为喜欢,等到知道的时候,却是听说她和傅君盛定亲。那时候真如晴天霹雳,恨不得把傅君盛抓过来当沙包当箭靶蹂躏一百遍,然后再去把裴元歌这只不听话的小猫咪绑过来,藏在他的春阳宫,除了他谁也不想见,谁也不许碰,让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再也没有别人!

    若不是这种强烈的独占欲,他也不会察觉到自己是喜欢小猫咪的。

    搅和裴府和寿昌伯府的亲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但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

    因为在查过关于寿昌伯府和傅君盛的资料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这门亲事对小猫咪来说,是极好的。寿昌伯府是行伍之家,没有那么多规矩,傅英杰跟裴诸城是至交好友,寿昌伯夫人虽然难缠,但不会是小猫咪的对手。至于傅君盛本人,相貌堂堂,前程平顺,对小猫眯显然也有情意,而小猫咪对那个傅君盛也比对他好得多。她嫁入寿昌伯府后,一定能够安稳平顺,生活得美满祥和。

    只除了,他是不甘心的。

    如果说他真的如同外人看来的这样风光,张扬恣肆,谁都拿他没办法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用尽镑种手段,毁掉寿昌伯府的这门亲事,把小猫咪抢过来,占据她的身心,把她护在他的羽翼下,为她遮风挡雨,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可是,他不是。

    他的处境看似风光,实则凶险艰难,一直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在刀尖上起舞。如果他娶了小猫咪,将她卷入这场风波浪潮,那她势必要和他一起面对这种艰难的处境,在逆境中挣扎前行。皇子妃的荣耀尊贵只是表面,其中的诡谲艰难,明枪暗箭多不胜数,……他所能给她的,只有他的一颗真心,他会一生一世全心全意地爱着她,和她携手共同面对所有的难关,站在她身前直到最后一口气……

    他会带给她很多的凶险,但所能给的,仅此而已。

    而这仅能给的一颗真心,却也未必是小猫咪想要的,元歌对他似乎并无轻易。如果他就这样执意地将她拉进皇宫的浪潮中,未免太过自私残忍!

    所以,尽避心中有着万千不甘,他却也只能按捺下来,丝毫也没有插手裴府和寿昌伯府的婚事,甚至,克制着不再与元歌见面,即使有时候偶尔遇到,也会抑制着想要跟她说话的冲动,悄悄地躲在一边,等她离开了才会出现。

    他以为年少的爱恋轻薄如纸,只要过去这阵激情的冲动,不再与元歌会面,就会慢慢地平静下来,直到尘埃落定。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的那份感情非但没有慢慢平静,反而越发的激荡,难以控制,只要稍有空闲,就会忍不住想起元歌,无数次地想要打听她的消息,制造各种巧遇,哪怕只是看她一眼,跟她说句话都好。甚至,在夜间,站在春阳宫最高的楼阁上,遥望着裴府的方向,想象着元歌在那个地方,都会忍不住地想要微笑,然后再心痛如刀绞。

    他觉得,自己都快要魔怔了。

    但他控制得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的异状,也没有因此放纵自己的**来找元歌。

    只有那次,心中实在积压了太多的事情,无法遣怀,在屋顶上吹风直到半夜,素来身强力壮的他居然发了高烧,在理智崩溃,只剩下潜意识的渴望时,在迷迷糊糊之中,他竟然来到了裴元歌的闺房,看到脑海中渴望了千百次的容颜后,才安心地放任自己迷失在黑暗和寂静之中。

    以生病为借口自欺欺人,他只放纵了自己那一次。

    本来以为,事情就会这样发展下去,元歌会嫁给傅君盛,然后他会慢慢地断了念想。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因为太后和父皇的一番话,寿昌伯府退亲,转眼间风波骤起,元歌不再有婚约,而且因为太后,很可能会被卷入皇宫争斗之中。

    经过傅君盛的事情,让他学了个教训。

    原本以为元歌是好的,他喜欢,别人也会喜欢,可是没想到傅君盛却是那般的没有担当,遇事懦弱,根本就不能为元歌遮风挡雨。这让他的心又蠢蠢欲动,并且给自己找到了好的理由:别的男人不可靠,遇事可能会变,他无法完全相信,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知道自己的个性,知道自己不会变。

    他会一直对她好的!

    于是,有了充足理由的他,立刻悄悄地跑了过来。

    对于太后的这番话,他的心思其实很矛盾,既厌恶太后把元歌当棋子,试图把她卷入皇宫风波之中;却又隐隐觉得有些开心,被卷入皇宫是非中的人,很难脱身,这样他就有充足的理由把元歌抢过来……。这种矛盾微妙的心理,导致他在面对元歌时分外别扭。

    就像现在,明明是个很好的示好机会,结果却被自己说得好像是交易一样,宇泓墨恨不得把说出来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再塞回去,然后狠狠地捶自己两拳。

    见他说完就满脸懊恼的模样,裴元歌忍俊不禁。

    见过了宇泓墨张扬恣肆,高深莫测的模样,十足一个高高在上喜怒不形于色的皇子姿态,再不就是一脸气死人不偿命的无赖模样,倒是上次生病幼稚不讲理,和眼前这个别扭的模样有些可亲可爱。

    明明是帮了她,却非要说得跟想算计她似的,还真没见谁非要把自己扭曲成这个模样的。

    这个宇泓墨,难道很怕别人把他当好人吗?

    见裴元歌不说话,只是笑,宇泓墨心头有些惴惴不安,不会被看出来他的心思了吧?那怎么没点儿反应呢?到底看出来了没有啊?

    这只小猫眯!

    见他神情越发古怪,裴元歌终于笑着道:“是,小女又欠了九殿下一个人情。说起来,我欠了九殿下不少人情了,九殿下将来打算让我怎么还?”

    我倒想让你以身相许,你肯不肯啊?宇泓墨腹诽着,但这话绝不会说出口,只好装高深莫测道:“这个嘛,以后你就知道了!”

    “九殿下的利息不要收得太高才好!”裴元歌扬眉笑道,忽然间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莲花香味,心头微感奇怪。这股香味,她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凝神思索之下,忽然一震。

    那次裴府闹刺客,结果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闯入她的房内劫持了她,当时两人离得很近,鼻间曾经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莲花清香。后来银面人又出现在锦绣良苑,害得她折腾章芸的计划夭折,第二天就匆匆赶回裴府。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黑衣银面人,也曾经猜测过他的来意,却始终茫然没有头绪。

    现在这股莲花香味,跟当时的味道很像。

    难道说,那个黑衣银面的人,是……。宇泓墨?

    还是只是相似的味道而已?裴元歌思索着,故作不经意地问道:“九殿下,你衣服上熏的什么香?我倒是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清新淡雅的香味,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我也去买来熏衣服!”

    宇泓墨有些茫然:“什么香味?我很少用熏香的。”

    “就是一股很淡很淡的莲花香味,浅淡但很优雅。”裴元歌形容道,指着他的衣袖道,“喏,你衣袖上就有这种味道。”

    莲花香味?

    宇泓墨面色微变,忙扯过袖子嗅着,果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莲花清香,不过味道很淡很淡,没有仔细注意,很难闻到。也是这顶楼没有丝毫其它的异味,不然早就将这香味遮掩过去了。再想想自己今天去了那里后就直接出宫,不可能被其他人发现,这才微微松了口气,道:“哦,这是种手工做的熏香,如果你喜欢,我下次给你带些过来。”

    手工做的,给她带些过来……

    也就是说,这种熏香别处不会有,市面上也没有卖的。换而言之,那个黑衣银面人很可能就是眼前的宇泓墨!再看看她的那双手,修长白皙,光泽莹润,丝毫也不像武将的手,跟她记忆中挟持她的那双手的确很像,而且,上次他发着烧也能跑到裴府来,显然对裴府的守卫很熟悉……。那次劫持她也就算了,但是想到锦绣良苑,那人躲在花藤间偷窥她沐浴,差点毁掉她的清白,裴元歌忍不住磨牙,目光变得十分不善。

    宇泓墨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莫名的有些心虚:“怎么了?”

    “没什么。”裴元歌微微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不动声色地道,“九殿下,你说如果有人曾经劫持过我,后来又差点毁掉我的清白,这样的人,我应该要怎么对付他才好?”

    宇泓墨丝毫都没有想到自己身上,还以为跟寿昌伯府和镇国候府的事情有关,面色骤变,森寒如冰:“有这样的事情?居然敢劫持你,还差点毁了你的清白,这样的败类决不能放过,万死都不足以赎罪!这人是谁?”

    居然有人敢这样对待小猫咪,简直是找死!

    “九殿下,这件事我不方便告诉我父亲,不知道九殿下能不能帮我修理那个败类一顿?”裴元歌嫣然一笑,容颜如花,只是在提到那个“败类”时,不自觉地磨了磨牙。

    宇泓墨当然义不容辞:“当然,我去替你杀了他!”

    “九殿下真是义薄云天。”裴元歌恭维着,忽然笑容一敛,面色冰冷,面无表情地道,“既然这样,宇泓墨你这个败类,就自杀以谢天下吧!”

    宇泓墨一怔:“什么?”

    他是败类?

    “还装蒜?”想起这事裴元歌就来气,拍案而起,力道之大,使得桌上的茶壶茶杯连带糕点碟都跟着震了一震,怒喝道,“宇泓墨你这个混蛋,半夜三更,穿身黑衣,戴个银面具,跑到我房间里来做什么?还劫持我!我实在懵懂,不知道到底在哪里得罪了九殿下,以至于九殿下这样来惊吓我?”

    宇泓墨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心下一惊,下意识地缩了缩头,小声道:“那最后我也没怎么样,还被你咬了一口,踩了一脚。”

    那时候不过就是看元歌聪明得过了头,不好掌控,所以想悄悄地潜入裴府,把七彩琉璃珠偷出来而已。结果最后七彩琉璃珠没偷到,反而被小猫咪狠狠地咬了一口,踩了一脚。说起来还是他比较吃亏吧!

    不过,看着裴元歌冒火的眼眸,这话只能咽进肚子里去。

    “好吧,第一次还能饶了你,那第二次呢?跑到温泉房去,躲在花藤丛中,居然……。”说到这里,裴元歌又羞又恼,脸涨得通红,手指着宇泓墨,忽然转头四下寻找,偏偏顶楼什么都没有,最后抓起装花茶的青釉五福贺寿茶壶就想砸过去。

    这个该死的登徒子,混蛋……

    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宇泓墨也觉得很窘迫,下意识起身,绕着圆桌不住地躲闪着,边道:“天地良心,元歌,我真不是故意的,再说不也没看到什么吗?还被你打了一顿!就算有气,你也该消了吧?”说这话时,却不自觉地带了些心虚。

    其实,看到了不少……。

    但当时他的确不是故意的,原本只是猜着她或许把七彩琉璃珠戴在身上,所以想趁她沐浴时,悄悄偷走算了。谁知道去得太早了,她还没来,只能在花藤边躲起来,再然后……

    “打你是轻的!说,你三番两次的,到底想做什么?”裴元歌恼怒地道,原来那个银面人真是宇泓墨!她相信宇泓墨对她没有恶意,也不会是专门到那里偷窥的,只是遇到这种事情难免恼怒,这是宇泓墨她才问,要是别人,她会按兵不动,但找机会整死他!

    “呃……”宇泓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说,他三番两次是想去偷她的七彩琉璃珠?会不会被元歌砸死?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做这种事情了……。

    “不敢说了?”裴元歌心头更恼,“你到底存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那个银面人当时让她困惑了许久,实在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三番两次找她的麻烦。

    不过,现在她倒是明白了另一件事。

    温府寿宴,平白无故的,宇泓墨跑来找她的麻烦,故意让叶问卿误解。当时说是因为她得罪他了。原来是为了这个!

    想到这里,心头更恼。

    好好的,他堂堂九殿下穿黑衣,戴银面,跑到她的闺房劫持她,闹得裴府打乱,被她咬了一口,踩了一脚还觉得很委屈吗?躲在花藤中偷窥她沐浴,被她打一顿难道不是活该吗?居然还说是她得罪他!

    左躲右闪,见裴元歌始终一幅要砸人的模样,宇泓墨索性不躲了,就这么坐了下来,趴在在圆桌上,道:“你砸吧!”

    见他这样子,裴元歌反而有些砸不下去手,“砰”的一声,将茶壶放回圆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宇泓墨,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见裴元歌毕竟没真的砸下来,宇泓墨嘴角一弯,心忍不住飞扬起来。不过却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元歌。斟酌了许久,忽然敛起笑意,神色郑重地道:“元歌,我能相信你吗?”

    见他忽然郑重,裴元歌微微愣了下,但想起他做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来气,冷声道:“那要看你做的什么事?”

    “好吧,我告诉你。”宇泓墨深吸一口气,仍然感觉有点小小的心虚,“你在黑白棋鉴轩斗棋,赢了一颗七彩琉璃珠,对不对?其实那天,我也去了,本来已经连赢三局,结果就晚了一步,七彩琉璃珠被你赢走了。”

    “所以呢?”裴元歌问道,忽然醒悟,诧异地道,“你不要告诉我说,你那两次,是想来偷我的七彩琉璃珠?”神情一片愕然,不知道该怒还是该气还是该笑。

    “什么叫偷?本来就该是我赢的!我后来打听了,你对下棋根本就只是略懂皮毛!我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赢了颜昭白的?”宇泓墨有些不服气地问道,这个问题在他心里疑惑了很久了。

    刚听到这个消息,他差点没郁闷死。

    他寻找七彩琉璃珠很久了,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黑白棋鉴轩以七彩琉璃珠为彩头斗棋,乔装打扮前去斗棋,眼看着已经连赢三局,就连斗棋者都说,他的棋艺高超是他生平仅见,或许能够赢了轩主,夺得彩头。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居然被裴元歌抢先一步赢走。

    最可恨的是,这个赢了七彩琉璃珠的人,后来据他打听,对棋艺只是略通皮毛!

    这让当时的他狠狠地记住了一个名字,裴元歌!